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八章 寻觅
    陆尘离开了那片密林,觉得有些疲倦,不管是谁,哪怕他曾经是在黑暗世界中最顶尖的影子,经历过最苛刻最艰苦的环境和遭遇,也修习过一些常人无法想象的诡异功法,但只要是人,在黑暗的泥土中潜伏了两天,都不会是一件轻松的事。

    这时明月高悬,夜色也陡然变成清朗起来,陆尘身上的衣服因为在密林中的那些事显得十分肮脏,在月光下就更加明显。不过对他来说这并不是一件难事,在离开那林子不远的一个偏僻角落中,他取出了早已准备好的新衣服换上了,看上去整个人便焕然一新,甚至连气色看起来都好了许多。

    随后,他向远处走去,目光也不时眺望着昆仑山深处天穹云间方向,那冲天而起的巨大光柱实在是太过惊人,再也没有任何东西可以遮蔽阻拦。

    看着那座巨大冬峰坠落崩塌,以及被巨大烟尘所淹没的壮观景象,陆尘也是默然震撼。

    但很快的,他的目光又重新落在那巨大光柱冲天而起的上方,那直刺云霄令天幕变色几乎隐隐有黑色漩涡出现的景象,不知为何,却是让他心头猛地一震。

    这一幕的情景,竟与昔年在荒谷一战的最后,三界魔教所召唤出来的降神咒最后的情景格外相似。

    当然了,此刻的天空虽然风云变幻,但并没有出现当年那种诡异的神迹力量,更不用说隐匿在黑暗中似乎如魔神一般可怕的那只眼睛。

    行走了一段路后,陆尘便看到了有许多昆仑弟子纷纷跑了出来,其实按时间计算的话,这时已是深夜,已经算是昆仑派宵禁的时候了。但今晚所发生的事情实在太大,让人根本无法呆坐屋中。

    越来越多的人出现了,更多的人开始向冬峰那个方向跑去,同一个方向上,不仅有天穹云间那个神秘的禁地,昆仑派的主峰重地天昆峰和正阳殿也在那边。

    看起来大家都有些六神无主,要去寻觅宗门里那些位大佬指点迷津了。

    “是因为发生了这样的大事,所以死光头他才没来的?”陆尘在心中暗自寻思道,但此刻的他心中疑惑丛生,实在是不知道该相信谁。

    这个世上你有没有几个可以真正信任的人呢?那种可以完全相信,坚信他永远不会背叛自己的朋友?

    夜风有些微凉,吹拂他的脸庞。陆尘原本走向天穹云间的脚步忽然停顿了一下,过了片刻后,他轻轻叹了口气,脸色有些复杂。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他的脑海中忽然浮起了一个少女的身影,那是易昕,她微笑着的容颜仿佛是这冷漠世间最可温暖人心的样子。

    陆尘没来由地笑了一下,居然觉得心情好了一些,再抬头看着那一轮明月,月光皎洁,此刻的夜色竟有几分明媚。

    不知为何,他对那人群奔去的地方有些厌倦之意,却是想起来前几天易昕说过要来找他时的模样。她的笑容好像在他心里从未如此清晰过,陆尘转过身,然后自言自语地低声道:“算了,去看看那个傻姑娘吧。”

    ※※※

    流香圃茶室和客房所在的地方,正好是在与天穹云间以及天昆峰等重要地点相反的方向,陆尘转身向那边走去的时候,路上便遇到了许多迎面而来的昆仑弟子。

    他一个人独自逆行,当然显得有些与众不同,不过此时正是夜晚,又兼发生如此震动人心的大事,所有的昆仑弟子几乎个个人心惶惶,也就没人会去注意这么一个不起眼的普通小人物了。

    再加上一路上陆尘都尽量走在路边阴影中,许多人甚至都没感觉到他就从他身边大步跑了过去,陆尘暗中观察了不少人,发现这其中似乎有为数不少的人是今天前去天昆峰正阳殿中参加了白日大会,晚上回来的途中突然又发生了如此大事,于是再度纷纷折返,向那崩塌的山峰赶去。

    “发生了什么事?”

    “冬峰怎么了?”

    “难道有外敌入侵?”

    “山中又有大震发生了吗?”

