第一千二百八十三章:一掷千金
    朱厚照随着众人一起出关,从山海关出来,方才知道那赵大哥所说绝非虚言。

    只见无数的人流通过了盘查,川流不息地朝着大漠深处涌动,在这里,有数十上百人的队伍与他们鸿源商行的人照面,大家彼此打了招呼,天南地北的口音,接着各自分享了一些讯息,便朝各自的方向继续进发。

    他们既带来了人,同时也带来了无数的辎重,粮食、药品、御寒的衣物,各种生活的用具,大家彼此吆喝,人到了这万里无垠的草原,便连说话都显得豪迈了不少。

    出关之人,里头也混杂着不少作奸犯科之徒,某些人混入其中,不过是因为在家中犯事而已,因此一旦出了关,便开始桀骜不驯起来。

    那赵大哥是老江湖,将朱厚照叫了来,发给他长弓、长刀,还兴致勃勃地道:“这刀可不是寻常的刀,是镇国府定制的,吹毛断发,你好生留在身上防身,一旦有事,大家有个照应。”

    朱厚照骤然醒悟,赵大哥果然不是寻常人呀,他料定了草原中的危险,危险可能来自于内部又或者外部,毕竟出了关,便属于化外之地了,所以在出关之前,他便能凭着他的眼力,将队伍中有能力的人先笼络住,组成他的核心圈子。

    “好嘞。”朱厚照笑嘻嘻地回答,接过了刀,挥舞了一下。

    对于早已经见识过不少神兵利器的朱厚照来说,这把刀自然是不够犀利的,不过相比其他人,赵大哥已经足够关照他了。

    此时,赵大哥又好爽地大笑一声道:“好好地干,哈哈,一月下来,会有两日歇息,我们的牧场距离青龙不过一两个时辰的马程,那儿热闹,到时我带你去找娘们。”

    “逛青楼?”朱厚照眼睛一亮。

    赵大哥压了压手道:“咳咳……噤声,这里人多嘴杂。”

    “哦哦。”朱厚照心里开始期待起来,忍不住又道:“青龙还有什么,不是说,那儿是不毛之地吗?”

    “现在不同了啊。”赵大哥笑道:“不是和你说了吗,那镇国公便是财神爷,你看,财神爷都去了的地方,还会是不毛之地吗?现在那儿的人可多了,咱们的黄东家,就在那儿住着,无数的商行都在进驻,那里现在新近建起了马市,卖马驹的,还有各种防身刀剑、药品的,应有尽有,将来啊,咱们养的马出栏了,也得送去青龙买卖,且不说其他的作坊呢,单单现在牛马的交易,这青龙便带来了多少的商机,你可知道关内多少商贾,将来要来青龙求购牛马?更何况这么多的商行在此圈地建立牧场,你看,咱们的牧场若是乡下,这青龙就是县城了,是不是?咱们的锅烂了,要不要到青龙去买?咱们的盐巴没了,是不是也得要去那儿采购?还有弓箭、刀剑,这些都是必备之物,还有御寒的衣物呢?汉人放马,和那些鞑靼人放马可不同,他们是穷,一切的衣食住行都来自他们的牛马,吃马肉,穿呢,也是畜生的皮,臭烘烘的,可是他们没银子,得将就着,咱们不同,咱们牧人有银子,这且不说,黄东家要让咱们安心养马,会亏待我们吗?这点银子,还是舍得出的。”

    “而这些,统统得去青龙采买,所以不但现在不少商行出关养马,更有不少商贾见了这个商机,纷纷在青龙的市集里抢占先机。等到时候,你去了青龙就晓得了,那儿肯定比不了京师,可是老哥我敢说,京师买得到的东西,这青龙也买得到,这青龙热闹的地方,可不亚于京师。”

    朱厚照又不禁咋舌,他倒是很期待去青龙,见识一下青龙如何从无到有,更想见叶春秋,想看看他在关外过得怎样。

    想起当日叶春秋离开之时,那个越走越远的背影,当时朱厚照还以为他们会很久都没办法见面,没想到现在却是能离得如此近了。

    想到这里,朱厚照带着几分得意地抬头望着天穹。

    只见天穹与这半人高的青草连成一片,可他心里却是想,现在还不能去,哈,我们又头顶着同一片天了,等朕什么时候出人头地,再来让你见识见识。

    赵大哥则是在旁笑道:“努力攒钱吧,我现在就在攒钱,得买一竿骑枪防身。”

    “骑枪,什么骑枪?”朱厚照的思绪被拉了回来,却是因为赵大哥的话不由有点愣住。

    赵大哥又是咧嘴大笑道:“新军的步枪,你知道吧?这骑枪,顾名思义,就是骑手用的枪,据说青龙那儿,已经招来了研究院的诸多匠人,专门进行打制,这些日子就要布置生产,专门给牧人们用的。”

    “啊,那我不去逛青楼了,我要攒银子。”朱厚照兴致勃勃地道。

    赵大哥点着头笑:“哈哈……”

    众人继续朝着草原深处行进,天边霞光万丈,只是在这同一边天里,青龙却是热闹非凡。

    天色暗淡,万家灯火已经点了起来,宛如地上的星河,可这才只是青龙的开始,无数的商队开始进驻,给这青龙带来了巨大的机会,有商机,就有银子,有银子,就会有人,一些经过这里的牧人,一些准备服务牧人的商贾,各式各样兜售物资的商人和掮客,自然也离不得那茶楼酒肆,还有令人流连忘返烟花之所。

    新成立的巡警局已经开始维持治安了,他们穿着统一的服装,三三两两的,头戴着特有的范阳帽子,胸前系着红巾,脚踩着牛皮靴,紧身打扮的制服,显得人格外精神,手里的武器则是统一的长刀,每个人的胸前挂着一只竹哨,一旦有事摆不平的时候,竹哨一起,附近的巡警便会纷纷赶来,甚至可能惊动驻防的新军。

    灯火辉煌之下,自然免不了通宵达旦的笙歌和作乐之音,来往这里的客商,大多有银子,一掷千金,虽是夸张,可是消费能力也绝不比京师差。(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