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9章 守护者


    黎明之巅、虹光之辉、金色蔷薇、虚空天火,这艾达华星历史上的四位帝皇。无论哪一个均是开创时代的显赫之辈,他们生前所使用过的装备无不是神兵宝甲,纵使无数个世纪过去了,这些宝器仍然保存至今,向人们叙述着那些逝去的辉煌。

    斯伯纳克随意看去,便看到了初代皇帝黎明之巅所用过的一把战枪“晨曦”,这把白金战枪依旧华丽威严,枪身通体散发着一种蒙蒙的光辉,光辉里不时有金色的萤光纷零洒落;再如虹光之辉那位皇帝所用过的宝甲“云垂”,白金护甲上缠绕着淡淡的云气,如云层垂落,半遮半掩;当看到一把透着炎炎热意的火红战锤时,斯伯纳克在幽影中游离的两点红萤凛然一亮,那是虚空天火使用过的战锤“烈焰之王”,这把战锤曾经让阿加雷斯的天空为之燃烧。而如今,它仅是不时散逸出缕缕红炎,不过主人虽然不在了,可战锤上仍残留着虚空天火的霸道意气。当斯伯纳克视线落下时,战锤似有所感,竟喷出一股火流,却始终没能喷在斯伯纳克身上,而是被保护着这些武器装备的护罩给拦了下来。

    曾经让斯伯纳克也必须苦战的强敌,如今却只剩下一把战锤遗世。魔王两点萤芒仿佛暗淡了些许,然后往前移步而去。在本来安置金色蔷薇的地方却空空如也,手枪金蔷薇在这一代有露茜这个继承者,自然移出了此处。这里简直就是一个超级宝库,这里每一件武器或装备均是源器,然而它们却没有迎来新的继承者,于是只能在地底下安静渡日。不过斯伯纳克此行的目标全然不在这些源器上,哪怕这里面任何一件拿到外界去均会引起巨大轰动,魔王行至宝库的深处,这里独立着一个高台,台上空空如也。

    斯伯纳克似不着急,视线先是落在高台上,台柱面朝着他那一边有一团火焰的图案,魔王的声音从幽影中传来:“真正的黄金火种应该收藏在这里面吧,奥法西斯,或许连你也不知道,你们黄金城上时代守护的所谓火种不过是件替代品罢了。”

    或许连大部分艾达华星人都不清楚黄金火种究竟是什么,他们仅有一个模糊的概念,那就是在胜利宫上日夜燃烧的那团黄金火焰。只有皇室的成员以及真理院那些学者位,才会知道黄金火种的由来。黄金火种源于金色蔷薇的年代,在艾达华星历史上的几次重要变革里,金色蔷薇无疑会是一个至关重要的时代。在那个由蔷薇女帝统治加特星域的时代,出现了对艾达华星的后世乃至对整个宇宙都影响深远的魔能革命。

    魔能是提取自空间源力的一种新型能源,它被运用到多个领域,如今的艾达华星人对魔能的利用已经达到前所末有的高度。可在金色蔷薇的时代,它的出现备受争议。由于魔能是从空间源力提取能量,当时在开发的时候不少学者担心过度使用魔能会造成空间塌缩,乃至引起全面破坏。是蔷薇女帝力排众议,让开发者全心研究,才有了如今的魔方系统。由于魔能的出现让艾达华星的能源利用走上了一个黄金年代,因此为了纪念这一能源技术的运用,第一代的魔方便被冠上了黄金火种之名。

    外界传闻黄金火种关系重大,它的有无将影响到艾达华星的能源利用。事实上,黄金火种只不过是一种象征意义。当然,无论皇室或学者都无心解释,相反还会夸大其辞,其目的自然在于转移外界的注意力。

    斯伯纳克伸手在高台上轻轻点拨,每一记触碰,均会输进一缕混乱源力。源力在高台中游走,凭借与源力之间的感应,高台的构造一丝一毫地清楚出现在斯伯纳克的脑海里。

    “所谓火种,便是起源。可又有多少人知道,魔方系统根本不是艾达华星人自行开发出来的,而是从另一种东西上所释放的信息里得到了启示,才有了这种新型能源问世。那个东西,才是真正的黄金火种啊。”斯伯纳克喃喃自语,最后屈指在高台正中一弹,高台突然震动,接着片片剥离出来。这个高台看着浑身一体,可从内部看却是由无数零构件巧妙地接合在一起,其中还涉及到几个自爆机关。如果暴力拆解的话便会触动机关,从而引爆,可在斯伯纳克的巧妙手法下,便连那几个机关也给他完美拆解了下来。高台完全分解之后,里面有一个水晶立方体,在立方体之中竟然是一个心脏。

    一个通体金黄的心脏!

