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九十三章:御胡
    天色完全漆黑起来,星夜无光,唯有营地里无数篝火点起,照亮了这片草原。?

    其实每到入夜,这些渐渐已经习惯了关外生活的汉人都会娴熟地架起篝火,随意地盘膝坐地,豪爽地喝酒吃肉,欢快地聊天说笑。

    没了世俗的烦恼,许多人甚至放声高歌,这是属于男人的世界,在这世界里,腼腆的人渐渐开朗豪迈,连平时畏畏缩缩的人,说话都不免带上几句天南地北的骂娘声。

    他们和真正的胡人不同,他们有充裕的物资,有足够的盐巴,有穿得暖呵呵的衣物,有蹭亮的马镫和合金钢打制的匕。

    他们在此,衣食无忧,因为他们养出来的牛马和胡人不同,他们背靠着关内,有足够的需求,能令他们养出来的牛马足够买一个好价钱。

    一些家眷,已经络绎跟着来了,她们专门负责营地里的一些杂事,大家如一家人一般,甚至等到那青龙的砖窑开始敞开供应的时候,东家甚至决定在这里开始搭起砖头结构的屋子,还会专门在屋里搭建火炕和壁炉,保证每一个牧人的舒适。

    而这一切,都来自于他们的牛羊,牛羊就是财富,是巨大的财富,任何一个东家都深知这些牧人们的重要。

    朱厚照从帐中出来的时候,所有人都敬畏地站了起来,有人自动给他让了位置。

    朱厚照随意地坐下,开口便道:“狗娘养的,真冷。”

    众人纷纷大笑起来。

    有人高声道:“朱老大,据说东家要嫁女儿给你呢,怎么还不肯答应?”

    朱厚照面不红,气不喘,完全没有小青年一般的羞赧,很直接地道:“怕是消受不起,还是另请高明罢。”

    哈哈……

    众人又纷纷大笑。

    正说着,哒哒哒的快马却是从远处传来,外头警戒的人大叫道:“青龙来人了。”

    众人纷纷起身,有人不禁按住了腰间的枪柄。

    在这草原上,必要的警觉却还是需要有的,前些日子,就出现过有胡人趁夜袭击其他牧场的事,听说还死了三个人。

    很快,便有人飞马进来,气喘吁吁地举起手里的令牌,道:“镇国府有令,入冬在即,各大牧场加强警戒。”

    众人纷纷围了上去,只见是个穿着黑衣的巡警,他高声着继续道:“为此,镇国府特颁御胡令,凡有敢侵入牧场的胡人,尽都可杀,诛杀一人,提头去镇国府,可领赏金一两,今日开始实施,望关外诸牧户,相互传告。”

    众人听罢,顿时来了兴趣,七嘴八舌地道:“若是没有侵入牧场的呢,朵颜部的算不算……”

    朱厚照听了,却想得比寻常人深远。

    他没有走上去凑热闹,而是压着眉,心中思量。

    看来,一场血雨腥风要开始了,万万料不到春秋这家伙的应对办法居然是用这御胡令,赏金一两,说多不多,说少其实也不算少了。

    远处,便传来了叫嚣声:“镇国公都这样说了,弟兄们还有什么可怕的?只要杀人不用偿命,弟兄们怕个什么?”

    许多人都跟着起哄起来,这些人已经有了几分野性,再不是关外那些老实人了,在草原上,若是不显得自己够狠够胆,只会被人瞧不起,为人所轻贱,何况每日骑着马四处放牧游荡,体力早就打熬出来了,每日吃着肉nai,营养也是充分,何况腰间还别着火枪,只是隔三差五地打獐子,打野兔,也早就腻歪了。

    “朱老大,朱老大,你来说一句。”

    此时,不知道谁说了这么一句,只是等他们回眸,却现朱老大已经不见了,反而他的帐子里,已经隐隐点起了灯,许多人不禁愕然。

    唯有吃瓜群众钱谦却似乎明白了几分陛下的心思,陛下这又是去看舆图了啊。

    钱谦不禁紧了紧自己腰带,腰带上别着几把骑枪,心里不禁在想……

    依着陛下的性子……

    ………………

    大漠的天气已是愈来愈冷了,一股寒流开始席卷各大草场,雪还未下,在关内可能还只是深秋,可是在这大漠,几乎各大草场却都已经开始蠢蠢欲动起来。

    这里的人其实并没有好坏之分,只是从这里呱呱坠地的人从开始蹒跚学步起,他们便知道一个道理,生活是如此的艰辛,条件是如此的恶劣,人要活下来如此的不易,正因为如此,所以但凡想要生存,想要让自己的婆娘和孩子能够遮风避雨,能够有东西果腹,就必须去拼,去抢,不深谙此道的人无法熬过冬天,不学会这些的人,哪怕只是有一丝恻隐之心,也是致命的。

    人性并非本恶,不过高尚的情怀和仁义道德,在这物竞天择的生存法则面前,也不过是个笑话而已。

    于是,每一个部族都不乏有人开始磨刀霍霍起来,他们已经开始寻觅起目标,有的部族是为了自保,有的,是因为夏日并没有储存更多的马料和粮食,而选择了让别人无路可走,换来自己安然度过寒冬。

    已经没有人有心去放牧了,而今年,在这浩瀚的牧场上,在靠近这长城一线的部族眼里,他们显然已经有了各自的目标。

    他们没有轻举妄动,不轻举妄动,绝不是他们在等待什么,又或者是他们心怀恻隐,只是因为……他们并不愿意做这个出头鸟,最后被其他的部族打了黑枪。

    而汉人的牧场,御胡令也已颁,除了下令各大牧场御胡之外,还有相关的法令也随之颁出,譬如镇国府随时征募牧人,譬如各牧场之间相互联保。

    这些在关内一盘散沙的人,竟无人去质疑镇国府的命令,因为任何人都知道,处在草原中的自己风雨飘摇,唯有团结一心才得以生存,唯有背靠着镇国府,才能度过这个冬天。

    这几乎成了每一个人的共识,人在万里之外的异乡,在这布满荆棘的地方,虽然生活比关内要好的多,可是依然不可避免使每一个人有一种不安全感环绕在心头,因此,唯有抱团,方能取暖。(未完待续。)8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