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九章 黑龙涎
    “轰!”

    天际有惊雷炸响,那一刻漫天乌云仿佛沸腾起来,十几道闪电瞬间同时出现,向着四面八方狂野地蔓延过去,狂风呼啸,风雨大作,整片天穹都像是被激怒一般,在这个漆黑的夜里彻底进入了癫狂。

    这份威势之大,甚至已经让布下了严密阵法,终年风雪不与外界相同的冬峰上,都感觉到了。

    漫天的风雪越吹越急,风声凄厉,卷裹着山中那两个隐隐对峙的身影,但只有天澜真君身后的那一片浓雾,始终还是聚拢不散,似乎对任何狂风暴雨或是风雪都无动于衷。

    “你要我这冬峰?”白晨真君凝视着天澜,语气平静地问了一句。

    但不知为何,他平淡的语调下,每一个字都仿佛有着奇异的力量,一声一声催促得风雪从天穹的每一处地方席卷而来,在他的头顶上方开始慢慢凝聚,如一片冰雪之王座,又像是风雪之巨人。

    肃杀冰寒之气,如天之冰冷,风雪无情,悄然弥漫开去。

    天澜同样没有任何回避他视线的意思,他看着白晨真君,脸上原本的笑意不知何时,也消失了。

    “是你的?”他盯着那个枯瘦的老人,宽大的衣袍随风拂动,目光锐利如刀,仿佛想要刺进白晨真君的胸膛,看一看那个老人的心,“不是吧,什么时候抢来的东西都可以算自己的了?”

