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九十九章:所向披靡
    对面的骑士已是愈来愈近,图哈尔率先看到的是对面的一个杀气腾腾的年轻人,这人太年轻人了,可是他狰狞的面目,却是清晰可见。

    找死!

    已经可以确定,对面的只是一群汉人,图哈尔心里不禁想要狂笑,原来只是一群装腔作势的汉人。

    在他们蒙古人的印象里,这些汉人素来都是胆小如鼠,想不到这些新来的牧民,居然有这样的胆子。

    可这又如何?对他们来说,失去了关墙的保护,汉人不过是待宰的羔羊而已。

    只是在这个时候,图哈尔万万预料不到的却是枪响了。

    没错,那青年脱缰,双腿JIA紧了马腹,接着双手自腰间抽出了两柄骑枪,双方的距离不过四十多丈而已,紧接着……

    枪响了。

    啪啪啪……

    连续三响,还未等图哈尔反应过来,便突然感到自己的胸口猛地一疼……

    这……是什么?

    还未等所有鞑靼人反应过来,枪响此起彼伏地响起,竟如炒豆一般,连绵不绝。

    接着,一个又一个的鞑靼人竟是直接栽倒在地,而后……

    突而其来的变故,看着一个个倒下去的同伴,鞑靼人彻底地慌了。

    他们惯性地以为,双方会先直线冲击,接着相互拿着刀剑厮杀……

    至少他们是这样认为的,哪里想到,还有骑枪……

    连续击发的骑枪和弓箭不同,因为它可以规避任何气候和作战方式的影响,它不必担心雨雪,不必担心有大风,不必刻意地去保持距离,它和后世的所谓街头神器板凳一样,居家旅行,杀人越货,必备良药,无论是近距离射击,又或者是远距离的杀敌,都可得心应手。

    啪啪啪啪……

    怒风之中,这是犹如死神一般的声音,鞑靼人密集的冲锋,在这连发的骑枪面前,简直如同作死。

    看着一个又一个落马的同伴,图哈尔这才意识到什么,可是腹部巨大的疼痛却令他几乎要窒息。

    射入他体内的乃是铅弹,这种弹药只要进入体内,无论是否击中要害,以鞑靼人的医疗条件,几乎可以算是必死无疑。

    图哈尔无力地想要扬起刀来,却感到手中的刀有千斤重。

    所有鞑靼人都混乱起来,可是那炒豆一般的声音依然还是连绵不绝,仿佛没有尽头一般,于是有人下意识地想要抽出弓箭要还击,只是双方的距离已是越来越近,弓箭的作用几乎可以忽略。

    这完全是措手不及。

    每一个鞑靼人都被打得无力回击,不少人已狠狠地勒住了马,有人开始下意识的想要分散开,尽力不成为流弹牵累的目标,方才还是气势如虹的冲锋队列,只是在这一瞬间,便七零八落。无主的战马嘶鸣着四处逃散,与后队冲锋的鞑靼骑兵撞击在了一起,于是人仰马翻。

    牧人们看着那一个个在马上倒下去的敌人,这是激励人心的战果,他们开始没有恐惧了。

    其实他们来到青龙这里已有一段日子,也习惯了骑马,习惯了和人好勇斗狠,更已经习惯了使用骑枪,从前他们是杀野兔,是打靶子,可是现在,他们发现这和杀人没有什么不同。

    他们已是士气大振,眼看到对面最前队的百夫长已被射落马去,他们更是开始展现自己骑技,利用双腿来控制战马,而后双手持枪,啪啪啪的朝着对面混乱又秘籍的鞑靼骑队射击。

    他们根本不在乎准头,也无所谓是否能够精确命中,连续击发之后,对面的鞑靼人已是死伤过半。

    这时朱厚照大吼道:“拔刀。”

    他风驰电掣,整个人犹如在这风中飘忽,披风被烈风席卷飘起,骑枪也已插入了腰间,而一柄合金钢打制的长刀已经握在了手里。

    他的长刀扬起的同时,无数长刀亦纷纷林立起来。

    十几丈。

    不过十几丈的距离,两百多个牧人,宛如神兵,他们的战马也变得亢奋起来,疯狂地进行最后的冲刺,无数人一起发出残忍又欢愉的微笑,内心的残酷和野性,终于在现在,彻底地迸发出来。

    “杀!”

    这已不再是激励自己的口号,反而成了内心里的渴望。

    我们才是强盗,才是这草原上的主人!

    轰……

    两队人马终于撞在了一起,人仰马翻,携带着这巨大的冲力,整个牧人骑队犹如宣泄的洪水,只一瞬间,便已将鞑靼人冲了个七零八落,犹如一柄钢矛扎破了一张纸糊的窗户。

    这些已是死伤过半的鞑靼人骑队,早就陷入了混乱,他们至今都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只知道在那些刺耳的枪响后,身边的人一个又一个莫名其妙地倒下,只知道自己胆颤和心怯了,也只知道,在这混乱之际,对面的人直接冲杀而来,他们的马奔跑得更快,他们的刀更锋利,他们气势更加如虹。

    于是,骨肉相击的声音响起,接着便是长刀疯狂的砍杀,所过之处,鲜血四溅,风驰电掣的骑队如旋风一般的奔驰而过,犹如一道有力的铁犁,在地上梳一道道的口子,而这口子里,血流成河。

    朱厚照从未有过这样的感觉,是的,从来没有,虽然在梦中,他已经有过无数次这样的体验,可是当曾所渴望的景象变成现实的时候,他只有一个念头——很爽。

    朱厚照飞快地挥舞着刀,从前侍卫们传授他的刀法,他早已记不住了,其实在现实激烈的搏斗中,这些花招一丁点用都没有,现在他才明白,杀人,其实只需简单而有效,只需要挥砍,只需要在这高速奔跑的战马承载下,看到了一个即将后退和逝去的人影,一刀斩下。

    呼,他的胸中犹如有火焰在燃烧,这团火烧尽了他所有的理智,事实上,在面对这种带着血腥的激斗里,他也再没有多少理智可言。

    朱厚照犹如得了无穷的力量般,不断地劈砍,口里高呼着,那惨呼声刺激着他的耳膜,他眼睛赤红,放声大叫:“让他们知道,什么才叫做强盗!”

    ……………………

    推荐一本诙谐有趣的直播文《我在三国打直播》,还有,同学们,记得投票啊啊啊啊啊啊啊(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