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5章 机场接机的佳人!

      白秦川相信,他的话一定能够对柯凝造成某种影响。
  
      在白家大少爷看来,他所抛出来的这个引子,是柯凝最在意的事情,也是苏锐目前最关注的事情。
  
      以那个男人这种极品护短的性格,不可能去拒绝知道真相的。
  
      听了白秦川的话,柯凝的手僵在了方向盘上,似乎就连目光也有那么一瞬间的凝滞。
  
      白秦川的嘴角微微翘起,等待着柯凝的反应。
  
      足足两分钟,柯凝都没有讲话。
  
      车子一直处于发动的状态,白秦川闻着尾气的味道,然后摇了摇头:“柯凝小姐,我想,这个选择其实很简单,你并不希望看到苏锐未来的挖掘方向会偏离真相十万八千里,对不对?用我白家的片刻安宁来交换这个至关重要的消息,难道还不划算吗?”
  
      从白秦川这个角度上面来看,确实很“划算”。
  
      但是划算与否这件事情,是需要看立场的。
  
      而柯凝的立场却只有一个——那就是苏锐。
  
      她衡量事情可为不可为的标准也同样只有一个——看看是否会伤害苏锐的利益。
  
      要知道,在此之前,柯凝甚至都不想让苏锐卷入幕后真凶的调查之中,她不希望苏锐因为自己的事情而受到影响。
  
      而白秦川还在微笑的等待着柯凝的反应呢,可是,思考问题角度的不同,注定了他今天的判断失误。
  
      “白秦川先生。”柯凝终于开口了:“我想,我会让你失望了。”
  
      这一下轮到白秦川的笑容僵在脸上了。
  
      他认为这明明就是胜券在握的事情,怎么就出现变化了呢?
  
      “柯凝小姐,你真的不是在开玩笑吗?”白秦川说道:“这件事情折磨了你很多年,让你一直很困扰,你难道就不想把这种困扰给解开吗?”
  
      “我的确想解开这个问题的答案,但是并不想让苏锐以身犯险。”柯凝干脆利落的给出了一句:“所以,白秦川先生,你还是请回吧。”
  
      说着,柯凝便关上了车窗。
  
      话不投机半句多,有些事情只要挑明立场便足够了,完全无需多说废话。
  
      白秦川又敲了敲车窗,柯凝没有任何开窗的意思,反而松开了刹车,这辆高尔夫往前缓缓开动了。
  
      车子马上就要撞到了白秦川的两个手下了,白秦川有些恼火,摆了摆手,那两个保镖便让开了道路。
  
      此时此刻,再阻拦柯凝也没什么用处了。
  
      白家大少爷从首都千里迢迢的飞到东山省,结果却吃了个大大的闭门羹。
  
      望着逐渐远去的高尔夫,白秦川摇了摇头,不爽的说道:“真是个傻女人!你真是傻到了极点!”
  
      白秦川说着,竟有些压不住心中的火气,狠狠的踹了身边奥迪的轮胎一脚。
  
      他很少会如此暴怒,但即便平时在暴怒关头,白家大少爷也不会如此失态,两个保镖彼此看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意外之意。
  
      说实话,他们大少爷今天的情绪似乎有点不太正常。
  
      表面上看起来似乎是没什么的,但是这两个保镖是长年跟在白大少爷的身边,绝大部分时间都是不离左右的,对白大少的一些变化看的尤为清楚。
  
      至于踹轮胎这种事情,更是不应该在他的身上发生的。
  
      虽然白秦川站在白家的立场上面,可以用幕后真凶的身份来要挟柯凝,但是这真的和白秦川的行事风格不太相符,也有点——掉价。
  
      这两个保镖看到了彼此的情绪,然后都摇了摇头。看来,白大少爷真的是在这段时间里被逼的没办法了,再也没法做到往日的淡定了——这是他们推测出来的答案。
  
      两个保镖也知道很多事情,白老爷子威风了一辈子,到头来居然会被抓进警察局里面,过了整整一夜才出来,白家旗下的所有公司和产业全部都遭到了搜查,损失惨重无比,然而,比这种损失更加让人难受的是,白家已经堪称颜面扫地了。
  
      苏锐一旦强势出手,就形成了如此震撼性的效果,每个白家人都快要得抑郁症了!
  
      而身为整个白家的主事人,白秦川自然会承受了无法想象的庞大压力!
  
