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九十二章:不虚此行
    常识?

    赵大哥有种很强烈的哭笑不得的感觉,我特么的浪迹江湖半辈子,也没有这样多的常识呢!

    他愈发地觉得这朱公子真是神鬼莫测了!

    此时,他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来,笑了笑道:“朱公子可知道一件事吗?现在青龙那儿正四处寻找两个人,那悬赏可高了。”

    “嗯?”朱厚照侧目看他一眼,道:“什么人?”

    “倒是和朱公子一样,出身福贵,却是跑到关外来了,只是私下里,有人流传说是天子……哈……一开始,我还怀疑过找的是朱公子呢,可是听说找的是天子,我便不信了,呵呵,不说这个了,我们该做的还是好生为黄东家办事,就不打那悬赏的主意了。朱公子,时间也不早了,我们是不是该回去了?”

    朱厚照看了一下天色,随即点头道:“回去吧!”

    赵大哥确实一开始对朱寿的身份有些怀疑,可是很快,这个念头便打消了,他怎么都觉得这个朱公子断然不可能是什么流落在外的天子。

    天子那该是养尊处优,满口仁义道德的,哪里能像这朱公子这般,在马厩里照样睡得香,有一手漂亮到极点的骑术,还孔武有力,又有如此强的适应能力,而且,朱公子说话时,总是不经意地会说几句他娘的之类的粗口,他平常穿着一件御寒的皮制衣衫,也和其他人一样席地而坐,照样是几日不洗一个澡,大口吃酒,大口的吃肉,用草茎剔牙的动作,完全就像一个久经世故的小无赖,撒尿的时候,掏出了家伙,还要把人邀来一起,迎风飘飘,看谁射的更远,这简直就是无赖中的无赖,泼皮种的泼皮。

    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是生在帝皇之家的天子?

    可是话又说回来,这位新的带头大哥挺讲义气的,黄东家给他提了薪俸,他是一分半点也不看重,其他的人,薪俸到了,多少要储存起来,而他呢,却是叫人买酒,让大家聚起来一道喝,谁若是有点困难,他也是慷慨解囊,从不将银子当银子。

    有一身的本领,又和人打成一片,几个月功夫,牧场上下,没一个人不对他敬佩有加了,虽然年纪轻,大家却都叫他朱大哥,便连附近牧场的人,也都听了他的大名,若是有牧场的人和朵颜部族人发生了什么口角和冲突,将这位朱大哥请到了,朱大哥胆子大,他真敢冲上去,扬起拳头把人打得服服帖帖为止。

    这人若是天子,赵大哥真是一万个不信,他若是天子,老子就是天子他爹。

    赵大哥很愉快地翻身上马,跟着朱厚照策马朝牧场方向赶,朱老大这个人实在很念旧情的,因为自己曾是他的赵大哥,所以一直对自己很照顾,历来让自己跟在他的身边,这也让赵大哥渐渐风生水起起来,在这附近也算是闻人。

    二人策马,一前一后地回了营地,在营地的门前,钱谦早就在外焦灼地等候了,一见朱厚照平安回来,连忙上前道:“公子,今日带了什么鲜活……”

    可惜钱谦这一套不太好使了,这朱厚照一回来,顿时许多人热情地跟他打起了招呼,这些牧人早已学会了骑马,此时天色将晚,霞光万丈,许多人骑马赶着牛马回到圈里,还有一些刚来的新手,晃晃悠悠地骑马跟在背后,可是每一个人见到了朱厚照来,纷纷打招呼道:“朱大哥……”

    “哟,朱大哥好……”

    朱厚照抿着嘴,一一点头。

    成为了这里的带头大哥后,他那皇者气势便渐渐显露了出来,此时,颐指气使地道:“待会儿让杨胜清点一下马圈,新送来的牛犊子和小马驹要特意看管一下;小钱,带人把新来的都召集起来,让他们练一练枪;今夜杀一头羊,让冯二娘来煮,莫让赵恩的婆娘去打下手……小赵啊,带着人在附近警戒一下,近来这里不太平,你没看到那朵颜部的牧人都许久没有在这附近出没了吗,事有反常即为妖啊。”

    “好嘞……”

    “是。”

    听着手下的人一一应下,朱厚照感到很满意,随即便直接打马进入了营地。

    所谓营地,也不过一群帐篷堆罢了,外围只是用栅栏围住。

    回到了自己的帐篷,朱厚照很习惯地点了马灯,这马灯是玻璃罩子,上头有一个孔通气,里头却是火油,可以遮风。

    将马灯移近,朱厚照的目光便落在了那舆图上,他小心地拿起了炭笔,这炭笔用的人可不多,多是镇国府研究院的人用的,市面上能买到的少,这还是朱厚照托人去青龙好不容易买来的。

    只见在舆图上,朱厚照已在这里做了无数个标记,都是出关牧场的大致方位,这些牧场犹如众星捧月一般围着青龙,而他的目光,最后也落在了青龙上。

    每次看到青龙的时候,朱厚照便吸了口气,脑子里也不由地在想……

    春秋现在不知如何了,这家伙,倒是在青龙快活得很……

    想到这里,他不禁笑了,这笑容许是因为心头涌上了一些温馨的回忆,带着几许暖意。

    天已冷下来,他随手拿起案边的一件大衣披上,蜷着身子,又不禁想了许多。

    他真的很喜爱这样的日子,只是可惜,他知道这是不能长久的,因为现在,他已经有些想念朱载垚,想念自己的母后,还想去见一见叶春秋了。

    不知叶春秋那个家伙在关外,是否也会有这样的想念。

    刚才听赵大哥说叶春秋现在还在寻找他,还给了很高的悬赏,其实他前些日子就知道有人四处在牧场附近寻访一个和他酷似的人,哈哈,叶春秋一定很焦急吧!……

    叶春秋理应也会想念朱小海,想念他的妻子吧。

    想到此处,朱厚照抖擞精神,他龙目一张,心里不禁想,自己在关外能呆的时间可能不多了,自己必须得做一些事,方才可以令自己不虚此行,也好让那些看轻自己的人看看。

    ………………

    谢谢大家对老虎的关心,最好顺便求点票儿,老虎拜谢!

    (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