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7章 王墓


    加特星域,艾达华星。

    胜利宫的光明院里,马鲁斯捏着眉心坐到椅子上。他已经三天没有闭眼了,自从奥法西斯秘密去了永夜星后,艾达华星的安全问题几乎一头落到这位侯爵的肩上。这可不是一件简单的活,马鲁斯一遍又一遍地检查光明院各种防御系统,确保它们运行无碍。同时,还要盯着加特星域的战事,以防战火波及到艾达华星人的这颗星来。纵使侯爵的体能还可以坚持,可在这样高强度的作业下,精神也大有受不了之感。

    他的助手乌迪男爵送来一杯提神的饮料,说:“大人,你先回去休息吧。”

    马鲁斯喝了两口饮料摇了摇头:“不行,如果我不在出了什么纰漏,叫我如何去面对大帝。”

    “可你这个样子,真生什么事也应付不了啊。大人,这里由我们先盯着,你休息下再回来也不迟。”

    一阵疲乏之感袭来,马鲁斯拍了拍脑袋,叹道:“好吧,我回去躺两个钟头,有事叫我。”

    马鲁斯离开指挥中心后,乌迪拍了拍舰桥栏杆,对下面的人道:“大家打起精神来,咱们可不能给大人丢脸,好好给我盯着,不能让巴尔人有任何可乘之机。”

    下方众人应诺。

    乌迪也忙着浏览各种数据,片刻后,听到有人咦了声。乌迪放下数据板,抬头看去,一名数据员站起来道:“乌迪大人,你可能得看一下这个。”

    “怎么了?”

    “刚刚现一组异常的空间读数。”数据员一阵操作,将相关信息在大屏幕上显示。只见大屏幕上一个代表着空间读数的波段不断抬高,就像一个不断壮大的浪头:“还有十秒钟,读数就会过临界值。我估计,那会是一个空间通道。”

    “位置?”乌迪急问。

    “就在我们星外太空不远处,具体的坐标如下。”

    看到坐标后,乌迪骂了声:“该死的,马上通知马鲁夫侯爵。还有,通知太空舰队准备迎战。”

    刚说完,警报声就响了起来。大屏幕立刻切换到艾达华星的外太空里,只见太空中一个门状的空间通道开启,从通道里突然冒出来一座尖塔,接着是其它的建筑。乌迪看到有尖塔、拱桥、露台以及城堡!赫然一座巨大的城堡从空间通道里滑了出来,画面不断扩大,形成难以言喻的压迫感。乌迪几近窒息,那座城堡,正是魔王斯伯纳克的星舰,是魔影国皇帝的座驾。可这艘城堡状的星舰不应该出现在这里,因为斯伯纳克邀请了奥法西斯前往永夜星,它又怎么会出现在此地?

    陷阱。

    乌迪只能想到这个词。

    然后魔王座舰就开始朝艾达华星压进了,这艘几若海岛般的巨舰,从那些伪装成山石的舰身底部不断飞出u字型的小型战斗舰,和艾达华星布置在卫星带附近的太空舰队开始交锋。两边的舰队往来穿梭,每一秒都有灿烂的火球在太空中绽放。魔王座舰从容不迫地继续推进,一个深色的护罩将舰体完全包裹,使得落到其上的炮火不是被偏导引开,就是让护罩吸收。这时座舰底部滑出一口大炮,那是座舰主炮。在三秒的充能之后,从炮口出轰出一条油桶粗的光束,在圈圈波纹扩散之际,光束像一根柱子般捅进艾达华星一艘战列舰,把舰体捅了个对穿。接着这艘战舰便开始解体爆炸,片刻后已经化成宇宙间一团灿烂的光火。魔王座舰长驱直入,开始进入艾达华星的大气层,护罩擦出一蓬火焰,宛如两支张开的翅膀。

    马鲁斯回到指挥中心的时候,警报声仍然不断响起。侯爵让人关掉了警报,找来乌迪问道:“现在什么情况。”

    乌迪擦了把汗说:“魔王的座舰突然出现,我们的太空舰队试图阻止对方,不过第一阶段的拦截已经失败了。现在魔王座舰已经进入大气层,以对方的度来看,15秒后我们就要以在黄金城上看到它。它的目标很明显,是冲着黄金城来的,现在我们已经有另外三支舰队出,准备在空中迎战。可是……”

