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零六章:天子驾到
    犹如开闸泄洪之后的洪峰,在这辽阔的草原上,乌压压地骑队没有停歇半刻,马不停蹄的前进着。

    朱老大固然领头,可是身后的牧人们却不免心虚。

    这样没有任何人去做前哨打探,去寻觅战机,其中的凶险任何一个人都能明白。

    这样的寻找,若是朱老大的预料错误,就意味着自己的行踪被发现,可能遭受鞑靼人的截击。

    更可怕的是,因为没有前哨刺探,那么就算是找到了对方的本部,若是对方不是朱老大说的那样倾巢而出,这就意味着,在这营地里,至少有上万甚至是数万的鞑靼精锐。

    卧槽……这简直就是羊入虎口,是九死一生啊,极有可能有去无回,根本就是拿性命在开玩笑了。

    开始,大家的血是热腾腾的,可是这热血渐渐沉淀,等渐渐的清醒了一些,几乎所有人,心里都开始发毛起来。

    若是遇到了鞑靼精锐,那么后果不堪设想。

    他们毕竟不是疯子,话说,这朱老大平时只待在牧场,怎么会对这里的情况如此的了解呢,这于理不合啊,莫非,朱老大压根也只是完全靠瞎蒙。

    我的天!

    只是到了这里,已是没有退路了,既然被鞑靼游骑发现,想走?真的有这样容易吗?恐怕所有人都将在顷刻间毙命,暴尸荒野。

    所有人睁大眼睛看着那身袭披风的青年背影,那直挺厚实的背影里竟带着一种难以言喻的执拗。

    他似乎深信自己的判断,对此奉若圭臬。

    朱厚照骑着马,冷风如刀锋一样刮在面上,让人感觉有些疼,可他依旧直直的看着前方,眼睛里带着神采。

    到了,就快到了,理应就在这里,一定在这里的!

    很快他就能将土谢部的人一网打尽,这次的釜底抽薪将让他们付出惨痛的代价。

    朱厚照整个人很振奋,黝黑的面容里透出自豪之色。

    叶春秋,你看到了吗?朕终于生出了翅膀,朕要飞起来了,嗯,朕一定能飞翔起来,直冲云霄,遨游九天之上。

    朕不再是牢笼的金丝雀,无法展翅翱翔了,朕终于飞起来了。

    朕这天子,不应该只来自于上天的授命,更不应该……只是靠着祖宗的福泽,朕的天子位,要和太祖皇帝一样,太祖皇帝驱逐胡虏,除暴乱,拯救大汉,平定天下,恢复大汉衣冠,得国之正,非汉、唐、宋所及!

    而朕,亦要靠今日之战,告诉天下人,朕聚千余牧民,便可保境安民,震慑胡虏。

    他飞快的奔驰,整个人宛如已脱离了地心的引力,猛然之间,这群疲惫的人在放马越过了一处小山丘时,一个巨大的营地便绽露在了他们的眼帘。

    无数的帐篷沿着湖泊连绵数里,这样巨大的营地,在草原上本就不多见。

    所有人看着这巨大的营地,都不禁头皮发麻,朱厚照却是舔舔嘴,眼里掠过了一丝贪婪。

    就是这里了!

    他回眸,看到许多人面露胆怯之色,就连胆大的赵进,此刻也面露出犹豫之色。

    朱厚照大笑,笑声带着别样的潇洒:“我们已经来了这里,这里的敌人,不知有多少,我已料定,他们的精锐已经倾巢而出,留在这里的,不过是妇孺和老弱病残罢了,现在,这巨大的丰功伟绩和无数的牛羊就在我们的面前,我们奔袭数百里,不就是为了此吗?”

    “既然来了,我们就没有退路,退,就是死,进,则有一线生机,你们害怕吗?哈,我尚且不怕,你们何惧之有,现在,谁若是吓尿了裤子,谁若是稍有犹豫踟蹰,便和巨大的财富,和天大的功绩失之交臂,都随我来,准备作战,小钱,你策马在我左右,我来一马当先,若是今日,我等注定要死,那么先死朱寿!”

    他已回头,看向那巨大的营地,深深吸一口气,双腿狠狠夹住了马腹,手中的骑枪一扬:“杀,干他娘的!”

    “杀!”人群中,又一次爆发了热烈的回应,那个青年,总能让人的血重新沸腾起来。

    没有人知道他们这样做是为了什么,是为了国仇家恨,还是单纯的为了国家,又或者是为了女人和财富。

    这些心思都有,可是并不值得这些歪瓜裂枣的家伙们拿自己的性命去当儿戏。

    可是,就这么莫名其妙的,他们的血突然就沸腾起来,他们的面容,就这么变得扭曲起来,他们的眼睛,犹如烧红的洛铁。

    大家一起放声大笑,带着这关外人的豪迈:“ga,n他娘的。”

    说gan就gan,绝不瞎bb。

    战马开始冲刺,疯狂的冲刺,人在马上,已被颠的臀部和双腿仿佛都已经失去了知觉。

    这里的绝大多数人,可能都未曾有冲冠一怒过,甚至绝大多数人,在关内时还是怯懦软弱、逆来顺受,可是现在,他们仿佛将一辈子的勇气都爆发了出来。

    洪流宛如挑战风车的骑士,无畏无惧的一往无前。

    他们像发狂的猛兽,疯狂的奔跑,疯狂的奔跑……

    而整个土谢部大营,却是混乱了。

    有人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切,不错,这确实是匪夷所思的事,在这里,他们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遭遇到袭击,因为他们才是猎人,他们才是食肉的野兽,这就如一群草原上的群狼,却是发现一群绵阳朝着自己发起了冲锋。

    既可笑,又让人震惊。

    可是这时,终于有了觉得不太可笑了,因为骑队已经冲杀来,他们不是在开玩笑,也绝不是虚张声势,然后,大营里立即传出此起彼伏的呼声。

    似乎有许多人都被惊动,可是从帐中跑出来的人却是稀疏,他们一个个手忙脚乱,仓皇的去收拾自己的刀剑,去寻找自己的弓箭,女人和孩子们,则是纷纷躲避起来,一个个显露出不安。

    从来没有大汉的牧民踏足过这里,也从来没有一群大汉的牧民,自发组织起来,居然将鞑靼人当做猎物。

    此时土谢部的人,心情可想而知。

    ………………

    无法言喻之痛呀,订阅暴跌,也被人反复打爆,下雨了,骨头又开始痛了,呜呜呜,心有一点点疼,在此拜票,大家来支持一波可好。(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16-12-05 09:36:30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