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八章 讨要冬峰
    风雪飘荡呼啸而来,但在吹到那片浓雾边缘的时候,便忽然消失了。雾气中那个高大的身影开始迈步向前走去,走出了浓雾,走进了风雪。

    宽袍大袖,高大身材,还有那个醒目而著名的铮亮光头,此时都清楚地说明着这个突然踏足天穹云间这处昆仑圣地的人究竟是谁。

    白晨真君在第一眼看到那个魁梧高大的身影时,身躯便是微微一震,随即瞳孔微缩地看着那人从雾气中走出来。风雪飘下去,不能靠近他的身躯,甚至连夜色都似乎离他远了一些。

    然后,他便听到了那个光头笑着对他打了个招呼,道:“你好啊,师兄!”

    ※※※

    如今这个世上还能有资格叫白晨真君一声师兄的,也只有一个人了,那个人也是一位化神真君,名叫天澜。

    白晨真君面上最初的惊诧之意缓缓退去了,神情逐渐平静下来,这个时候他甚至也微微笑了一下,点头道:“稀客啊,师弟。”

    天澜双手负在身后,随意地向前走着,飘落的飞雪都在他身躯数尺外便无声无息地融化消失,而在他脚下的雪地中,竟然也没有丝毫的足印痕迹。若不是眼前确实看到了这位化神真君,真有可能以为他似乎并不在这冬峰之上。

    而此刻这位不速之客正有些感慨地东张西望,看着这座风雪奇峰,道:“可不是么,我可是从来没到冬峰上来过呢。其实我告诉你啊,师兄,当年师父还在的时候,我就很想到冬峰这上头来玩了,结果一拖拖到现在,居然这么多年都没过来过。”

    白晨脸上有一丝阴沉神色一闪而过,像是被天澜的话语刺到了心里某处不太愉快的回忆,眉头微微皱了一下。不过很快的,他的目光却是越过了天澜,落在了他那个高大身影的背后。

    那边是天澜刚刚走出来的迷雾,浓密深邃不知几许,同时可以清楚地看到,这片浓雾仍然还在缓缓地滚动飘移着,在这座冬峰上慢慢地散开。

    天澜转过头来,看着白晨真君,道:“怎么,师兄你不欢迎我么?”

    白晨淡淡地道:“我欢不欢迎的,你不是都来了么?那又有什么关系?”

    天澜大笑,抚掌道:“说得对啊。”

    白晨沉吟了片刻,目光微转,却是看向了另一侧,在这座山峰上,除了这两位昆仑山中最高最强大的主宰之外,还是有第三个人在的。

    卓贤。

    从刚才开始,这个白晨真君的二弟子就一声不吭一言不发地站在一旁,而此刻当白晨真君的目光看过来时,卓荣脸上则是露出一片惊恐惶急之色,像是想对他说些什么的样子。

    白晨真君欲言又止,随后微微摇头,叹了口气。

    卓贤虽然道法高强,但要一个金丹修士去面对一个化神真君并要求感觉查探到对方的踪迹,显然还是有些强人所难了。

    于是他对卓贤微微摆了摆手,示意他退后走到一旁,随后他转身面对着天澜,神情也端正起来,看着自己这位强大而可怕的师弟,道:“好了,说吧,你今天过来,究竟是想做什么呢?”

    天澜笑了笑,神态温和,甚至还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光头,看起来有些不好意思般,对白晨真君笑道:“师兄,当年师父对我说过,想把这冬峰给我的,而我自己也真是特别喜欢这里,所以今天就想说啊,要不你把这冬峰让给我吧,行不?”

    他笑呵呵地说道。

    ※※※

    天昆峰,正阳殿后。

    依旧穿着一身端正肃穆的大礼服,闲月真人坐在后殿偏厅中,看上去十分威严。偏厅中此刻已经陆陆续续有人过来,而能够来到这里的当然都是昆仑派中德高望重的元婴真人,

    两排大椅排开,中间主座却又有两个,闲月真人坐了一张,在他侧后方微微靠后的位置,还有一张空闲的大椅,此刻没有人坐。

    过来的人往往都会向那张现在还是空空如也的椅子上看一眼,然后脸色复杂地坐回到自己的位置上,沉默不语。

    东方涛的位置在这座偏厅里的右手最后一张椅子,在进来后与闲月真人打过招呼后,他就坐在这里。此刻的他脸色看起来同样有些复杂,偶尔会抬眼望着那闲月真人一眼,然后很快目光又落到坐在另一边的几位元婴真人身上。

    那是千灯、明珠等人为首的,与其他人的零落散漫不同,千灯、明珠、光阳等几个人明显聚拢在一起的意味十分清晰,但最令在场人惊讶的,反而是走在千灯等人背后的第四个人。

    他是木原真人,同时也是昆仑派铁支的领袖,在很多时候,木原真人的态度实际上等于同时代表了铁支仅有的四位元婴真人的态度。

    当看到原本一直远离是非、超脱世外般过日子的木原真人,今天突然走了过来,并清晰无比地在千灯真人下首坐下时,闲月真人的脸色第一次变得难看了起来。

    又过了一会,看着这偏厅中人数已然不少,大致有十多人了,千灯真人站起对闲月真人道:“掌门,我看人差不多了吧,要不咱们开始?”

