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九十六章:胡人来了
    其实,寻常人见到了大头兵,大多数时候并不会有什么感觉,因为对于他们来说,战争和杀戮距离他们的生活实在过于遥远,外敌不曾见到,反而军民相处,不免会有摩擦,何况太祖皇帝制定的卫所制,本就导致兵不是兵,农亦非农,是以,军民之间的矛盾可谓极大。

    可是在这里,再富裕的人,即便他腰缠万贯,可是此刻却也如风中的飘叶。投入这草原之中,也不过是沧海一粟而已。

    于是,只要明白现在自身处境的人,当看着即将奔赴前方守卫他们的新军,便顿时深深地感到这些新军成了他们唯一的依靠。

    面对那带着敬佩和信赖的注目,镇国新军生员们没有嘈杂,甚至连眼睛都没有半点分神,只是一如既往地沉默跨步而去。

    他们全副武装,整齐划一,腰间是钢壶,是匕首,有长剑,手中是步枪,步枪上上了刺刀,刀尖微微上斜,闪烁着非同一般的寒芒,沉寂地在所有的人群跟前走过。

    而路旁两侧的人们的情绪,却是跟这些新军的反应形成鲜明对比,人们的情绪终于爆了发出来,无数的喝彩声此起彼伏的响起,犹如冲破云霄。

    巡警们开始出动,大多数巡警,除了招募而来,另一方面则是一些退役下来的新军生员,这些人是骨干,很快便缔造了一支巡警的队伍,人数并不多,五百上下,平时还觉得人手充裕,在这个时候,就显得很是不足了。

    在这刺骨的寒风之中,依然还是有人觉得不安,他们本是逐利而来,人的贪念导致的所谓幸存者偏差,可是当真正示警的牛角号响起,他们方才开始不安。

    在面对人身安全面前,终究是人最为脆弱的时候。

    只是这时候,一脸肃然的叶春秋却是出现了,他骑着马,跟在了新军生员们之后,徐徐前行。

    一件皮袄子,外头罩着一件棉质的披风,便是叶春秋的全副装备,只是腰间,却依然骑着一柄长剑。

    他的出现,却是惹来了许多的低声议论。

    “镇国公也去吗?”

    “镇国公百战不败,有他在,就好了。”

    人们看到这个年轻的青年,皆是露出了更深的信赖,甚至连不安也渐渐削减了不少。

    对这些,叶春秋则是充耳不闻。

    事实上,在青龙的外围,早叶春秋的预先吩咐下,这里已经挖掘了工事,由三十多个炮台和错综复杂的沟堑组成。

    这沟堑完全是按照后世的战壕来进行挖掘,弯弯绕绕,却如一条护城河,将整个青龙容纳其中,主干的战壕和延伸出来的支线,还有专门的给养、弹药库房,从防水栏到马刺,再到铁丝网和地下武器仓库与指挥所,甚至有些战壕配备了食堂与地下卫生所要用到的厕所。

    这样的工程,对于青龙来说,可谓是小儿科,虽然模仿了后世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样式,但是因为这个时代敌人的火力不强,所以叶春秋大大地降低了战壕的标准,再加上这里本就是草原,土质松软,倒也不必用什么水泥去灌浇,只需加固即可。

    这战壕,完全是一个独立的空间,火炮早就搭建起来,用的火炮型号与战舰上的火炮不同,因为不必考虑后坐力因素,所以往往炮身巨大,牢牢固定在战壕的某些重要关节之处,炮兵是专门挑选的,总计三百余人,火炮则有七十余门。

    为了操练在战壕中作战,一改从前的列队射击模式,王守仁也算是下了苦功,操演之后,立即制定了战壕守御的操典,再在这个基础上,进行不断的修改和补充。

    在战壕里,专门的医务室亦是满编,足足三十多个大夫和学徒,药品充足,随时可以应对突发的情况。

    这里还有专门的地窖,负责储存食物和清水,这里天寒地冻,倒也不必特意去担心食物的储存情况,而且食物大多以干粮为主。

    所有人就位,各自驻扎在自己的驻点。

    指挥的行营已经点了数盏马灯,炭火也已经烧起,里头的设施一应俱全,从案牍到舆图,还有望远镜以及笔墨纸砚,甚至还有专供叶春秋休息的小室,沙发就摆在舆图的墙壁之下,除此之外,还有专门的会客室,以及文职的公文室。

    来到了这里,叶春秋一屁股坐在了这沙发上,脸上看不出太多的情绪。

    可只有他知道,为了这个冬天,他已经等了太久,他的性子素来沉稳,倒是不急,但却有着几许期待!

    从现在起,一直到大雪纷飞,整个草原变成白茫茫一片开始,他都要在此坐镇,以备不时之需。

    此时,叶春秋朝站在一旁,随他一起来此的唐伯虎招招手道:“舆图。”

    唐伯虎飞快地打开了墙壁上的帘子,帘子后,一幅巨大的舆图顿时展现在叶春秋的眼前。

    这幅舆图和其他舆图不同,里头标记的,除了必要的地形和河流之外,便是各处的牧场分布。

    足足四万人分布在各个牧场,而现在,他们每一个都极有可能成为那些鞑靼人的猎物,现在……

    在这天寒地冻之中,叶春秋深深吸一口气,才道:“一切,都只能靠他们自己了。”

    说到这里,叶春秋似乎想起了什么,眼眸顿时多了几分幽暗,口里随之喃喃道:“陛下,若是你也在该有多好啊,在这里,至少我还可以找个人说说话,研究一下这巨大的舆图。”

    叶春秋念及于此,又不免叹气。

    ……………………

    此时,离青龙并不远的鸿源牧场里。

    正有哨马不停蹄地赶到了这里的大营,他口里发出示警:“有鞑靼人,有鞑靼人,胡人来了,胡人来了……”

    这撕心裂肺的嗓音,顿时让整个鸿源牧场沸腾了。

    所有人的心里的第一个反应,都不禁闪出了一丝恐惧,这确实是让人觉得恐惧的事,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地精神紧绷起来,而后不自觉地开始朝向朱老大的帐里看去。

    (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