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零五章:突袭
    听到塔宾帖木儿的话,花当却是不以为然。

    “问题就在这里。”花当贼兮兮地一笑,接着道:“你到了鸿源牧场或是半途遭遇了他们,这时候他们的人也不多,至多不过数百上千个骑兵罢了,而且风声鹤唳,谁也不能保证绝对的安全,这个时候若是提出和亲,大明的皇帝会不答应吗?你自然要恭顺一些,万万不可威胁大明天子,要显出咱们朵颜部的忠心,你即便做得无可挑剔,可那大明的皇帝却会怎样想呢?他一定会想,这些‘蛮子’乃是化外之人,哈哈……”

    花当自称自己是蛮子的时候,非但没有觉得羞辱,反而得意洋洋地大笑一声,才接着道:“若是不满足我们这些蛮子的要求,我们借机发难可就糟了,他可是天子呢,这样的尊贵,为了保障自己的安全,自然什么都肯答应,到时只要他肯答应下来,你一定要做出一副感激涕零的样子向大明皇帝谢恩,带去的扈从,也要尽心随侍在大明皇帝左右,他是天子,金口一开,怎么会食言?到了那时,我的兄弟虽然娶不着巴图蒙克汗的公主,却娶了那大明的公主,那大明要和亲下嫁,单单这嫁妆,怕是就够我们吃几年的了,你懂我的意思了吗?”

    塔宾帖木儿恍然大悟,不由随即眼眸一亮,点着头,亦是笑道:“懂了。”

    “那就去吧。”花当突然发出冷笑,眼中带着狡黠,道:“这里是草原呢,上次吃了姓叶的亏,好在他送了百万纹银来,算是勉强弥足了我的一些损失,这一趟,不但白得百万纹银,顺道,再从这大明皇帝手里挣一票大的,咱们朵颜部哪,也该风光风光了,这是祖宗们保佑啊。”

    那塔宾帖木儿不敢迟疑,连忙带了数百人,急匆匆地朝那鸿源牧场的方向疾驰而去。

    朵颜部距离鸿源牧场并不远,也不过半天的路程罢了,只是等塔宾帖木儿带着人抵达了这里,却发现这里已来了各色铠甲的汉军,有新军的生员,有穿着飞鱼服的锦衣卫人员,还有几个穿着藏青服色的宦官,更有山海关穿着锁甲的骁骑,以及穿着麒麟服的勇士营官兵。

    为首的一个宦官,面色很是阴沉,这里已被他翻了个底朝天了,附近数十里,也已经被搜了个遍,可是人踪皆无。

    这里明显有被人劫掠过的痕迹,不过显然劫掠的人很匆忙,打开了牛羊的圈子,只带走了一些牲畜,理应不是大队人马干的。

    再远一些,看到许多的血迹,可是尸首却是不多,没有一个人是鞑靼人,只有七八个汉人牧民的尸首。

    这么多的血迹,按理来说,至少死了数百人才有可能。

    可是其他的尸首呢,其他的尸首去了哪里?

    唯一的一个好消息,便是没有发现陛下的尸首。

    可这算是好消息吗?整个鸿源牧场,已找不到一个活人,附近的几个牧场,亦是人踪皆无,倒是抓住了一些马匪,遇到了一些数十人一伙的鞑靼的散兵游勇,却也是一问三不知。

    那么是不是代表……陛下……极有可能已经遭遇不侧了?

    想到此处,张永就不禁心里生寒,这寒意蔓延了他的全身,侵蚀到了他的骨子里。

    “找,继续找。”张永冷着脸对其他人吩咐道。

    太后就要来了,张永作为御马监的掌印太监,怎么敢敷衍呢?所以带着一批勇士营,几乎是日夜不停地赶到了山海关,接着带着骁骑出发。

    “都给我将人非找出来不可,找不到,谁也别想好好地活着,这是要出大事了啊,要出大事了啊。”张永愈发的气急败坏,早没了在宫中的涵养,几乎气得要跳脚。

    他很清楚,自己的今日是陛下给的,一朝天子未必是一朝臣,可是一朝天子,这身边伺候他的宦官肯定要换一茬,没了天子作为倚靠,要嘛他被人弄死,最好的结局,也不过是去中都凤阳守灵,何况他怎么向太后交代呢?

    这时看到许杰几个镇国新军生员还在,张永更是气不打一处来,狰狞地对许杰道:“就是你们,就是你们,非要出关,非要南人牧马,你看看,你们睁开眼看看,这个地方,哪里还有几个南人?南人根本牧不了马,现在出了这岔子,天要塌下来了,哈,等着瞧吧,咱家和你家的国公,且看谁先死无葬身之地,且看这天塌下来,先要被砸得粉身碎骨的是谁。南人牧马……南人牧马……哈……哈哈……可笑……可笑至极!”

    一个新军生员有些不忿,想要上前理论,却被许杰拉住。

    那塔宾帖木儿见此情景,也没有逗留,乱民轰隆隆地带着骑队,又火速打道回府去了。

    ………………

    扎鲁特草场乃是大漠最肥美的草场之一,境内有九条河流,支流四十九条之多,分属嫩江和辽河两大水系,河流冲击之下,形成了湖泊,而湖泊与河流又滋养着这里的青草,这里既是前往辽东的通道,距离京师,也不过五百多里罢了,地理位置,可谓是得天独厚。

    虽是到了秋日,即便是青草,也显露出了黄装,可是这里,依旧可见其土地肥沃。

    而在此时,一支骑队疯狂地在奔腾,数百上千的战马踏破了枯草和泥泞,宛如旋风一般,朝着一个目标挺进。

    他们已经无法休息了,因为在半途上,已经遭遇了鞑靼人的牧人和斥候,这就意味着,双方都在赛跑,若是中途稍有停顿,一旦被对方警觉,那么所谓的奔袭就成了笑话。

    朱厚照已在马上连续骑了四个时辰,整个人已经筋疲力尽,可是他依旧是精神饱满,因为在他的心底里,现在只有一个信念,他必须坚持,必须以最快的速度到达目的地。

    胸中的百万雄兵,满腹的韬略,二十年的蛰伏,无数个日日夜夜的挑灯阅览兵书,是否值得,只看今朝了。

    ………………

    求点保底月票!(未完待续。)

    :访问网站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