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一章 归途 一
    明秀离开了!
  
      他在的时候,没什么感觉,可是当他离开后,杨守文就觉得生活中似乎少了些什么。
  
      一连两天,他都无精打采。
  
      后来在诸欢的劝说下,杨守文带着杨茉莉和幼娘,以及冯绍安的两个女儿离开交趾,在县城周围游玩了两天,才算是让情绪渐渐稳定,又带着一群人返回了交趾。
  
      而这个时候,桓彦范则在长阳关大败甘勇。
  
      两万叛军,被桓彦范一举击溃,甘勇率领数百亲随向南逃遁。
  
      “大猫,通知你父亲,罗伏州是甘氏的老巢,那里地势复杂,而且多为土著,必须要加以小心。
  
      建议令尊,稳扎稳打,不要想着速战速决。
  
      朝廷那边我会为他解释,让他不必心急。我希望此一战后,至少可以为岭南道换取三十年到五十年的平静。”
  
      在得知了桓彦范的进展之后,杨守文立刻找来了桓道臣,命他前去提醒。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安南土著冥顽不化,朝廷自平定岭南之后,却又屡屡发生叛乱。
  
      仅过去六年中,加上这一次的叛乱,岭南就发生了三次叛乱。而其余小规模的叛乱,更多不胜数,令人烦不胜烦。杨守文知道,对付这些土著,一味的安抚怀柔还不够。软硬兼施,朝廷一直以来都是展现出了软的手段,却未展现硬的手段来。
  
      甘氏造反,倒是一个极好的机会。
  
      杨守文的态度非常清楚,既然安抚不得,那索性就杀的他们害怕。
  
      在这一点上,杨守文已经通知了王元珪和王君毚两人,并且上疏洛阳,解释了他的计划。
  
      至于朝廷最后是什么态度?
  
      杨守文并不在意。
  
      先杀了再说,了不起他把那罪名背起来就是。
  
      桓彦范攻破长阳关后,兵进爱州。
  
      在得到了杨守文的提醒,他立刻下令,暂缓攻势。在爱州休整三日之后,桓彦范又以王君毚和王元珪两人兵分两路。王元珪率水军,在日南出海,沿海安线南下。
  
      同时,王君毚则由陆路进发,兵发忠义。
  
      桓彦范给二人的交代便是,稳扎稳打,每攻克一地,不必急于继续攻击,而是要肃清当地土著,稳定民心。
  
      这样一来,速度会慢下来。
  
      可一旦稳定,就如同杨守文所言,给岭南三十年的平静……
  
      而杨守文,则留在交趾,继续处理一些琐碎的事情。
  
      虽然明秀走了,可是他身边还有桓道臣与诸欢以及孙处玄三人。事情琐碎而繁多,却在一定程度上,很好的锤炼了杨守文治理地方的能力,让他感觉,进步不小。
  
      “可惜,明氏已决定迁移勃泥。
  
      若不然,我倒是想在这里建造一个港口,交给明家来经营。”
  
      已经过了惊蛰,春雨绵绵。
  
      这一日,杨守文带着诸欢等人离开交趾,巡视长州。
  
      是安南都护府的长州,而不是苏州的长洲……这里地处红河口,是一个极佳的天然港湾。
  
      杨守文在红河口登上一艘海鹘船,巡视涨海。
  
      迎着海风,眺望浩瀚大海。
  
      风浪有点急,以至于海船略显颠簸,不过杨守文的心情,却极为愉悦。
  
      上辈子卧床一世,最大的愿望,就是有朝一日可以乘船出海,可惜未能实现。没想到这一世,却实现了前世的愿望。杨守文突然张开了手臂,迎着风浪发出一声长啸。
  
      倒是其他人,却脸色苍白。
  
      那素来以见状而著称的杨茉莉,趴在船舷上呕吐不停。
  
      诸欢两脚发软,根本不敢上前,倒是幼娘,虽然有些不太适应,却依旧站在杨守文的身边。
  
      “兕子哥哥,既然觉得此地甚好,何不自己经营?”
  
