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章:激战
    “杀!”

    人是很容易变得,这也是为何,人往往回顾自己过去的时候,总是觉得和过去的自己相比,自己已成了一个连自己都不认识的人。

    这些牧人也是如此!

    出关的时候,或许他们畏畏缩缩,只是想要寻一个饱腹的生计,可是在这辽阔的草原里,每一个人吐的都是粗鄙之词,吃饭不再是细嚼慢咽,而是大快朵颐,那些之乎者也的读书人,不再是人崇敬的对象,反而是那些有胆有识,且骑的一手好马,挥的一手好刀的人成了大家眼里的效仿对象。

    于是,每一个人都在悄然地改变。

    现在,当杀戮开始,每一个牧人也在变,若说关内的人尚且还在提倡什么礼义廉耻的时候,那么这些出关的汉人,绝对是最顽固的现实主义分子。

    严酷的环境,既打熬了他们的体魄,也使他们明白了一个道理,想要生存,就必须比别人更加残酷。

    他们用骑枪,用刀剑杀人,开始还有些生涩,有一些反胃和不习惯,可是同伴的欢呼和喊杀,令他们情不自禁地振奋精神,他们脑子不由自主地狂热起来,甚至隐隐有着一些嗜血,于是一窝蜂的人,如疯了一般地来回在这鞑靼人中冲杀,座下的战马,无情地践踏着他们的骨肉,子弹毫不容情地射入他们的身体。

    最后几个负隅顽抗的鞑靼人,直接被下马得朱厚照用刀砍了他们的脑袋。

    此时,朱厚照已经一身血污,口里喘出了一口粗气,眼中依旧带着杀气。

    其实战斗持续的并不长,先是用骑枪制造了敌人的巨大伤亡同时也制造了混乱之后,接着就是最原始的方法进行冲击,一波冲击,鞑靼的骑队彻底崩溃,接着几乎可以用杀戮来形容。

    一个人头,一两银子,很公平的买卖。

    众人纷纷兴奋万分地下马,兴冲冲地收集着人头。

    而朱厚照却又重新上了马,这一战,折损了六人,却是将鞑靼人全歼,可是他一丁点也不觉得骄傲和自豪。

    他的心大了,在这个需要胆魄才能更好地活着的草原上,他已经不再是那个因为杀了一个敌人而得意洋洋的朱厚照!

    此刻,朱厚照横刀立马,带着草原汉子特有的豪迈,道:“我们要驰援我们的兄弟!”

    众人纷纷抬头敬仰地看着他,此时的朱厚照,显然成了这支骑队里的主心骨,就像世间所有的光芒都一下子聚焦在了他的身上。

    “我们的牧场能抵抗住鞑靼人的袭击,可是其他的牧场呢?我们必须增援他们,我们大汉的牧人到了关外,只有守望相助,否则这一次我们为杀尽了几百个鞑靼人而欢欣鼓舞,可是我们的兄弟却被鞑靼人斩杀殆尽,那么来年怎么办?”

    “一个鸿源牧场,是决计不能在关外生存的,想要生存,唯有团结一心,驰援附近的草场,而后……”

    说到这里,朱厚照眯起了眼,眼中带着锋芒,似乎脑海里已经有了清晰的计划。

    跟朱厚照相处了一段日子的牧人们都用着信赖得目光看着朱厚照,朱老大就是这样,每当下定了决心的事,九头牛也拉不回来。

    何况刚经此一战,他现在的威信已经到了极点,没有人会质疑他的任何话。

    其实每一个人都明白,愈是出了关,他们方才知道,团结有多重要,任何一个单独的个人,或者说团体,都是无法在大漠中立足的,今日若是不救助其他的汉人牧场,那么到了来年,劫掠他们的鞑靼人只会越来越多,只有汉人愈多,他们才有在此安身立命的资本。

    “听朱老大的……”

    赵大哥叫赵进,这时候他毫不犹豫地第一个表明了自己的立场,到底该做什么,其实这些茫然的人也难有什么计划,所以这才需要有一个朱老大这样的人,给大家指明方向。

    所有人都没有再迟疑,将首级悬挂在了马上,纷纷上马。

    钱谦在队中,心里只有叫苦,很是头痛,我的娘啊,这真是撞鬼了,陛下这一下,似乎是玩大了。

    ………………

    在这个已经吹起刺骨寒风得草原上,青龙的这个指挥室里却是温暖如春。

    新军的阵地附近,已经出现了不少鞑靼人的斥候。

    这令处在指挥室里的叶春秋不得不怀疑土谢部的鞑靼人极有可能会对青龙进行一场大的行动。

    青龙这里能否固守住,是叶春秋现在所担心的事,毕竟新军尚且没有在关外作战的经验。

    不过叶春秋更为担心的是外头的牧场,叶春秋就如一个不得不将孩子们送出去历练的父亲,他很清楚,自己绝不可能给他们提供过多的保护,一切出关的这些牧人,一切都只能靠自己,若是连这样的袭击都不能抵御住,那么镇国府除了这小小青龙,就根本无法立足。

    而这,并不是叶春秋所要的!

    只是现在外头天寒地冻的,而且四处都是游荡的鞑靼人,只怕也难有什么消息传来了,叶春秋唯有焦灼地等待。

    他依旧在等,心里但愿着,这些牧人能给自己信心。

    只是……

    若是一旦大规模的袭击导致各处牧场损失惨重,无数人为此丧命,叶春秋也很清楚,接下来,朝廷和关内的许多人,都会借此发难了,最终,这会演化成一场巨大的政治风暴。

    呼……

    叶春秋重重地吐出了一口气,似乎如此做能让他轻松一些,他的目光落在那舆图上,眼神幽深。

    其实他从不后悔自己的选择,只是此时此刻,这令叶春秋想到了一个人。

    陛下……到底在哪里呢?他可还安好?

    哎……

    叶春秋负着手,从指挥室里出来,走上了土梯,自战壕中走上旷野。

    看着这一望无尽的草原,尽管他的目力极好,可是尽头处,也不过是一片模糊,叶春秋心情低沉,冥冥之中,似乎又能感受到朱厚照的存在。

    猛地,叶春秋眼眸一张,不由喃喃地道:“陛下,莫不是就在牧场?”

    (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