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1章 至尊之战2


    “秩序之中,平衡是根本,是本质,亦是我的法则。”奥法西斯张手虚握,那从大地飘起的无数金色萤光朝他汇聚而去。萤光聚拢如河,数条金色光河凝聚在奥法西斯的掌间。形成了剑柄、护手、剑身直至剑尖。转眼间,一把黄金巨剑就出现在奥法西斯手里,巨剑的剑身上,有一条条银色的转折纹路,如同电子回路般浮现明灭。

    “仲裁者。”奥法西斯道:“和你的无光一样,它就是我的法则。”

    艾伦的视线落在那把仲裁者身上,粗略看去,这把巨剑并没有太过特别的地方。可当艾伦仔细观察,便现这把巨剑如果将之数字化的话,便会现它每条纹路,左右剑刃的锋利度乃至护手的装饰花纹等等,均无比对称,体现了一种绝对的平衡。

    在两位至尊各自亮出自己的武器之后,艾伦对于他们的法则有了进一步的了解。单手剑无光以及黄金巨剑仲裁者均是两位至尊的法则实体化,这和支配者将源力实体化形成各自的刻印武装其实是一个道理,但在层次上却是云泥之别,两者间的距离如同隔着一个世界。就如觉醒者无法理解支配者的层次,支配者同样看不到至尊的境界。艾伦不由庆幸自己和三位至尊都有交集,所以他还没到那个层次,却得以看到那个世界的动人风光。

    弗里乌斯嘴角微微牵起道:“你和斯伯纳克肯定是注定的宿敌,你推崇平衡和秩序,那个老东西则坚持混乱和无序。但对我来说,无论平衡还是混乱都只是暂时的,宇宙的最终,必定归于黑暗。”

    他抬起长剑无光朝奥法西斯一指。

    公正之王脚下的影子突然分裂成八道,然后每道影子皆窜起一根黑色火柱,火柱旋转合拢,形成如同山峰般粗柱的黑火冲天而起。高空那些层叠的铅云直接给火柱轰出一个数百米平方的缺口来,透过那个云层的缺口,可以看到云后尽是一片光怪6离的光芒!

    然后剧烈的冲击波才阵阵散开,纵使隔了近两公里的距离,那爆炸所释放的风暴依旧让艾伦有些喘不过气来。他骇然看着那开始化成蘑菇云的火柱,艾伦大致猜到那应该是弗里乌斯的黑葬,不过这黑葬较之以往威力上升不止十倍。仅是一次爆炸,大半个战场便已经炸上了天。

    这时,一抹金光闪现,从浓郁烟柱里掠出,笔直滑过战场往弗里乌斯冲去。

    是奥法西斯,公正之王除了盔甲上沾了些黑灰之外,竟然连皮都没有蹭破。他表情严肃,双手持黄金巨剑笔直冲锋,艾伦看到的金光便是巨剑折射出来的光线。

    弗里乌斯微微沉腰,手上无光突然喷出一蓬黑色气焰,那漆黑的气息将无光全然包裹,黑帝皇如同抓着团不断扭动的黑焰迎向了公正之王。

    两大至尊在中间距离相遇。

    奥法西斯巨剑横扫。

    弗里乌斯则举起无光,拖着那蓬黑色气焰笔直斩下。

    一金一黑两道光芒在战场上交汇成一个十字。

    然后弗里乌斯身后一条半米宽的沟壑笔直推行,延伸千米。奥法西斯脚下的地面则无声湮灭、大地陷落,出现一个如同通往地狱的缺口。

    两人同时往后飘退,接着再次撞上。然后仲裁者和无光不断交锋,每一次碰撞,均有金光黑焰无序漫射,把仅剩下的小半战场切得支离破碎。

    开战还没有一分钟,弗里乌斯一剑开出来的战场便已经成了废墟。这个时候,战场对两人来说已经没有意义。至尊交手,星球便是战场,空间对他们的限制已经微乎其微。

    再一次强硬地碰撞之后,弗里乌斯做了个奇怪的动作,他把无光刺进自己的影子里。然后在下一刻,整个古王城苏拉卡均震动了起来。接着但凡是有阴影的地方便喷出与阴影面积等同的黑色火浪,瞬间,王城化成了黑焰地狱,黑色的火焰可以从任何地方喷,将把接触到的物质摧毁殆尽。

    艾伦落到地面,他刚才所在的那高塔祭坛正在倾塌。非但祭坛在倾塌,整个王城那些大大小小的平台街区都在倒塌,无数的碎片落入了黑色的火海之中。弗里乌斯的一击,把整个苏拉卡转眼摧毁!

