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一十二章:得心应手
    轰隆隆……轰隆隆……

    铁蹄飞扬,人与马汇聚而成的洪流终于开始急速地奔跑起来。

    齐特尔置身最前,眼眸直直地看着前方,手上紧紧地持着长刀,他的身躯则是随着战马的起伏而起伏,而身后的四万精锐铁骑,一窝蜂地随着他排起了密集的冲锋队形。

    他们早已经经历过许多的磨练,可谓是身经百战,对于眼前可笑的‘障碍’,自然是不屑于顾。

    在他们面前的,不是关墙,而是草原,他们从来都自诩自己是草原上的王者。

    于是,在这严寒里,这浩浩荡荡的铁骑踏破了枯草,万千的马蹄印记甩在了他们的身后,他们一个个目光赤红,绝大多数人都没有将壕沟里的汉军放在眼里,他们的目光只是远远地眺望,看向那壕沟后,那一座用许多帐篷和许多砖石结构建筑起来的‘城市’。

    在那里,有无数的女人,有堆积如山的财富,有数之不尽的珍宝。

    这才是他们的目标,只要冲过去,冲过这个壕沟组成的障碍,那么,一切都唾手可得。

    只是想一想,便令他们禁不住热血沸腾起来,而这时,齐特尔振臂一呼:“杀!”

    “杀!”

    喊杀声冲破了云霄,无数人发出了巨大的怒吼,而很快,这声音便被无数的铁蹄所掩过。

    大地在颤抖,以至于壕沟里不少泥水簌簌的而下,让人灰头土脸。

    趴在壕沟里的生员,是最能感受这样的威势的,宛如地崩一般,连身体都随之在抖动。

    可是每一个人都依旧脸无表情,依旧没有显露出半点畏色,依旧没有动弹半分。

    作为镇国新军,他们一遍又一遍,反反复复地操练过这样的战斗,他们不厌其烦地打熬着身体,练习着步枪,他们为自己能够在新军而自豪,故此绝不后退。

    可是自壕沟中向上眺望那杀将而来数万铁骑,那宛如一片乌云遮掩而来的场景,即使脸上神色依旧,可事实上还是让人不免觉得心惊肉跳。

    此时,肃然着脸色得王守仁放下了望远镜,他显得很冷静,不为外界的喊杀所干扰,只是纷纷道:“下令,炮击。”

    “炮击……”

    于是,竹哨响起,炮兵的占地在后退,数十个炮台,足足七十余门火炮,折中炮管狭长,里头划了膛线的火炮射程在这个时代也算惊人,又因为材料学的突飞猛进,导致他们的炮弹当量越来越大,一枚炮弹,已经敢装四五斤药量了。

    炮兵是新军最新的兵种,因为舰船需要火炮,并且许多火炮在舰船上得以验证之后,这就使得新军配备火炮起来,十分的迅速。

    此时此刻,炮兵早已装填好了炮弹,并且进行了校准,那一门门黝黑的长管火炮高高抬起,形成仰角,所有的炮兵都是经过了无数次的操练,因而也得心应手。

    在得到命令之后,安静已久的炮兵们终于有了动作。

    轰隆……

    熟练而流畅的动作后,那如雷的声音响起,只在瞬间,便掩盖了一切的喊杀和马蹄声。

    犹如石破天惊,又如春雷,紧接着,整个炮兵阵地上硝烟开始弥漫,近百枚火炮宛若流星,在天空划过了完美的弧线。

    只是这巨大的响动,并没有让那数万铁骑有丝毫的退却,他们依旧勇往直前,他们实在有过太多太多作战的经历,与汉军作战,汉军最可怕的就是火器,只不过……

    他们也深知,那些所谓得火器看似是石破天惊,可是毕竟杀伤力有限,对付这种战术,唯一的办法就是不去理会他们,拼着受到一丁点的伤亡,只要冲到敌阵,他们便可掌控一切,只要能成为最后得胜利者,现在那么点得伤亡,对他们来说,根本没有所谓。

    在他们的许多次经验里得出,这是最行之有效的办法,所以即便被火器打中,那也只能算是自己运气不济罢了。

    那带着尾焰的炮弹已是腾空飞来,鞑靼人的骑队过于密集,倒也从不担心精度。

    那只有手臂粗一些的炮弹,完全没有被鞑靼人放在眼里,因为在他们看来,不过是徒增一些伤亡罢了,齐特尔冲在最前,看到那流星一般的炮弹从自己头顶越过,甚至忍不住在心里嘲笑。

    在他看来,这些汉人,只是一群只敢躲起来放一些烟花得懦夫,真以为这些烟花就能够抵挡得了鞑靼的勇士?

    想到这里,齐特尔的唇边情不自禁地浮出了一丝带着嘲弄意味的笑意,随即振臂,正待要高呼一声喊杀。

    只是这时,还在他们头顶上半空的炮弹,居然爆炸了。

    一般情况下,鞑靼人所遭遇的汉军,他们所用的火炮,大多都是实心,说不准还在炮膛里塞一些钉子碎石之类,所以所谓的爆炸,不过是利用炮膛的爆炸来推动炮弹射出,而炮弹,则只是像弹弓里的碎石而已。

    可是……炮弹自己炸开,却是前所未有。

    轰隆……

    无数的硝烟弥漫,爆炸在自己身边和远方是完全一个概念,只这爆炸所发出来的气浪,顿时让许多人人仰马翻。

    而那破碎的弹片,更是飞溅开来,立即横扫了一片。

    这一下,实在令人心有余悸,只顷刻之间,这些悬浮在半空引爆的炮弹杀伤力惊人,顿时数百人遭殃,以至于整个冲锋的骑队为之一滞。

    身经百战的齐特尔倒是没有顾忌许多,伤亡虽大,可是他们完全有机会冲过去,自己人多,完全可以承担得起这个牺牲。

    呵,只要冲过去,便让你们……

    可是……他念头到了这里,便戛然而止。

    因为这时候,真正可怕的事情发生了。

    那爆炸开来的炮弹升腾起了浓烟,没错,是浓烟,浓烟带着淡黄,有一丝丝大蒜的气息,起初,谁也没有在意,因为幸存下来的人依然目标一致。

    杀过去……只要杀过去,便有许多的女人,便有无数的财富,这些汉人,根本就不配拥有这些东西。

    只是……

    ……………………

    没办法了,看着战斗激烈的月票榜,老虎只能来求票了,可有支持的吗?

    (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