    侯爵知道他想说什么,如果斯伯纳克亲至的话,这点人根本就不够看。马鲁斯皱起眉头,一边安排人手组织防御,一边寻思着魔王的动机。显然斯伯纳克把奥法西斯设计引去了永夜星,那么他的目的就不是黄金火种了,因为黄金火种已经让大帝带走。如今胜利宫上那团永恒燃烧的黄金火焰早已不见,但斯伯纳克还是来的,就明显不是为了黄金火种而来。斯伯纳克另有所图,可马鲁斯却猜不到魔王心意,那个范围太大太广,或许只有奥法西斯知道他要什么,可惜大帝不在。马鲁斯甚至想不到有什么方法可以驱逐斯伯纳克,毕竟,那位可是至尊啊。

    这时,黄金城的周围升起一片金色的光幕,这个护罩将浮空岛完全包裹了起来,可在至尊之前,不过是聊胜于无的手段罢了。已经有三支舰队前往拦截魔王座舰,而在座舰进入大气层的十秒后,黄金城上已经可以隐约看到那空中城堡的巍峨身姿,以及它落在黄金城上的阴影。

    座舰不断投放出小型战斗舰进行迎战,很快空中的战争便打了起来,炮火轰鸣中,数以百计的火球争先恐后地在半空绽放。黄金城上已经实施了戒严令,非战斗人员全部留在建筑里,黄金城的防御系统也开始运作。片刻之后,一个个对空炮台将这个浮空岛武装成了一个空中堡垒。可即使这样,也很难让人生出安全感。

    在空中火球不断出现之际,魔王座舰又投放了一队战斗舰。但其中一艘悄然脱离了编队,朝着完全相反的方向滑去,在启动了隐形模式后,这艘小型飞舰便彻底消失在战场上。现在黄金城上的人都给魔王座舰吸引了注意,谁也没察觉到这艘小型飞舰的去向。大地迅在飞舰下方后退,飞舰经过了一座座城市,跨过了大海,终于在海洋的另一边,它开始下降高度。45分钟后,它降落在一片丛林里。这是一片原始森林,它与黄金城相距甚远,这里甚至没有任何人烟。以艾达华星的开程度而言,像这么一片没有任何设施的原始森林是十分少见的。这里的树木高且大,随便一棵树都要七八个成年男子才能合抱。森林里长满了叫不出名字的奇花异草,更有少见的动物在林中穿梭。飞舰停在一片林中的草坡上,从飞舰甲板里,有人走了出来。他一出来,空间的光线便暗淡了下来。仿佛他到哪里,幽暗便如影随形。

    谁也不会想得到,斯伯纳克放着黄金城不去,反而来到这片人烟罕见的原始森林。魔王似乎对这片森林很熟悉,简单地辩别方位之后,他抬脚便行。他经过的地方,哪怕投进森林的阳光再灿烂,也会变得暗淡苍白起来。直到斯伯纳克远去之后,才会恢复原先的光亮。魔王就这么徒步行走,可他的度绝不慢。转眼便已经行出百十公里,森林的环境也渐渐开阔起来。当斯伯纳克停下的时候,他已经走出了原始森林。在他前面是一片草原,这里一马平川,于是草原尽头处那座突兀的山就显得十分突兀了。特别是那座山的形状竟然是规整的三角形,如果不是山上有植被的话,便会让人以为那是座金字塔。

    斯伯纳克就朝着那座三角形的山而去。

    草原在他脚下迅退后,在他身后,一片阴云悄然而至。阴郁的浓云缓缓卷过了森林,遮住了阳光,在地面投下巨大的阴影。这片阴影,便如同臣子般追随着斯伯纳克的脚步,直至那座大山之下。斯伯纳克抬头看去,可以看到山脚有一个神庙,幽影中两点红萤游动,便在他举步欲行时,神庙两边石柱上的火盆突然有火焰窜了起来。跟着从神庙里两队人马大步行出,在魔王前方一字排开。

    “这里是艾达华星的皇家墓场,不欢迎任何外来者,请回吧。”有苍老的声音在人群后响起,那排成一列的战士左右分开,现出后方一个老人。老人很老,长满了老人斑,脸皱得如同树皮,眼睛半眯,弯腰驼背的样子仿佛随时都会死去。只是那半合的眼缝中不时射出一道精光,显然老人也不简单。

    斯伯纳克抬手指向神庙:“我想到里面拿一样东西。”

    “这不可能。”老人说:“而且里面除了历代先皇的尸骨之外,也没有其它东西了。”

    斯伯纳克再不言语,开始主动。

    老人厉声道:“皇家墓场是神圣庄严的地方,不管你是何人,我们守墓者都不会让你踏进陵墓一步!”

    倾刻间,道道气势冲天,这些人无一弱者,列在老人前面的战士竟然都是高手!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