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三章 等待真君
    浓雾中的身影看上去仿佛大如山岳,摇动之中道道黑气冲天而起,而随着那只巨大的骨节凸起的黑爪猛然抓到冬峰的悬崖土地上,尖锐可怕的爪尖瞬间刺破了无比坚硬的岩石,牢牢地抓住不放。

    片刻之后,在冬峰所有人的目光里,那只巨大的黑爪猛地收缩一下,仿佛是用了全力,骨骼肌肉贲起,然后一个更加巨大的阴影,从冬峰下方升了起来。

    迷雾翻滚着,如同沸水,似激动万分,又或是恐惧万状,这黑暗的夜色中,那隐约是一个巨大的头颅,缓缓从迷雾中靠了过来。

    有低沉却轰鸣如雷的呼吸声,甚至压过了漫天暴风雪的声音,两个巨大的眼瞳,在迷雾中渐渐显现。

    那其中仿佛是有火焰正在熊熊燃烧,而那火光,赫然竟是如墨一般的深邃黑色。

    黑暗的焰火!

    ※※※

    无边无际的浓雾从地底散发出来,已经完全包围了天穹云间的四座奇峰,将这片昆仑派中最重要的禁地包裹得严严实实,而在这个漆黑的深夜里,从远处看,竟然丝毫看不出任何的异样端倪。也只有是在狂风暴雨电闪雷鸣的某一刻,突然撕裂夜空苍穹的闪电落在这浓雾之上时,才能看到些许的阴影。

    但不知为何,浓雾之中本该是惊天动地的一场厮杀搏斗,此刻却是没有半点动静从这雾气中传出来。

    一点痕迹,都没有……

    天穹云间之外的地方,仍然是被一片暴风雨所淹没,大雨还在下着,冷风还在吹着,将这座昆仑山脉掩映在黑暗的夜色中。没有人知道,这一个夜晚何时才会过去。

    天昆峰正阳殿后,偏厅之中,来到这里的元婴真人已经差不多都到齐了。厅堂之中,摆放着主座大椅两张,两侧紫檀大椅,左十右九,各自一字排开。

    如今的昆仑派是中土神州最顶尖的修真名门,宗门中除去那两位高高在上号令群雄的化神真君外,最顶尖的元婴境真人本是有十九人,其中昆支十五位,铁支以木原真人为首的一共四位。但近日东方涛刚刚突破晋升,成为了昆仑派中的第二十位元婴真人,所以在这偏厅里,也就多摆放了一张紫檀大椅。

    此刻在诸多椅子上,已经坐了不少人,东方涛来到这里后,论资排辈的也很自觉地坐到了最后一位上。

    从他这个角度看去,只见前方主座上闲月真人正襟危坐,气度威严;在他身旁稍微靠后一些的地方还摆着一张大椅,此刻还是空的,众所周知,那是属于白晨真君的位置。

    从那往下,坐了两排元婴境大真人,这个阵容若是随便放出去被人看到了,当真是可以吓死人的,这正是如今昆仑派强大实力的体现,是昆仑一门的根基所在。

    闲月真人左手边位置第一位的,坐的就是千灯真人,再往下的,乃是明珠真人、光阳真人等,而右手边处,第一个位置的椅子上却是空的。

    再往下,东方涛也能看出,似乎是几位平日里与闲月真人这一脉走得近的元婴真人,包括前头白天在正阳大殿里出现的几位元婴真人,此刻也坐在了此处。

    当他们感觉到东方涛的目光看过来的时候,也是对他纷纷微笑点头。看起来,这厅堂里的气氛,似乎还是比较轻松的啊,东方涛淡淡地想着,只是偶尔当他的目光掠过前方时,却又会看到一些奇怪的细微之处。

    闲月真人的脸色威严不苟言笑,但一双眼睛视线里每过一会儿,就会向离他最近的那个空位瞄上一眼,眼底深处隐隐有些焦虑之色。而这个空位对面的千灯真人等人,始终保持着沉默,面上也是平静漠然,只是偶尔会流露出一丝笑容,带着几分冷意与讥讽。

    东方涛是第一次来到这个偏厅中,他沉吟了片刻后,压低声音向坐在自己旁边的一位元婴真人轻声请教了一下,得到答案后点头道谢,再抬头向那边空位上看去时,目光却是有些不同了。

    那个空位椅子,原来是属于天兵堂的独空真人的。

    这么迟了,直到此刻,为什么独空真人这个掌门真人最铁杆最坚定、同时也是最不可能缺席的伙伴,竟然还是没有来到这里?

    他去了哪儿?