      老爷子已经病的卧床不起了,几乎每天早晨都会把白秦川叫到床边来询问事情进展,而这种询问的结局往往是——白秦川低着头挨一通狠狠训斥,然后不停的保证。
  
      这种事情几乎每天都要在老爷子的房间里面上演。
  
      白家三叔虽然早就已经开始关注这件事情了,但是由于他的身份非常的敏感,此时又处于能否更进一步的关键时期,并不能够对此事过多的插手,以免落人话柄。
  
      此时,白家二少爷据说在秦家姐弟的手里面,几乎所有人都知道,可是秦家根本不愿意将其交出来,甚至完全不承认这一点,白秦川已经能够做出了他可以做出的巨大让步,但是秦悦然仍旧没有半点退让。
  
      同时,秦家还开始利用他们在商业方面的力量对此进行全面反击,这让白秦川有种被双面夹击的感觉。
  
      面对秦家姐弟的攻击,他其实并不怎么担心,他真正担心的是,白忘川在对方的手上——他这个当大哥的想要将那个惹祸精放弃,但是老爷子却压根不同意。
  
      白秦川的压力太大了。
  
      可是,这还是在苏锐人在东洋的时候。
  
      此时,苏锐挟着大胜之势从东洋归来,白秦川身上的压力就开始骤然增加了!不是增加一点点,而是呈几何级数的增长!
  
      秦家姐弟他不怕,白忘川也不可能完全束缚住白大少的手脚,真正能够给白秦川造成窒息感觉的,只有苏锐,只有苏锐。
  
      而今,苏锐回来了!他已经坐上了前往首都的飞机!
  
      “给我根烟。”白秦川说道。
  
      一名保镖连忙掏出烟盒来。
  
      白秦川接过来,点燃之后深深的抽了一口。
  
      对于他来说,现在也只有烟草的味道才能够刺激他打起精神了。
  
      他现在抽烟可比以前凶的多了。
  
      一口深深的吸下去,这根烟就已经少了三分之一。
  
      白秦川徐徐的吐出了一口白雾,望着柯凝离去的方向,目光之中闪烁着让人读不懂的精芒。
  
      “柯凝啊柯凝,如果你不答应我的条件,那么苏锐有可能狠狠的撞在南墙上,撞的头破血流!”
  
      再抽了一口烟吧,白秦川继续说道:“希望到那个时候,你和苏锐都不要后悔。”
  
      说着,他把那烟头给弹出了一道抛物线,然后便转身上了车!
  
      “开车,回首都!”白秦川说道。
  
      他倒是真的想要给自己放个假,但是首都的局势已经到了最激烈的关头,他可不能当逃兵。
  
      “苏锐啊苏锐,你这次回来,又会用出什么样的招数来呢?”白秦川叹息了一声,然后闭上了眼睛。
  
      他很累,累到很快就发出了轻微的鼾声。
  
      而此时,苏锐坐在飞机上,同样处于沉沉的睡眠之中。
  
      昨天晚上由于两个杀手的“打搅”,再加上和柯凝之间那种说不清也道不明的暧昧气氛,苏锐几乎没怎么睡,只有趁着飞行的时候来补觉了。
  
      至于他到了首都之后将会采取什么样的行动,一切都已经被提前计划好了。
  
      两个小时很快便过去了,飞机才刚刚落地,苏锐打开了手机,便看到了柯凝的短信。
  
      短信的内容是——到了首都,给我打个电话。
  
      苏锐笑着打了过去。
  
      和柯凝简单的说了几句,苏锐并没有觉察到柯凝的欲言又止。
  
      柯凝也很纠结,她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苏锐撞的头破血流,又不想损害他从白家身上即将得到的利益,因此她需要寻找到一个合适的时机才行。
  
      苏锐走了,她忽然觉得,这座城市瞬间变的很空很空。
  
      …………
  
      苏锐走在首都国际机场的通道中,想到自己在一年多以前从国外回来的场景,觉得好像还是昨天。
  
      然而,这一年多的时间里面,又发生了多少事情?
  
      首都的雾霾仍旧很重,苏锐也戴上了口罩,就在这个时候,他在接机人群之中看到了一个身影。
  
      这个身影很高挑,她戴着棒球帽和黑超墨镜,长发柔顺的垂下,穿着一身粉色运动夹克,端着一杯咖啡,即便是有那么多的接机人群,但几乎所有路过的旅客还是本能的把目光投在她的身上。
  
      即便她没有露出全部的面容,但是人们仍旧能够感觉到她的惊艳。
  
      苏锐的嘴角微微翘起,一股浓烈的亲切感从心底升了起来。
  
      离开了那么久,他对这个姑娘,是如此的想念。
  
      林傲雪。
  
      她竟然出现在了首都。
  
      此时她乔装打扮,显然是不想让别人认出来。
  
      可是,她的底子已经在那里摆着了,无论如何打扮,都无法掩盖那天下少有的绝色。
  
      苏锐并没有把自己的航班时间告诉她,也没有告诉秦悦然,可是,林傲雪还是出现在了这里。
  
      因为她的出现,似乎首都的雾霾都要淡了几分,连温吞吞的太阳,好像也开始散发着光芒。
  
      苏锐停住了脚步,他的目光穿过无数人群,和林傲雪墨镜后面的目光交汇在了一起。
  
      他似乎看到了林傲雪眼底流淌着的情感。
  
      “傲雪,好久不见。”苏锐轻声的自言自语,然后走上前去。
  
      ——————
  
      PS:马上出去办事,要明天中午才回来,所以今天两章,第二章会在晚上十点左右,我有些坑真的不敢埋的太浅了,因为你们真的太聪明太聪明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