      “哪有那么容易,想要经营这样一个海港,可不是钱帛能够解决。需要疏通方方面面,绝非一人之力能够完成。”
  
      “青之,你又何必担心这个?
  
      你忘了,你在洛阳组建的青园吗?不说别的,那些个勋贵子弟,谁还能没有些手段。你真要想在这里建成港湾,不妨拉拢那些人过来。若真能见到利益,遇到事情,你都不用开口,那些人自会为你解决。而你,只需要把持这港湾即可,又有何难?”
  
      青园!
  
      我险些都忘记了那处所在。
  
      想当初,杨守文找来一帮子驸马勋贵,只是想要让他们老实一些,为李显分忧。
  
      未曾想到,这些家伙别的不行,吃喝玩乐却极为在行。
  
      把个青园经营成了洛阳第一号的销金窟,更聚集了一大帮子纨绔子弟,成了气候。
  
      杨守文当初只是提了一个建议,从未参与进去。
  
      可是,那些个家伙,却一直把他算在里面。虽然他很少出面,可是在青园却名声响亮。
  
      杨守文听了桓道臣的这番话后,顿时想起了那些人。
  
      他想要在红河口兴建港口的冲动愈发强烈,只是……
  
      “大猫,前几日,太子送来书信,问我安南都护的人选。
  
      我上次曾让你打探过你父亲的口风,他对接掌安南都护府,可有兴趣?”
  
      “我倒是提过此事,但他却有些犹豫。
  
      这安南虽说是一方诸侯,天高皇帝远。可是,毕竟远离中枢,也让他颇有些纠结。”
  
      杨守文道:“其实,我觉得,令尊实不宜留在中枢。”
  
      “嗯?”
  
      “他性子刚强,虽有能力,却不晓变通,很容易被人利用。
  
      我记得,狄公曾与我说过一句话:身在庙堂之上,许多时候身不由己。所以,能力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要有变通之能。令尊若是回去洛阳,难免会受人掣肘。
  
      他又是个强硬的性子,很容易得罪人……所以,我更希望他留在这里,把安南打造成为一片乐土。现在朝堂上的局势太乱,以令尊的性子,实在不宜这时候返回。”
  
      “贪慕虚荣!”
  
      桓道臣冷哼一声,却把杨守文这番话,记在了心里。
  
      说实话,桓彦范的确是缺乏资历。
  
      哪怕是算上这次战功,他回去之后,依然要被压制。
  
      反倒是留在安南,可以让他施展拳脚。最重要的是,这安南刚经历了一场叛乱,需要有强硬之人坐镇。而庙堂中,许多人未必愿意来趟这浑水,桓彦范留下来,也就变得容易许多。
  
      毕竟,朝廷的大敌不在南方,而是在北方和西面。
  
      安南都护,绝对是位高权重。
  
      但是在朝廷的眼中,地位远不如安西都护府那么重要……
  
      桓彦范想了想,沉声道:“既然如此,我便再劝说他一遭。
  
      只是他的脾气太倔,非我能够左右。若是青之你能亲自与他交谈,说不定效果更好。”
  
      杨守文颇以为然。
  
      他这次出巡,目的地便是九真,也就是爱州州府所在。
  
      桓彦范如今就在爱州督战,所以杨守文的另一个目的,便是和桓彦范商议这件事。
  
      桓彦范早已得知杨守文的行程,所以早早在日南港口等候。
  
      杨守文下船后,与桓彦范在日南县衙里交谈了两个时辰,而后便决定改变行程,直接返回交趾。
  
      桓彦范,同意了他的建议,决意留守安南。
  
      而就在杨守文启程离开日南的时候,远在千里之外的洛阳,一场激烈的争论正在进行。
  
      长安二年正月十六,上元节。
  
      沙陀州的突厥人突然造反,杀死沙陀州都护府都护。
  
      北庭都护府都护郭虔瓘得知消息,立刻出兵救援,在咸泉镇遭遇埋伏,全军覆没。
  
      郭虔瓘,战死!
  
