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7节 千军擒拿
什么第一步计划?
  
  赵达方要开口,随即醒悟过来,“那人的第一步计划就是让我们三方相互的猜忌厮杀?”他越想越是心寒道:“那他留下‘吕布’两字,就知道我一定会将此事推倒吕布的身上?”
  
  这是他赵达的固定模式。
  
  有人看穿他赵达的举动,甚至知道他赵达会怎么做?!他赵达自以为得计,却不知一切正落入那人的算计。
  
  这是很有可能的事情。
  
  积习难改,很多人或许没有察觉过,自己时时刻刻、甚至一生都在做着某些固定的事情,死都没有意识到去改变。
  
  他赵达圆熟权术的规则,但那人已看穿权术的本质。
  
  赵达心惊之际,听单飞分析道:“不错,这应该也在那人的意料中。那人将战火引到吕布身上,一定有他的目的。不过我目前还想不出来,我要去看看。”
  
  见赵达欲言又止,单飞沉声道:“赵大人,你将此事推到吕布的身上,祸事转瞬可能就会燃到你的身上,眼下你再不能等闲视之,而要真正的查出凶手才行。”
  
  赵达听单飞说的清清楚楚,知道单飞如此叮嘱是为他着想。心中感慨,赵达没想到曹司空手下的三大灰色系统会出来个光明使者,皱眉道:“那依单统领的意思,我们如何对付那人的计划?”
  
  “你再查坑洞,看看有没有什么发现,不要动楚天赐的尸体。”
  
  单飞怕赵达解剖了楚天赐,那更会惹恼楚天理,随即又道:“我必须赶在楚天理挑战吕布前将一切说个明白。”
  
  “楚天理不见得会信你。”孙策很是担忧,“我看他离去时对你也满是敌意,你若是再插手此事,他要杀的就可能是你。你……”
  
  虽不想说,不过孙策还是提醒道:“你不是楚天理的对手。”他听了单飞一番话后,心中触动极大。
  
  云梦泽上风云遽紧。
  
  有人居然在暗中策划,将曹操、他孙策、荆州的三方势力尽数搅进来。若是依他孙策、赵达、蔡瑁的算计,猜忌互咬本是无可避免。
  
  只有单飞才能从另外一个角度考虑问题。
  
  单飞涩然道:“这件事本是因我而起……”
  
  “单统领……”赵达脸上少见的现出不安。单飞没有推搪责任,但他赵达如何不知道真正的起因是因为他赵达?
  
  单飞截断道:“一定要有人和楚天理提及此事,最佳的人选就是我。”他抬头看了眼天空,脸色倏然有变,低声道:“不死鸟……你们千万记住我说的话,有人要将事情弄到不可收拾的地步,你们需要仔细考虑接下来如何去做。”
  
  他话音未落时,人已纵远,心中有了焦灼之意。
  
  有片彩云掠过了他们所在的山丘,飘向刘备、蔡瑁驻军的方向。
  
  是不死鸟!
  
  赵思益招出了不死鸟,就要对杀死楚天赐的“真凶”以血还血!
  
  天阴沉,蔡瑁神色更是阴沉,这会儿的功夫,他已派人探明了前方林中的动静。
  
  曹军藏在林中未撤。
  
  蔡瑁自认为计划是天衣无缝,但在赵达、单飞突撤后,蔡瑁虽不知道楚天赐已死,但心中难免很是不安。
  
  “刘将军,我们能否冲破曹军的防线,回转山丘看看情形?”蔡瑁沉吟道。
  
  你在逗我吗?
  
  刘备心中不悦,还能压住不满道:“蔡大人,我等选择了这条路本不是为了要回去,而是要拖延时间。”
  
  顿了片刻,见蔡瑁沉吟不语,刘备建议道:“我等已尽力而为,单兄弟又说让我等不要插手此事……我觉得应该先缓离此地再做打算。”
  
  蔡瑁冷笑道:“刘将军,想你也是年近半百之人,鏖战疆场多年,如今张口闭口的单兄弟的叫着,事事听个弱冠之人的主意,不觉得羞愧吗?”
  
  刘备眉头皱起。
  
  一人冷然道:“蔡大人,我和大哥自投奔荆州牧以来,行事无不为荆州牧着想,何有羞愧一说?”
  
  蔡瑁听到那一本老正的声音,就知道是关羽在反驳,亦是皱起眉头。
  
  关羽和刘备齐赴云梦泽,对蔡瑁早就不耐,眼看蔡瑁对刘备出言羞辱,关羽如何会忍耐?冷望蔡瑁,关羽扬声又道:“夫子有言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我们出师无名,行事难成,此行早该放弃。那个楚天赐不过是个风烛残年的老者,无论他和秘地有什么关系,我们若有恻隐之心,都不应带他前来云梦泽。”
  
  “二弟……”刘备只怕关羽越说越难听,见蔡瑁脸色阴沉不定,低声制止道。
  
  “我知道大哥你要说什么。”
  
  关羽昂然道:“你必定要说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可是……”神色慨然,关羽道:“若依大哥以前的性情,无论如何都不会赞同蔡大人的行事方法!”
  
