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8章 给你放个假!
“有没有看到一个身穿蓝色工装、中等身材的男人从这里经过?”汪泽龙问向厨房里的几个厨师。
  
  “在半个小时之前有一个人来到这里,我还以为他是找人的,也没多问。”一个年轻厨师答道。
  
  汪泽龙的眼睛里面骤然便释放出了精芒,问道:“他在哪里?”
  
  “从后门走了。”年轻厨师说道。
  
  汪泽龙听了,对两名手下答道:“你们两个大概搜一下厨房,我去后门看看。”
  
  等到汪泽龙到达后门的时候,只看到了一辆垃圾车停在门口,司机正准备拉开车门上车。
  
  “等一下!”
  
  汪泽龙喊了一声,然后便打开车厢检查了一下,同时还仔细的看了看司机的脸。
  
  趴在一堆垃圾里面的李学农听到了汪泽龙的声音,简直紧张的不行了,心脏似乎都快要跳出嗓子眼了。
  
  “请问有什么事吗?”看着汪泽龙几人气势汹汹的架势,那司机不禁有点发憷了。
  
  “我检查一下这些垃圾。”
  
  说着,汪泽龙竟然也不顾脏乱和臭味,直接跳上车斗去检查了。
  
  汪泽龙用脚踹着那些大垃圾袋,也幸亏李学农的上面还压了不少的垃圾,不然的话可直接就被找到了。
  
  饶是如此,他也紧张到了极点。
  
  汪泽龙检查了两层垃圾袋,便也没有再继续,而是跳下了车,对司机说道:“走吧。”
  
  这一下,李学农的一颗心才放回了肚子里面。
  
  对于他来说,刚刚所经历的一刻真是太艰难了。
  
  李学农生怕自己被定位,仍旧是不敢打开手机,他准备半路从垃圾车上跳下,然后再买一个手机卡。
  
  …………
  
  就在垃圾车驶出机场大门,朝着垃圾处理厂而去的时候,一辆黑色的福特蒙迪欧也缓缓的启动了。
  
  这辆蒙迪欧就这么跟着垃圾车,看起来没有任何的异常。
  
  不过,在行驶了五公里之后,这辆蒙迪欧开始拉近了和垃圾车的距离,几乎是紧紧贴着垃圾车的屁股了。
  
  垃圾车的司机没有任何的反追踪经验,自然不知道自己已经被盯住了。
  
  走到了半路,垃圾车在公共卫生间门前停了下来。
  
  在司机走进卫生间里面方便的时候,李学农蹑手蹑脚的从车斗里面爬出来,丝毫不顾自己的头上还挂着几片菜叶,身上也沾了不少的泔水。
  
  他浑身的气味儿简直刺鼻,路过的那些行人纷纷远远躲开。
  
  看着此景,李学农的心中不禁有点感慨,上午的时候还是堂堂地级市的首富,现在却和一个乞丐没什么两样,落差实在是太大了。
  
  就在他准备找个地方洗把脸的时候,那辆一直跟在后面的蒙迪欧忽然闪了闪灯。
  
  李学农被看到这闪烁的灯光,心中一动,紧接着他便看到司机对其招了招手。
  
  救兵来了!
  
  终于脱离危险了!
  
  看到此景,李学农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他把身上的脏外套直接扔到了垃圾桶里,在厕所的水龙头下把头脸全部用凉水冲个干净,冻得打了好几个喷嚏,这才开门上车。
  
  在李学农上了车之后,这辆蒙迪欧便开走了。
  
  开车的是一个年轻男人,他的眼睛里面泛着精芒。
  
  从后视镜里打量了一下李学农,他淡淡的笑了笑:“按照咱们大老板的洁癖性子,你带着这一身味儿钻进来,回头这辆车子就绝对会被他给报废掉。”
  
  “老板他有洁癖吗?”李学农下意识的接了一句,然后嗅了嗅自己的身上,实在是又酸又臭,难以忍受。
  
  “老板的洁癖可还不轻呢。”这年轻人调侃了一句,然后说道:“老板的意思是,你现在已经暴露了,接下来还是躲一段时间吧。”
  
  “没想到对方的动作那么迅速,我差一点就上了飞机了,不然就能够在纽约躲一段时间了。”李学农已经从音色之中判断了出来,这个开车的年轻男人,就是之前和他通话、指引着他逃离的那一位。
  
  “不,你就算到了纽约,也不一定能够逃出对方的手掌心。”年轻男人说道:“对方在国外的势力要比国内更大。”
  
  “这次老板得罪的是个什么人?”李学农闻言,心中骇然,犹豫了一下,还是问道。
  
  他能够明显感觉出来,他的老板对这次的敌人非常忌惮。
  
  而这种忌惮,在以往几乎绝对不会在老板的身上出现,他是那么的自信,似乎一切问题都不是问题,所有的困难都能够摆平,似乎从来没有人能够让他低头。
  
  可是这一次,情况似乎有点不太一样了。
  
  “老板并不想招惹这个人,只不过这次的运气实在是不好。”年轻男人叹了口气,笑了笑,继续调侃道:“所以说是红颜祸水啊,咱们老板平时也算是洁身自好了,偶尔兴起,看上一个女人,想要戏弄戏弄,逼的其低头认输,哪成想,这个女人居然是个贞洁烈女,宁死不低头。”
  
