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八十八章:敲诈
    花当对叶春秋的‘不近人情’,也是不恼,俗话说人逢喜事精神爽,不是?自从有了钱,他发现自己的脾气真是愈发的好了,整个人身轻如燕,吃得香、睡得熟。

    此时,花当的脸上依旧浮现着笑意,眼露狡黠,看着叶春秋道:“公爷还没有在草原上过过冬吧。”

    叶春秋呷了口茶,这是江浙的雀舌,犹如香片一样,一口下去,口齿之中还留着几分余香。

    叶春秋带着几分写意道:“还请见教。”

    花当舒服地坐在沙发上,这沙发坐的实在是太舒服了,他已打算回去的时候买几十个回去。

    花当将心思从沙发上收了回来,便道:“你们汉人耕种,是分农忙和闲时的,草原上的牧人也是一样,平时呢,逐草而居,放着牛马,等到快入冬的时候,就要准备好干草,预备要过冬了,可是呢,你也知道,这儿天寒地冻的,一旦入了冬,就更不必说了,可是许多人没有预备这么多干草,可怎么办呢?这没有足够的粮食和干草,冬天可不好熬,说不定还会要人命的,所以快要入冬的时候,这整个草原诸部,人人都是疯子,当然,我说的不是咱们朵颜部,咱们朵颜部有朝廷垂怜呢,倒不至于红着眼睛像是草原里的饿狼一般四处抢掠,不过那些日子不好过的人,有时候,连自家人都会抢,呵……何况……”

    他贼兮兮地盯着叶春秋,颇有看笑话的意味。

    其实这很好理解,关外的人固然有时候也有朴实的一面,可是因为条件所迫,某种程度来说,他们每一个人都是天生的强盗,这就如猛兽入冬之前要赶紧捕食囤积食物一样。

    草原上的人,每到快要入冬时,便会开始一次狂欢盛宴,当然,这一切都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的。

    从前大家抢掠的难度会比较高,一方面是关外的人,本就没有几个有富余的,穷光蛋抢穷光蛋,而且哪个部族都不太好招惹,就如这朵颜部,谁敢抢他们?这朵颜部数万人的野性迸发出来,也足够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可是现在不一样了啊。

    现在汉人出关,在这外头建了这么多的牧场,养了这么多的牛羊,在草原所有人的眼里,每一个牧场,那就如同是金山银山,抢掠的价值极高,何况,这些汉人在他们眼里,素来跟绵羊没有任何的分别,抢掠的成本也是极低,这自然就成为了最有可能被抢掠的对象。

    花当甚至可以想象,已经有部族打上他们主意,恨不得将他们的粮食和财富收入囊中了,只是现在因为朵颜部就在一侧,而且巴图蒙克汗没有轻举妄动,大举来犯,所以各部还算规矩,不敢造次。

    可是一旦到了入冬的时候,情况就全然不同了,没有足够的粮食,就意味着部族中许多的人都要被冻死和饿死,反正都是死,往往今年收成不好的部族,绝不会善罢甘休的。

    叶春秋对这些,自然也是略有耳闻,却是笑着道:“这些事,我也知道一二,花当兄看来是话里有话,有什么话,直说无妨吧,我入乡随俗,也不虚礼客套,花当兄却是绕起弯子来了。”

    哼……装,你继续装,我可没有闲情陪你装!

    花当心里想笑,他道:“我就在想,青龙这里到处都是牧场呢,到时候可就要陷入了极危险的境地啊,难道公爷不需要请我们朵颜部协防牧场吗?其实也不贵的,有银子就成,我们朵颜部的勇士,早就饥渴难耐了,只要有银子,什么都好说。”

    雇佣……

    又或者说,这是敲诈。

    这孙子真是永远改不了贪得无厌的死性啊!

    叶春秋甚至明白,花当当初愿意答应将草场拱手相让,多半就是存着这个心思吧,他这是将镇国府当做他的提款机了。

    叶春秋抿嘴道:“若是镇国府连这个都支撑不住,完全得靠朵颜部的保护,那么……我在青龙招募这么多人出关,又有什么意义呢?”

    “啊……”花当不由愣了一下。

    花当以为自己已经说得如此明白后,叶春秋会因为安全的问题,而会同意他的提议,可听到叶春秋的回答后,花当显然有些始料不及。

    花当愕然地看着叶春秋道:“公爷的话,我听不明白。”

    “其实很好理解。”叶春秋倒是让花当的反应给逗笑了,笑了笑,随即道:“我素来知道草原上的生存很严酷,尤其是在快入冬时,这关外的草场,到处都是劫匪和强盗,可是,我想试一试!”

    花当一下子明白了,试一试?这家伙真是疯了!他怎么也料不到叶春秋居然……

    花当的如意算盘一下子落空,心里顿时恼怒,声音也随之冷了几分,道:“是吗,这样也好,不过到时候真要出了什么事,可别怪我们朵颜部袖手旁观了。”

    叶春秋不以为意地微笑道:“花当兄自便。”

    花当觉得挺尴尬的,敲诈勒索都不成,不禁恼羞成怒起来,豁然而起道:“哎,真为你们这些出关的汉人可惜,到时候少不得又要尸横遍野、血流成河了,不知道多少人要用自己的尸骨滋养这里的青草,好吧,既然这样,便不多说了,我得去采买东西了,这就告辞。”

    叶春秋很客气地将花当送了出去,花当当然是对叶春秋愈发的恼火。

    这个家伙,不识相啊。

    偏偏这家伙虽是油盐不进,可是礼数却又周到到了极点,无论什么时候,绝不让你挑出一点刺来。

    花当翻身上马,带着几个随扈,颇带几分不甘心地道:“走了啊。”

    叶春秋依旧面露微笑道:“好走不送。”

    花当酸溜溜的,勒马拐过了几个帐篷,一个随扈追上来道:“谈妥了吗。”

    花当的鞭子在虚空一震,接着冷笑道:“谈妥个屁,这家伙……这样也好,正好让土谢诸部将他们赶出去。”

    说罢,花当看了一眼四周的繁华,不禁道:“可惜了,真是可惜了……”

    (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