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4章 要扒何仙姑的衣服?有点难……
    一秒记住【笔趣阁 】,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又做什么?

    何仙姑转眼间已经在数里之外,感受到刘明的召唤,不由得浮现出一抹无奈的神色。

    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家伙啊!

    见面时没啥正事儿,刚刚分开又急着念叨我。

    哪有这样的?

    哎,要是那个人肯这样念叨我一次半次,那该多好……

    何仙姑摇摇头,身形没有停留,依然是驾着遁光远去。

    刘明在寝室里,看着脑海画卷中,终于重新变得清晰可见的“lv12:何仙姑”,欲哭无泪。

    自从大战五圣,被几大圣人连番攻击,牛笔遭受重创,除了显示一个当前等级之外,其他所有信息全都隐没。为此,刘明整日苦思,该如何才能让牛笔恢复先前的状态,但却不得其法。

    没想到今天无意间召来何仙姑,见面之后,居然有了一点可喜的进展。

    虽然还不是之前的模样,但好歹何仙姑的名字重新出现在牛笔画卷上。

    这是不是意味着,可以写出一些什么东西了?

    刘明当然忍不住好奇心,提起笔来就打算试试看。

    砰!

    寝室门忽然被一下子撞开,沈浩风风火火地闯进来,“咦,明哥你在啊!波哥和赵哥呢?”

    “一个上自习了,另一个不知道。”

    刘明反问道:“你不是跟方婷游泳去了么,怎么这么快就结束了,不拖着一起吃个晚饭啥的?”

    “去毛啊。”

    沈浩郁闷道:“她今天……身体不舒服,没去成。我煲了一上午的汤,刚刚给送过去,嘿嘿。”

    我擦,牛逼。

    传闻中魔都男人细腻居家,果然不同凡响,居然还有煲汤技能。

    “卧槽!谁帮我打的游戏,全胜?哈哈哈,哥要上白银了!”

    沈浩摆弄一下电脑,很快惊喜地叫出声来。

    “我随便玩了几局,还好没输掉。”

    “厉害了我的哥,每一局都是carry啊,明哥你原来是个高玩?”

    沃日!

    刘明眼皮一翻,你特么才是你全家都是带我装逼带我飞吧,我们去网吧双排,我出上机费,带我上黄金!”

    擦,瞧你这点出息。

    刘明心想要不是我帮你搞定了心网蜘蛛,你现在就没这么春风得意了。

    “你随便自己先玩玩吧,回头我有空了再说,现在忙着呢。”

    随便几句打发了沈浩,刘明瞅着这家伙已经兴致勃勃地点开一局游戏,应该是没空再看他这边,这才微微颤抖着拿起笔,在纸上再一次写下了何仙姑三个字。

    果然,这回终于有了变化,刘明手中的笔,不受控制地继续写了下去。

    “何仙姑:八仙之一。”

    然后呢?

    ……

    完了?!!

    卧槽!

    刘明目瞪口呆地看着何仙姑后面,由牛笔主动补足的四个字,表示无力吐槽。

    我丢你妹啊,何仙姑是八仙之一,这个还用你告诉我?

    我不到五岁就能背出八仙的名号来好不好。

    这信息也太简略了吧,简略到毫无价值,毫无意义。

    咦?

    刘明忽然发现,眼前的画面,似乎有点变化,只是很细微。

    自从云端一战之后,牛笔受损严重,除了一个“lv16”勉强还在左上角之外,其他信息一概隐没。

    现在,仿佛是驱散了一小团迷雾似的,两行字迹隐约可辨。

    lv16:何仙姑的荷花花瓣:0/2。

    lv12:何仙姑。

    这是什么意思?

    刘明陷入了迷茫的思索当中。

    之前他熟悉的界面,第一行应该是经验值的显示,一目了然,需要多少经验才能升到17级。高考数学考试之后,没记错的话应该是29642.49/65536,还差3万多经验才能再次升级。

    下面那一行倒是中规中矩,lv12的何仙姑,然而为毛已经见过本人了,还不算结束,并没有显示出14级该出现的人物。

    莫非,就是因为上面那个,何仙姑的荷花花瓣?

    0/2,这个倒是刘明熟悉的网游任务表达模式,意思是需求两片花瓣?

    是不是需要我找到这些,才算是完成了跟何仙姑的互动,并且能够开启下一个神仙的提示。

    问题是……人家怎么可能给我啊!

    别说刚才和何仙姑的见面并不太愉快,自己表现得……就好像是一个流-氓一样,就算聊得不错,估计也是够呛。

    何仙姑,虽然不像哪吒似的是荷花化身,但成仙得道也和荷花脱不了关系,据说这位美丽的女仙在成仙之后,身上的衣衫都是荷花幻化而成,所以才会常年粉衣绿裙的打扮。其中粉色的上衣便是荷花花瓣,绿色的裙子是碧绿的荷叶。

    要两片荷花花瓣,这就相当于……

    让我扒何仙姑的衣服?!

    卧槽,卧了个大槽!

    要不要这么坑爹啊,如此看来,我刚才撩何仙姑,居然还撩得很恰到好处,暗合牛笔的本意?

    牛笔啊,你虽然受了伤,很可怜,但也不要一夕之间变成流-氓笔啊,要自重啊,要有逼格啊!

    虽然说何仙姑的术法,似乎伤不到自己,但这种一开口就要人家脱两件衣服下来的请求,实在是难以启齿。

    万一弄得不好,八仙过海变成了八仙过我,即使牛笔挡得住,关键是这事儿不露脸啊。说出去被人知道,自己是因为悍然调戏何仙姑,才惹得八仙上门,就算打赢了也是个丢人事儿。

    咋整……

    唔,让我查查,何仙姑平时都有点什么爱好。要让一个女人脱衣服,这难度有点高,起码得从基本的了解开始吧。否则除非是服务行业的姑娘们,完全是作死的节奏。

    刘明挠挠头,看着还在兴奋玩电脑的沈浩,电脑显然没法征用,就打开手机,百度了一下关于这位漂亮女仙人的相关事迹。

    “八仙之中,有一位唯一的女性,就是何仙姑,相传于北宋时期聚仙会时应铁拐李之邀在石笋山位列八仙。何仙姑是治世渡生得八仙之一,在华夏中国世界广有信众。西安建有八仙宫,在泰山王母池等处亦有香火。自唐宋以来,有关何仙姑与吕洞宾的事迹,载世颇多……”

    嗯?

    前面都是废话,刘明敏锐地把握到了最后一句话当中的关键词。

    八仙,可是有八位呢,为毛都习惯把何仙姑和吕洞宾放在一起?

    他们俩……会不会有一腿?

    手机用户请浏览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