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零四章:下嫁公主
    每到清晨,雾霭在这草原上升腾而起,那冰凉的晨雾便打在战壕的壕沟里,化作了露珠,浸入人的额面,令人不禁生颤。

    昨夜里的篝火已是熄了,在壕沟之中,只留下一堆堆的灰烬,壕沟里都是兵不解甲的生员,各自抱着手中的步枪,安静地蜷缩在壕沟里。

    伙房那里已经开始升起炊烟,只是这大清早的,一匹快马则以极快的速度将一份急报送到了叶春秋的手里。

    叶春秋听到了禀报,连忙和衣而起,细细地看了急报。

    听到消息,赶过来得唐伯虎见叶春秋的脸色越加冷峻,连忙上前道:“公爷,又出什么事了?”

    叶春秋道:“陛下的位置确定了,在鸿源牧场,哎,亏我一直派人在青龙里找,真是想不到这家伙……”

    敢称呼天子为这家伙的,估计这世上除了叶春秋,也算是没谁了。

    此时,叶春秋皱起了俊眉,继续道:“现在太后的凤驾已经启程了,不久就要到山海关,山海关那儿得知了消息,也已派出了骁骑,火速去了鸿源牧场。”

    叶春秋将急报丢在桌案上,想了想,沉吟道:“立即传令给许杰,告诉他,让他带三百人,骑着马,火速赶去鸿源牧场寻一个叫朱寿的人,无论如何也要将人找回来,太后的凤驾要来了……”

    叶春秋的眼眸显出了几分忧色,幽幽地道:“眼下这个时候,草原上是凶险万分,太后亲临,却是容不得有半分的马虎啊,到时,我亲自去迎凤驾吧。”

    呼……

    叶春秋无声地呼出了一口气,不管如何,至少现在已经知道朱厚照身在何处,而不是继续漫无目的地寻找下去。

    朱厚照出走,算是搞得很多人跟着人仰马翻,叶春秋也不禁恼火,可是这又能如何呢,难道还能揍朱厚照一顿不成?

    现在总算有了消息,叶春秋只在心里祈祷朱厚照不会遇到什么危险,能安然无恙地等到他们找到他!

    不过更令叶春秋感到恼火的,则是那厂卫,既然早就得知了消息,派出人想去迎驾,若是当时愿意及早告诉他,他早就带着镇国新军去迎接圣驾了。

    叶春秋现在又怎么不明白这厂卫分明是想抢这功劳,于是私自行动,结果迎驾的人却是半途被截杀,这才拖了这么多时间。

    朝中的掣肘,还有庙堂上的人心难测,令叶春秋愈发地觉得,自己出关,就藩镇远国这步棋,算是走对了。

    大明建国,已有近百二十年,各种利益集团纠葛一起,相互掣肘,实在不是一个能安心让人做事的地方。

    站在一旁的唐伯虎亦不禁担心地道:“公爷,你说陛下……”

    还不等唐伯虎将话说完,叶春秋便毫不犹豫地打断他的话,道:“陛下吉人自有天相,断然不会出什么事的,放心,快命许杰成行吧,告诉他……”叶春秋顿了顿,接着道:“就算是绑,也要把陛下绑回来,这是我说的,有什么后果,我来承担。”

    “是。”唐伯虎不敢怠慢,脚步匆匆地去了。

    ………………

    此时,在朵颜部的大帐里,却是显得很是太平,这花当近来倒是快活得很,他命三卫各自寻找自己的营地进行长驻,接着……自然就是开始看好戏了。

    一百万两银子,送了草场出去,表面上是吃了亏,可实际上,他却自觉得自己是空手套白狼。

    这毕竟不难理解,自古以来,在蒙古人的观念里,汉人是无法在关外立足的,所以收了银子,虽然花当将草场拱手送人,可是这些汉人连这个冬天都熬不过去,若是被土谢部斩杀殆尽,将来还会有汉人敢出关吗?汉人不敢出关,这些牧场自然也就荒废了,这些荒废的牧场,最后还不是要回到自己的手里吗?

    如此简明的如意算盘,怎么不令他心情大好?

    虽然是得罪了巴图蒙克,可不管如何,投靠了明廷,至少也可保障自己的安全,明廷是绝不会轻易放弃他在关外的这枚棋子的,所以即便他对牧场见死不救,也绝不会惹来什么太大的后果。

    现在的他,自然是将心思放在了这一幕好戏上。

    从许多牧人带来的消息来看,土谢部已经开始动手了,花当一听,顿时振奋。

    于是,花当立即严令各部不得随意出营,也不可和土谢部发生什么争执,各安本份,接下来,便是等着那无数的牧场被那土谢部杀个落花流水,到了来年开春,自己的牧人进驻各大牧场,说不准还可以向朝廷报一个收复失地呢!

    哈哈,这又是大功一件,无论明廷信与不信,反正关外唯一可借助的力量便是朵颜部,他能奈何,还不得乖乖论功行赏?

    他想到此处,便不禁佩服起自己的智商。

    只是,当泰宁卫指挥使同知塔宾帖木儿将一封自山海关的急奏送到花当的手里时,花当现在怔了一下,随即忍不住道:“太后?太后为何要出关?”

    塔宾帖木儿拧着眉头道:“这,确实是很蹊跷的事,而且,据说山海关和镇国府都已各派骁骑,往鸿源牧场去了。”

    花当亦是皱眉道:“我倒是想起了一件事来,早听说大明的皇帝突然不知所踪,一直觉得奇怪,可是现在细细思来,结合这些汉人的举动,除了大明的皇帝,还有什么需要太后亲临呢……”

    “我明白了……”花当深吸了一口气,接着道:“是大明的皇帝!若是我没有猜错的话,他一定就在鸿源牧场,快,快,立即带人,你亲自去,去鸿源牧场迎驾……”

    “啊……现在是否已经迟了……”塔宾帖木儿愣了愣。

    花当摇头道:“不迟,草原里这个时候乱纷纷的,我们也该表一表忠心了,到时候,你见了那大明皇帝,亲自请求大明皇帝将公主下嫁给兄弟,请大明皇帝和亲。”

    塔宾帖木儿挠挠头,道:“这……大明历来不下嫁公主和亲,只怕他们不肯。”

    (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