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章 原来是你
    大雨倾盆而下,密林中一片漆黑,到处都是如瀑布一般洒落的水流,哗哗的水声仿佛已经遮蔽了所有的声息。

    但就在这样一个漆黑的树林中,却还有一个身影在幽暗中穿行着,走过一棵又一棵黑暗如鬼魅的大树,踏过一片又一片潮湿的水洼,渐渐靠近了林子中间的空地。

    地面上空无一人,只有潮湿的水和黑泥枯叶混杂在一起的土地。

    那个黑影隐身在一棵大树背后,十分谨慎小心地向那块大石头边的树木看去,等了很久以后,发现那里仍然没有任何的动静。

    黑影有些犹豫,但最后还是试探着慢慢走上前来,雨水被头顶茂密的枝叶挡了一层,落在黑影的身上已经是无声无息。

    一直等这个黑影走到这空地中间时,也还是没有发生任何的意外,这个事实似乎让黑影有些错愕和惊讶。他转动身子向周围仔细观望了一下,却发现这片林子中视线所及处几乎都是一片黑暗,那些在风雨中激烈颤动晃抖的阴影,看起来异常阴森可怕,但若是仔细分辨的话,就会看到那大多数都是树木枝叶在风中的摇曳。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森冷的气息,在这个孤寂而黑暗的树林中。黑影向后退了一步,似乎并不太喜欢这里,然后便转过身子,看起来便要迈步离开。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他只觉得自己脚下一紧,一只如同黄泉地府中突然伸出的鬼爪般的手,猛然从脚下的烂泥土地中冲了出来,一把抓住了黑影的脚踝。

    “啊!”

    一声短促尖利的叫声陡然刺破了这片黑暗林子间的静寂。

    在这个阴森的雨夜中,突然从地下伸出一只手来的这种事情,实在是太让人毛骨悚然了。哪怕黑影过去也曾经见识过许多足以挑战普通人心理极限的恶事,但此刻仍然是忍不住全身一激灵,失声叫了出来。

    那声音短促尖利,竟是个女子。

    这一声骤然发出,那地下的手似乎也吃了一惊,原本杀气凛凛的手势竟也顿了一下。

    电光火石间,这黑影便迅速镇定下来,一声轻喝,脚步往地下重重一踩,随即手上瞬间拧出一条锐利冰刺,直接就向土壤中刺去,要将那土中人刺个对穿。

    然而迎接她的是一大捧黑暗,伴随着一声轰鸣之声,大片肮脏的黑土和一大捧水花从地上猛然翻涌起来,向身侧铺天盖地地冲了过来。

    黑影惊叫一声,瞬间什么都不顾了,直接向后迅疾退去。

    但在那黑土之后,一个身影猛然从土中跃起,正是陆尘,如一只猎豹般向那黑影扑了过去,后发而先至,一下子便抓住了那黑影的身体,右手一勒,锁住了她纤细的脖颈。

    那黑影的头骤然扬起,一手抓住陆尘锁魂般凶悍的手臂,下方的腿却是无声无息地踢了出去,片刻之后,只听“砰”的一声闷响,直接撞在陆尘的小腹之上。

    陆尘闷哼了一声,脸色在黑暗中瞬间苍白了下去,但他的强悍坚韧在这一刻完全展现了出来,对着这一脚剧痛竟是完全咬牙忍了下去,然后手臂一紧,眼底深处黑火陡然大盛,直接压倒了那只手臂,只在那脖子上狠狠压了下去之后,只听一声痛哼,那黑影的身子顿时软了下去。

    便在此时,只听天空中一声惊雷炸响,似乎在远方天际之上有一股恐怖而强大的力量撞击着迸发开来,与此同时,一道闪电猛地撕裂天空,照亮了天地。

    林子中间,那一道电光同样照亮了这里的黑暗片刻。

    大雨倾盆,雨淋淋的水花中,陆尘看到了近在咫尺的那个人,那是白莲。

    白莲脸色苍白至极,似乎在刚才那短促而激烈的搏杀中已经受了伤,不过她的神智仍然还清醒着,此时睁着眼睛,同样也看到了陆尘——那个满身泥水苍白脸庞的男子。

    于是,她同时也呆住了。

    闪电从天空消失,于是黑暗重新回到了这片森林里,大雨哗哗地下着,狂风吹动着树叶枝条不停呼啸。

    黑暗的林中,两个仍然保持着纠缠在一起姿态彼此搏杀的男女则是都僵持在原地。

    黑暗中,他们似乎能听到彼此的呼吸声,过了片刻之后,陆尘感觉到了自己手上传来的一股轻细而带着些许试探般的力量,像是想要推开他的手。

    他沉默以对,但过了片刻后,他还是慢慢地松开了手,与此同时,在黑暗中的白莲也缓缓收回了自己隐藏在黑暗中的另一只手掌,只差一点距离,她的手就可以贴到陆尘的身躯血肉上,有淡淡的幽光在黑暗里的手上一闪而过,随即消失不见。

    片刻之后,在这黑暗中,他们两个人突然异口同声地说了一句。

    “原来是你!”

