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5章 告解


    这座葛尔多大教堂在前不久刚重新翻修过,由城里的大商人葛尔多捐助,因此教堂改用了他的名字,此举让葛尔多先生大喜过望。教堂翻修完毕之后,又捐赠了一批用具,并且以教堂的名义往贫民区送去一车车物资。如今翻修完成的教堂面积比以往扩建了三分之一,多出来的那个部位盖起了一片供修女神父居住的楼房,米罗和薇拉便各自独得一套三层小楼。只不过两人不常在此地居住,教会倒是有专人每天替他们打扫房间。这段时间,皇都的战争结束之后,神父和薇拉回到方舟港,便住了进去。米罗对于他的新住处很满意,要知道他在地球那个破落小镇里住的也不过是个挨着教堂的破房子,现在有自己的一套楼房,神父满足了。

    在方舟港停留的这段时间,人们每天都可以看到神父笑容满溢,他甚至还养了条狗,生活过得轻松又充实。每天晚上神父都会早早入睡,这个雷打不动的习惯,似乎在今晚给打破。

    看到走进教堂的神父,刚完成祷告的几个修女都可以看得了神父身上那种沉重感,这使得他笑容不再,表情凝肃。修女们几乎以为自己认错人了,这种深沉和严肃可以出现在任何人身上,可放在米罗神父身上就有些格格不入了。

    其中一位较为年长的修女上前轻声道:“神父,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米罗微微一笑,笑容看上去有些勉强:“谢谢你,孩子。我不需要帮忙,如果有需要,我不会客气的。天色不早了,你们该回去休息了。”

    “那您?”

    “我想跟天上的父说说话,或许,他可以给我一些指引。”米罗抬头看向布道台后的那尊雕像,划了个十字道。

    修女们互相看了对方一眼,便点点头无声地离开。她们要替神父关上门的时候,米罗摇头道:“不用关门,呆会应该会有一位客人要来。”

    修女们均感奇怪,这个时候还有谁会来教堂。奇怪归奇怪,倒也没人多嘴,便半掩着门扉走了。

    米罗看着天主像道:“如果你真的存在的,那么请你告诉我,这场战争能否在这个时代划上句号?”

    天主像当然没有回应,所以教堂很安静。米罗的神情有些憔悴,他找了张椅子坐了下来,轻轻叹了声。然后神情一动,沉声道:“很晚了,如果是来祷告的话,请明天再来吧。”

    “但我心头有件难解之事,现在就想向神明祷告,希望可以得到一点启示。”有个女子的声音从大门口传来。

    米罗回过头,看到门外站着两道身影,尽管两人均用斗蓬遮住全身,可从身材不难看出均是女性。一个高挑,一个娇小。说话的正是那身材较为娇小的那位,纵使在已经深夜的此刻,她们仍然戴着帽子。帽沿来到鼻尖挡住大半张脸,看不清容貌。那娇小身段的女子已经走进教堂,径直来到布道台前。

    神父说道:“至少你应该脱下帽子,以示对神明的尊敬。”

    “如果真有神明,脱不脱帽子有什么关系呢,反正他总能看清的不是吗?”

    米罗也不再坚持,耸了耸肩膀。

    女子跪下,双手交捧做起了祷告。片刻后站了起来,米罗问:“怎么样,得到一点启示了吗?”

    “没有。”

    “那大概因为你还不够虔诚,明天再来吧。”

    “可我等不及了,神父,我想告解。”

    米罗道:“明天再来吧,现在没有神父听你告解。”

    “您不就是吗?”

    米罗掏了掏耳朵,淡淡道:“我可不保证能够给你有用的建议。”

    “听听总无妨。”

    米罗站了起来说:“那跟我来吧。”

    深夜的告解室里很安静,米罗点亮了灯火,走进其中一个告解亭了便坐了下来。女子走到告解亭前,米罗在里面道:“开始吧。”

    女子跪下道:“神父,我有罪。”

    “世人皆有罪,如果你真心忏悔,仁慈的天父会原谅你的,孩子。”米罗面无表情地说道:“告诉我,你犯了什么罪。”

    “我杀死了自己的至亲。”女子轻声道。

    米罗眉毛一扬:“这个罪行可就有点严重了,你能告诉我为什么要这么做吗?

    ”

    “我也不想的,神父。可是如果我不杀他,就会被他杀死。这是我们之间的宿命,是一个解不开的结。”

    “孩子,你必须相信,这个世上没有什么解不开的死结,只有不肯努力去解开纠缠的人。”

    女子轻声一叹:“如果你明白我的处境,就不会这么说了,神父。我杀死了一位至亲,而现在,另一位至亲正在追杀我。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只知道,自己不想死。”

    “我想活着,神父,你有什么好建议吗?”

