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6节 凶手的目的
赵达脸上的刀疤都在跳动,他亦是个狠角色,但听楚天理的意思,感觉楚天理若是找不到凶手的话,就要将这里的所有人当作凶手斩尽杀绝?
  
  他看得出来,楚天理不是个说大话的人。八)楚天理说得出,就一定能做得到!
  
  纵身跃出坑洞,楚天理才待离去,单飞叫道:“等等。”
  
  楚天理冷望单飞不语,见单飞真诚道:“眼下我等当同仇敌忾的寻找凶手,阁下要去找蔡瑁?”
  
  “是。”楚天理冷然道。
  
  单飞沉吟道:“我觉得我们还需要……”
  
  “我觉得你最好闭嘴!”楚天理的声音终有丝激荡。
  
  单飞沉默下来。
  
  “宗主说了,让我出了云梦秘地后听你的吩咐。”楚天理一字字道:“可我大哥已死!从现在起,没有谁能阻止我杀了凶手,你亦不能!你若不想死在云梦泽中,记得一件事……莫要再插手我的事情!”
  
  他说完后身形一闪,如风般刮下山丘,转瞬不见了踪影。
  
  赵思益由始至终均是无甚言语,却如影随形的跟着楚天理,很快亦没入黑暗之中。
  
  单飞望着两人远去的方向,略有沉吟后,举步要向楚天理离去的方向走去。
  
  “他让你莫要插手此事了。”赵达微舒了一口气,“单统领,我等倒需要从长计议。”
  
  单飞皱眉道:“凶手不像是吕布。”
  
  “是吗?”赵达倒不在意道:“那有什么紧要的?我们如今需要一个凶手,正好此地留有吕布的名字,这就足够了。如今让他们……”
  
  他说的自然而然,实在是当了校事头目多年,早习惯了这种手法,可见到单飞霍然转身时,赵达倏然收声。
  
  他看到单飞脸上难以遏制的怒容。
  
  “这就是你处理事情的方法?”单飞质问道。
  
  赵达不由微紧了身躯,反问道:“是,这是我的方法。你有更好的方法?”见单飞不语,赵达念及他方才的救命之恩,还能解释道:“单统领,我知道你对我的行事方式很不满,但是眼下这已是最好的方法。楚天赐死了,此事对我们没什么好处,但对荆州而言,却是天大的噩耗,吕布是否是凶手不要紧,最紧要的是云梦秘地会将事情算到荆州的头上。”
  
  望见张郃、张飞燕有些不以为然的样子,赵达略有讪讪道:“让云梦秘地和荆州交恶,对曹司空有利。”
  
  “吕布是凶手的可能性很小。”单飞摇头道:“吕布曾遇重创,能否有再战之力很难说清。再说你也说了,吕布浑浑噩噩的……他为何要杀楚天赐?”
  
  “他就是浑浑噩噩的才不分青红的出手了。”赵达回道。
  
  “那吕布为何要清楚的留名?血字是在卢洪背后……那字就不会是卢洪写的。”单飞皱眉道。
  
  赵达略滞,随即道:“说不定楚天赐临死前做的此事。”
  
  “楚天赐手上没有血迹,周围亦没有沾血的物体。”单飞道:“你告诉我,楚天赐怎么写上的那两个字?”
  
  赵达倒没想单飞观察的这般仔细,他略一回忆间,不用再去坑洞,就知道单飞说的没错。
  
  “那你的意思是?”
  
  “卢洪本要避开你的追击,但他以前是曹营的人,蔡瑁虽信他藏身的能力,但如何会让卢洪独自带着楚天赐?”
  
  “坑洞中还有第三个人?”孙策一旁道,他本来觉得事不关己,听单飞分析后,开始觉得这看似简单的事情暗藏着玄机。
  
  “或许还有第四个、第五个……”单飞思索道:“但无论如何,以刘表、蔡瑁的猜忌,都要用人手来控制卢洪,这人又必须要比卢洪更有能力。”
  
  他这是常理判断,与卢洪打交道本来就是与虎谋皮,一不小心反要当心被卢洪吃下去。
  
  “那人如今在哪里?楚昭呢?他是楚天赐的儿子,如今又去了哪里?你都知道活着的楚天赐更加的有用,凶手为何要杀了楚天赐?”单飞接连数问道。
  
  赵达脸色黑,“单统领,你想的很有道理,不过……这是蔡瑁应该头疼的问题。”看到单飞摇头,赵达问道:“我说错了什么?”
  
  单飞叹息道:“我觉得这也是赵大人你应该头痛的问题。我知道你平日遇到这种事情,只要交出个凶手就可以了。”
  
  赵达微有赧然,倒没有辩解什么。单飞说的没错,这本是他做事的套路,他只要按照曹操的心思,做成曹操想要的结果,安个什么缘由并不重要。
  
  “但你在这件事上还是秉承惯例,只怕很有问题。”单飞警告道。
  
  赵达很有些不以为然。
  
  单飞见状提醒道:“因为你以前可以将事情压下来,别人无法翻案。但如今这里不是你说了算,你绝对压不下这件事。”
  
  赵达脸色微变。
  
  单飞清醒道:“楚天理虽然愤怒大哥的死,但他绝对没有失去理智。相反,我看他只有更加的冷酷,吕布是凶手的话,那一切皆休,但吕布若不是凶手的话,以楚天理方才的表现,很可能将怒火在旁人的身上。他会一直杀下去,你很可能就是楚天理第二个要杀的人!”
  