    ※※※

    除了独空真人以外,这个厅堂里还有数张椅子是空置的,不过其中的原因多是众人知晓,比如铁支的一位元婴真人就是年岁大了闭死关,为的是延续寿命,若是失败的话,大概也就差不多寿终正寝了;还有的是为了要修炼某种极艰深的道法神通闭关不出的,这种闭关是不可打断的,所以也没有过来。

    但基本上能到这里的,该到这儿的,差不多都来了。现在这座偏厅之中,该来而还没有来的,只剩下了两个人:一位是独空真人,另一位来头更大,便是闲月真人身边的那张椅子的主人,白晨真君。

    这两位毫无疑问是闲月真人在昆仑派中最强的助力,特别是他的恩师白晨真君,那更是一言九鼎的大人物。这二位的缺席,影响显而易见,哪怕只是看看而已,也会让人觉得闲月真人的身边突然空虚了很多,看起来有一种诡异的虚弱感觉。

    闲月真人对此无动于衷,似乎什么都没有感觉到,仍然是安静地坐着,似乎他的耐心在此时是无穷无尽的,准备一直等到这两个人的到来。

    闲月真人是掌门真人,他做出了愿意等下去的姿态,大多数的人也不会出言反对。虽说元婴真人身份贵重,各自时间都异常宝贵,但今晚显然是与众不同的一个夜晚,而且能修炼到这份上的,哪里会有蠢材白痴,今晚虽然并没有什么征兆,但这气氛与往年却已经是有了几分不同了。

    千灯真人那一派沉默不语安坐不动,闲月真人这一脉的人则开始纷纷皱眉,面上隐露忧色,而还有一部分平常中立的元婴真人,则是也感觉到了什么,在观望了一阵形势后,便纷纷眼观鼻鼻观心,沉默是金闭口不语了。

    管你是风是雨,我只坐看风云。

    东方涛是刚刚来到这一层境界的新人,他以往其实多少听说过一些宗门里暗流涌动、明争暗斗的故事,但他并非是师从昔年天鸿老祖那一脉的嫡系弟子,所以在昆仑派中的地位一向有些边缘化。

    也正是因为如此,东方涛才在这一天做出了投靠闲月真人的态度,并受到了闲月真人的赞赏和接纳。

    不管怎么说,因为元婴真人都是强大而珍贵的战力,是需要去笼络的。

    但是来到这座偏厅之后,东方涛却忽然发现,自己的选择似乎并不像原先所想的那样稳如泰山般的稳妥。这个宗门里对闲月真人这一脉的敌意,竟是比自己所料想的还要更浓烈许多。

    东方涛对此实在是有些疑惑不解,因为过往多少年的经历都早已说明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只要有白晨真君在,闲月真人的位置就牢不可拔,闲月真人这一脉的势力就不可动摇。

    但是为什么,那些人看起来似乎有些咄咄逼人的意思呢?

    他们为什么敢这样?他们为什么看起来……似乎不太害怕?

    东方涛正思索间,这个沉默了很久的厅堂中,突然响起了一个声音,却是坐在左边首座的千灯真人缓缓站起,目光沉着,环顾众人。

    刹那之间,东方涛的心里陡然一震,像是感觉到了什么,竟是有些紧张起来。

    而主座上的闲月真人也是霍然抬头,目光冷冽,眼中似有锐芒般的神光射出,盯着千灯真人。

    但千灯真人对此似乎并无察觉,他甚至都没有细看闲月真人,而是往这在座的所有元婴真人面上一一看了过去,片刻之后,他忽然笑了一下,道:“时候不早了,已经过了咱们这一场小会的时间了吧?”

    那一刻,整个厅堂里一片寂静。

    不知道有多少位元婴真人坐着不动,面无表情,而东方涛却深深地呼吸了一下,仿佛要做好准备,迎接这可能是突如其来的风雨。

    暴风雨!

    没有人说话,也没有人回应千灯真人,厅堂中的气氛显得微妙而古怪。

    但千灯真人却丝毫并不在意,在环顾四周后,他又微笑着说了下去,道:“所以我觉得,咱们还是现在就开始吧。在座的诸位,每个都是元婴真人,大家的时间都很宝贵的。对吧,掌门师兄?”

    他的最后一句话,是转过头来,看着闲月真人说的。

    厅堂中的气氛,在那一刻僵冷安静到了极点,似乎连一根针落地都能听见一般。

    闲月真人缓缓站起,凝视着千灯真人,过了片刻后,沉声说道:“还有几位没来,再等等不迟。”

    千灯真人摇了摇头,道:“掌门师兄,恕我直言,我们等得太久了,现在还没来的人,只怕也不会来了吧。不必再浪费时间了。”

    周围一众元婴真人中,隐隐传来了一阵倒吸凉气的声音,各道视线带着复杂神色,纷纷看了过来。

    闲月真人则是微微眯起眼睛,目光冰冷地看着千灯真人,寒声道:“千灯师弟,你的意思是不是说,连我师尊白晨真君,你也不想等他了?”

    此言一出,周围的人连吸气的声音都仿佛停滞了,所有人的目光,全部都落在了千灯真人一人的身上。(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shenshuw.com阅读,掌上阅读更方便。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