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八十七章:阔绰
    青龙的发展,可谓是一日千里,终究还是朝廷的旨意起了作用,让无数红着眼睛手里存着的大笔的银子终于有了去处。

    而今和从前不太相同了,从前的银子,一般情况是难以贬值的,因而那些老财们,往往会将金银藏进自己的地窖里,这天下的财富,十之**都藏了起来。

    可随着倭国银矿的开采,再加上海贸的开始,大量的白银流入了市面,这使得白银的价值开始暴跌,尤其是需求的旺盛,从前一两银子能雇到的人买到的东西,而今却是不能了。

    镇国府也教会了许多人一堂课,银子藏起来虽然不能保值,可是一旦流通,就能获得巨大的收益,在这诱惑之下,许多人的金钱观也随之改变。

    而今这关外,仿佛一下子成了一块金矿,所有人都想乘机来吃一口,无数的商旅来往于青龙和京师,而此时,自青龙到秦皇岛出海口的运河也开始挖掘,无数的银子疯狂地流通起来,先是落入各种商贾的口袋,最后又通过薪金的方式分发回了匠人、劳力、牧人的手里,这些人再通过采买必需品的方式,购买商品,商品得以卖出,那么就不愁没有人将天南地北的货物通过山海关的陆路和秦皇岛的海路送至青龙。

    青龙的帐篷,已是连绵十里,愈来愈多的人开始在这里定居下来,其中商贾和他们带来的伙计便占了近半,隔三差五,便有牧人前来青龙采买。

    这儿从早到晚,永远是一派热闹非凡之景,与此同时,军械所的骑枪也开始售卖。

    第一批制出来的三千骑枪,居然只在一日内销售一空,各大商行明白了这东西的妙用之后,便开始疯狂地采入,毕竟银子倒是其次,可毕竟在牧场,他们已经投入了不菲的金银,这巨大的财富投入了进去,安全问题才是重中之重,这点银子有什么舍不得的?

    因而现在骑枪供不应求,只得继续去关内招募匠人扩大生产。

    连续过去了两个月,陛下依然是音讯全无,这令叶春秋不得不上书至京师,以私人的名义,向张太后请罪。

    这件事固然他没有责任,可是且先认错再说,同时开始扩大了搜索的范围。

    奈何在这关外,可谓是鱼龙混杂,什么人都有,有不少人都是隐姓埋名,何况这牧场分布又较为散乱,这样寻人,不啻是大海捞针。

    这一日清晨,叶春秋练了剑,却是有客人来了。

    来的乃是那朵颜卫指挥花当,花当骑着马,带着数十个族人前来拜谒,这臭不要脸的家伙,而今腰缠万贯,倒也豪气得很,不过很快,他立即发现,自己的银子,终究又要流回青龙来。

    因为即便朵颜卫有银子,可是生活物资,终究还是得来这青龙采购。

    不过当他看到这里的热闹,非但不恼,反而咧嘴而笑,吩咐了人去采买诸多部族中的必需品,接着便打马到了刚刚修葺好了的镇国府。

    叶春秋只穿着短衫迎出来,朝这花当作揖道:“花指挥使何时来的?”

    花当下马,将马交给身后的护卫,接着大笑一声,露出他的黑牙,道:“嘿……来采买一些东西,有银子也要花的,是不是?哈,了不得啊,你这镇国府真正是了不得,半年还未到呢,牧场就都起来了,大大小小的牧场,怕是有数百处吧,你们汉人倒是人多,可是说到养牛马,哈哈……我看到许多人,连马都骑不稳呢,罢,不奚落你了,我是得了银子的,我说话算数,这牧场,任你们汉人来建,你看,我一直勒令自己的族人不与你们发生冲突,哈……用你们汉人的话,你便是我的衣食父母嘛。”

    早就摸清这花当的性子,听他这般调笑,叶春秋也不过是莞尔一笑罢了,便侧身请他进去入座。

    花当心里却是颇为得意,这叶春秋确实是个大财主,出手可谓是阔绰无比,一出手就是百万纹银哪,若不是叶春秋当真解送了银子来,他还真是觉得不可思议。

    至于朵颜部的草场,他却是一丁点都不担心和在乎,朵颜部横跨数百里的草场固然是祖宗基业,实是朵颜部立身之本,可是这些汉人能翻出什么浪来呢?他们当真会牧马?

    好吧,退一万步,即便他们当真有这本事,可又有什么关系呢?这是草原,是没有王法的地方,群狼环伺,即便他们能养出膘肥的牛羊出来,可照样还是别人嘴下的鱼肉罢了。

    鞑靼人,还有马匪,哪一个不是吃人不吐骨头的?像叶春秋这种武功高强的人是少数,汉人那丁点三脚猫的功夫,他怎会没有见识过?莫说是那些可怕的人,怕是夜里遇到了狼群,只怕那些胆小的汉人就要吓尿裤裆了。

    所以,用不了一年,等他们见识到了草原上的寒冷,等天气渐渐冷起来,那些过冬的草原诸部好日子到头了,穷疯了,一个个磨刀霍霍四处去打草谷的时候,看你们还呆得下去吗?

    只怕到时候,不是被人像肥羊一样宰了过冬,便是吓得又躲去了关内了。

    花当心里打着如意算盘,一直很愉快,不过说到突然有了银子,他其实还是觉得很不适应的,这种土豪的生活,有时候总觉得不真实,如做梦一样。

    跟随着叶春秋进了镇国府的主厅,二人在主次位坐下,花当便笑着率先道:“公爷,你们这儿还需要不需要牧人?这牛羊可不好养啊,没有一些熟练的牧人指导一二,只怕……”

    叶春秋先是命人上茶,皮笑若不笑地一面道:“不劳费心,咱们汉人,自然可以自给自足,你们有你们的放牧方法,我们呢,也有我们自己的方法。”

    难不成想安插他们的人进来?还是觉得那百万纹银不够他的胃口?

    这花当打的真是好主意,叶春秋心里却没有不愉快,这花当若是不会见缝插针,便不是真正的花当了。(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