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如意算盘
    今日,总算这骑枪算是定了型号,研究院的第一款骑枪,其实有效射程并不算远,不过五十至一百步而已,精度比之步枪来说,却也是一般,不过对比眼前的蒙古弓箭,却依然有压倒性的优势,毕竟精度和射程来说,蒙古弓虽也可达到一百五十米的距离,可是有效的射程,怕也只有一半不到,再加上射击精度而言,显然不可能和骑枪媲美,而真正碾压弓箭的,却是骑枪的射速,只要愿意,骑枪可以在一分钟之内,打出六发子弹,且可以在接下来的两分钟内,重新装弹完毕,而弓箭的射速,显然连骑枪的三成都做不到,尤其是在小规模的战斗中,六发子弹,完全可以应付一场短促的战斗,就意味着,当蒙古人射出一箭的时候,用骑枪的人就已经发射了六次。

    当然,更大的优势还在于,一个蒙古的弓手,需要数十年如一日的训练,最短也需要几年的时间,才能彻底熟练地掌握弓箭的技巧,这不但是考验臂力,还考验着经验,可骑枪轻便之余,任何人都可轻易上手,甚至不需要一个优良体魄的人,拿到步枪之后,玩上几天,就可轻易地上手杀敌了。

    第一款步枪,显然是受限于产量和制造成本折中的结果,结构异常的简单,不过七八个部件罢了,那转轮的制造工艺,倒是难了一些,不过以现在镇国府冶金和模具的水平,却也不算难。

    孙琦今儿也特意赶来这里看一看这最终的方案,他对骑枪也颇感兴趣,因为这是镇国府第一个民用的武器,以往镇国府的军器所几乎都是赔钱的买卖,一方面,受限于镇国新军的人数规模,所以只能小规模地生产,另一方面,因为配备的对象是镇国新军,只能是自家人用,所以基本上就是贴钱进去养活着这些军器所的匠人。

    这个情况,到了倭国建立新军之后,才得到改善,因为一些步枪开始外销,总算能补贴了一些不足,可是要说盈利,却还是有些遥远。

    直到这骑枪出来,虽对这骑枪只是有着初步的了解,可对商业已十分敏锐的孙琦,立即就意识到,军器所就靠这个可以挣钱了。

    作为一个算是成功的生意人,孙琦的心里自然有一把算盘。

    若是成本可以尽力做到三两银子上下,而兜售的价格,则在九两银子左右,最重要的是,子弹的价格不菲,十文一发,看上好像是少了,可是只要你用骑枪,这样的消耗就要继续下去,只要生产子弹的技能一直掌握在镇国府的手上,那便代表着源源不断的有银子入账。

    若是所有的牧人,或者是在关外走动和行商的人都人手配制一柄,这将会是多大的商机?

    孙琦对枪械也不是很懂,不过他很在乎这种骑枪和弓箭之间的优势,因为对于商人来说,最好的推销手段,不在于这玩意如何,他根本没兴致去了解这个,而真正关心的却是,用什么方法去说服自己的潜在客户购买这种商品。

    所以在叶春秋兴致勃勃地去试枪的时候,孙琦则是用心地跟研究的人员低声询问。

    “不不不,老夫想知道的不是这个,你说这些数据,老夫也是不懂,你就不妨直言相告,若是咱们的牧人配上了这个,遭遇到了一个训练有素的蒙古骑手,结果会如何,能否自保,你说实话。”

    “这……具体如何,学生也是不知。”这军器所的技术骨干为难地道:“不过,胜算估计是不小的,而今在这草原上,只要在中短程,无论对方是射手或者是提刀,六发子弹连续击发,便足以置对方于死地了,自然,现在只是实验的数据,具体如何,还不敢保证,可是以学生的估计,胜算会在七八成以上,若是个熟练的骑枪手,胜算还会更高一些。”

    孙琦心里总算有底了,不由浮出了几分满意的笑意,道:“那么,现在就可以开始筹备开模制造了,这个容易,交给招商局就是,不过眼下就要开始进行推广,我本来这些日子准备回京师一趟,京师招商局也有不少事呢,可是现在看来,这骑枪却是大有可为,说不准,又是一个水晶作坊了。”

    正说着,叶春秋已试枪回来了。

    对于这骑枪的效果,叶春秋是颇为满意的,而他在帐外之时刚好听到了那技术骨干的话,于是进去便道:“我看销量还会比这个要高,而且就算遭遇了蒙古骑手,应该可以做到九成以上的胜算。”

    孙琦听罢,眼中不由浮出了明亮的光彩,顿时来了浓厚的兴趣,道:“春秋,这何以见得?”

    叶春秋不由笑了,道:“你们啊,只想到人只会配置一柄骑枪,这骑枪轻便,你们是否想过,将来会有不少人要配置双枪的?双枪都是先填好子弹,一旦遇到了特殊情况,便可轮流抽出射击,如此一来,就是连发十二弹了,这骑枪构造简单,成本也不高,牧人们的薪俸不低,一旦骑枪流行起来,只怕将来很多人都愿意配置双枪的。”

    孙琦眼眸一亮,声音带出了几分激动,道:“这样说来,这款骑枪的销量,老夫还是算少了?对,说得不错,这骑枪很是灵便,插在腰上也不费多少力,配置双枪,哈哈……”

    叶春秋有时候不免觉得这个舅父是越来越市侩了,可是细细一思,他本就是彻头彻尾的生意人了,所考虑的,自然永远是成本和销量,还有能有多少获利。至于骑枪横空出世,对于这草原会有多少影响,却不是这个生意人最为在意的。

    而叶春秋的立场显然是截然不同,作为镇远国国主,世镇关外,却是非常清楚这将是意味着什么。

    叶春秋含笑道:“是呢,这一次,怕是关外的军器所,又不知要准备多少工坊,生产枪弹,得要招募多少人手了。”(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