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四章 正阳诀
    大雨下个不停,密林之中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此时此刻连头顶茂密的枝叶都已经不能遮挡似乎无穷无尽的水流了,到处都跟堤坝溃破一般,大股大股的水浪从树上高处哗哗地流下。

    隐匿在黑暗中的两个人影,在最初彼此各自的惊愕过后,便很快安静了下来。这林中是如此的黑暗,以至于他们甚至看不清近在咫尺的对方的脸,也看不见身边这个人脸上的神情。

    也不知过了多久,陆尘压低了声音开口道:“树皮背后的那个图纹,是你画在那儿的?”

    白莲身子微微一震,似乎又吃了一惊,迟疑了片刻后,道:“不是。”

    这一下却是陆尘愕然,而还不等他开口继续追问,白莲却已经说道:“那图纹难道不是你画的?”

    陆尘哑然,抬起头看着前头那个模糊而娇小的身影,在这一刻,他只觉得非但是看不清白莲的容貌,这个少女身上的一切似乎都越发神秘诡异起来了。

    “也不是我。”陆尘很快否认了,随后深吸了一口气,道:“那你为什么会在这儿?”

    白莲却反问道:“我也正想问你这句话,那个图纹分明是魔教中十分罕见的秘纹,外人根本不能知晓,你又怎么会知道的,又怎么会在这儿?”

    陆尘没有说话,白莲也很快安静了下来,两个人的身子蛰伏在黑暗中,忽然都不约而同地向后退了一点,离对方更远了些。

    陆尘转过头,看了一眼山林中的那棵大树,沉默思索片刻后,便在心中下了决断。尽管白莲看上去说得真切,尽管她不过是个半大孩子,但这个女孩的话,不能信。

    在这个夜晚如此凑巧地来到这里,说是跟魔教没关系都不可能。这个女孩的身上一定是有什么极大的秘密。

    就在他心念已定准备有所动作时,忽然他的身子猛地一震,竟是险些跌倒,随后在那片黑暗中,他的双眼中突然燃起了黑色的火焰,一股冰冷的杀戮之意竟是不可抑制地升腾而起。

    前方的白莲几乎是瞬间就感知到了这股凛冽的杀意,一声冷哼,向后退了两步,对着陆尘摆出了全力戒备的姿态。

    但,陆尘却并没有动手,而是带着一丝惊疑转过头,望向了远方黑暗的深处。

    那里是昆仑山的深处,是传说中天穹云间所在的地方。就在刚才,他突然异常清晰地感觉到从那个方向里传来了一股十分熟悉的气息,直接与隐藏在他体内最深处的黑火起了共鸣,让他体内的黑火瞬间升腾而起,几乎是压都压不住。

    黑色的火焰摇曳着,在阴暗的林中向着远方摆动,似乎在那远处有某个异常强大但同根同源的力量,在吸引着这股黑火。

    ※※※

    天穹云间,迷雾笼罩下的冬峰。

    一股无比强大的气息,从浓雾中透了出来,庞大如山的身影在雾气中若隐若现,渐渐的,有一个巨大的头颅慢慢靠近了冬峰上的这处悬崖,从迷雾之中,逐渐显露了真容。

    那赫然是一个巨大的龙头,通体黑色,长而坚韧的龙须在风中拂动着,仿佛是两根黑色长鞭。雪亮的獠牙在龙口中隐隐出现,露出森冷的光芒,而最可怕的,还是那一双巨大的龙目中并没有眼瞳,而是燃烧着奇异的黑火,看起来就像是一个从黄泉地府中突然跃出的恶魔,令人惊怖恐惧地慢慢升到了冬峰之前,出现在冬峰众人的眼前。

    巨大而可怕的龙眼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它出现的地方就在天澜真君的身后,此刻龙头甚至可以说就在天澜真君的头顶上方,只要稍微低垂,就可以一口将看上去相比之下异常渺小的天澜给吞掉。

    但是天澜真君却仿佛毫无戒备,依然还是从容不迫地站在那儿,宽袍大袖迎风飞舞。他和这条突然出现的匪夷所思的恐怖巨龙,此刻都看着前方雪地上的那个人,白晨真君。

    白晨真君的脸色在那个黑影最初出现的那一刻就陡然动容,一向沉静如水的脸上少见地出现了匪夷所思般的惊愕之色,紧接着,他的脸上各种表情交织在一起复杂难明,甚至连他的身子,都隐隐有些颤抖起来。

    不是畏惧,而是狂怒。

    他从那条恐怖的黑色巨龙身上收回目光,盯着天澜,咬着牙,嘶声道:“你、你怎么做到的?你又怎敢如此!”

