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6章 海上突变


    涂有腾龙图案的铁甲船并非一般意义上的多桅帆船,在它船上也有多根桅杆,但桅杆上只升了半帆,显然使用的并非纯风力。再说今晚海上风力平平,就算升起全帆也没有眼下这种度。它的动力来自于船两边的六个巨大水轮,每个水如圆桌,轮叶旋转间拨动水浪,推着铁甲船往前驶去。透过轮叶可以看到后面一根粗大的轮轴直通往船体里,而在船体内部连接着轮轴的竟然是一套复杂的链轴机器。透过那上层的船板可以听到上方传来吆喝的声音。

    “踩过点,你们这些瘦皮猴子!”

    在上方的封闭船舱里,飘荡着汗水和海水混合在一起的味道。船舱灯火通明,两边各有三排奴隶正在不断地踩着踏板,这些踏板驱动下方的链轴机器,从而让船体两边的水轮转得飞快。船舱里有七八个监工,手中都拿着长且带刺的鞭子,哪个奴隶踩得慢了,就是一鞭子抽过去。

    其中一个监工哼了声道:“都给我好好干活,否则明天没饭吃。”,他是这个动力室的监工长,而无论是监工还是奴隶,都是黄皮肤黑头的东方人。监工长嚷嚷了几句,便走到通道处,踩着一条吱吱叫的木梯走上去。打开上面一道门,门后是另一层船舱,穿着铁甲的士兵正大声呼喝着来回跑动,他们把一架架扁长的木船推至前方排好,每艘木船的船头均用铁皮包裹,船头给雕成龙头的造型,从龙嘴里皆伸出乌黑的铁管,如同袖珍的火炮。

    每艘船只有六个座位,上面放着两付划桨,看样子这种船轻便灵快。

    监工长继续往上走,共经过了三层船舱,每一层船舱的功能和人员皆不相同。最后他来到甲板上,被一人熊般强壮的男人叫住:“叫你那些奴隶们再快点,平西王已经等得不耐烦了。”

    监工长忙不迭地道:“知道知道,罗大人。”

    姓罗的军官哼哼离开,甲板两边都竖着火把,正有士兵把一尊尊涂着红漆的龙头大炮推至船前。一箱箱的炮弹从仓库里给抬了出来,由力士送往船头。军官走至船头,船头上有一个木楼,上得木楼,在前方伸出楼体的平台上站着个男人。男人背对着军官,披着张铁色裘皮,头戴高冠,冠上左右飘着一条红绸缎带。军官在他背后跪下道:“禀告王爷,我军已经做好战斗准备。只等王爷一声令下,便可攻城。”

    那人终于转过身。

    火光下是一张英俊的脸孔,纵使已至中年,却不显老气。那冠玉般的脸上看不到一丝皱纹,显然保养得极好,剑眉凤目,双唇紧抿,整个人透着一种卓尔不群的气质。

    他身上是和裘皮披风同色的战甲,不过盔甲极具东方特色,其中点缀以鲜红的纹路,隐约可见那是飞腾的龙纹。腰间悬着长剑,光是护手和剑柄,便嵌着不菲的宝石,可见这把剑的贵重。

    被称为王爷的男人洒然一笑,道:“那还等什么,让我们把这些西方蛮子好好教训一顿,他们若肯归顺我们盘龙帝国也就罢了。如若不然,便把他们铲平了,再好好调教这些化外之民。”

    罗姓军官大喝一声:“领命。”

    片刻后,船上便响起了沉郁的敲点,敲声响起,两侧便有同样的敲声遥遥相应。敲声以这艘铁甲船为中心不断传开,片刻后海上浓雾间鼓响如雷。节奏激烈,正是进攻的信号。

    随着鼓声的响起,铁甲船附近的海面也掀起了巨浪。浪花四溅中,海面上有一点点萤光亮起,突然之间,有东西破水而出。在船只的火光下,竟然是头大如帆舰的海蛇。海蛇身上遍布深紫色的鳞片,两颗蛇瞳金黄亮,眉心处有一块蛇骨隆起,如同短且粗的独角。它张嘴嘶叫,那些包裹着船队的浓雾便渐渐散去。散去浓雾之后,方舟港的海面上赫然出现了一支庞大的船队,近百艘铁甲船朝向港口,已经推至船头的红龙火炮6续轰鸣起来,一炮始,一炮又轰,炮炮轰鸣犹如震天雷鸣,响彻城市的夜空,把宁静的夜色撕得粉碎。

    从红龙火炮里轰射出去的炮弹飞旋转,在海面上划出一条抛物线落到码头或山壁上,碰撞的瞬间弹壳粉碎,从里面溅射出一颗颗小型炮弹,然后就是一连串的爆炸。过百尊的火炮同时轰炸之下,方舟港面朝海边的山崖便轰隆脱落。随着火炮的角度开始上扬,炮弹便落进了城市的边缘地带,把火焰逐渐朝城内蔓延。

