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六章 明月
    似一声从远古传来的呼喊,回荡在天地之间,震颤了所有生灵大地。那是从庞大的冬峰山体深处在崩塌之时所迸发出的巨大轰鸣声,与此同时,有无数道强光从山体上激射而出,向着各个方向冲向无边无际的黑暗世界。

    那是纯粹而强大的灵力所汇聚的灵光,穿透了一切阻碍,到了此刻,甚至就连那层层浓雾都无法阻挡这座灵山最后毁灭之时所爆发出的强大力量,一时间,光辉耀眼,只达天穹,映亮了半边夜空。

    大块大块的巨石、岩层都在不断地断裂崩塌着,整座巨大的冬峰在缓缓坠落,随之而起的是一股可怕如风暴一般的尘土。

    绵延万里,巍峨庞大的昆仑山脉,此刻仿佛也在不停地颤抖着,大地同样也在哀嚎。

    片刻之后,冬峰崩塌的越发快速,烟尘越来越大,越来越高,悬浮的山峰眼看就要完全溃散被烟尘淹没时,数十道耀眼的灵光陡然收拢,汇聚成一道灼热刺眼、耀目闪烁的巨大光柱,直射上天空。

    刹那间,风吹云走,天地变色,所有的乌云在这道光柱之前尽数退散,无数的风卷残云化作一个巨大的漩涡,在半空中急速旋转,黑暗与光明交错,闪烁出道道银色的电光撕裂着黑夜,然后伴随着最后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声,一道光波如怒涛般,在高空向着四面八方鼓荡涌去。

    所有的乌云都被冲得四散零落,风雨骤然而止。夜色深邃阴暗的夜晚中,在这个原本是狂风暴雨的夜晚,突然间风止雨收,然后一幕千载难逢却又是异常诡魅的情景,在这深夜里出现了。

    一道皎洁的月光,从天穹上洒落下来,漆黑的夜空中,一轮圆月悬挂于九天之上,丰盈圆满,光辉耀眼,清冷绝世,光芒四射!

    仿佛,这世间的一切都失去了颜色。

    月圆之夜,这一轮圆月终于显现在天穹之上!

    ※※※

    圆月既出,迷雾便像是突然受到了刺激,一下子畏缩下去,开始不停地往地下缩了回去。而在之前地动山摇的那股灵山崩塌中,早已飞到半空的天澜真君,负手而立于虚空中,大风从他身边吹过,将他一身宽大衣袍吹得猎猎作响,犹如神仙中人一般。

    在他脚下,便是一片尘埃如海中的冬峰废墟,那座雄伟的奇峰似乎已经化作了一位化神真君的坟茔,粉身碎骨地守护着他。

    天澜对此并无愤怒之意,他的脸色意外地十分平静,只是默默地凝视着天穹冷月。

    传说中人在绝顶高处时,便有孤独清冷的感觉,谁也不知道,那个时刻在天澜真君的心中,又会是怎样的心情。

    迷雾中那条巨大的黑龙,不知何时已经退后消失了,它似乎并不喜欢如此强烈明亮的月色,而那庞大的身躯也不知去了何处,就这样悄无声息地隐没在了黑暗中。

    在天澜真君更下面一些的地方,卓贤也飞到了半空,他神情复杂地看着那被毁掉的冬峰,最后似乎叹了一口气,然后面上露出恭谨之色,对着高处的天澜真君微微低头,耐心的等候着。

    就像他多年以来在白晨真君座下时那样的耐心,表现出了足够的诚意和臣服模样,甚至还犹有过之。

    因为和过往的局势再不相同的是,昆仑山中,再也没有第二个化神真君可以与眼前这位相抗衡了。

    ※※※

    那个深夜里,几乎昆仑山上所有的地方都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所震撼,所有的人不管是不是局内人,都为之惊心动魄。

    当大地开始震动时,所有人都为之惊惧;当那声巨响响彻天地时,人人自危;而到了最后,突然风雨停歇,月光洒落的时候,所有人又都是呆若木鸡。

    天昆峰正阳大殿里,那十几位站在人族修真界最顶峰的元婴真人们,此刻大概也是以各种异样的心情,纷纷站到窗前门口,望着远方迷雾散去后,冬峰陨落的可怕景象。

    没有人说话,又或是没有人知道该说什么,能说什么,从古至今,仿佛觉得永远不会改变的东西,就在眼前这样生生毁灭了,所以,当那一抹清冷月光重新洒落在他们身上,照进这座偏厅的时候,每一位元婴真人的身上似乎都感觉到了一丝寒意。

    闲月真人呆若木鸡,一脸错愕惊骇,过往的镇定冷静在此刻荡然无存。

    也是,如此惊天动地的大事就在眼前,那座象征着昆仑山至高无上权势的山峰突然崩塌在眼前,又有谁还能镇定呢?