  赵达眼皮子跳动了下。
  
  他本是按照从前的习惯处理此事,但听单飞一说、又联想到楚天理方才所言,知道单飞已不是危言恫吓。
  
  “他有这本事?”赵达虽然嘴硬,但感觉自己的声音再没有那么自信。
  
  单飞缓望众人,慎重道:“我知道各位都是极有能力之人,但云梦秘地的人本不能用世俗的眼光评价。我知道他们有杀尽这里所有人的能力。在这里,他们才是主宰,任凭哪方势力都难和他们对抗。”
  
  众人神色凛然。
  
  “更何况,我们眼下好像处于一张无形的大网中。”单飞凝重道。
  
  “为何这么说?”张郃越听越是心惊,不由问道。
  
  单飞肃然道:“因为凶手的目的!”
  
  众人不由开始琢磨着单飞的用意,赵达本想将事情推出去就一了百了,但被单飞言语所动,终于开始认真思索解决的方法,“凶手的目的的确很让人费解。”
  
  “不错。”单飞见众人终于开始重视此事,认真道:“无论谁都知道活着的楚天赐更有作用,凶手偏偏杀了楚天赐。那一箭正中楚天赐心脏,凶手不是误伤。”
  
  张郃本以为自己思考的周全,但听单飞一个个细节的挖掘,这才现此人到今日能得诸方看重,凭借的绝不止是身份。
  
  “凶手若是刻意杀掉楚天赐……”孙策的语气中带着凛然,“他就是……在……挑战……”
  
  他想到一个念头,但没有说出来,因为他感觉这念头极为的疯狂,让久经磨砺的他亦是不敢确信。
  
  单飞一字字道:“凶手是在挑战云梦秘地!”
  
  一言出,众人静寂。
  
  北风呼啸着吹在众人的身上,如同刀刮般渗入了骨髓。
  
  “谁有这般胆量?”孙策听单飞的答案和他完全一致,还是难信对方会有这般疯狂的举动。
  
  有人在向云梦秘地宣战?
  
  单飞默然半晌,“他们连灭世的念头都有,如何会不敢挑战云梦秘地?”他知晓有人干扰云梦秘地的监控已是骇然,见姬归、楚威将这事落在他的身上,更知道这不是简单的任务,对方又对楚天赐下手……
  
  微微吸气,他让自己一定要清醒冷静下来应对此事。看着赵达,单飞缓缓道:“赵大人,谁告诉你楚天赐在蔡瑁的手上?”
  
  赵达半晌才道:“我不知道。”他怕单飞不信,重申道:“我真的不知。我只收到一封信,来信将楚天赐的事情交代得很清楚,我无法忽视这个消息。”
  
  单飞喃喃道:“我若是没有猜错的话,蔡瑁抓住楚天赐,亦是被人暗中鼓动。”
  
  赵达本以为在掌控大局,听单飞这么说,寒声道:“你是说,有人让蔡瑁抓住了楚天赐带到了云梦泽,然后又通知了我,让我过来围剿?”
  
  这本是自相矛盾的事情,更像疯子才能做出来的事情。
  
  “那人知道蔡瑁一定会做这件事,那人也知道你一定会来围剿的。”单飞喃喃道:“两只恶狗抢骨头的故事,那人比谁都要清楚。”
  
  赵达脸色极为难看。
  
  张郃双眉微扬,向孙策望去道:“然后那人杀了楚天赐,挑战云梦秘地,顺便将事情嫁祸给刘表和赵大人?”
  
  孙策冷哼一声。
  
  都说鹬蚌相持、渔人得利,权术者行事必要获利。按照张郃所言,暗中策划的那人无疑就是他孙策。
  
  这件事对江东最为有利。
  
  偏偏他孙策知道自己绝未做这种事情,他根本不认识楚天赐、更不知道楚天赐是云梦秘地的人,如何会做出这种事情来?
  
  单飞亦是望向孙策,没有怀疑,却有忧虑之意,“你们如果因此怀疑讨逆将军,这云梦泽恐怕就是你们三方的葬身之地!”
  
  张郃骇异。
  
  他方才本有八成的把握确信孙策做了此事,但听单飞所言,立即意识到原来暗中有只无形的大手在操纵着三方交恶。
  
  谁有这般的魄力和能力?张郃一时喏喏,满是难以想像的神情。在他看来,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单飞越想越是心惊,“那人已实现了他第一步的计划,留言‘吕布’二字很可能涉及他接下来的计划!”.
  
  (未完待续。)8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