  见刘备黯然不语,关羽声音低沉道:“大哥,我们或许一直都是错的,无论是来这里的目的、还是留在荆州。”
  
  “二弟!”刘备急声喝道。
  
  蔡瑁脸色已变,但望见关羽手中的长刀,强笑道:“关侯说笑了。蔡某就是心忧荆州牧所托,只怕有所闪失,才难免有些怨言。刘将军亦知道小弟暴躁的脾气,那是有一说一、有二说二了,却没有什么坏的心思。”
  
  刘备扬眉道:“蔡大人说笑了。”他说话间向关羽用个眼色,关羽冷哼一声,却未再说什么。
  
  蔡瑁心中着实不悦。不过硬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他蔡瑁知道刘备心怀大志的等待机会,可以随他怎么说都行,关羽性情却是刚烈,不但横而且有点不要命,他蔡瑁虽硬,却还是畏惧关羽手中之刀。
  
  当初曹操封官加爵的,都是难以留住关羽。对于关羽而言,能约束他的绝非权术利益,而是兄弟之情。如今刘备一个劲的在劝着关羽,他蔡瑁在这种时候,实在没必要和关羽这种人撕破脸皮。
  
  “我总是担忧黄堂那面,若有一人能带队精兵折回去看看,说不定能对黄堂有帮助……”蔡瑁看向刘备,等刘备善解人意的提供人选。
  
  刘备果然望向了关羽,不等说话时,关羽脸色微变,吃惊道:“天上是什么?这种天气怎么会有彩云?”
  
  众人一怔。
  
  蔡瑁霍然抬头,眼现惊恐之意,失声道:“不好,是不死鸟!不死鸟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快走!快走!”
  
  他说话间一挥手,率领众人就要向前方冲去。
  
  关羽挥刀喝道:“且慢!”
  
  他不知道蔡瑁为何惊慌,但知道前方林中满是曹军,你蔡瑁带人就这么冲过去,那不是在找死吗?
  
  蔡瑁感受到关羽刀上的寒意,可更畏惧天空上传来的杀机,急声爆喝:“你知道什么?天上的是云梦的不死鸟,是比狼蛇虎豹还要凶猛的一种鸟儿,它们若要攻击我们,我们下一刻就要变成白骨。冲!夺下前方的树林!”
  
  他一直还有自知之明,始终让刘备、关羽领军征战。但在这种要命的时候,却是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恐惧。
  
  蔡瑁如何会不知道不死鸟?但他一直都认为不死鸟是出没在琴鼓山左近,哪想到这里亦会有不死鸟出没!
  
  军中尽数是蔡瑁的手下,对蔡瑁自然言听计从。
  
  慌张情绪本会传染,那帮军士一见蔡瑁这般模样,怎不知大祸临头?都说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他们在关羽、刘备的率领下,还能展现出不差的战斗力,但在蔡瑁的带领下,窝囊的本色倒是一览无遗。
  
  有更高领导人下令,众军士再不理会关羽、刘备的指挥,跟随蔡瑁蜂拥上前,长矛手最是轻快的跑到最前,盾牌手反落了最后。
  
  关羽暗叫糟糕,暗想你们是去送死吗?他急声喝道:“列阵!”
  
  鸟声清越!
  
  蔡瑁一听那死亡之音,虽知不死鸟离得还有些距离,但早就亡魂冒出,奋勇上前的想抢占树林抵抗不死鸟。众兵士见蔡瑁这般,如何会听关羽的号令?
  
  射!
  
  前方林中却是不管许多,随着一人的冷静高喝,有羽箭飞蝗般扑来。
  
  蔡瑁好在身手不弱,尚能抵抗住射来的羽箭,但有不少兵士在慌乱中纷纷中箭,一时间惨哼声不绝于耳。
  
  刘备、关羽互望一眼,都看出形势的紧迫。他们绝没想到蔡瑁会出此昏招,将己方完全变成了曹军的靶子。
  
  “二弟,帮手!”刘备低喝。
  
  关羽几乎将蔡瑁的祖宗问候个遍,听刘备所言后却是毫不犹豫的长啸纵越而起,踩着众前行兵士的头顶前冲。
  
  想当年袁绍以河北第一名将颜良攻取白马,曹操救援,以关羽为先锋。
  
  袁绍势大,颜良兵锐。
  
  关羽却独率轻骑,见颜良麾盖后独闯万军,斩颜良于刀下后枭首而归,无人能挡!
  
  若非万人莫敌的身手,如何能做到这点?
  
  啸声才起,人已后发先至的到了林前,关羽挥刀。
  
  弓折血溅枪飞头断!
  
  那一刻,关羽又回到当年笑傲疆场的勇猛无边。
  
  一人闪身突至关羽的身前,长斧横削。
  
  关羽未见那人的面貌,但见长斧的锐利之时已喝道:“徐晃!”
  
  刀斧相撞,迸发出惊天动地的声响,让周围的兵士相顾骇然。
  
  关羽、徐晃亦是齐齐失色,他们倒不是震惊对方的武功高强,而是在交手的那一刻听到有更为高亢的啸声传来。
  
  声才起,似在天籁之远,声未落,风声已到二人近前。关羽、徐晃同时出招,招呼的却是来到近前的那人。
  
  有杀气。
  
  极为浓烈的杀意!
  
  关羽、徐晃均是出生入死的疆场之将,如何会感受不到来人凛冽的敌意?他们那时候立即放弃了对方,兴起同仇敌忾之感。
  
  刀斧寒光才起,倏然齐荡。
  
  那股龙卷风刹那间就冲破了关羽、徐晃的联手,到了拼命杀到林中的蔡瑁之前,不等旁人再有举动时,大刀已架在蔡瑁的脖颈上!
  
  然后有冰寒刺骨的声音敲击着蔡瑁的耳鼓,“吕布在哪里?”
  
  蔡瑁吓尿.
  
  ps:求几张月票!.
  
  (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