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4节 暴毙
刘备神色很是萧索,他和曹操交手多年、又听卢洪所言,如何不知来袭的是曹军?曹军不会大举入侵云梦泽,双方人手相若,选择亡命大泽置身旁人的暗算中,始终不如堂堂正正的一战。
  
  对刘备而言,他舍诡取正反倒是最容易、亦最自信的方式,他却没想到过单飞居然就在对方军中。
  
  难道说……
  
  单飞望见刘备失落的神情,料到刘备所想,沉声道:“我一直不知赵达的举动。”
  
  刘备先愕后喜道:“原来如此。”他心中郁闷已消,神色喜悦道:“那单兄弟来此所为何来?”
  
  望见单飞走来之时,刘备心中本是悲凉,难想兄弟相对时的场面,但他还是忍不住走出来问个明白,一听单飞开口,刘备虽不知道事情的始末,但知道单飞不过适逢其会,已感觉足矣。
  
  “你信我说的?”单飞笑道。
  
  刘备亦笑道:“这世上总要信点什么才有信心活下去的,难道不是吗?”他只以为要和单飞对决,看到单飞如此已知他不会动武。略有放松时,刘备不由望向单飞身后的那个老奴,见那老奴目光混沌、痴痴呆呆的站着,刘备不解单飞带这种人前来做什么。
  
  单飞道:“我是来……”
  
  “刘将军可还记得彩蝶?”曹忠突然嘶哑道。
  
  单飞微怔,待看到刘备的表情时更是大吃一惊。
  
  不谈雄心壮志时,刘备是个从容隐忍的人,哪怕是面对刘表那种明里称兄道弟、暗地小肚鸡肠的人物,他亦选择以大局为重。
  
  单飞从未看到刘备如此动容的一面。
  
  “你是哪个?”
  
  刘备紧握双拳,眼角似要开裂般瞪着曹忠,字字带痛道:“你是谁?你如何知道彩蝶?……你究竟是谁?”
  
  他最后的发问几乎是喊了出来!
  
  单飞心中凛然,就听曹忠回答道:“我就是寻常的一个老奴。刘将军没有见过彩蝶?”
  
  刘备长长吸气,反问道:“你是曹操派来的?”
  
  曹忠并未径直回答,自语道:“我明白了。”他只说了这么一句后,缓慢的转身向密林处走去。
  
  刘备本待追去,看到单飞讶异的望来,刘备不知用了多大的努力才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哑声道:“单兄弟……他……你……”
  
  他虽抑制住冲动,但似难以平复心中的痛苦。望向单飞时,刘备眼中满是冀求等待答案之意。
  
  单飞立即道:“我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
  
  他真的不知。
  
  曹忠提起了彩蝶?这个彩蝶是个女人还是什么暗语?这个“彩蝶”对刘备很是重要,但似亦和曹操有关。
  
  刘备这么痛苦,或许是失去了彩蝶。
  
  赵达不动声色的让这个曹忠前来试探,曹忠从刘备的几句简单的回话中居然就得到了答案?
  
  曹忠应有答案,不然他没道理就那么回转……曹忠得到了什么答案?
  
  但他单飞能联想到的就是这些,对于旁的事情,绝对不比刘备知道的要多。
  
  刘备虽在忿然中,却还没有失去理智,见到单飞不解的表情,就知道单飞并不知情。长吸一口气,刘备平复了激动的情绪,“你不认识这个人?”
  
  “除了知道他叫曹忠……曹府的下人外……我也是今天才见到此人。”单飞补充道:“我甚至不确定他是否叫曹忠。”
  
  赵达说的也不见得可信。
  
  单飞解释的同时,皱眉道:“彩蝶是?”
  
  “原来单兄弟什么都不知道,那也不用再说了。”刘备缓缓的舒张了拳头,岔开话题道:“那你来到此地……”
  
  “听赵达的意思,只要你们交出那两人,他就不会和你们一决生死。”单飞片刻间做了个决定,“你们把那两人交给我就好。”
  
  刘备神色微变,“交给你?那两人……”
  
  “我们不知你在说什么?”有声音从刘备身后冷冷的传来。
  
  蔡瑁无声无息的出现,冷望单飞道:“单统领,不想荆州牧对你以礼相待,你却选择暗算我等!”
  
  刘备暗自皱眉,心道你蔡瑁一个“单统领”的称呼就将单飞划到对立面去,实在不算明智的举动。
  
  他亦懂权术,但对单飞一直以发自内心的情义相待,不然也不会博得单飞的信任。
  
  如今选择投靠曹操的人很多,哪怕有些人是他刘备交往过的朋友。
  
  刘备没什么怨言,他给不了兄弟更多,唯一能做的是尊重兄弟的选择。每人都有无奈的选择,他虽盼和兄弟联手实现心中的大志,但他没有道理拉人家和他吃苦受罪。
  
  单飞是个有主见的人。刘备一直有个期盼,暗想单飞人在曹营,说不定什么时候看清曹操残暴的一面,那时候就是兄弟携手的时候。
  
  可是蔡瑁显然只把单飞当作一枚棋子。
  
  单飞没有愧色、亦无怒意道:“蔡大人此言差矣,我如今对你亦是在以礼相待。”
  
  “是吗?这么说你来此间,是给我们好处的?”蔡瑁讽刺道。
  
  单飞淡然道:“如果明知吕布复活、却暗用吕布暗算我等;明知吃人鸟、狼群横亘于道,却是只言不语、任凭我等被吃也叫以礼相待的话,那我现在自然是十分客气了。”
  
  蔡瑁言语微滞。
  
  单飞心道达摩对神光说的不错,你的一点机心和所谓的恭敬不过是想换取筹码的不净布施罢了,何谈正道?
  
