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一十四章:胜利的曙光
    齐特尔此刻心中的绝望可想而知。

    他非常清楚,此时想要后悔也已不成了。

    那流星般的炮火依然不绝于耳,一枚炮弹毫无预警地在他二十多丈外炸开,无数的尘土和扑面而来,一枚弹片打在他的脚上,他顿时感觉到了一丝疼痛。

    这股疼痛却是更刺激了他,他狠狠地咬了咬牙,终于还是下定了决心。

    到了而今,已经输到了这个地步,还能怎样呢?退是死,那么索性,就冲过去吧,冲过去,或许还能将功折罪,能够弥补自己的过失!

    不知道什么时候,齐特尔得眼睛已经刺红一片,狠狠地看着前往,猛地发出了一声厉吼,声调里不免带着几分悲壮:“杀!”

    接着,齐特尔座下的马,宛如草原上的脱缰野马一般,疯了似的冲了出去。

    哒哒哒……

    身后慌乱的鞑靼人在连环的炮弹轰炸后,在一连串的惊恐里,一开始没有了主心骨,心中胆寒到了极点,正在进退维谷之间,却见齐特尔奋力勒马前冲,再回头看,却见身后已是大乱。

    这时许多人心里不由生出了一丝悲愤,自成吉思汗起来,从未经历过这样的大败,就算是草原上那口耳相传中,中山王和文皇帝当年横扫大漠时,也从不曾遭遇这样的大败,更不必说,自蒙古崛起,再到一统大漠,此后即便从极盛时被灰溜溜的赶回草原,鞑靼人和他们的祖先,也一直都是这草原上的主人,而现在……

    有了齐特尔做表率,即使心里有着多大得恐惧,可作为草原勇士的荣光,不容许他们退缩。

    于是许多人又举起了长刀,又轰隆隆的骑马迎着火炮冲杀。

    而这时,他们倒是学聪明了,不再是密集冲锋,而是分散开来,漫山遍野,朝着那青龙狂冲而去。

    七八千人马不停蹄,俱都疯了一般,发出最后的冲刺。

    只是当他们靠近的时候,刺耳的枪声响了,那无数的步枪喷出了火舌,紧接着,那马上得奔驰而来的鞑靼人,又一个接一个地中弹落地。

    哒哒哒……

    这颇有一些像骑士们最后的悲鸣,他们突然察觉到自己即将淘汰,突然发现原来纵横草原的自己,在这钢铁面前竟如此的不堪一击,可是这时候,他们心头依然还环绕着先祖的荣光,他们奔马向前,依然用他们祖先们擅长的长刀,依然还是同样的方式,疯狂的奔进。

    两百步……

    无数的子弹在半空如梭子一般射出,洞穿了那彷如纸扎的皮甲,洞穿了身体,战马发出嘶鸣,斯鸣声带着悲意。

    每一个鞑靼人,依然红着眼看着前方,他们似乎依然还自以为自己是草原上的主人,只需像祖先们一般骑射,便可征服一切。

    一百步……

    只有越来越多的人落下马。

    更多人心里只剩下了悲凉,可是希望却还是在他们眼前。

    冲过去,只要冲过去,冲过去之后,这些胆小如鼠的南人就会抱头鼠蹿。

    他们深知身后已经死去了许多的族人,此时,不再只是要抢夺到更多的财富,他们的心里还多了一种叫仇恨的东西。

    这报仇,不只是因为族人的生命,还有今天死伤如此惨重的耻辱,必须要用这些汉人的鲜血来清洗。

    他们死死地盯着前往,比起那巨大财富的诱惑,他们更想将这些如鼠一般的汉人斩尽杀绝,一个不留。

    只是枪声就如炒豆一般,这短短的距离,已是尸积如山。

    许多的尸首上,那子弹留下的孔洞依然还留着硝烟,只有那稀稀疏疏的铁骑依然向前,这些久经战阵的人,比谁都更清楚,他们已经回不了头了,胆怯和逃跑,只会将自己的后背留给对方,任对方杀戮。

    这种已经熟练了举着屠刀屠杀别人的强盗,某种意义来说,此刻心里越是畏惧和害怕,越是拼了命的向前冲刺,他们疯狂的揣着马腹,快一些,再快一些。

    终于有人终冲上了前,他们的心里不由大喜过望。

    到了,已经到了,只要冲过去,这些汉人就会吓破胆,将要赢了,他们已经看到胜利的曙光了。

    此时,便连天光在他们眼前也变得更亮了一些,他们抖擞精神,策马跨过最后一道距离。

    只是……

    不好,是地钉,许多的钉子洒落在壕沟前,与那拒马、钢丝圈交错在一起,那菱形的三角钉被马蹄踩中,顿时马腿扎破,马上的人立即失去平衡,便直接飞落下来。

    这些鞑靼人非但不惧,反而大喜,因为他们只想着……

    只要冲过去,冲过去就好!

    他们疯狂地提着刀,穿过拒马,直接扑进了壕沟里。

    他们发出了怒吼声,心中更是喜不自禁。

    在他们跃入壕沟之前,哨声已起。

    步枪停息,揣着步枪,端着刺刀的生员没有退缩。

    事实上,鞑靼人最大的错误可能并非是没有预料到汉军的火炮犀利,也不是汉军拥有步枪,他们最大的错误就在于,他们居然认为眼前的汉军胆小如鼠,犹如边镇的军户一般。

    而当他们跃入壕沟的时候,并没有看到抱头鼠窜的汉军,没有看到有人吓得屁滚尿流,更不曾看到有人后退半步。

    迎接他们的,是雪亮的刺刀,三五人一组,训练有素的汉军士兵一齐杀来。

    不等跃进来的鞑靼人发挥他们的短兵交接的长处,长刀还未挥出,那刺刀便狠狠地扎入了他们的身体。

    又或者有鞑靼人像疯了一样,红着眼睛挥出刀去,一人挺着刺刀上前,格挡住他的刀,另一人已是斜着刺出刀来。

    这些人,没有呼喊什么壮烈的口号,只是三五成群的,各有分工,沉默之中,却是带着无穷的杀意,他们宛若收割者,各司其职,却是处处取人要害。

    越是靠近这些人,越是有一种绝望的心思,那些侥幸冲进来的鞑靼人,带着太多的希望,可是当希望破灭,看到了更为冰冷残酷的事实,这才真正意识到,自己所面对的,绝不是他们印象中的汉军。

    (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