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8节 猎杀
    单飞在甘宁呼哨声中,早转身到了树后。
  
      他从魏伯阳身上学到一招,这种人精让他做的事情,从不会是什么轻松的事情。姬归、楚威处于云梦秘地不理世事,但绝非不通世俗的人物,这两人给他个提条件的机会,绝对要他付出十二分的心力。
  
      甘宁亦是藏身树后,手一挥,早有刺耳的哨声传出。半晌后,蔡瑁营寨的方向,根本没有半点动静。
  
      除了楚天理、赵思益冷漠旁观外,余众皆惊。
  
      众人都知道如今离蔡瑁所在的营寨不过三里,这里尖锐的哨声传过去,蔡瑁那面绝不会没有察觉,蔡瑁根本不派出人手接应,甚至连回声都没有,难道说全军覆没了不成?
  
      甘宁脸色更不好看,看起来很有狰狞之意。他紧紧盯着前方树林的灌木乱石堆处,低声对单飞道:“单大人,蔡大人那面只怕出了意外,在下不能撤,一定要冲过去看看那面的动静。”
  
      单飞知道甘宁的苦处。
  
      蔡瑁不援救甘宁可以有诸多借口,甘宁若知蔡瑁有难却是视而不见,那也不用在荆州混了。就算甘宁这次能逃脱,再见刘表的时候,肯定会被刘表砍了脑袋。
  
      这本来就是当下属的无奈。
  
      不过甘宁是实干派,遇敌益发的冷静,只想击败对手,接着又道:“不过单大人不用冒险,等我击退对手的时候,你再和我前往蔡大人那里看看。”
  
      单飞沉吟道:“不能绕路过去吗?”
  
      甘宁忧心道:“对方也是熟悉地势的人物。从这里到蔡大人那里只有这条捷径,偏偏两侧均是泥泞的沼泽,无法穿过。若是绕路去找蔡将军,只怕更费时间,而且……”
  
      他凝望着前方的阴暗之处,皱眉道:“敌人是有备而来,这里本来没有这多的石头障碍,他们能用短短的时间在这里再造地势,看来准备的极为充分、亦有周密的算计,说不定别的路线亦有埋伏。”
  
      单飞暗自苦笑,知道甘宁说的很有道理。
  
      人家采用围城打援的战术,就是等你上钩,偏偏你甘宁不能不去救援,如此一来,只有硬冲一途。
  
      “甘将军小心。”单飞见甘宁凝重待发,提醒了一句。
  
      甘宁看了单飞一眼,微笑道:“多谢单大人。”他看出单飞是发自内心的关切,心中温暖。
  
      这些年来,他不知因为做贼一事忍受多少人的白眼,唯独单飞、刘备这种人物对其并不轻看,让他着实有些感动。
  
      挥手间,甘宁手下早是一排利箭射了出去,有半数人手随着羽箭前冲,等羽箭一落的光景,众人瞬时冲前数丈,急急拉近着和敌手的距离。
  
      甘宁带领这帮手下多年,一直都是情同兄弟。这里每人都可说是马上精熟、步战以一当十,更是擅长丛林交锋,不然也不会将阎行那种西凉猛将逼的如此狼狈。甘宁的目标简单明了,对方就是算准他甘宁一定入套这才以逸待劳,明知他甘宁发现了埋伏亦不主动出击,他甘宁就要最快的和对方短兵相接以求击溃对手。
  
      对方是哪里的人马?
  
      这里是刘荆州的地盘,任何势力都不可能有大兵出没,派遣的只可能是精干的人马。
  
      甘宁早在冲去前就将事情想得清楚,但这种关头谋划千万难及出手试探,他一轮羽箭射出掩护地面的人手冲出,再一轮羽箭又让树上的兵士从空中接近。那些兵士均备长藤,树上纵越极为灵动。
  
      如斯两轮的功夫,对方全无反击的迹象。
  
      甘宁心中更凛。
  
      单飞亦是皱眉,他知道对方既然有备而来,就不会任由甘宁接近,眼下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敌手在等待最好的反击机会。
  
      一轮羽箭再次射出,甘宁再前行过程中仍不失稳重,眼见前方只剩最后近十丈的开阔之地。过了那开阔地带,他就可和敌手短兵交接。
  
      手已摸在短刀之上,甘宁就等树上纵越的兵士落稳之际……
  
      闷哼传来!
  
      甘宁一惊,抬头望去,就见已方士兵纷纷从树上掉了下来!甘宁凛然,他知道自己的手下在林中纵越直逼灵猴,绝不可能平白落下。
  
      敌人在树上亦布下埋伏?!
  
      究竟是哪里的势力,怎么这般的无孔不入?
  
      那些跌落的兵士本来双手缠了绷带,以防被林中的荆棘刺伤。他们纵越中力求抓稳,取的都是粗壮的的树枝,却做梦也没想到树上的硬枝会布满了锋利的铁刺。
  
      这些人均是刚硬的汉子,但一把抓住铁刺,有的手心都被穿透,却也承受不起。
  
      呼哨声起,有羽箭如飞蝗般射向落树的兵士!
  