    闲月真人哼了一声,却是冷淡地道:“还有几位同门没过来,我们先暂且等等吧。”

    千灯真人也没有反驳,只是点了点头,应了一声后,便又重新坐了回去。

    在那一刻,这座偏厅中几乎大部分元婴真人的目光,都落在了闲月真人身后的那张椅子上。

    他为什么还不来?

    闲月真人当然也能够感觉到这里一众元婴真人们的异样,但是他面上丝毫不变色,仿佛一切都已成竹在胸,只是淡淡地微笑着。

    而与此相反,千灯明月等人却都是脸色肃穆,安静地等待着。

    ※※※

    在正阳大殿门外,苏青珺安静地站着。

    这个时候参加白天大场评议会的诸多同门,已经几乎都走光了,便是连这正阳殿中原有的道童,大概也是因为这夜色太黑风雨太多,所以没人出现在这里。

    不知不觉中,苏青珺却是发觉这正阳大殿前方偌大的一片地方,居然只剩下了她自己一个人。

    夜色凄厉且冷清,风雨依然在不停地下着,看不到丝毫停歇的迹象。

    四周皆无人,天穹也黑暗,只有正阳大殿里透出了一点轻细烛光,才照亮出了一小块地方。

    苏青珺看了看天色,一时也分辨不了时间,但感觉中大概是过了小半个时辰了吧,可是正阳殿里没有任何的动静,她沉吟思索了一阵后,还是决定要再等一会儿。

    就在这时,她忽然听到了从前方台阶下的风雨中,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苏青珺抬头望去,只见天色太黑,凄风冷雨中实在是有些看不清楚,只能隐约看到有一个男子的模糊身影,正慢慢走了过来。

    她心中忽然有些紧张之意,伸手放到身后,握住了那柄长剑的剑鞘。那个人影渐渐走进了,一直走到了大殿前,然后拾阶而上。

    苏青珺忽然怔了一下,因为这个人她是认识的。

    这是何毅。

    与过往英俊潇洒风度翩翩的样子不同,此刻从风雨中走来的何毅看着有些不太对劲,他的脸上似乎有着一丝深深的疲倦之色,身上的衣服也有些乱。当然了,从雨中走过来又不打伞,吃点苦头也算正常。

    大殿前的屋檐下,这一男一女的目光对视了一眼,各自的眼中都有几分警惕之色,但片刻之后,却还是何毅最先开口,对苏青珺打了个招呼。

    “苏师妹。”何毅淡淡地叫了她一声。

    苏青珺点点头,道:“这么晚了,何师兄你还到这里来,可是有什么事吗?”

    她的态度也并不生硬,但语气却还是有些冷,好像仍然还记得苏墨所受的伤。

    何毅反问道:“你不是也在这里吗?”

    苏青珺道:“我是要等我师父木原真人的。何师兄你这是也要等那位独空真人么?”说完她想了想,又道:“对了,我今天下午好像就没看见他人了。”

    何毅笑了笑,道:“是啊,我师父总是神龙见首不见尾啊,所以我还是就在这里等他吧。”

    说着,何毅向周围看了看,然后居然也不怕湿怕脏,就直接在身前不远处的石阶上坐了下来。

    要知道,之前的风雨那么大,早就把石阶都弄湿了。

    苏青珺皱了一下眉头,向旁边走了两步,看上去似乎有意无意地离何毅更远了些。

    有些话,大家都没说出口,但是都能感觉得到,对方眼中的疏离和一丝敌意。

    就这样,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何毅忽然开口说了一句,道:“这一晚风雨好大,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天亮啊?”

    苏青珺看了他一眼,神色淡淡的,却是应了一句,道:“还早着呢!”

    何毅苦笑了一下,转头看着这黑暗夜空里的漫天风雨,怔怔出神,哪怕雨水滴落在他的身上也毫不在意。

    苏青珺哼了一声,心里挣扎几次后,终于还是沉下了脸,往前走去,直接走进风雨中,然后离开了正阳殿这里。(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shenshuw.com阅读,掌上阅读更方便。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