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5节 可怖的后果
楚天赐死了?他们辛辛苦苦来找的楚天赐居然就这么死了?
  
  单飞一颗心沉到了谷底,耳边不由回荡起楚威说过的一句话谁敢动云梦秘地的人一根头发,云梦秘地一定会以血还血,绝不会有什么意外!
  
  楚威不是危言耸听。
  
  单飞亦不会将楚威的话当作耳旁风。就因为他想到楚天赐死亡的后果,这才不寒而栗。
  
  楚天赐是云梦秘地的人。虽说楚天赐回转云梦秘地后亦是难免一死,但那绝不意味着别人可以杀死楚天赐。
  
  自宗族制度兴盛后,宗族内的人有错,大多是由宗族内部处理。若是外人有犯本族之人,宗族势力反倒会护短,因为他们维护的亦是自身的庄严一人的错,就是宗族的错。我有错自己会解决,却难容你来指手画脚。
  
  这是人性的矛盾,亦是人性的弱点。
  
  云梦秘地更似宗族般的存在,有着比宗族更冷酷的规则。楚天赐一死,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没人能够料到!
  
  心中大骇之际,单飞纵到楚天赐的身边,伸手一摸楚天赐的脉门,察觉无丝毫脉搏的时候,单飞回头怒道:“谁杀了他?”
  
  赵达急道:“我……”
  
  他话才出口,就见单飞倏然向他扑了过来。
  
  赵达大骇,奋力要闪间,却被单飞一掌击在胸口。闷哼声中,赵达斜斜而飞,却感觉有一股寒风擦着他身躯而过。
  
  寒风如冬。
  
  刀锋凝冷。
  
  赵达本在震怒单飞对他出手,但见到刀锋从身侧而过、真切感觉死亡擦肩时,这才知道单飞出手是救了他一命。
  
  若非单飞,他已被人一刀劈成两半。
  
  楚天理出刀!
  
  他一刀不中之际,随即向赵达斜飞的方向卷去。
  
  “住手!”单飞知道楚天赐若死,楚天理绝不会视而不见,眼看楚天理肩头微耸之际,单飞已跃起阻拦。
  
  知道再也不能为赵达挡住楚天理的第二刀,单飞叫声中伸手急勾,正拿住楚天理的手臂。单飞那一刻不喜反惊,因为他感觉如抓在滑不溜手的鱼腹上,楚天理手臂一震,单飞就觉得五指发麻,不由松开了手指,倒退了一步。
  
  眼看楚天理化作的龙卷风就要冲到赵达的身前,有人厉喝道:“住手!”
  
  一人出枪,一人运刀同时拦来。
  
  是张郃、张飞燕联手,他们只比单飞慢了一步。
  
  枪方出,寒光万点;刀急挥,闪若星河。
  
  张郃、张飞燕都知道单飞早就今非昔比,见他被楚天理一招击退后如何会有大意?二人一出手就是全力以赴。
  
  眼看寒光、星河尽数就要落在楚天理的身上时……
  
  卷风陡狂。
  
  星寒尽寂。
  
  张郃怒喝声中,枪折人退,等落地时,一口鲜血喷了出来。他双膝一软,若非断枪撑在地上,几乎跪到地上。
  
  张飞燕亦是飞身倒退,等落地时胸口衣襟早开,露出了血淋淋的胸膛。
  
  二人相顾骇然。
  
  他们联手一招可说是用了十二分气力,暗想哪怕面对吕布、孙策那般人物亦是一时间不会落在下风,不想却被楚天理如此轻易的击退。
  
  楚天理在张郃出枪前已挥刀将他的枪杆削成三段,中间的一段被刀势带动,正中张郃的胸口。削断张郃长枪之际,楚天理还能借余力再向张飞燕斩去。
  
  张飞燕负伤而退。
  
  那大刀败张郃、伤了张飞燕后仍未止歇,眼看刀锋带着点点的血珠就要落在赵达的脖颈上……
  
  当!
  
  一枪突出,正中在刀身之上!
  
  大刀荡开。
  
  出枪的却是孙策。他一枪刺出解了赵达的危机,却是不敢丝毫大意,实在是眼前这敌手已是他生平罕见的人物。
  
  楚天理长长的吸气,双眸已冒出凛冽的死气……
  
  “赵达不是凶手!”单飞高叫道。
  
  刀凝风,人倏停。
  
  本是谁都难以阻挡的楚天理听到单飞呼喊时,蓦地凝了大刀,缓缓扭头望去道:“你说什么?”
  
  北风凛冽。
  
  激荡难休的山丘上终于有了片刻的安静。
  
  赵达脸上的刀疤急剧的扭曲。从单飞出手到如今不过数息间,他却如坠入地狱般的恐怖。他没想到孙策会出手救命,但听单飞一语,赵达却想到最关键的地方,嘶声叫道:“我是说……我来的时候,他们已经死了!”
  
  他这时才想到单飞方才问是谁杀了楚天赐,他当时说了个“我”字,话未说完他随即就被楚天理追杀。
  
  原来这人以为他赵达自承杀害了楚天赐?!
  
