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6节 安全之地
单飞看到楚天理的时候,故作轻松的心情已经烟消云散,他怕表现的太轻松了,会被楚天理砍上一刀。
  
  他要去接的是楚天理的大哥和侄子接他们回来赴死。
  
  单飞看不到披风下那男子的表情,但在这种时候他还是会保持肃穆的神情。除非到了极为开明的府上,不然你送葬带个喜剧脸很容易挨打的。
  
  楚天理身边的那人正好带着送葬脸。
  
  望见单飞走来,那人简洁道:“宗主让我和楚天理护送你到云梦泽上,再带你回转。”
  
  单飞看着那人很有棱角的表情,微笑道:“还未请教阁下高姓大名?”
  
  有句话说的再正确不过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初到云梦秘地的震撼、桃花林的浪漫都不过是表象,不是在桃花林中活着的就是桃花仙。楚威的冷硬、楚天理的沉默、楚天赐的诡异处境再加上眼前这人萧杀的神色,让单飞感觉这世上哪怕有桃花源,也很难有无忧无虑的生活。
  
  “赵思益。”那人冷淡道:“你可否准备妥当?”
  
  单飞心中微紧,记得姬归曾说过此人。此人是伯益之后,擅长驱使鸟兽,当初那狼群、不死鸟均是这人指挥……
  
  “没有问题。”单飞微笑道。
  
  他话才落地,前方丈许处蓦地有空间扭曲,转瞬裂出个蓝色的洞口。单飞来的时候见过这种洞口,见楚天理、赵思益都在望着他不语,单飞略有犹豫,还是飞身投入了洞口!
  
  眼前发暗时单飞身形急升。
  
  正感觉周身血液全失的时候,单飞眼前微亮。知道姬归已将他送到安全之地,单飞才待观察这里到底有多安全的时候,陡然一声大叫。
  
  有铺天的箭矢向他迎头射到!
  
  这就是姬归说的安全之地?!
  
  那不安全的地方是不是就是地狱?
  
  单飞断喝声中,居然在利箭射来前倒飞而出,他的武功在姬归面前或许算不上什么,但一出秘地,已算高绝的身手。
  
  事出仓促,他居然还能和利箭同时平飞远落。前方有惊呼阵阵,单飞无暇去看究竟,转瞬到了一处大树后。
  
  “嗤嗤”声响不绝于耳,那一刻不知道多少利箭射在周边的树上。
  
  单飞不等喘息时,就听“嗤”的声响,有点寒光如毒蛇般直刺他的咽喉。
  
  这是什么安全的地方?
  
  姬归到底将他送到哪里?
  
  单飞诧异的功夫,还能在生死关头抓住树上的藤蔓挥了出去。藤蔓后发先至,缠住了那点寒光,倏然崩开。
  
  寒光一收蓄势再发之际,单飞已道:“阎行?”
  
  枪尖凝在半空,对方惊疑不定道:“单飞?”他话说半截,枪尖倏然再出突取单飞的胸膛。
  
  单飞背后稍耸之际,人如游龙般到了树上,不待反击时就已叫道:“等等!”
  
  阎行蓦见单飞时心中凛然,不知单飞如何会突然出现在面前。但在这种光景,他素来都是奉行剪除对手才能更好存活的主张,虽然不明单飞的用意,阎行还是先下辣手。
  
  他虽知单飞的武功今非昔比,但见其两次轻易的躲过自己的暗算,心中更沉,听单飞叫喊,阎行正不解时,突觉得身边风起。
  
  龙卷风!
  
  有人影卷着狂风全无征兆的就到了阎行的身侧!
  
  阎行骇然之际还能怒喝出手。链子枪尖爆射而出,就要刺入龙卷风时,阎行蓦地感觉胸口受了重重的一击,
  
  鲜血狂喷,阎行倒飞而出,重重的撞在树上时不等下落,就见狂风卷起他的枪链将他束缚在树上。
  
  嗤的一响。
  
  枪尖深深的扎入树中,将阎行活生生的锁在树上!
  
  阎行一生浸淫在链子枪中,从未想过有朝一日会被自己的枪链所缚,眼见那道狂风就要刮到他的身前,将他撕成碎片……
  
  “等等。”单飞又道。
  
  狂风陡熄。
  
  一身着披风、背负大刀之人阴沉的立在阎行的身前,缓缓回头望向了走来的单飞,冷然道:“等什么?”
  
  “我们总要问问令兄的下落才做决定。”单飞立即道,他心中亦是骇异,不想跟随他出来的楚天理一招就将阎行放倒。
  
  从单飞的角度来看,这完全是个杀人的利器。
  
  周围暗影绰绰,但见到楚天理这般威势,没人敢出手相助。阎行嘴角溢血,看到单飞一步步的走近,不解单飞如何能得这般身手高强的帮手相助,阎行还能昂然道:“单飞,不想我阎行纵横西凉,今日会死在你手。”
  
  我差点死在你手上好不好?
  
  眼见阎行这般模样,单飞没什么怜悯,暗想你小子属疯狗的,见人就咬,我若是一不小心,方才就死了三次了。
  
  他感觉有必要先将形势搞清楚再说,皱眉道:“眼下是怎么回事?”
  
  阎行冷笑道:“你尽可得意,一切不正合你的心意。”
  
  单飞实在莫名其妙,记得对面还有无数的羽箭飞来,暗想难道姬归看不到地面的情况,直接将他送到战场来了?
  