    蓦地,闲月真人突然清醒过来,立刻站起,怒吼道:“快!快走,我们去冬峰救人!”

    厅堂里顿时一片骚乱,一时间,倒有接近一半的元婴真人都迈开脚步,然而就在此时,突然间,有一个带了些许冷意、听起来异常冷静甚至有些冷酷的声音,回荡在偏厅之中。

    “且慢!”

    众人一惊,纷纷回头看去,却只见开口说话之人,正是在闲月真人下首处的千灯真人。

    在众人一片纷乱之中,这位在昆仑派中位高权重的大真人却是不知何时,竟然又坐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他坐得四平八稳,坐得平静泰然,坐得仿佛是老树生根,坐得是纹丝不动。

    在他的脸上,此刻看不到丝毫惊容,只见他面容沉静,缓缓开口说道:“诸位师兄,师弟,我看这个小会,咱们还是开始罢。至于还没有到的人,就不必再等了。”

    此言一出,顿时人群里一阵哗然,哪怕在场的一个个都是涵养深厚的元婴真人,此刻也是纷纷脸上变色,面露骇然之色地望着千灯真人。

    “你!”闲月真人怒气盈胸,指着千灯真人气得一时说不出话来,连手指似乎都在颤抖。

    而旁边有人也在这时回过神来,顿时开口责问千灯真人不识大体。

    千灯真人也不分辩,只是待周围人声音小了一些后,又平静地道:“再过一会,天澜师叔便会来此,到时候如何打算,何去何从,诸位自己思量吧。”

    说罢这一句,他便闭上了眼睛再不开口,而周围厅堂之中,瞬间陷入了一片死寂。

    主座上的闲月真人面如死灰,身躯微微颤抖,眼中终于是露出了一丝绝望之色。

    清冷月光,洒落在厅堂地上,如霜如雪。

    ※※※

    天气变化之快,在这个晚上直是令人匪夷所思,前一刻还是大雨倾盆的样子,下一刻便忽地云开雨散,露出一轮皎洁明月高悬天空,实在是令人有一种措手不及的感觉。

    密林之中,从潮水密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到突然水流消失,紧接着一抹月光洒落而下,也就是片刻工夫的事。

    月华光辉中,陆尘和白莲突然看见了彼此,各自吃了一惊,向后退了一步。

    陆尘抬头望去,只见那一轮圆月异常明亮的悬挂天穹,心中惊愕异常,但心中更惊骇的却是在昆仑山深处,那股引起他体内黑火共鸣的神秘力量,竟是在此时达到了无法想象的浓烈程度。

    白莲突然一声惊呼,却是向后连退了两步,然后指着陆尘,惊道:“你、你、你的眼睛是怎么回事?为何会有黑火燃烧?”

    陆尘心中一震,这黑火是他最刻意保守的秘密,可以说,这世上除了不会说话的黑狗阿土外,几乎没人见过或是知道这黑火,而此时此刻,受到那股奇异力量的刺激和吸引,他一时间竟是控制不住自己体内的力量,那黑火翻腾涌起,在他眼中骤然显现出来。

    眼露黑色火焰,如此诡异的征兆样貌,看上去如鬼魅一般,显然,绝非昆仑派中所能拥有的神通道法。

    那一刻,陆尘心中念头急转,身上杀意起伏沉默,但就在这时,白莲脸色微变,突然身子一震,目视远方,看到了远方那一场如同天崩地裂般的巨变,看到了那座冬峰坠落崩塌的景象。

    她似乎瞬间惊呆了,随即一声惊呼惨叫,口中大叫一声:“师父!”话音未落,整个人便电射而出,向着垮塌的冬峰方向冲了过去。

    身形之快,在这林中几个转折,便要消失在视线之中。

    陆尘在她身形甫动之际,脸色便是一沉,下意识地往前踏出一步,似乎想要有所动作。

    那一刻林中冷风忽起,点点湿气水珠飞溅,正在奔驰之中的白莲明眸闪过冷光,似乎也向他这边看了一眼。

    淡淡幽光,在她掌心若隐若现。

    陆尘眼中,黑火熊熊燃烧。

    两个人擦肩而过的那一个刹那,他们似乎都各自屏住了呼吸,将动未动,似有杀意满溢,却又终归缓缓收敛压下,在那电光火石莫名的一刻转瞬即逝后,他们两人的身影分开了。

    白莲飞驰而去,再不回头,陆尘一直看着那少女的背影消失在夜色黑暗中,这才缓缓转过身来,看着远方那明亮月光之下惊天动地的异变,神色复杂。

    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候,他抬头看着天际明月,忽然转身向外走去,在他口中有一声低沉的叹息,似一句疑惑问话留在了这片黑暗的林中。

    “你为何没来?”(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shenshuw.com阅读,掌上阅读更方便。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