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7章 竹老的赏识
    眼睛一扫,发现不少熟人,包括屡次起了争执的柯宇伟。这男生态度嚣张,目无余子,上课倒是积极。还有上次书法课时冲自己笑的尼日利亚黑妹,皮肤黝黑发亮宛如绸缎,在人群中一眼就能看见。

    黑妹身边坐着一个神态亲密的男生,赫然便是上次递纸条时宋保军随手转交给身后的男生。两人肩膀挨着肩膀,脑袋挨着脑袋悄声说话,看样子竟然成了好事。想起自己无意间当了一次红娘,制造出一段惊天地泣鬼神的国际恋情,倒是很有成就感。

    宋保军还是头一遭上课时坐在高妹身边,闻到女孩儿身上若有若无的幽香,只觉心旷神怡,拿出十二万分的精神劲头笑道:“淳淳,你用的是什么香水,真好闻。”

    叶净淳顺手整了整他歪过一边的衣领,说:“没香水啊,我很少用香水的。”

    “哦,那你身上一定是天然体香,和西施、杨玉环、香妃一样,怪不得李太白曾经写过‘一枝红艳露凝香’,‘沉香亭北倚阑干’,用来形容淳淳再也合适不过了。”宋保军盯着叶净淳粉嫩的玉颈说道。

    叶净淳被他看得浑身不自在,渐渐的脸上越来越红,轻轻说道:“你什么都会瞎扯一通,我身上哪有体香?”

    宋保军心想女孩子脸皮薄,改口道:“对了,你还没说去模特公司签约怎么样了。”

    叶净淳说:“他们想叫我放弃学业签一份四年的长约,我觉得不妥,还没想好。”

    “没想好就对了,模特行业只是吃一口青春饭而已,他们的价值太多体现在身体上,而非头脑。身体的状态是有时限性的,脑袋的时限性远远比身体的时限性长。你不就想证明自己吗?当模特有什么可证明的?在我心里你接近完美。”

    叶净淳哦了一声,嫣然笑道:“我哪里完美了,你就会瞎说。”

    “哪里都完美,尤其是这对长腿。”宋保军目光往下移:“这腿就是给我玩一宿也不会腻啊。”

    叶净淳脸红过耳,使劲推了他一把,娇嗔道:“要死你啊,什么怪话都敢说。”

    宋保军嘻嘻笑着,也不反抗。

    门外一阵脚步声和说话声,两人停止打闹,正襟危坐起来。其他学生渐渐的安静下来。

    有人相让着,请来请去的,一个熟悉的声音说:“竹老,课堂在这里,您请。”

    另一个声音说:“何主任不必客气,请,请。”

    打头进来的是中文系主任何建民,西装革履,微秃的脑门上涂了几层厚厚的定型发胶,看起来油光发亮,精神格外抖擞。

    后面是个老头,白白胖胖的,戴一副宽边眼镜,外形慈眉善目,正是闻名已久的荷花坝主人毛竹峰。

    略带花白的头发梳得整整齐齐一丝不苟,下巴刮得干干净净,穿一套常见的灰色夹克,肚皮腆起一半,不像传说中仙风道骨的书法大师,倒是一股寻常的离退休干部气息扑面而来。

    毛竹峰六十多岁年纪,七十岁不到,说老不算太老。别人尊他一声“竹老”不是因为年龄,其实在于他辈分大,成名早的缘故。据说毛竹峰年仅五岁之时便展现出出色的艺术天赋,拜在齐白石老人门下,专攻书法,国画篆刻均有涉猎,成为其关门弟子中年龄最小的一个。

    齐白石门下弟子众多,包括国画写意花鸟画大师李苦禅、现代著名艺术家李可染、京剧大师梅兰芳等等。随着岁月流逝,年深日久,这些名人相继辞世,剩下一些人至少已是*十岁高龄,只有师弟毛竹峰一人至今仍活跃在书画界,地位尊崇自是不必多说。

    随行的还有一个年轻男人,以及电视台的摄影师和记者。

    何建民走上讲台,清清嗓子说道:“各位同学,十一月的茶州,金风送爽,在这美好的时节,我们茶州大学迎来了著名国学大师毛竹峰竹老。”

    教室响起热烈的掌声,毛竹峰站在何建民边上朝大家微微颔首致意。

    何建民说:“茶州大学倡导‘中西融合、古今贯通、文理渗透’的学风,一批学界泰斗在校园里潜心治学、精育良才,形成了名师荟萃、鸿儒辉映的盛况。广大师生满怀豪情投身祖国教育、科研、建设事业,全面贯彻国家的教育方针,实行教学科研生产三结合,与老一辈国学大师的关心爱护是分不开的。竹老热心公益事业,关怀茶州新一代青年成长,垂范学子的风采一直令我们受益匪浅,终生难忘。今天,竹老来到这里,一是为了指导我们学校当前的教育工作,二是走入广大学生中间,看看时下年轻人的精神面貌,了解大家的思想动态,三是走近生活,获取艺术的灵感。竹老来听我们大学老师的书法课,既是课任老师的压力,也是广大同学的福气。请各位同学端正学习态度,如果有谁在课堂上无视学习纪律,必将受到学校的严惩!”