      不远处的树上伏兵尽起,那些人皆尽披着枝叶掩护着身形,就是在等这一轮的机会。
  
      跌落下树的兵士本是有些惊慌,再也无力躲避这要命的羽箭,空中惨叫声不绝,转瞬就被对方射死十数人。
  
      梆子声一响,对面灌木丛、石后加上树后的伏兵终于亮出锋锐的兵刃,次序上前要对地面的甘宁发起冲击。
  
      冲还是退?
  
      这种关头,抉择不过刹那。
  
      甘宁咬牙中,拔出短刀喝道:“冲!”
  
      单飞远远的站着并未出手,他不是冷漠,而是在那一刻,他心中突然想到了最要命的一点——甘宁带着的人手已然强悍,云梦泽更是刘表的地域范围,这天底下还有哪方势力会有这般隐忍顽强的渗入云梦泽中?
  
      能来的势力可说是屈指可数。
  
      他一念及此时脸色微变,已想让甘宁回撤……他不认为前冲是个好的决定。
  
      单飞不懂用兵,但知道对方既然有耐心在树上做下这般布置,那恐怕还有更加犀利的后招。
  
      甘宁已持刀上前。
  
      他不是不知危险,但他带着的近百人均可说是他的兄弟,如今转瞬被对方射死十数人,他退却或许可以保全自身的性命,但只要他露出胆怯,已方锐气就折,受伤的兄弟没有掩护,只怕折损更多。
  
      两军相逢勇者胜!
  
      他还有扭转败局的机会。
  
      一个生死关头的决定,已是一生。甘宁挥刀向前时,跟随的手下无不奋勇!
  
      双方已步入开阔地,之间的距离急剧的缩短。来敌均着灰绿颜色相间的衣裳,在这苍茫的云梦泽中正是最好的保护色。
  
      甘宁见来敌无论是埋伏、布阵、着装和兵刃都显老辣之意,心中更惊时……
  
      敌方倏顿!
  
      甘宁不喜反惊,那一刻突然有落入陷阱的感觉。
  
      “停!”甘宁蓦地大喝,随即道:“箭!”羽箭几乎在他厉喝的同时射了出去,非最佳的距离,但是最佳的干扰时机!
  
      羽箭铺天。
  
      钩镶抵抗!
  
      敌方在甘宁等人快箭射出的时候,毫不迟疑的擎出本隐藏在左手后侧的钩镶。
  
      汉朝的钩镶是一种新型的盾牌,可攻可守,钩镶两端的长钩是要制住敌方的兵刃,中间的盾牌用来抵挡弓箭和对方的冲刺。
  
      敌方钩镶一出,甘宁心中微沉,更知道对方绝对是冲锋陷阵的正规人马,远非寻常训练有素的盗匪可比。
  
      可让他更为心惊的还不是钩镶,而是铁矢!
  
      破天矢!
  
      就在甘宁手下一轮羽箭射出的同时,双方之间开阔的地段突然翻了开来——那实在是一种诡异的感觉,就如有巨人将地面活生生的掀开般。
  
      非巨人神力,而是早有人在地下隐藏!
  
      数十如地鼠之样的人物就在甘宁率人前冲时,掀开了身上盖着的木板,手中如圆筒的破天矢急按。
  
      闷声不绝,鲜血飞溅。
  
      甘宁身边带着的人手瞬间又倒下了小半!
  
      单飞眼皮子微微的跳动,他已知道来的是哪里的人马。
  
      是曹营的人马!
  
      若非曹操的人马,哪里会有这般老辣的正规军对甘宁进行狙击?若非摸金校尉,又有哪个会这快的在地上挖出暗道,随即潜藏其中,配合曹军对甘宁等人进行猎杀。
  
      摸金校尉拿的正是破天矢,亦是他单飞的手下,但在那一刻,单飞却说不出话来。
  
      甘宁红眼。
  
      他不想跟他多年的兄弟忍辱负重,未等扬名时就已葬身此间,在用小巧的藤盾挡住破天使的刹那,他已就地滚去,一刀杀了个潜藏地下的敌人后,却发现自己已陷入对方的阵势中。
  
      有钩镶如墙,长枪锋芒。
  
      对方或许没有绝顶的高手,但在枪盾的配合下,敌阵已似一个多手多足的钢铁巨人,这个巨人不知疲惫的出招,偶尔被砸上一下,却是不改自身犀利的锋芒。
  
      甘宁已陷绝境。
  
      双方看似简单的攻防中早有数次暗地交锋。
  
      来敌胜在早就做了数道机关,一点点的磨掉了甘宁的锐气。如今攻防逆转,敌手不急不缓的绞杀,就要将甘宁这等高手加上他的手下统统猎杀在阵中。
  
      甘宁败局已定,他再是骁勇,但对方如程序化的猎杀瞄准了甘宁的弱点时,胜负已分。
  
      单飞眼露不忍,他不知道曹营为何要针对蔡瑁下手。这本是疆场杀戮的无奈,没有对错之分,只有站立倒下的区别,但他终不忍甘宁葬身于此。
  
      微微的吸气间,单飞才待援手,眼眸中蓦地有光华一闪。
  
      巨人未倒,但巨人之后却现混乱。
  
      有人来援!
  
      .
  
      ps:继续求月票,还请兄弟姐妹们帮忙投票,多谢了!
  
      .(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