  阎行好像在和谁在交战?
  
  单飞知道这不能怪姬归,如果能够监视地面的话,姬归倒可以选择地方。如今姬归亦不知道地上的情况,只将他送到以前的正常地方,哪想到此地正有人交战?他方才处于双方混战中?
  
  片刻间想明白这点,单飞笑道:“谁在追杀你?”
  
  阎行冷笑道:“你不知道?”
  
  你今天没吃药吧?
  
  单飞暗自皱眉,还能微笑道:“你不说?那也没什么,我问对面的人就好。”
  
  阎行见单飞作势要走,瞥见楚天理身后过头的刀柄,忍不住心中的惊骇,嗄声道:“你难道不是和刘表一伙过来对付我们的?”
  
  他知道单飞一走,眼前这个杀人机器很可能将他连人带树的伐掉。
  
  阎行亦是杀人难数,却从未见过这么冷漠无情的人物。
  
  单飞停住脚步,“是刘表的手下在对付你?”他有些想法,但还是略出乎意料。
  
  刘表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无能,最少在云梦泽中,刘表可说是如鱼得水。
  
  如仙、卢洪带人差点将郭嘉撂倒,郭嘉虽逃走,但带着的发丘中郎将损失惨重。黄承彦破解了迷宫后,黄堂就带人坐镇此间将来人一**的向琴鼓山引来。
  
  的确有桃花林,桃花林的传说却像是以讹传讹的结果。
  
  不过真实性永远不是那么重要,贪婪好奇是驱动人类前行的永恒动力,黄堂等人就利用这亦真亦幻的传说将来到此间的人物一网打尽。
  
  刘表、黄堂要吃肉,连汤也不想给无关的人喝。
  
  阎行追杀边风入了云梦泽,本是要分一杯羹,不想亦是落入刘表布下的圈套。看单飞问话中没什么敌意,阎行终道:“我等南下本是为了边风……”他眼珠转转道:“和单统领分手后,我想既然是单统领照顾边风,就想放边风一马。”
  
  阎行不想做烈士,先前以为单飞是奉刘表的命令来擒他,如今看风向变化,转瞬卖单飞个空头人情。
  
  单飞不咸不淡道:“那还要多谢阎将军的美意呢。”
  
  阎行留意着单飞的脸色,知道他是敷衍之语,可感觉这小子不像要杀他的样子,阎行赔笑道:“单统领客气了,你我本是一家人,素来都是为了朝廷尽心,亦是为了司空大人尽力。想不久前,韩遂将军曾奉司空之令挡住袁绍河东的援兵……”
  
  单飞忙道:“你不用说的那么详细。”
  
  他心道我不介意和你闲谈,身边这个楚天理要送大哥上路,心情绝不会高兴到哪里,你扯到河东去,人家不一刀把你砍到河西去?
  
  阎行咽下口水,稍微活动身躯。他感觉链子枪将自己紧紧箍住,全然没有还手之力,遂小心翼翼道:“我等本想放过边风回转凉州,不想突遇狼群所迫,那些狼群像是被恶人驱使。”
  
  单飞暗自叹气。他只看到楚天理,扭头四下望去,就见赵思益站在一棵树旁如同壁虎般丝毫不引人注意。
  
  若不仔细辨别,只怕走到赵思益的身旁都是无法察觉还有人站在那里。
  
  我想给你一条生路,你怎么总是自寻死路?你当着赵思益说他是个恶人?
  
  单飞皱了下眉头,阎行见状,长话短说道:“那狼群极是狡猾,我等难以杀尽,偏偏又有毒蛇不时出没,我带着的人着实被咬死很多。我等这些天来就在云梦泽中逃亡,好不容易甩开狼群,却又陷入刘表的伏杀。”
  
  努努嘴,阎行指向对面道:“就是那些人。”轻声叹息,阎行道:“我见单统领蓦地出现在这里,还以为你和他们是一路的,这才出手不知轻重,还望单统领莫要介意。”
  
  “你怎么知道他们是刘表的手下?”单飞问道。
  
  “羽箭是荆州的箭支。”一人拿着支利箭,看起来很是狼狈不堪,还能镇静上前道。
  
  单飞见那人并非杨秋,不等发问,阎行已道:“这是成宜部将。”
  
  成宜要送箭上前,见单飞并不接手,略有尴尬,还是坚持道:“我等疲于奔命,突遇埋伏,再见单统领如飞将军般来到,难免惊乱,还请单统领原谅一二。”
  
  单飞略有沉吟,见阎行、成宜满是哀求的眼光,心道正事要紧,莫要节外生枝。他眼下最紧迫的任务就是完成姬归、楚威所托,倒不必将阎行这帮人逼得狗急跳墙。
  
  伸手从树上拔下链子枪尖,单飞亲自为阎行松了绑,微笑道:“我来此本无意和旁人为敌,只盼阎将军下次出手看清楚一些。”
  
  阎行愣住,不想单飞如此。他此生始终在尔虞我诈中厮杀,蓦地见单飞以德报怨的放了他,一时间心思复杂,缓缓垂下头来。
  
  单飞见阎行少了潇洒,满是亡命的狼狈,心中不由在想刘表手下又有哪个不凭武力,只凭弓箭就能拖住悍将阎行,将其逼得这般狼狈?.
  
  一个月了,老墨向兄弟姐妹们求月票,还望成全!多谢了!.
  
  (未完待续。)。
  
  a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