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九十八章:土匪遇土匪
    于是有人打开了马圈,无数的马匹希沥沥的斯鸣冲出圈来,人流朝向马圈涌去。

    朱厚照此刻,最后一丝惧怕都已经没有了。

    他早已厌倦了平淡,早就对那枯燥如金丝雀般的生活深痛恶绝。

    他熟稔的翻身上马,一把抓住毛色发亮的马鬓,无数人呼喝着,纷纷上马,朱厚照在躁动不安的马上打了几个转转,道:“从来……”

    他一开口,所有人又都安静下来,安静的人骑在马上,一个个看着这个青年。

    朱厚照横刀立马,犹如一尊骑士的雕塑,风将他声音带的很远:“从来都是鞑靼人主动袭击我大明,自国朝建立起来,自那大唐崩坏之后,胡人扣关而入开始,就一直都是如此,足足上千年,就是他们袭击我们;从前,我们总是龟缩在关墙之内,总是躲在女墙之后,今日,他们又来了,是可忍、孰不可忍,这样也好罢,既然来了,那么就让他们尝一尝,我大汉铁骑。”

    “和朱老大同去。”

    朱厚照身后的披风被北风吹的猎猎作响,卷作了一团,他将手一扬,已是放马驰骋起来,毫不犹豫的朝着那大营之前,狠狠跨出。

    两百多人的骑队也是毫不犹豫,一齐勒马蜂拥而出。

    这里的牛羊,没有关系,只要牧人们还活着,还有刀剑在,谁来掳走,他们就可以抢回来,这里的帐篷被人烧了也没有关系,因为只要牧人们还能骑马,尚能奔跑,就能寝在别人的帐篷里,想用着别人舒适的床褥。

    半年多的时间,日夜放马奔跑,使任何一个牧人,都拥有了精湛的骑术,刮面而来的风很冷,扬起漫天的草屑,所有每一个人都眯着眼睛,甚至完全是依靠着耳朵来分辨大队人马的方位,只是他们每一个人,都将手中的刀横在马上,都将骑枪扎在了自己的裤腰带上,双手紧紧地握住了缰绳,刀剑、骑枪、烈马,才是他们的立身之本。

    “向东!”朱厚照毫不犹豫的振臂一呼。

    若是有人来袭,一定会在东边,朱厚照眼眸如鹰,锐利无比。

    因为只有东面,才有水源,牧场的情况,那些强盗一定有过刺探,东面又恰是防御最薄弱的地方。

    哈哈,他们一定没有想到,那些本该躲在营地里的汉人,会杀出来,他们也万万想不到,他们本以为会在他们屠刀下只懂得瑟瑟发抖的南人,会用烈马和刀剑来回击他们。

    哒哒哒哒哒……

    无数地马蹄扬起又落下,扬起了漫天的灰尘,朱厚照一马当先,而恰在这时,地皮颤抖起来。

    果然……

    地平线上,一股洪流徐徐出现,先是黑乎乎的影子,接着这个影子越来越多,密密麻麻,足有两百余人。

    这样的天气里,根本不适合大规模的骑兵行动,否则,太过消耗马料,若只是袭击一个牧场,两百多人本就已经奢侈了。

    土谢部的牧人们,此刻都是热血沸腾,烧杀劫掠,本就是一件极愉快的事,他们轰隆隆的向前,这是附近最大的牧场之一,只要劫掠了他们,就可以得到无数的牛马,可以得到无数珍贵的粮食和草料,据说这里还有大量的药品,还有不少汉人的器具。

    在这资源匮乏的草原,任何一样东西都是具有抢掠价值的。

    为首的图哈尔身材魁梧,身为百夫长,他能分到更多的战利品,而自己的女儿,出嫁时也就可以风光一些了。

    轰隆隆……轰隆隆……

    那无数奔腾的马蹄声,令图哈尔有些诧异。

    不对劲,这里还有其他的部族吗?为何自己听到了另一只骑队战马奔驰的声音,这个声音越来越近,令他不由想,莫不是朵颜部的人,这些兀良哈人,莫非还想给汉人做看门狗?

    他顿时暴怒,可是不等他反应,他看到远处沙尘和草屑纷飞之中,那升腾起来的尘雾似乎人影绰绰,对方居然没有停止,没有保持距离之后,想让战马歇息,而是像疯了似得,就这样呼啦啦的冲来。

    就这样冲来……

    他们不需要整队?

    不需要射箭?难道就打算这样直接来一波冲刺?

    不对,不对,这不合规矩,蒙古人作战,往往先骑射一番,等到对方筋疲力尽,再举刀冲刺,这是老祖宗们的战法,虽然也有例外,可是显然长途奔跑之后,不打招呼就冲过来,这很容易消耗战马的体力,战马得不到休息,就贸然参战的话,绝对是骑兵的大忌。

    既然要射箭,往往他们不会选择直冲,而是以弧形的奔跑方式以敌人的骑队为圆心兜圈子射箭。

    可是……他们就这样冲了。

    这些人仿佛是自尘雾中冲出凡间的天神,手中似乎没有举起刀剑,也不见有任何弯弓射箭的动作,就这样气势如虹般的冲刺。

    “杀,一个不留!”

    “杀!”

    是汉语,是汉语。

    图哈尔脸色大变,怎么可能是汉语呢,难道是汉人,他们选择了这样贸贸然的直线冲击,却又不高举刀剑。

    来不及了,他看到对方的骑队已是越来越近,甚至可以清晰的看到对方的面容,这面容,竟然带着残忍和几分扭曲,更可怕的是,这显然不像汉人,因为他们居然有不少人是咧着嘴笑的,就如同……如同……自己遇到了一伙强盗一样。

    这是一个足以让人神经错乱的体验,因为如果哈图尔没有记错的话,好像……自己才是来抢劫的好嘛,他忙是抽刀,雇不了这么多了,他凛然无惧,若只是一群汉人倒也好,正好……给他们一个痛快。

    他长刀扬起,振臂而呼:“杀!”

    身后矫健的骑士,便宛如洪峰一般,纷纷拔刀,他们没有选择用弓箭,因为对方显然也不打算奔射,所以纷纷拔出了腰间的长刀。

    …………………………………………………………………………

    同学们,新的一月,好惨淡,木有月票呀,老虎这段时间都不敢求月票了,可是没有月票,码字都感觉浑身没精神,给老虎一点动力吧。(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