    不愧是中文系的系主任,讲话发言的套话占了一大半。

    竹老微笑着摆摆手道:“何主任,我今天来,是临时起意,没想过太多,你们都不必太严肃了。大家上课时可以把我当做空气,平时怎么上就怎么上,不必有太多顾虑和负担。大学嘛,是自由发挥的地方,我今天不想讲太多话,何主任,你看……”

    这话等于是打了何建民的脸,台下响起一阵善意的笑声。

    何建民忙伸手道:“竹老,请。”上前虚扶着毛竹峰向后排走去,沿途经过座位之间的走道,同学们纷纷起身鼓掌。

    走到后面,何建民一眼发现正朝自己冷笑的可恶的宋保军,脚步一滞,随即当做什么都没看见。

    不想宋保军满脸堆笑站起,一挺身牢牢卡在何建民身前,伸手接住竹老,笑道:“竹老,您慢点。”

    他的笑是带有虚伪人格“迷幻”天赋的笑容,天生让人觉得无比真诚,看不出一点真假造作。尤其眉眼弯弯,嘴角勾起,露出两排洁白整齐的牙齿,从上至下脸庞每一个毛孔都透出喜悦之意,简直叫人怀疑这孩子是不是连中了五次福彩大奖。

    有道笑容是最优质的名片,竹老见这学生笑得真诚,顿时心生好感,说:“不碍事,不碍事。”

    宋保军一撅屁股,将急于抢位的何建民推开半步,笑道:“竹老是我市之瑰宝,自当谨慎一些。”

    何建民被凭空抢走献殷勤的机会,压着火气说:“宋保军,你来这里碍手碍脚干什么?快让开!”

    毛竹峰说:“何主任,你不要太紧张了,这位同学也是一番好意。小同学啊,你叫什么名字?”

    宋保军扶着毛竹峰在边上的空位坐下,说:“竹老,我是中文系古文二年级一班的学生宋保军,一直仰慕您的风采,敬慕您的人格。您写的《远别离》长卷举世罕见,当为我国弘扬中华民族文化之精髓。”

    “哦,好,好。”毛竹峰虽然类似的马屁话不知听过几千几万次,但从这满脸真挚的学生口中说出,仍觉得欢喜。

    何建民抢过去坐在竹老身边,道:“宋保军,快要上课了,你还不坐好?”

    “是、是。”

    前排陆续有同学向毛竹峰表示问候,竹老一一微笑应答。

    课任教授裘元成后脚跟着走进教室,站在台上朝后方竹老的方向深深弯腰鞠躬,诚挚的说:“老师不顾六十五岁高龄和心血管疾病的危险,特意来听我的讲课,实在叫人诚惶诚恐,不知怎么办才好。老师一生桃李满天下,却仍然记挂着我这个不成器的弟子。我不知何以未报,自当认真讲课,不堕了您的名头。”

    众人又是一阵掌声,这才明白裘元成原来是毛竹峰的弟子。

    也不点名,直接开讲北宋四大家,苏、黄、米、蔡。这四大书法家前面已经单独列出来讲过,现在并列起来重新做一次完整的总结,内容也比单独讲解其中一人要丰富得多,精彩得多。

    “北宋四大家中,苏轼丰腴跌宕,黄庭坚纵横郁拔,米芾俊迈豪放。独有蔡襄,虽取法晋唐,讲究古意与法度,但其成就未免与前三家稍逊。他为什么也被列入了四大家,其实是有个典故的。”裘元成笑着环视四周,说:“我想大家已经猜出来了。”

    宋保军在下面小声说道:“这还不简单,蔡襄替了奸相蔡京的名头。”却是故意在叶净淳跟前卖弄。

    叶净淳果然很好糊弄,笑道:“真的吗?”

    他们两人坐在教室最后一排,旁边就是何建民与毛竹峰。

    何建民老早就开足全身劲头,偷偷关注着宋保军的动静。嘴上一边与竹老说客气话,耳朵却高高竖起,听见宋保军与叶净淳窃窃私语,当即敲了敲桌子,沉声道:“宋保军,课堂上不要开小差!老是唧唧歪歪的,成何体统!”

    毛竹峰说:“何主任,对学生不能过于严苛嘛!老师在课上讲得好不好,学生自有权力判断。”

    何建民便没有再说话。(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