      消息传到了洛阳,满朝哗然。
  
      所有人,都义愤填膺,叫嚣着要出兵漠北。
  
      武则天下旨凉州都督郭元振出兵庭州,平定叛乱。
  
      同时,该派何人前往庭州接掌北庭都护,也成为许多人讨论的重点。
  
      “老臣举荐一人,东都留守杨承烈,可为北庭都督。”
  
      凤阁侍郎张柬之挺身而出,举荐一人。
  
      只是这个人,却使得武则天颇感为难……北庭都护府,是拱卫安西,连通西域的重要所在。若是派杨承烈前往,的确可以让武则天放心。不说别的,杨承烈不会拉帮结派,绝对忠于武则天。而且他性子沉稳,又通晓胡人习性,的确非常合适。
  
      可是,若杨承烈走了,谁来统领千骑?
  
      武则天一时间陷入了纠结之中,拿不定主意。
  
      回到上阳宫后,武则天便一个人在观风殿内,谁也不见。
  
      她找来了上官婉儿,“若文宣前往北庭,朕倒可以放心。
  
      可是,满朝文武之中,难道就没有第二个合适人选吗?文宣一走,谁来统帅千骑?”
  
      上官婉儿同样不舍,因为北庭远在西域,杨承烈一去,想见他便越发困难。
  
      而且,北庭多危险,上官婉儿同样不太放心。
  
      不过在三思之后,上官婉儿还是开口道:“陛下,从目前而言,杨文宣的确最合适。
  
      北庭乃安西重地,不可轻待。
  
      杨文宣敢于用事,又有足够的能力……况且,他自回来以后,得陛下重用,从一介白身,至今日东都留守不过三载,说实话难以服众。北庭,是他获取功勋的重要之地。若杨文宣能够在北庭有所为,那么他日返回洛阳,谁又能够阻止陛下重用?”
  
      武则天闻听,顿时醒悟过来。
  
      没错,杨承烈这些年的升迁很快,但说实在的,却没有拿得出手的功劳。
  
      如果再想升迁,会困难重重,阻力很大。可如果让他在北庭历练几年,谁又能阻止?
  
      “至于千骑,臣妾倒是想推荐一人。”
  
      “谁?”
  
      “陛下以为,青之如何?”
  
      武则天眼睛一亮,旋即露出了笑容。
  
      杨家父子,她都很看重。或许一开始的时候,武则天对杨守文多少有些不太满意,而且还特别能惹祸。可是这两年下来,但凡安排给他的事情,他一定能够办得妥当。
  
      不管是此前的西域之行,还是后来的剑南道平叛,以及现在的安南战事……
  
      “况且,三年之期即将到老。
  
      裹儿已十七了,难不成让她就这样耗着吗?
  
      青之返回,他们的婚事也该着手操办。虽说裹儿舍了公主封号,但毕竟是皇家贵胄,若青之身份不够,如何相配呢?以前,青之统帅千骑,估计会有很多人反对。
  
      可现在,青之先平剑南叛乱,又在岭南立下大功。
  
      满朝文武中,谁能比他更有资格统帅千骑?谁又能站出来,阻止他统领千骑呢?
  
      陛下莫忘了,青之可是武魁!”
  
      武则天听罢,着实有些意动……
  
      她沉吟良久,突然看着上官婉儿道:“婉儿,若是文宣离开,你舍得吗?”
  
      上官婉儿的脸顿时通红,低下头,不知该如何回答。
  
      武则天笑了,指了指上官婉儿道:“你的心意,朕很明白。
  
      放心吧,朕这次会给你一个交代……立刻传朕旨意,招杨守文返回洛阳,不得耽搁。”(未完待续。)】(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无错误、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wanbenheji(按住三秒复制)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