  你我既然在交易,那还是少谈情义。
  
  我虽不中意赵达所为,楚天赐或许触犯云梦的规则,但你蔡瑁能忍心将楚天赐、楚昭那样的人送回来谋取利益,又有什么地方值得称道?
  
  “赵达一定要夺回那两人,你们若坚持己见,只怕难免一场血战。”单飞沉吟道:“将那两人交给我,我给你们一个交代。”
  
  刘备神色微动间,蔡瑁冷然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哪有什么人落在我们的手上?我等本要助你成事,这才赶赴云梦泽,哪想却被赵达派人围困。曹操近年来挟天子以令天下,所为和强盗没什么区别,赵达要讨人,不过是伺机对我们动手的借口罢了。你若不信,大可到我军中一搜,我们虽不信赵达,但还算信你……”
  
  单飞脸色微变。
  
  蔡瑁说起来信誓旦旦,单飞却早看出蔡瑁必有隐瞒。更何况姬归既然说楚天赐在蔡瑁之手,可信度已是极高,蔡瑁就算赌咒立誓亦是无法让单飞相信。单飞心颤是因为蔡瑁一口否认后,居然还肯让他搜寻。
  
  人不在此间?
  
  蔡瑁在拖延时间?
  
  念头不过一转,单飞蓦地想到一事,沉声道:“卢洪不在这里?”
  
  蔡瑁神色立变。
  
  单飞暗自苦笑之际,张飞燕如飞般奔来,低声道:“单兄弟,赵大人让你立即回转。”望见张飞燕神色紧迫,单飞低声道:“刘兄,你若是听我一言,就劝蔡将军莫要再卷入此事。”
  
  见单飞丢下一句话后和张飞燕急奔而回,刘备半晌才道:“蔡大人,我觉得单兄弟似在提醒我们。不知为何,我亦觉得心中难安,或许我们真的不该这么做。”
  
  蔡瑁冷笑道:“你还真拿单飞的话当回事儿?他是曹营的人,自然为曹操打算,你刘备戎马一生,难道会被他虚言所诈?”
  
  刘备默然。
  
  单飞没入林间后再也不见,蔡瑁见状,却算不准曹军接下来的打算,终于虚心道:“刘将军,如今怎么办?”
  
  刘备眉头锁紧道:“按照蔡大人的打算,我等在此地和曹军对决本是拖延时间。人在黄堂、卢洪的手上,只要包围山丘的曹军一撤,他们就可以轻松带人离去,如今单兄弟急急回转,只怕是赵达已察觉到卢洪的行踪。”
  
  蔡瑁亦是担心这点,忧虑道:“卢洪和赵达相识多年,对赵达有什么手段很是了然。他破了赵达的地道,算准赵达随即会有更犀利的手段,他让我等伺机而退引开追兵,有黄堂坐镇,再加上卢洪的帮手,带人离开并不为难……如今赵达他们就算发现我等的计划,亦是为时已晚。”
  
  他虽是这么说,但想到单飞临别所言,不知为何,一颗心始终在剧烈的跳动,似有不详之意涌来。
  
  单飞一到林中,张郃已急道:“单统领,蔡瑁用的是明修栈道、暗渡陈仓之法,他们恐怕是将人留在了山丘。赵大人就说了这些,让你一回来就尽快赶赴山丘。”
  
  烈火焚烧中,还有人留在山丘?
  
  这听起来有点不可能,但单飞方才蓦地想到卢洪本是土中生活,在赵达挖地道进攻的时候,卢洪说不定亦会挖出藏身的空间,那卢洪就不会畏惧地表的烈火焚烧。
  
  卢洪亦是狡诈!
  
  点点头,单飞和张飞燕等人如飞般奔向山丘,等到了山脚下,早有兵士前来接应,紧张道:“单统领,赵大人让你上山去看看。”
  
  单飞跟随那兵士快步到了山丘上,见赵达正神色凝重的看着前方,有数十黑衣人亦默哀般围成一圈。
  
  听到单飞前来,众人散开,露出山丘上一个藏身的坑洞。
  
  有血腥气味从坑洞中传来。
  
  单飞一嗅到血腥气已是心跳,等看到坑洞内的情况时,就感觉眼前微黑,周身血液全冷。
  
  卢洪未走,居然还留在了地下!
  
  不过他再也无法和赵达叫板,卢洪还在睁着怨毒的双眼,瞳孔已然放大。
  
  单飞看到卢洪的双眼,就知道卢洪已死,可他心冷却不是因为卢洪的死,而是看到了卢洪身旁不远处还躺着一人。
  
  那是个白发苍苍的老者,单飞一眼认出那老者就是楚天赐时,眼角不由自主的抽搐。
  
  楚天赐安静的躺在那里……
  
  心脏的位置插着一箭!.
  
  Ps:我信兄弟们有月票都会给我的,难道不是吗?.
  
  (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