    抬起手,前方的黑色火海便居中分开,于是艾伦看到弗里乌斯抬剑指向公正之王,无光剑上缠绕的黑色气焰分裂成数以百计的细小火流,灵动交错地卷上奥法西斯的脚,接着把他朝弗里乌斯拉去。奥法西斯不为所动,专注举刀,然后在接近黑帝皇的瞬间斩下。弗里乌斯横剑格挡,接着两人脚下升起漆黑光幕。

    光幕直上百米高空,在中间合拢,于是大地上多了颗巨大的漆黑光茧。艾伦非但视线所阻,就连感知也无法深入这个光茧。他知道那应该是弗里乌斯的黑渊,当时在阿加雷斯上,他已经尝过黑渊的滋味。

    这时黑渊光茧的一边,由地面开始,黑色的光幕转为金色。金光不断化开,直到和黑光平分秋色。跟着金色和黑色的光线,分别从对方的光幕中升起,最终两种颜色的光混为一体,形成让人无法直视的强光!

    艾伦把眼睛眯成了一条缝,仍觉得双眼火辣,视线模糊。隐约看到闪烁的强光里有两条身影又撞在一起,但他已经无法再继续看下去。那扑面而来的能量气息如同海啸掀起的巨浪一般,正汹涌而来。艾伦转身疾掠,并用上了空间跳跃,这一退,便退出了十公里。等他停下来时,转身看去,身后王城的建筑均被压平,大概苏拉卡自建成以来,地面还未曾如此平整过。然而今天在两大至尊的源力碰撞之下,一切高于地面的事物均被抹平。

    相距过了十公里,哪怕艾伦穷尽目力,也仅能看到原处地面上的两个黑点。因此他没看到,此刻在战场的中心,弗里乌斯一手抬着仲裁者的剑锋,另一手则把无光送进了奥法西斯的胸口里。在公正之王的披风后面,一蓬喷吐的黑色气焰正嚣张地扭动着。

    “看来我稍胜一筹啊。”弗里乌斯笑道。

    奥法西斯哼了声,一个毫无风度的头锤砸在黑帝皇的鼻子上。弗里乌斯大概没想到堂堂的公正之王会用上如同市井之徒打架般的手法,给砸了个措手不及,从奥法西斯胸口抽出无光踉跄倒退,然后才怒瞪着艾达华星的皇帝。

    看了看自己的胸口,被无光捅破的盔甲下,伤口里散逸出来的不是鲜血,而是飘荡的金色萤光。奥法西斯皱皱眉头,伸手在盔甲上一抹,于是伤口连同盔甲的缺口被一掌抹消。弗里乌斯冷笑道:“恢复得倒是快,不过你应该清楚,伤害你的可不是什么源力或武器,而是法则。所以就算伤口恢复了,但你受到的伤害却不会因此复原。”

    “不用你来提醒我,难道我会不清楚。”奥法西斯抬起巨剑:“再者,也不是我一个人受伤,你不也一样。”

    “我可不记得有被你的剑碰到。”弗里乌斯话音刚落,突然脸色一变,张嘴喷出了一口金色流萤。

    “你好像忘记我的法则是平衡,我的仲裁者和你的无光有点不一样。它虽然看上去是武器,可其实不然。它更像是一个冷眼旁观的裁判,当局势有所倾斜时,便会把强势的那一方削弱,以保持平衡。”弗里乌斯笑了起来:“所以你看,和我打架不见得那么有趣。要不我们就此打住,我还要赶回艾达华星看看呢。”

    “你的法则还真是无赖,这点倒和那个小家伙有点相似。”弗里乌斯是想起昨日和艾伦交手时,被他的赎罪日制造了同等伤害。可如果仔细体会的话,则会现公正之王的平衡法则却没赎罪日那么简单。

    “不过这样也好,要是赢得太轻松的话,可就没有意义了。”弗里乌斯冷笑道:“想要回去的话,就不要敷衍我,拿出真正的本事来,奥法西斯!”

    奥法西斯叹了口气道:“就知道你会这么说。

    ”

    他吸了口气,然后抬起头道:“喂,观战的小家伙们,你们该走了。露茜和马因,你们先回艾达华星去,我和这混蛋估计没有个三五天的功夫很难有结果,你们就不要在这里干等着了。”

    “还有你,艾伦。你已经看得够多的了吧,但接下来的战斗不欢迎观众在场了,老子要放开手脚干了。你也给我离开,该干什么干什么去!”

    奥法西斯的声音就这么跨越了空间,无论是艾伦还是远在外太空的露茜等人,均清楚听到他的话语。艾伦皱了皱眉,如此精彩的战斗他自然不愿错过,可奥法西斯的话听上去应该不像开玩笑。也就是说,刚才两人的交手对他们来说不过仅是热身而已,现在才是要动真格的了。弗里乌斯曾经说过至尊之战,波及的是正颗星球,现在看来此话不假,否则奥法西斯也不会清场,以免波及到他和露茜等人。

    艾伦只得作罢,出信号联系自己的星舰,然后离开了古王城苏拉卡。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