  见楚天理冷然不语,一时间没有再出手的打算,赵达急声道:“单飞,这是怎么回事?这人是……”
  
  单飞涩然道:“他是楚天理,死的那老者楚天赐是他的大哥。”
  
  众人齐齐失色。
  
  赵达早看到了楚天理,不过见楚天理一直和跟班般守在单飞的身边,只以为这人是单飞网罗的奇人异士,等听到单飞解释时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
  
  楚天赐死了,楚天理这般模样,明显是兄弟情深……
  
  赵达暗自叫苦,随即道:“卢洪狡诈,他知道迟早会被我所破,这才使用调虎离山之计让蔡瑁等人吸引我们注意,他却带楚天理藏身此间,等我们离开之际趁机逃离。”
  
  “你早想到他可能有这招的?”楚天理字字渗寒道。
  
  赵达本想否认,他如今已知道自己是没吃到羊肉反惹了一身臊。眼下的局面明显,楚天赐死了,楚天理一定要把这笔帐算到某些人的头上,他赵达若能置身其外自然再好不过。
  
  不过望见楚天理冷的如冰的一双眼眸,赵达咽了下口水道:“不错,我是想到过这种可能,这才留下人手监视这里的动静。你应该知道,我也不是神仙,难以考虑的面面俱到……”
  
  “我不知道。”
  
  楚天理踏上一步,握着大刀的那只手骨节“咯咯”的响个不休,“我只知道,若非你执意要从蔡瑁手上抢回我大哥,他说不定不会死。”
  
  赵达身躯一颤。
  
  楚天理回头冷望单飞道:“若非你答应了此人,我等早就上了山丘见到了蔡瑁,我大哥说不定亦不会死!”
  
  单飞昂声道:“你说的不错。楚天赐的死,我有责任。”
  
  众人一怔,不想单飞在这种时候居然担下此事。
  
  楚天理霍然面向单飞,握刀的手剧烈的颤抖。
  
  “可你也应该知道,你大哥并非死在我们的手上。”单飞在这种无可挽回的时候绝不含糊,沉着道:“楚昭现在亦没下落。”
  
  楚天理的手倏然僵硬。
  
  “有人杀了你大哥,又带走了楚昭。”单飞诚恳道:“我们对此并不知情,但事情既然是因我们而起,我们就有责任追下去!追出杀你大哥的凶手,追出你侄子楚昭的下落,查出真正的幕后主使!”
  
  上前一步,单飞坦然道:“楚天理,我对你并不了解,但我觉得你既然能看出赵达、卢洪之间的明争暗斗,就应该知道你大哥的死亡本有太多的疑点。你可以出手杀了赵达、甚至能将在场的一切人杀了泄愤,但那不过是做着让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情。你若真的想为你大哥复仇,一定要让赵达活下去,从他口中,你才能发现更多的线索、进而查出杀你大哥的凶手。”
  
  楚天理手中的大刀缓缓垂落。
  
  赵达见状,对单飞异常感激,知道自己绝对算是欠了单飞一命。方才他不过是震惊卢洪和这个老者的死亡,如今知道麻烦大了,亡羊补牢道:“单统领说的不错,我赵达虽是心狠手辣,却不是杀人狂,活着的楚天赐更为有用。”
  
  他虽在自贬,但说的却是实情。他赵达做事但求功利,他虽不介意杀人,但留着楚天赐远比杀了要有用。
  
  楚天理冷哼一声。
  
  “赵大人,有发现。”有人喊道。
  
  赵达听出手下的声音是从坑洞中传出,不再理会楚天理的大刀,他快步走到坑洞前急声道:“什么发现?”
  
  “有人留言。”那手下叫道。
  
  赵达跳入坑中,单飞和楚天理亦是飞身落入。
  
  这不过是卢洪挖出的临时藏身之所,空间自然不大,众人挤在这里再加上两具尸体已是有些拥挤。
  
  赵达瞥了眼楚天理手中的大刀,随即望向卢洪的尸体。
  
  有人翻过了卢洪的尸身。
  
  卢洪背心的衣裳上写着两个已有些发干的血字。
  
  吕布!
  
  众人见到“吕布”之名,都是心中异样。
  
  赵达心中微动,喃喃道:“莫非是吕布杀人后扬威留言?”他这话自然是说给楚天理听的。
  
  单飞很是困惑。他知道吕布被女修以自鸣琴重创,却不确定吕布的死活。暗想以吕布那时的情况,如今能否出手都让人怀疑,又如何会突然杀了卢洪和楚天赐?
  
  吕布、卢洪、黄堂、刘表加上如仙这些人,不应该是一伙的?吕布为何要倒戈?
  
  “吕布在哪里?”楚天理蹲在楚天赐的尸体前,冰冷的问道。
  
  赵达这时候的心思转的自然极快,“吕布神出鬼没的,但我等早就查明,他是被刘表复活,暗中听刘表之令做事,蔡瑁应该知晓他的下落。听闻吕布这人迷迷糊糊的,他糊涂之下杀了令兄也是很有可能的事情。”
  
  楚天理霍然站起,长吸一口气道:“他最好是凶手!”
  
  众人相顾骇异,他们或多或少的知晓吕布的本事,但见楚天理这般模样,知道楚天理要向吕布索命。
  
  最好是凶手?楚天理为何这么说?
  
  单飞一旁琢磨着楚天理的言下之意,就听楚天理喃喃道:“不然的话,没有谁能够活着出了云梦泽!”
  
  寒风呜咽,众人听到楚天理森然的言语,都是机灵灵的打个冷颤。.
  
  Ps:**将起,求助力!.
  
  (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