    天澜真君面不改色,神色从容,仿佛自己从来都是问心无愧一般,对白晨真君的质问置若罔闻。而在他头顶上方的黑龙龙头则是微微摆动了一下,一阵沉闷如撕裂空气般的声音传来,似乎在这条巨龙身边,那力量是如此的强大,只要稍微动弹一下都会引来连锁变化。

    真不敢想象,如果这只黑龙彻底发怒动手的话,那又会是何等威势?

    见天澜没有回话,白晨真君似乎越发愤怒,但就在他还要再发怒的时候,一件更诡异的事情发生了。

    那高高在上的黑龙龙头,却是突然往前伸了一下,龙目中的黑火熊熊燃烧着,仿佛倒映出白晨的身影。紧接着,那龙口开启,在那风雪之中,突然间竟是传来了一个低沉隆隆如雷鸣一般的声音,竟是那黑龙口吐人言:“他比你聪明啊!”

    白晨真君霍然抬头,看着那只黑龙,脸色苍白,随即惨笑一声,却是对天澜真君道:“你胆大包天,肆意妄为,做事之出格悖逆,已经远远超出了当年师父和我对你的劝诫。事到如今,你竟然狂妄到将这妖孽都放了出来,就不怕遭到天谴吗!”

    说到最后几个字,白晨真君声若惊雷,字字轰鸣,仿佛是想怒喝震醒在他眼中的天澜真君。

    只是天澜微微皱眉,却是平静地道:“这迷魂雾阵法已经将天穹云间尽数包围了,你就算叫得再大声,也是传不出去的。”

    白晨真君脸色肃然,忽地神情一冷,道:“老夫活了一大把年纪,什么尊荣没享受过,今日就是将命交待在这里也算不了什么。但是我只想问你一句,师弟,你如此不顾一切肆意妄为,究竟是为了什么?”他有些痛苦地摇头指着自己的胸口,道:“难道你做这么多事,就只是为了跟我争斗,就只是为了要杀我吗?”

    天澜真君脸色平静如水,看不出他内心有什么变化,甚至在白晨真君声色俱厉地质问他时,他脸上都不曾露出丝毫愧疚、后悔,又或是害怕畏缩之类的神情。

    他只是平静地站在那里,最后笑了一下,道:“师兄,你老了。”

    “你不会懂我的。”

    他淡淡地道:“我要做的事,这世上原本也没什么人会懂,我也没指望你们能懂我。”

    人生一世,好男儿自当我行我素,管他天崩地裂,也当纵横睥睨,随心所欲。

    这些话,天澜都没有说出口,但是从他的脸色眼神中,白晨却都看了出来。这么多年的师兄弟了,这世上没有人会比他更了解这位师弟。

    如果有,大概也只有当年已经过世的师父天鸿老祖了罢。

    白晨真君不再多言,在深深吸了一口气后,他脸上的怒气很快消散了,一片片风雪从他身后出来,渐渐又凝聚成一片白茫茫的暴风雪景象。

    化神真君的骄傲与强大,从来不会是那样简单的完结。

    这个枯槁的老人挺直了脊背,冷冷地看着前方魁梧的光头男子,还有那条更恐怖的黑龙,忽地冷笑了一声,昂然道:“你以为私放黑龙,暗算于我,就能令老夫俯首称臣了么?”

    黑龙巨目中的黑火闪烁了一下,似乎火光大盛,但在它龙头下方的天澜真君,凝视白晨真君片刻后,却忽然摇头道:“师兄,你怕了。”

    白晨真君大怒,喝道:“胡说八道!今日在这冬峰之上,我有山灵护体,那妖孽虽然凶恶,但被镇压千载,哪里能有什么战力神通?来来来,你我决死激斗一场,鹿死谁手还未可知呢!”

    天澜真君笑了笑,一只手臂缓缓挥起,在他身后飘荡的浓雾霍然退开,就连那巨大的龙头也垂眼向他看了一下。

    一股强横无匹的力量,从他的身体中慢慢散发出来,纯阳刚正,温厚如日,先是有淡淡金光,随即光芒大盛如旭日初升,有万道金光。

    无尽风雪在这金光面前,尽数消融退避,而他身处万丈金光之中,犹如神祗,一股炽烈阳气喷薄而出,几令人无法直视。

    白晨真君脸色顿时大变,瞳孔收缩,涩声道:“正阳诀!你竟然已经练成了……”

    只见,金光之中,一股灼热阳刚之气腾腾而起,与白晨真君这边的一片冰霜风雪形成了鲜明对比。

    光辉之中,只听天澜真君浑厚的声音淡淡地传来,道:“师父早就说过了,我在修道上的天分,生来就比你强得多。”

    话语声绝,金光瞬间大盛,竟是直接向白晨真君扑了过去!

    白晨真君怒吼一声,风雪呼啸,也是应了上去。

    两大真君,在这深夜浓雾之中,终于是展开了最后的决战!(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shenshuw.com阅读,掌上阅读更方便。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