    诸如此类的问话,一路上陆尘不知道听到了多少,显然,大多数昆仑弟子都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在走了约莫一半路程后,前方一下子空了下来,似乎大部分的人已经在那一拨中赶去了,只剩下前方那些幽暗的屋宇、楼阁在夜色中沉寂不语。

    陆尘记得易昕对他说过这些日子她常会呆在这儿,因为她的师父东方涛常来这边与颜萝喝茶聊天,看起来两人的交情异常深厚。不过现在陆尘只担心易昕那丫头傻傻的,别看这天穹云间那边热闹非常,结果她也跑过去看热闹了。

    今晚他找不到易昕倒是无所谓,但是他隐隐有一种感觉,死光头此时此刻很可能就在那里。

    在这个世上,陆尘最看不透也最忌惮的人,始终都是将他从小抚养长大的那个死光头,没有人比他更了解那个人的强大,也不会有人比他更清楚那个人如果真的狠下心来的时候,会是怎样的无情。

    当然了,像死光头那等绝世人物,眼中不太可能会有易昕这样的小姑娘,然而真君之侧丝毫微小波澜,对普通人来说也许就是滔天巨浪。

    陆尘不想易昕有什么危险,所以还是过去了。

    当他走到流香圃茶室附近的时候,只见那片屋子中一片漆黑,并无灯火,看起来不像是有人还呆在里面,想必原本在这里的人要么是已经睡下了,要么就是在刚才被那一场冬峰异变所惊动,纷纷跑了出去。

    “该不会是真的已经溜过去看热闹了吧?”陆尘皱起了眉头,正想着要不要回头再去天昆峰那边走一趟时,突然从侧面猛地响起了一阵脚步声。

    陆尘转头看去,只见从茶室另一边一排客房的方向,同样是黑灯瞎火的地方,突然跑出了一个人影,脚步有些踉跄,但速度很快地跑了出来。

    借着这一晚明亮的月光,陆尘看清了那个人的脸,忽然怔了一下,只见此人却是苏墨,但看他的脸色似乎十分怪异,面上肌肉不住地扭曲抽搐着,双眼也是诡异地一红一白,同时,在他的脸上有各种恐惧畏怖的神情,似乎看到了什么人世间最可怕的东西,不住地大口喘着粗气。

    在跑出来的时候,苏墨似乎也看到了独自站在另一边的陆尘,他的脚步微微顿了一下,眼中竟是浮起了一抹凶光,带出了一点杀意。

    陆尘的脸沉了下来,他对这位苏墨苏公子可是看不顺眼很久了,若不是有苏青珺那个女子,只怕他早就对苏墨下手了。

    不过事实上,其实就算有苏青珺在,陆尘也并没有真的打算对苏墨完全既往不咎的,他让老马私下里去打听过苏家几个人的日常行踪,所为的也就是出这一口气。

    所以在这个冷清的深夜里,四下无人的时候,当苏墨似乎对他露出敌意时,陆尘非但没有退缩害怕,反而是眼露精光,猛地向前踏出了一步。

    只是当他意有所动时,苏墨却好像突然感觉到了陆尘的杀气,这一下子反而是怂了,口中怪叫一声,竟是直接掉头跑了。

    陆尘顿时一呆,倒是没想到这厮居然跑路跑得如此干脆,半点世家弟子的脸面都不要了。这要是换在以前,似乎苏墨干不出来这事啊。

    心中有些疑惑,但陆尘很快眉头一皱,却是在苏墨跑过之后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血腥气,他目光一凝,向苏墨背影看去,只见那个男人的右手上果然是有一片血迹。

    ※※※

    苏墨很快跑远了,而且看着他奔跑而去的方向,并不是前往天昆峰,或是天穹云间那个热闹的地方,反而是向着下山的方向跑。

    难道这大半夜的,这个古里古怪的苏家大公子却是要回昆吾城的家里吗?

    陆尘摇了摇头,沉吟片刻后,终于还是放弃了追踪此人的念头。今晚异象丛生,大变发生,像这等小事倒是不必着急,所以也还是不要节外生枝了,日后总有的是时间慢慢找这厮的麻烦。

    他转过身,准备离开这里,易昕既然不在这里,想必是也去天穹云间那边看热闹了吧,还别说,这种事情的确很符合易昕的性子。陆尘甚至都能想象得出易昕呼朋唤友十分激动急切的样子,有点可爱也有些笨啊。

    他笑了一下,往前走去,脚步声在黑暗的夜里前行着,一声声落在这萧瑟的庭院中。

    地上还是湿漉漉的,有许多地方有水珠滴落,大概是前不久那一场倾盆大雨的结果。他踩过了一片水洼,突然身子一顿,却是停了下来。

    黑暗里,有冷冷的夜风吹过。

    一丝若有若无的血腥气随风而来,飘荡在风中。陆尘转过身,目光有些冷,扫视着周围,然后慢慢地看向了客房那边黑暗的屋子。

    几许回廊深深,也多屋檐滴水。

    他在原地沉默地站了片刻,然后走了过去。

    月光照在他的身上,拉长了一条黑暗的影子。(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shenshuw.com阅读,掌上阅读更方便。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