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7章 圈圈叉叉老祖,这名字实在太难听!
    一秒记住【笔趣阁 】,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何仙姑瞬息而至,再次敲响了128寝室的房门。

    “我擦,给力啊!”

    本来即将进入梦乡的赵自伟瞄了一眼门口,顿时睡意全消。

    果然,果然还是看上去低调的明哥牛逼啊!

    这妹子……看着真特么提气,光是气质就完全碾压了学校里见过的任何女生,包括什么方婷、什么何琳,全都差些意思。

    寝室里不方便,刘明看了看一脸疑问的何仙姑,低声道:“跟我来。”

    “别!”

    赵自伟那也是懂事儿的人那,见状连忙从床上瞬间爬起身来,套了件衣服就往外走。

    “明哥,明嫂,你们在屋里聊,我去自习室找波哥办点事,我们一时半会儿的都回不来!哦对了,浩哥也说晚点回来,明哥你放心,放心哈……”

    屋子清空了,何仙姑就算是仙人,也被这话弄得脸色泛红,咬牙道:

    “你说那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就字面意思啊。”

    刘明这下淡定了许多,拖了把椅子让何仙姑坐下,笑道:“这里没有外人,咱打开天窗说亮话,不必转弯抹角。你若是想和吕洞宾结成道侣,我或许能帮你想个妥帖的法子,如果你没那个意思,那算我多嘴让你白跑一趟。”

    这也……太直接了!

    何仙姑脸色一阵红一阵白,似乎很难启齿。刘明也不着急,脸上带着自信笃定的微笑,很平静地等何仙姑做出决断。

    “你想要怎么做?”

    终于,何仙姑到底还是没违背自己的内心,声音压得极低极低,仿佛这斗室之中,也担心隔墙有耳。

    “哈哈,那我们来说说细节!”

    刘明轻轻一点头,似乎早就确定何仙姑会做这个选择似的,先把一个古色古香的酒坛子放在桌上,微笑道:“何道友,请先鉴别一下这坛酒?”

    酒?

    何仙姑眉头一皱,大概能猜测到一点计划内容,心中有些不信。

    作为吕洞宾的资深暗恋者,她当然知道吕洞宾好剑好酒好诗,但就凭这一坛酒能解决多大问题?

    嗯,酒坛子卖相还不错……

    何仙姑轻轻揭开泥封,她虽然不喜好杯中之物,但前些年八仙走南闯北的时候也算见过世面,品鉴的能力是可以的。

    酒坛只微微开了一点缝隙,顿时一股极其浓郁的酒香弥散而出,距离最近的何仙姑和刘明首当其冲,深深呼吸一口,顿时就有微醺陶醉的感觉。

    何仙姑还好一些,刘明闻到这股酒香,差点当场就醉了,一下子就觉得眼神迷离,看何仙姑的窈窕身段,竟然隐隐产生了一股异样的冲动。

    我擦,可不能作死!

    刘明赶紧用力晃了晃脑袋,这是叫何仙姑过来商量怎么拿下吕洞宾的,不是自己要拿下何仙姑的……

    虽然……貌似也一样能完成两片荷花花瓣的任务,甚至还不止。然而……强上何仙姑的罪过,这说到三界之外自己都占不到理,好好的圈圈老祖,变成了圈圈叉叉老祖,名声实在难听。

    “好酒!”

    何仙姑倒是没注意到刘明的些许异样,她是识货的,只是这一道酒香,立刻知道不凡。就算八仙之前游历天下,也从没品尝过这等琼浆玉液。哪怕是受邀上天庭参加一些宴会,也够不上这种级别的仙酒招待。

    这酒,洞宾一定喜欢得很!

    何仙姑露出一点期待,虽然不认为这区区一坛酒就能成就姻缘,但可以肯定的是,爱酒的吕洞宾,一定比自己更加明白这坛酒的价值和好处。

    “刘明……道友,这酒我很喜欢,不知出什么代价,才愿意割爱?”

    刘明脱口就想说,脱衣服吧,衣服换酒童叟无欺……

    然而本来他就有点醉醺醺的,再提起这个话题,怎么都透着极度的不庄重和调笑的意味。何仙姑就算喜欢这瓶酒去转赠吕洞宾,也绝没有用衣服换酒的道理,那近乎于亵渎,万万不能这么直接。

    要扒何仙姑的衣服,这事儿还得绕点弯子,不露痕迹的好。

    “酒算什么……”

    刘明拖长音调,吊胃口地说道:“只要何道友按照我说的去做,应该很有机会得偿夙愿,和吕洞宾结成恩爱道侣,从此逍遥三界五行之中,岂不是逍遥自在?”

    这个大饼画得让何仙姑垂涎欲滴,忍不住就摇头道:“一坛酒恐怕不足以……”

    话说到一半,就再也无法继续。

    因为刘明不知从什么地方一拖,拎出一只剑匣,光是看这剑匣中隐约透出来的森寒剑气,就知道一定不凡!

    “久闻吕洞宾剑、酒、诗三绝,我想若是你找个合适的机会邀请他到你的住处,以美酒相待,以宝剑相赠,以诗词互答,到了酒酣耳热后,意气素霓生的时候,你觉得他会不会产生一些不一样的情绪?”

    刘明三言两语,就勾勒出了一幅何仙姑从未想过的画面。

    脑补一下,吕洞宾先饮美酒,再得宝剑,酒后月下看美人,生发出异样的情愫简直是再正常不过,那么接下来顺理成章……

    恐怕还真有几分可能性!

    “刘明道友,这事儿,有把握么?”

    何仙姑思前想后,还是有些患得患失,毕竟自己若是这样一来,相当于把心迹完全剖白出来,若是还不能成,俩人之后见面只会更加尴尬。

    “放心吧,只要你一切听我安排,我最少有九成九的把握,能帮你成就此事!”

    刘明心想男追女隔重山,女追男隔层套,这个道理放在仙界未必不好使,吕洞宾既然喜剑好酒,那就还没脱离凡俗的念头。

    仙人怎么了,仙人不需要繁衍后代?

    那二郎神是哪来的?还不是玉帝的妹子搞出来的仙二代!

    “还需要做什么?”

    何仙姑看到酒也有了,剑也有了,惊喜道:“莫非刘明道友还精擅诗词之道,有什么传世之作可以给我?”

    “这个,真没有。”

    刘明摇头道:“按照你自身实力,随便应和一下就好,估计足够用了。我说的其他因素,不是指这些。”

    何仙姑想了想,不得其解,疑惑道:“请刘明道友明示?”(未完待续。)

    手机用户请浏览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