    在炮火轰鸣中,一艘艘铁甲船的船头两边打开,露出里面的船舱,有一条甲板从船舱里伸了下来,连接着海面。接着那些扁长的龙头船便从甲板滑下,落到海面上后,负责划桨的士兵用力划动船浆,于是一艘艘龙头船迅地驶进了山内港口。

    这时,驻扎在港口的一支军队赶了过来。队长看到这些龙头船脸色一变,大吼道:“射击!击沉它们,不能让这些东西靠岸。”

    士兵纷纷半蹲在地,举起火枪朝驶入港口的敌船射击,枪声在港口的山腹里回荡着。前面几艘龙头船给子弹轰出个个缺口,上面的士兵来不及登岸便给射死。可后面的龙头船数量极多,且船上的士兵也开始还击,他们架起铁盾,盾牌挡下了火枪的子弹。然后从盾牌后探出一根根火枪对关岸上射击,几轮对射下来,方舟港的卫队便死伤殆尽。

    来自东方的战士开始登岸,他们迅下船,跳上码头,在简单地集结之后便开始往惊涛走廊推进,打算通过走廊杀进城市。很快,负责这座城市安全的深海鳞姬便出现在入侵者的眼前,于是两支军队在惊涛走廊上对抗厮杀了起来。

    白堡的卧室里,听到枪炮声的若拉从睡梦中醒来。一睁开眼睛就看到从窗户透进来的火光,她的丈夫奥兰多正站在门口,似乎跟管家梅斯在交谈着什么。管家急急离去,奥兰多则回到房里,把一套战甲拿了出来,并给自己穿戴上。

    “生了什么事?”若拉看着窗外的火光,心跳得很快。皇都的战争已经结束了,阴影公国也早已撤军,何况现在火光显然在海港那边亮起,又会是什么样的敌人才会从海上攻来。

    奥兰多一边穿戴着盔甲一边道:“我们受到袭击了,敌人来自海上。他们的战船和装备都是前所末见的,应该不是帝国内部的敌人,我想这些入侵者应该来自大海的另一边。”

    若拉久居此地,方舟港也有不少跨洋商人往来,她知道在大海的另一边,在遥远的东方有一片大6。那片大6有个强大的人类帝国,就像她哥哥曾经任用的幕僚龙先生,便是来自东方。东方人普遍是黄皮肤和黑头,他们心思细腻、举止优雅,充满了神秘感。往来大海的商人通常会运来东方的香料和茶叶,那些是进贡给皇室的贡品,等闲不会流入坊间。

    但若拉没想到,原来东方人非但有香料和茶叶,他们还有火炮和跨洋战船!

    奥兰多已经穿好战甲,并把父亲的铁枪拿了起来:“我已经让梅斯去通知大教堂,米罗神父他们这次回来,正好有一支十字军驻守在本地,希望米罗神父他们可以把这支十字军借出来。但我们才是这座城市的主人,所以方舟港需要我们自己来守护。我现在就到码头去看看,你留在这,指挥城防队把居民往内撤吧。对了,还得通知爱德华伯爵,我们可能需要他的力量。”

    若拉摇头道:“我和你一起去吧,我也是个战士。”

    奥兰多蹲了下来,温柔地摸了摸若拉隆起的腹部道:“或许你曾经是个勇猛的战士,但亲爱的,你现在是我们宝贝的母亲。所以,去做一个母亲该做的事吧。”

    在若拉额头上一吻,奥兰多提枪离开了卧室。若拉叹了口气,走到窗前。窗外火光耀眼,尽管从这里看不到码头港口,可若拉知道那里已经变成了战场。

    “小心点,奥兰多。”她轻声道。

    大教堂后的小楼里,米罗睁开眼睛的时候,楼下的门给拍得咔咔作响。米罗披上衣服下楼开门,门外是一名十字军骑士。骑士先在胸前划了个十字道:“上帝保佑,米罗神父你没事太好了。”

    “生了什么事?”

    “我们受到袭击了,刚收到白堡的急报,港口码头那边已经打起来了。白堡方面希望借助我们的力量,威利克团长已经带了一队人马赶去。但他要求我们把您和薇拉小姐带走,马车已经准备好了,请跟我来神父。”

    米罗点点头,带上他的狗跟骑士离开。教会里的修女神父也在撤离,只有他和薇拉钻进了一辆马车里。包括那名骑士在内,合共十名骑士和二十名士兵护送着这辆马车离去。车厢里,神父揭开窗帘,看着街上争相奔走的人叹了口气道:“真是的,就不能让人好好睡一觉。”

    旁边的薇拉翻了个白眼。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