  “是啊。”李学农不禁想起当年自己指使钱三对柯凝所在的企业进行打-砸的事情了。
  
  其实这样“欺负弱小”并非李学农的本意,把一个好端端的姑娘家逼到了远走他乡的境地,也是让李学农的心里有点不太舒服,不过屁股决定脑袋,他吃着老板赏赐的饭,自然就得为老板分忧。
  
  而且,这件事情对于李学农而言并不是什么沉重的心理负担,几乎在柯凝离开沂州前往南方讨生活之后,李学农就再也没想起来这个姑娘。
  
  年轻男人继续吐槽:“咱们老板的性格平常看起来没什么,但是在女人的方面简直就是一头犟驴,这么刚烈的女人,放弃就放弃了,偏偏他还就想玩到底,逼着这个女人屈服,结果,玩的就有点大了。”
  
  “我实在是想象不出来,这次对手究竟是谁,竟然能够让咱们老板如此的忌惮。”李学林摇了摇头。
  
  他也算是一枚相当重要的棋子了,可是老板竟然能够直接让他藏起来不露面,如果这样的躲藏时间再久一点的话,那么被“苦心培养”的李学农,几乎就要完全失去存在的价值了。
  
  想着自己今后的日子,李学农叹了一口气。
  
  年轻男人虽然在一边开车一边聊天,但还是还是时不时的看看后视镜,以免有人追踪。
  
  “老板现在让我去哪里躲着?”李学农问道。
  
  “等到了就知道了,先挨过这一段时间吧。”年轻男人说道。
  
  李学农的心中越发的震撼。
  
  这次老板到底得罪的是何方神圣?而那个“神圣”居然要为了一个女人和老板这样的存在开战这简直让人难以理解。
  
  “到了老板他们那个层次,不都是利益为重的吗?”李学农说道:“他们怎么会为了一个女人而大打出手?这样对彼此利益的伤害实在是太大了吧。”
  
  “你要知道,现在整个首都,所有人打心眼里都不想和那个家伙为敌,他的眼里可没有利益,谁得罪了他,或者得罪了他在意的人,这个家伙非得出手不可,是个超级护短男,整个首都被他搅合的鸡犬不宁。”年轻人说着,猛打方向盘,车子拐了个弯。
  
  “我们这是在朝哪个方向去的?”李学农看着路牌,判断了一下方向:“马上就要离开首都了。”
  
  “老板说了,你这几年来一直都比较辛苦,都没给你放过什么假,趁着这个机会,给你找个疗养院,好好的休息一下。”
  
  “谢谢老板了。”李学农摇了摇头,他此时几乎失去了一切,心情自然并不太好。
  
  “唉声叹气干什么?”年轻男人笑了笑:“你应该高兴才对,我们都想给自己放个假,可是哪有机会啊?”
  
  李学农表面上看起来是个首富,但他实则是他幕后老板的“经理人”,别看他这些年里赚了很多钱,但是绝大部分都流向了老板的口袋里面,而李学农自己,则只不过是个“表象化”的“富豪”而已。
  
  李学农并不知道老板在全国各地还有多少自己这样的人物,保守估计,至少十个以上。
  
  首都的那些大家族都喜欢这样培植自己的势力,所以所谓的富豪榜排名根本就是不准确的,而那些真正有实力的人,都通过自己的实力,让名字不出现在那个炒作性多于真实性的富豪榜单上面。
  
  “你可以睡一会儿。”年轻人看了看手表:“咱们应该还有一个小时的路程。”
  
  “嗯,我睡一会儿。”
  
  李学农的心情不佳,哪里还睡得着,只能勉强的闭目养神。
  
  一个小时之后,车子停下了。
  
  “下来方便一下。”年轻人说着,便开门下了车。
  
  “这是华云河水库?”李学农说道。
  
  他虽然不想方便,但也情不自禁的走下了车。
  
  望着壮观的水库,他的心情似乎好了一点点。
  
  年轻男人放完了水,把裤子的拉链拉好,然后随口说道:“这水库可真大,会游泳的人掉里面都不一定能爬得上来。”
  
  “是啊,更别提我这个不会游泳的旱鸭子了。”李学农摇了摇头。
  
  “不会吧,哥,你居然不会游泳?开什么玩笑呢?”年轻男人一脸的不相信。
  
  “是真的,我天生怕水,一看到水就犯怵,泳池里也是一样。”李学农苦笑着说道。
  
  “你不会游泳,既然这样,那我可就省事多了。”年轻男人说着,活动了一下颈部关节,发出了咔咔咔的声响。
  
  PS:第三更送上!这也是感谢土匪哥的歌的第二更!
  
  这一章发的晚了些,因为修改了很多,我想要透露一些细节,但是又不想透露的太过明显,能看出来些蛛丝马迹吗?晚安啦。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