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0节 借街亭

      甘宁益发的稀奇,他在襄阳曾经见过单飞,经黄射要挟,他还差一点和单飞动手。
  
      他庆幸没有和单飞动手。
  
      如今的甘宁早清楚单飞此人的深不可测。
  
      单飞被荆州牧奉为座上宾,又与率领青巾军的“孙兄”称兄道弟,如今曹营居然又找上门来?
  
      甘宁也隐隐听到过单飞在曹营是实权派的人物,但始终难信这人在北方、荆州、江东均能吃得通透。
  
      听曹军还有人敢上门,甘宁怒火上涌,握着短刀的手背青筋扭曲时,听孙策道:“甘将军,两军交锋,不斩来使,我等要听听对方说什么再做决定。”
  
      甘宁缓缓的松开了手。
  
      他知道自己在其中占不了决定性的份量,这个“孙兄”才救了他,又给他面子这么说辞,隐约有统领一方的霸气,让他不能擅做主张。
  
      孙策传令下去,不一会儿的功夫,前方并肩走来了两人。
  
      单飞目有异样,暗想以前认识的熟人今日尽皆登场,曹操派这两人南下的目的看起来很明显……
  
      左手那人胡子根根如针,满是威肃之意,但见到单飞时,那人哈哈大笑走上来,竟如当初孙策般一把握住了单飞的双手,“单老弟,许久未见,我和老田整日在念叨你,难得司空派遣我南下行事。知要见你,老田千叮万嘱的让我捎带问好,还问你何时回转邺城,他亲自请客,要和你痛饮一场。”
  
      那人正是张飞燕。
  
      他说的老田自然是田元凯。
  
      故人重逢,单飞回忆往事亦是感慨千万,从未想到不过大半年的光景,竟让他有沧海变迁的感觉。
  
      人未改,心却沧桑。
  
      当初收复黑山军的情形历历在目,他单飞随即经历晨雨离别之痛,赴丹阳、战疆场,几次刀锋行走,入冥数海外出生入死,至荆州幻境真假难辨,等再见故人张飞燕时,想到当时的兄弟情义,单飞忍不住感叹。
  
      “我……”言语梗在嗓间,单飞微笑道:“黑山军的兄弟……应该不愁衣食了。”
  
      张飞燕眼中有泪光涌动,倒没想到单飞的第一句竟是这般。
  
      半晌后,张飞燕这才感慨道:“不愁了。黑山军的十万百姓全仗单兄弟开的煤矿帮忙,如今我等采的煤很受邺城的达官贵人欢迎,而这煤矿的生意越做越大,曹大小姐准备在许都、洛阳再开分店,她很会做生意的,我们这些人什么都不懂,全仗她来帮手。”
  
      顿了半晌,见单飞没问什么,张飞燕补充一句,“她也很想你,知道我可能会见到你,亦是特意来找我,托我……向你问好,说天冷了,让你注意身体。”
  
      单飞涩然笑笑,岔开话题道:“你们来此……”他问话时看着的是张飞燕身边的那人。那人身着轻甲,却给人儒雅的感觉,见单飞望来,那人微笑道:“方才伏击锦帆贼的就有我的手下。”
  
      那人却是张郃。
  
      若非张郃这般人物,如何能给甘宁束手束脚的感觉?
  
      甘宁闷哼声中身躯颤抖,他身后的手下亦是对张郃怒目而视,但未听甘宁的号令,还能忍住愤怒。
  
      单飞对张郃的观感始终不差,当初和于禁冲突的时候,此人也曾出面为他解围,倒让单飞一直记得。
  
      听张郃的言语,单飞缓缓道:“我终于见识了张将军的领军之能。”
  
      方才那巨人阵难敌孙策这种不世英雄,但若非孙策出手,甘宁难免死在巨人阵中。张郃不以武力,单凭兵士聚力困住甘宁,靠的是运兵的本事。
  
      指挥这些士兵如臂使指般协调一致,绝不是简单的事情,由此可见张郃平日的训练有素。张郃见孙策出手,当机立断的撤走,亦显决断。
  
      听单飞言语平静,张郃没什么自傲的神色,缓缓道:“两军对阵,本是你死我活的事情。我若不狠辣,死的就是我的弟兄。”
  
      转望愤怒的甘宁,张郃有丝悲哀道:“甘兴霸由贼人到了将军,选择的却是更残酷的道路。我为杀死你的手下无奈,但若重新选择的话,我还是不会手软。”
  
      平淡的述说着无奈的事实,张郃眼中带着难言的清醒,“再说我等若是落单,亦难免不被甘将军带着的人手清算。甘将军,你说张某说的可有问题?”
  
      甘宁长吸一口气,压住心中的怒火,哑声道:“甘某领教了,张将军说的不错,不过有朝一日,甘兴霸还想再行请教。”
  
      张郃微微一笑,“张郃恭候大驾。”他不再理会甘宁,转望单飞道:“单统领,适才我已见到你,不过还想等事情了结后再和你招呼。”
  
      单飞不能不说张郃做事冷静的可怕,此人想将甘宁这些人斩尽杀绝,一方面是为了行事方便,一方面也可能是要斩断他单飞和荆州的关系。
  
      略有沉吟,单飞道:“如今事情还未解决……”
  
      “我想甘将军很难有再战之力。”张郃终于看向了孙策,缓缓道:“这位莫非是讨逆将军?”
  