    ※※※

    天穹云间,冬峰之上。

    这片冰冷的世界里仍然还在飘落着风雪冰霜,但是在落下的风雪中,突然多了一些奇异的湿润的东西,那是丝丝缕缕的雨水。

    雨从天上来。

    这或许是漫长岁月中第一次穿过风雪落在冬峰上的雨水吧。

    站在雪地中吐着黑血的白晨真君,抬头向冬峰高处的天穹看了一眼,眼神里有些许的失落。

    天穹之上,电芒肆虐,雷声阵阵,仿佛苍天正露出前所未有的愤怒,对着这座山峰发泄着可怕的力量。

    白晨真君收回了视线,然后转过头,却没有与自己那头号大敌天澜真君说话,反而是看向了从头到尾一直站在一旁默不作声的卓贤。

    背靠冰壁的卓贤脸色异常的苍白,似乎目睹了刚才那一场惊心动魄的真君之战对他这个金丹修士来说也是很大的负担。

    同时,在他身后,那面原本坚硬无比的冰壁上出现了十几道大大小小的裂缝,不时有冰块冰渣掉落下来。

    有的冰渣直接掉到了卓贤的头上,他也没有躲避,就跟木头一样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因为白晨真君的目光凝视着他。

    “为什么?”白晨真君对他问了一句,眼神里没有太多的狂怒愤恨,似乎更多的反而是一些疑惑不解。

    卓贤微微低头,过了一会后,说道:“是我对不起你,师父。”

    白晨真君摇了摇头,眉头微皱,又吐了一口黑血出来,但不知为何,这口黑血离嘴之后,他原本黑气笼罩、十分委顿的脸色居然好看了一些。随后他看着卓贤,又重复地问了一句,道:“为什么?”

    卓贤默然,随后深吸了一口气,道:“我不甘心。”

    “不甘心什么?”白晨真君凝视着他,然后有些痛苦地咳嗽着说道,“你如今也是这个岁数了,什么没有?还有什么不甘心的?”

    卓贤摇了摇头,道:“什么都有的,是您和师兄,不是我。”

    白晨真君惨笑了一下,忽地身子一颤,又喷了一口黑血出来,然后深吸了一口气,眼神亮了几分,盯着卓贤道:“想不到这些年来你一声不吭的,原来是心怀不满。”

    卓贤说道:“那是因为您从来都没看重我,衣钵传人是大师兄的,掌门之位是大师兄的,所有的灵材资源、修炼功法,最好的也都是大师兄的,我永远只能跟在大师兄身后,所以他是元婴,而我只是个金丹。”

    白晨真君摇了摇头,脸上有几分失望之色,低声道:“想不到你竟是如此糊涂!”

    卓贤道:“您刚才也说了,我如今也是一把年纪了,再不争取一把,这一辈子也就这样了吧,可是我不想就这样。”

    “呵呵。”白晨真君冷笑了一下,道:“好有志气啊!来来来,你来告诉我一下,我的这个神通广大的师弟,又能给你什么天大的好处了,足够让你来背叛我,暗算我?”

    卓贤刚要说话,但前方忽然传来天澜真君浑厚的声音,在风雪中飘了过来,淡淡地道:“我答应他了,许他一个元婴真人的前程!”

    白晨真君霍然回头,瞪着天澜片刻,随即面带不屑,却是对卓贤冷笑道:“这种骗小孩一般的鬼话你也信?从古自今,你可曾听说过有什么手段能让人从金丹升到元婴境的?那一个大生死关,又有谁能够躲过去的?”

    他看着卓贤,脸上没有杀气,涌起的却是深深的失望之色,道:“我教了你几十年,没想到,竟是教出了这样一个蠢货。”

    卓贤没有说话,天澜真君却是向前迈出了一步,道:“师兄,你老了,这世上有很多事你并不知晓,只是做井底之蛙罢了。”

    白晨真君枯槁的面容上忽地一皱,“哇”的一声又吐了一大口黑血出来,但诡异的是,这一次吐血之后,他的脸色竟然迅速地红润起来,看上去甚至比他平日里还更精神了几分。

    风霜雨雪,不知不觉中又一次在他头顶汇聚起来,这位苍老的化神真君慢慢挺直了身躯,一股从未见过的威严和强大的气息从他身上缓缓流露而出。

    “哦,井底之蛙?”他笑了一下,然后轻蔑地看着天澜真君,看着卓贤,看着那一片浓密的迷雾,又看着这一片深邃的夜空苍穹。

    “就算是青蛙,也可以吃掉你们啊!”他淡淡地说道。(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shenshuw.com阅读,掌上阅读更方便。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