    幽影如雾,一阵急涌。斯伯纳克的笑声在幽影里响了出来:“果然是这样,母亲的心脏、黄金火种,其实都是创造者的造物。从母亲那个心脏所得到的信息果然是正确的,也就是说,其它心脏也是存在的?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创造者已经布下了很大一盘棋啊。”

    在得到爱丽丝心脏的那些时间里,斯伯纳克对创造者的那件造物进行了详细研究。艾伦得到的那把枪无尽破灭,其中的关键技术便来自于爱丽丝的心脏。甚至,艾伦拿回去的心脏并不完全,斯伯纳克切离了其中一小部分作为无尽破灭的主要系统。而现在,通过掌握的信息,他终于得到了收藏在艾达华星上,已经横跨了三个时代的另一个心脏。

    可就连斯伯纳克也没有察觉到,当他取出黄金心脏的那一刻,远在黄金城的真理院里,那块被妥善收藏起来的起源石板同时有了反应。石板上条条纹理亮了起来,每一秒钟都释放出了海量的信息,而这一切则被负责记录的智脑忠实地保存下来。

    这时,位于地底宝库里的斯伯纳克抬手一招,封藏着黄金心脏的水晶盒便朝魔王飞了过去,缓缓落进了幽影了。突然,斯伯纳克霍然转身。在他身后,那面用水晶嵌出蔷薇花的墙壁上,那朵蔷薇花的花瓣正往四周打开。打开之后是一面五彩斑斓的空间,从那个空间里伸出了一支宛若无骨的手臂,同时,一股凛冽的气机亦从空间里涌了出来。

    包裹着斯伯纳克周身的幽影一阵急舞,幽影中那两点红萤骤然大亮,于是那蔷薇花墙壁的四周突然出现几道如雾似炎的黑色射流,激打往那明显是某种空间通道的光面处。这时,通道四周盛开朵朵金色的蔷薇,把这些射流一一抵挡吸收。

    “金色蔷薇,这怎么可能?”斯伯纳克从幽影中轻呼,大概熟悉魔王的人都会感到惊讶,因为魔王的声音首次听上去有那么几分失常。这却怪不得斯伯纳克心神激荡,皆因那些金色的蔷薇花,正是昔日蔷薇女帝的标志。

    要知道蔷薇女帝已经是久远时光前的人物,她甚至比曾经远征阿加雷斯的虚空天火还要古老,又怎么会出现在如今这个年代。可不管斯伯纳克相信与否,那空间通道里一道人影就这么钻了出来。那是个盛装打扮的女子,有着一头华贵的金色长发,端庄高贵的五官犹如女神般美丽神圣,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她的双眼没有半线灵动,便如同那蒙上了灰尘的水晶。

    看到这双眼睛,斯伯纳克释然道:“原来只是一个傀儡,但这具身体应该是蔷薇女帝,或者说利用她的细胞复制出来的?难怪,竟然有她的气机,而且可以使用她的能力。”

    话音刚落,一朵朵蔷薇花就开始在魔王身边盛开。尽管只是个傀儡,不过这明显是宝库守护者的东西却可视为蔷薇女帝的分身,即便是斯伯纳克也不敢轻视。他周身幽影涌动,探出和蔷薇花数量等同的射流注进花朵里。片刻之后,蔷薇花朵朵灰败,无复之前的光彩。斯伯纳克趁机飘前,抢往那条垂直的通道。

    守护者亦闪身而至,双手轻舞,指尖弹出条条金色光线,如同藤蔓一般舞动缠去。斯伯纳克从幽影中伸出两只手臂,或锤或扫,隔空将这些光藤弹开。再迅速无比从幽影里踢出一脚,点在守护者的额头上,把它逼得连连退后。斯伯纳克趁机往上窜起,守护者立定,张开双唇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可通道却像给一双无形的手拧过般节节变形。只是斯伯纳克的速度始终快了一线,几乎在他扑出通道的瞬间,通道出口便喷起一股强烈的气流,整个通道已经完全变形,无法再以之出入。

    斯伯纳克毫不停留,迅速从原路退回,出得神庙,地面便震动了起来。斯伯纳克身周那片幽影骤然散开,形成一片浓雾笼罩住神庙,他的人则化成一道黑电激射向草原的另一头,几息后便撞入了原始森林里。

    这时一道金光刺出浓雾,金光如沸水般滚滚化开,驱散了浓雾。雾散开后,守护者从神庙里走了出来,可哪里还有斯伯纳克的身影。

    这天,魔王突然入侵了艾达华星,又莫名其妙地撤离,让黄金城上的人不明所以。直到皇家墓场受到袭击的消息传来,马鲁斯等人才知道斯伯纳克的真正目标,但没有人知道斯伯纳克取走了什么,只知道墓场守卫死尽。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