      甘宁心中狂震,不由脸色改变。他知道江东的讨逆将军只有一个,那人就是孙策!孙策不是死了吗?张郃又不会虚言,甘宁心中费解,但想到孙策昔日的雄风,暗想若非孙策这般人物,谁能信手之间就破了张郃的巨人阵仗?
  
      孙策不语。
  
      张郃微微一笑,“张某败在讨逆将军手上倒也不用惭愧。”
  
      “你没有败。”孙策终道。
  
      张郃含笑道:“但我胜算已然不多,再战下去很难站在此间谈笑了。再说我等来此,本不是为了拼个你死我活的。”
  
      孙策许久才道:“那你来这里做什么?”
  
      “我守在这里是要清除甘将军的人马,顺便打探单统领的动向。”张郃解释道:“我既然见到单统领,如何会见而不言?我想讨逆将军这般绝世人物必定心胸宽宏,在我和单统领有事要说的时候,想来不会为难在下。”
  
      他略放下姿态,接着道:“单统领若是有点闲暇,还请和我去见一人。”
  
      单飞听张郃未报那人的姓名,亦未追问,沉吟道:“我有事要见蔡瑁。”
  
      张郃居然没有任何意外,“那正好不过,单统领要见蔡瑁,可顺路见见那人,因为那人正在带兵包围着蔡瑁的阵营。”
  
      单飞微笑道:“如此倒是巧了。孙兄……”他心道自己要去见曹营的人,孙策倒是不便跟随。
  
      孙策突然道:“我亦想见见蔡瑁。不知道张将军是否介意我跟单兄弟去见见……那人?”
  
      张郃多少有些意外。
  
      孙策方才在一旁沉默不语,心中却有盘算。他何等人物,虽不认识张飞燕,但听张飞燕数语就知此人和单飞关系绝非泛泛。曹操手下能人难数,却派这人南下,用意很是明显。
  
      权术者绝非简单的运用铁腕,亲情在权术者手上,亦是有效的手段。
  
      小人喜利、君子重情;英雄担义、文士好名。
  
      真正的权术者是什么人都会使用,亦会对不同的人采用不同的拉拢手段,他孙策希望用妹妹联姻,其实也可算是权术的一种。
  
      孙策问心无愧的原因是——妹妹喜欢单飞的,而单飞看起来对妹妹亦有好感。
  
      这就足矣。
  
      曹操用张飞燕南下、张飞燕口中又提及什么曹大小姐,落在孙策耳中,曹操这就是以情义二字制约单飞,他孙策自然不会视而不见。
  
      前赴曹营是件险事,但他孙策两世为人,加上艺高胆大,倒不在意此事。
  
      见张郃沉吟不语,孙策笑道:“我和单兄弟要说的话几天几夜都难以说完,这一别又不知何日再见,这才要和单兄弟一起。张将军也说了,我等来此本不是为了拼个死活,我都不怕,难道张将军反倒怕了?”
  
      张郃剑眉微扬,镇定道:“讨逆将军若不嫌地方简陋,跟着倒也无妨。”他瞥向甘宁,淡然道:“不过甘将军就是不必跟随了。”
  
      他话音未落,已当先走去。
  
      孙策摆手间让青巾军原地待命,只身跟随。
  
      三里的路途不远,众人很快到了一处山丘处。山丘上有鹿角木栅围住的营寨,远望着实有萧杀肃穆的气势。
  
      山丘之下灰绿相间,细看似有人埋伏其中,不过让人看不清究竟。
  
      孙策见到那山丘的营寨后,叹口气道:“蔡瑁怎会如此用兵?”转望单飞,孙策道:“单兄弟,你可知道这种下营方法的优劣。”
  
      单飞暗想你高看我了,我考古可以,兼职用兵就有点赶鸭子上架了。不过听孙策很有兴致的语气,单飞倒不想让其失望。瞥见张郃,单飞蓦地想起一事,微笑道:“此种下寨之法若逢军气正盛,倒可以居高临下,对包围的敌人施加凌厉的冲击。不妥的地方却是,若碰到敌手势均力敌,被敌人包围后断了取水之道,难免不攻自败。”
  
      他对用兵没什么研究,但看到张郃却想起街亭一战,所言正是张郃和马谡街亭一战优劣的分析。
  
      张郃、孙策不由齐声叫好。
  
      孙策赞道:“蔡瑁堂堂荆州大将、刘表的军师,用兵之见居然远逊单兄弟,一方面可见蔡瑁少能,却亦可以看出单兄弟的用兵大才。”
  
      张郃一旁淡笑道:“讨逆将军说的极是。其实当初邺城一战,单统领的领兵能力已显端倪,更让张某自愧不如。只要单统领回转司空那里,在下定当把将军所言详细禀告给司空,以司空用人的果断,只怕单统领以后的封号还在讨逆将军之上。”
  
      ps:京东现在有<偷香>实体书预售了,七折好像。<偷香>实体书可以说是近乎全新的故事,欢迎喜欢看老墨作品的朋友购买。另外有盟主未曾进群的,还请加简介上方的群,联系管理员飞扬,告知详细地址,以便老墨过阵子给盟主们邮寄签名书。谢谢大家的支持!再求月票!
  
      (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