    米罗眯了眯眼说:“或许你可以出去躲一阵子。”

    “可躲得了一时,躲不过一世啊。”女子说:“而且命运的力量很奇妙,我总觉得无论躲到哪里,最终我们两人还是会相遇,然后就是不死不休的结局。”

    “不是我死,就是他亡。”

    “你要知道,孩子。当你这么想的时候,便已经注定了是个难以解开的心结。为什么你不换个角度想一想,比如,你可以和他坐下来好好谈谈。无论什么事,总会有解决的办法的。”

    女子声音略显无奈:“可我之前算计过他一次,我想他是不会原谅我的,也不会跟我坐下来谈。”

    “那么你就得主动去做一些事情请他原谅,让他看到你的诚意,打动他,孩子。”

    “真的能办到吗?神父?”

    米罗在告解亭里说:“可以的,只要你心存善念,一切都可以改变。”

    “那好吧,我试试。”告解亭外的女人站了起来,说:“感谢你做的一切,神父。”

    她离开了,米罗却没有急着从告解亭里出来。他神情沉重,完全没有开导完教徒后的那种释然。突然他自嘲地笑了下,然后推开了门走了出来。走出教堂的门,两个女人都离开了,米罗沿着石道拐向自己的住处,走着走着前面响起几声狗吠,米罗停步。抬头看,路灯下薇拉牵着他的狗走来。看到米罗,那条两岁的狗儿挣脱了薇拉欢快地跑来。米罗蹲下去抱住它,小狗使劲在神父的脸上蹭着。

    “我去找你却现不在,就带着彼德出来了,神父你没事吧?”薇拉轻声问道。

    米罗摸了摸下巴道:“是否我把心事都写在脸上了,不然怎么是个人都问我有没事,需要帮忙吗?”

    “你的样子看上去确实不太精神。”

    “放心吧,我没什么事。就是年纪大了,偶尔会有一些感伤的情绪。”

    微拉才不相信他这鬼话,但神父不说,她也懂得别问。换了个话题,她道:“我看刚才教堂的灯还亮着。”

    “嗯,刚才来了两个女人。一个很烦恼,找我告解来着。”

    “这么晚还有人来告解。”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来到神父的楼房前,米罗问:“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本来想跟你谈谈北都教区的事,不过现在不早了,明天我们再找个时间研究下吧。”

    米罗有些心不在焉地说:“也好,我也累了,那再见?”

    “晚安,神父。”

    米罗牵着狗走向大门,薇拉想了想,似乎做了个决定,手背处渐渐浮起一个刻印。突然米罗停了下来,神父回过头苦笑道:“我真的没事,薇拉。所以,请不要对我用你的能力。”

    “我很抱歉。”薇拉像是个做错事的孩子般,有些心虚地离开。走了几步她才突然想到,米罗是怎么现的?

    夜色越来越深沉。

    方舟港码头上,一个守夜人打着灯火在码头走了一圈,灯火照在停泊在码头的船只上,随着波浪起伏,船只在码头上投下一片起伏不定的阴影。守夜人打了个呵欠,紧了下领口走回值班室。喝下一口烈酒暖身,便钻进温暖的被窝里,片刻后已经响起了均匀的呼吸声。

    如果他再呆得久一点,那么就会现远处黑漆漆的海面上,不知何时多了点光亮。很微弱,但在深夜的海面出现亮光却十分不寻常。今晚风平浪静,拍打着岸边的涛声透着宁和的味道。可在距离方舟港几十海里外的地方,却悄然涌起了雾。这个时候海上基本不可能起雾,但雾气却越来越浓,让海面的整物都变得模糊起来。本来平静的海面上,一只飘浮在海面上的浮标突然摇光起来。片刻后,一片黑影从浮标附近经过,海水急涌,让浮标上下起伏。

    经过浮标的是一艘船,这艘船包裹着铁皮,两边均伸出尖锐的钢刺,看上去就像一头可怕的海兽。在船身上用颜料画着一条龙的图案,这条龙和拜勒岗帝国常见的巨龙图案有很大的区别。这条龙很修长,四爪踩云,头生鹿角。如果是经常往来于大洋两边的商人就会知道,这是条东方龙,只有在大洋东面的一个人类帝国,才会使用这样的龙作为图腾和标志。

    描绘着东方龙的铁甲船轰隆前进着,激荡的水声却给隔绝在浓雾里。雾外面根本听不到一丝异响,就这样,浓雾滚滚朝着方舟港而去。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