    天地之间瞬间冰冷,再也没有人说话了。

    因为已经无话可说,之前那简单的两句话已然将他们所有的退路都封死,这一对漫长岁月中渡过的师兄弟二人,终于还是走到了这一天,终于,大家都无路可退。

    ※※※

    卓贤下意识地向后退去,风雪太大,寒风太急太冷,在这山峰上呼啸而过时,甚至连他这个金丹修士的道行都觉得有些胆战心惊。

    而前方风雪之中的两个身影,看上去竟如此可怖,如此可怕的风暴却仿佛都只卷裹在他们两个人的身旁,是为他们所掌握的天地之力。

    片刻之后,卓贤忽然觉得后背一凉,却是他已经碰到了一处山壁。坚硬的寒冰附着在石壁上,散发着丝丝寒意,让他发现到了这时,其实他也是无路可退了。

    他的心猛烈地跳动起来,抬眼望着前方在狂暴的风雪中开始有些模糊的两个身影,突然大口喘息起来。

    ※※※

    两个人站在风雪中,一高一矮,一大一小,一个看上去已经枯槁在暮年,一个却神完气足正在鼎盛时候。

    白晨看着天澜,眼神中有一丝复杂神色,但神情肃然,并无丝毫畏惧怯弱的神态。狂风从他身后吹了过来,那肃穆华丽的大礼服猎猎作响,似他这煊赫的一生。

    他伸起了一只手,有些干瘦的手掌向着天空。

    风雪之声陡然响亮了数倍,甚至连整座冬峰仿佛都隐隐有所共鸣,无数白色的雪花从四面八方呼啸而来,拼命冲进了那一个隐隐成形的白色巨大的影子中。

    风雪巨人,顶天立地,裹挟着漫天冰雪,在这个枯瘦的老人头顶出现了,向着这黑暗的天穹发出了一声震天动地的怒吼声。

    天际风急云卷,惊雷阵阵。

    片刻之后,一只巨大的拳头从天而降,在空中发出刺耳尖利的锐啸声,向天澜真君这里砸了下来。

    冰雪之拳未到,脚下土地已然开始震颤,甚至就连原本一直对风雪无动于衷的那片迷雾,竟然也向后瞬间退缩了数尺,其势之猛烈,可见一斑。

    天澜真君神色肃然,向后退了一步,双手虚抱如圆,刹那间突然全身宽大衣袍陡然如风鼓荡,一股激昂之气迸发而出。

    身后浓浓迷雾突然翻滚起来,紧接着,从雾气中赫然也化出了一个半身雾气巨人,咆哮怒吼,直接向那个风雪巨人扑了过去。

    “咚……”一声低沉巨大的轰鸣声,从半空中传来,脚下的大地剧烈颤抖着,整座悬浮于空的冬峰都摇动了两下。

    咔咔咔之声不绝于耳,无数的裂缝瞬间出现,那是万年坚冰开裂的声音。

    两个巨人向后退缩了一段距离,似乎都被刚才那一场可怕的巨力所伤,但是很快的,他们又继续扑上前来,转眼间撞到一起。

    天地大震,风雪怒吼,那一刻在冬峰之上,展现的是赤裸裸的恐怖力量,毫无花招毫无精妙可言,只有对于化神境界人族最巅峰的人而言,那种最终返璞归真般的纯粹的力量。

    一切的道法神通,世间所有能想象得到或是匪夷所思、巧夺天工的精巧道术,在这一刻完全消失了,被这两位最顶尖的大修士毫不犹豫地丢弃。

    有那么一刻,作为这世间唯一目睹这场化神真君大战的卓贤,甚至有了一种错觉,感觉那天幕之上两个巨人的争斗,就像是了两个年幼蹒跚的婴儿,彼此之间的打架。

    简单、纯粹的打斗,动作甚至有些缓慢,所有的一切如果在世间修士看来都算是笨拙的,唯一与众不同的地方,就是可怕而恐怖的力量。

    一挥拳,天地变色,风云卷动;一声轰鸣,山川倒流,风雪激荡。电芒从乌云中倒卷而下,不知何时已然缠绕在这两个可怕的巨人身上,电流乱窜如诡异的银蛇,却依然无法阻止这两个巨人的缠斗。

    狂风呼啸之下,风雪之中,白晨与天澜二人都沉默着,他们的呼吸声渐渐粗重,却没有人有半点退缩的意思。

    然而随着这场激斗的继续,他们的身躯也开始有了变化。传说中已如神祗之身的真君之躯是坚不可摧的,但在这个时候,在风雪之中,就像那些冰冻了千年万年也曾经是坚硬无比的玄冰,慢慢开始出现了裂缝。

    一片衣袖震裂,一块血肉炸开,低沉的白气起伏不停,在他们的身躯上慢慢飘扬起来。

    每弹起一股白气,他们的身躯就要震颤一下,而他们脚下的大地头顶的天穹,就如同山崩地裂,风云卷动,倒卷成为一个个巨大的漩涡,狂乱地吞噬着无穷无尽的风雪,又随之消散在这癫狂的天地间。

    “轰!”

    已经数不清是多少次的撞击,冬峰上美丽的雪景早已是一片狼藉,从天而降的闪电已然将整座冬峰都裹挟在一起,仿佛末日一般,降下了无数银色的锁链,将这个可怕的地方束缚起来,即将掷入燃烧的鲜血沸腾的地府。

    从云层高处望去,那座山峰竟似有一种诡异的美感,而在云层之外,无边无际的浓雾已经悄无声息地包围了整座冬峰,将这片惊天动地的景色全部掩盖。

    ※※※

    这一场震撼天地的激斗之中,两个对峙的人影里,突然有那么一刻,那个看上去有些枯槁的身影忽然颤抖了一下。

    片刻之后,白晨真君在风雪中霍然一声怒吼,猛地抬头,一直冷漠哪怕身上多了无数道隐伤的时候也未变色的脸庞,却是掠过了一丝难以置信般的震惊之色。

    在他头顶上方,那个强大无比仿佛天地主宰一般的风雪巨人,动作突然迟缓了下来,而在它前方的那个雾巨人,也恰好在此时,猛然挥起一拳,穿过风雪穿过闪电,伴随着天空突然炸响的那道惊雷,一拳打在了风雪巨人的胸口。

    天地在那一刻陡然凝固!

    那一拳击碎了所有的风霜,击碎了数十载不变的强大,击碎了风雪,贯胸而出。

    风雪巨人发出了一声惊天动地的怒吼声,似有无数不甘,化作碎片,变成漫天雪花,铺天盖地地落了下来。

    地面上,白晨真君身躯剧颤,然后喷出了一口鲜血。

    血是黑色的!

    黑血落在雪地上时,瞬间灼烧了周围,一片雪地直接陷了下去,在雪地上现出了一个数尺大的深坑,咝丝之声不绝于耳,但诡异的是,空气中并无可怕的腥臭味,而是弥漫开来一股淡淡的香气。

    白晨真君的瞳孔收缩了一下,盯着地上那摊黑血,眼神中有难以控制的震惊之色,然后他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猛地低头,目光看向自己的身躯。

    枯瘦苍老但曾经仍然强大的一具肉身上,此刻已经随处可见伤痕,但在风雪中他依然肃穆威严,如同那件在风雪中飘扬的大礼服。

    还有直到此刻才弥散开来的一丝淡淡的香气。

    白晨真君五指一抓衣衫,随意一扯,整件礼服瞬间化作碎片,但与此同时,他的身躯也摇晃了一下,然后又喷出了一口鲜血。

    同样也是黑色的。

    半空中,那个雾气化成的巨人不知何时也散去了,重新变作了那片浓雾的一部分,同样,遍体鳞伤但神情明显坚毅的天澜,则是站在那片再次安静下来的风雪中,静静地看着眼前那个老人。

    “好手段。”一声低沉的话语,从前方的风雪中传来,白晨真君抬起头,看着自己的师弟,道,“这是什么毒,居然能伤到我们化神之躯?”

    “黑龙涎。”天澜真君说道,然后他捂着自己的胸口,也是面上露出几分痛苦之色地咳嗽了几声。(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shenshuw.com阅读,掌上阅读更方便。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