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7章 通天教主打消耗
    一秒记住【笔趣阁 】,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毕竟是三清之一,即使是随手攻击,这一剑的威能,也远远超过了刚才太乙真人分化出一百二十八道剑光的太乙分光剑。

    可是其他人看到这戮仙剑的攻势,反而是叹了口气,露出失望的表情。

    这一击虽然还算不错,但如何能和元始天尊引动三宝玉如意、如来佛全力如来神掌的那两次攻势相比?

    那两位都没能奈何刘明,现在这种不痛不痒的攻势,又有何用!

    铮!

    一声鸣响,令刘明头晕目眩的那种感觉再次袭来。

    尽管通天教主只是动用了最多两三分的实力发动术法,但也远非太乙真人这个级别所能比拟,刘明承担起来绝不轻松。

    但不同的是,通天教主摆下诛仙剑阵,以一柄仙剑伤敌,另外留下了三柄剑防护自身,大部分的修为隐而不发。

    嗡!

    牛笔的术法反噬当然如期而至,但通天教主早有所备,潜运玄功,不太费力地就把这次反噬抵挡住。

    就这样而已了?

    通天教主感受了一下攻击强度,再看看刘明又白了一分的脸色,再次验证了自己的猜想,忍不住仰天长笑,得意非常。

    “哈哈哈哈!原来如此!”

    通天教主指着刘明,冷笑道:“这刘明,本没有什么强大非凡的攻击力,只是不知通过什么方式,能够将承担的攻击,以某种不可思议的手段反击回去。他承受的攻击越强大,反噬的力量也越恐怖。而如果将攻击力度控制在自己可以接受的范围内,那就完全没有问题。他运用这种神通,似乎也并不是没有限制的,而纵刚才那样程度的攻击,可以无穷无尽!”

    话音未落,通天教主双手连连挥舞,四柄仙剑开始交替攻杀。

    诛仙剑、戮仙剑、陷仙剑、绝仙剑。

    没有特别华丽的攻击术法,只是很朴素的一剑接着一剑,根本不给刘明任何喘息的机会。

    看似简单的攻势,一下子就把刘明陷入了真正的绝境当中!

    尽管是随手攻击,但毕竟也是出自通天教主之手,就算是太乙真人这样的修道高人,也恐怕无力承担随手一剑,何况是刘明。

    牛笔的防御当然还是十分可靠,每承担一道剑光,就震动一下,将对方的攻击反噬回去。

    但通天教主最少留着七八分修为来抵挡这种反噬,相当于同级别的对手随手试探的一击,抵挡起来毫无压力。

    但刘明那边,却被牛笔承担攻击所造成的接连不断的震动,弄得苦不堪言。

    每一剑都相当于是好几个太乙真人全力攻击,刘明只挨了十几剑,头脑就被震荡得一片混沌,胸口恶心得只想呕吐,整个人都迷迷糊糊的,浑身不断颤抖。

    尽管诛仙剑阵的攻势,没能对牛笔画卷的实质损伤,但这种震荡对于刘明头脑的冲击,先让他本体承担不住。

    太上老君和菩提祖师,眼前同时一亮,看来这刘明还真如通天教主所说,拥有强大的防御能力和恐怖的反击术法,但并没有自己真正擅长的攻击能力。

    除了……那个神秘莫测的圈圈!

    到现在为止,号称“罗天上仙,圈圈老祖”的那道令三界震惊的圈子,还没有真正用出来。

    所以太上老君等人,看着通天教主操纵诛仙剑阵攻击,却都没有出手相助,反而是目光灼灼盯紧了刘明,防备他那个真正厉害的大招出手。

    可现在的刘明,哪有大招?

    光华闪耀,剑气冲霄。

    在封神一战中曾经大放异彩的诛仙剑阵,曾经让昆仑十二金仙都闻名丧胆。现在由通天教主亲手施为,对付刘明一人,那强大的压力,几乎在顷刻之间,就让刘明无法支持。

    轰轰轰!

    脑中持续不断的轰鸣,像是被人直接丢进去一挂十万响的鞭炮,响起来根本就是无休无止。

    呼呼……

    刘明大口喘着粗气,脸色越来越惨白,虽然这种程度的攻击,牛笔完全能抵挡得住,但是牛笔本身的震颤反倒成了击垮刘明身体的主要因素。

    特么的,撑不住了!

    刘明嘴里发苦,勉强保持最后一丝清明,苦思对策。

    牛笔是好东西,可惜自己这具身体太过孱弱,而且也没有比较给力的帮手,实在对付不了对方这样强悍的阵容。

    若是有几个同级别哪怕是实力稍弱的朋友,加上牛笔的力量,这一仗早就赢了。

    万没想到,这回遇上的阵容如此华丽,双方一言不合动起手来,虽然元始和如来已经被牛笔重伤,但他也终于被通天教主找到了弱点所在,一套诛仙剑阵,打得他颇为狼狈。

    现在咋整,*!

    这番激战,让刘明忘记了时间的概念,一个他意料之外的变化,却在79中的一间普通考场上,忽然发生了。

    “这个刘明,居然跑了。”

    高考时不是不允许上厕所,但考生除非特殊情况,否则都提前打扫干净,状态全满才开始考试,否则耽误的几分钟那都是很珍贵的。

    偶尔发生上厕所的情况,通常也会由一名监考老师跟着,防止考生在厕所里运用种种手段作弊。

    但这次跟着刘明过去的那名老师,一脸莫名其妙地回到教室,跟另一个监考人员嘀咕道:“我在厕所门外等了好久都不见出来,进去一看,这小子好像是跳窗户走掉了。”

    “我去,跳窗?”

    另一名监考惊奇地瞪大眼睛,“这可是三楼!跳窗等于跳楼啊,你确定他是跳窗?”

    “千真万确,我眼睛就没离开过厕所门口,又没有其他出口。”

    “那他……图什么啊?”

    “我觉得,可能是有急事。”

    “有急事可以说啊,不用这么激烈的吧!”

    “你忘了,我们考场不允许提前交卷,可能他觉得正常途径会打麻烦,所以才出此下策。”

    “我勒个去!”

    俩人嘀嘀咕咕了半天,也只能猜个大概,最后眼看着考试还差十几二十分钟就结束了,便先走过去,简单浏览了一下刘明没答完的数学卷子,然后将其收了上来。

    与此同时,在天上被诛仙剑阵打得各种凄惨的刘明,忽然收到了一条提示。

    “经验值+,是否接受?是/否”(未完待续。)

    ;

    手机用户请浏览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