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8节 追踪的线索
    众人惊呆。
  
      局面对荆州军本是极端的不利,关羽见蔡瑁冒失的冲进林中,暗想你就算不死,亦难免被对方所擒。他虽和蔡瑁争论,但眼下算是内部矛盾,在这种生死关头关羽不会拿已方的生死开玩笑。
  
      杀出一条血路,为已方在林中先争取一席活命之地!
  
      徐晃蓦地出现拦截,让关羽觉得云梦大泽内益发的风云诡谲,但他却没想到在这种拼命的时刻,有人突然从外赶来,擒住了蔡瑁!
  
      来的是曹操的人?为何对徐晃也满是杀气?若非曹操的人,究竟又有哪个要逼问吕布的下落?
  
      关羽心中困惑之际,长刀圈转间逼退了徐晃。徐晃亦被眼前的局面困扰,退却时长斧一竖,暂时止住手下的进攻。
  
      蔡瑁只感觉裤裆一阵潮湿,在冷风的吹刮下冰得难受,但更让他刺痛的却是来人眼中灼热的杀机。
  
      “壮……壮……壮……士。”蔡瑁被刀锋上的冷意所迫,牙关打架,“我不认识吕布。”
  
      他倒不是仗义的为吕布掩藏,而是在惊乱中还能看出来人对吕布有着浓烈的恨意,既然如此,他如何会和吕布扯上关系?
  
      来人正是楚天理。
  
      冷望蔡瑁,楚天理简单道:“我数到三,你若不说,我去问别人。三……”
  
      “我说我说!”蔡瑁不迭道。
  
      若是旁人这般说,蔡瑁只当是放屁,但见楚天理这般谈条件,蔡瑁却深知楚天理去问别人的后果。
  
      楚天理的恨意看似要毁掉一切,他蔡瑁在楚天理的刀下还能活命就因为有点作用。没用的人,在楚天理手上不过挥刀之间。
  
      艰难的吞咽着唾沫,蔡瑁哑声道:“吕布在如仙那面,应该和貂蝉在一起。”
  
      “带我去找吕布,我不杀你。”楚天理身为云梦秘地之人,虽少谈判,但在这种时候的举动却是让人丝毫不敢质疑。
  
      “好,我带你去。”蔡瑁倒是毫不犹豫。
  
      前有曹兵、后有不死鸟,留在此地更有危险,只出卖个吕布换取活命的机会,对蔡瑁来说自然划算。
  
      至于吕布能否对付此人、是否对他蔡瑁报复,那是以后的事情。死亡在前,谁会想得太远?
  
      “可是……”蔡瑁见楚天理杀气稍敛,商量道:“壮士,有不死鸟和曹军在阻挡。”
  
      “你放心。”
  
      楚天理冷冷道:“谁挡你,我会为你杀了哪个!”他说话间手腕一翻,大刀蓦地插回了背后的刀鞘,却是看也不看徐晃等曹军一眼。
  
      徐晃心中凛然。
  
      他身为疆场锋将,若论武功亦是绝佳。真正的锋将,绝不会只仗着马快刀利,而是亦要锤炼孤军作战时的本领,不然被射死了马,那就是束手待擒的命运,如何能够在疆场上百战不殆?
  
      徐晃武功亦是高绝,但想常人就算插腰刀都要对准了半天再归鞘,楚天理刀鞘在背,只是手腕翻转间,那么沉重的大刀就能准确无误的入鞘,这招乍看没有什么,但仔细想想,却让人明了其中的艰难之处。
  
      此人的分寸拿捏、感觉、动作、精气神力无一不到了巅峰之境才能做到这点。
  
      虽凛然楚天理的武功,但见他要带走蔡瑁,徐晃却是大为犹豫。徐晃留在这里不求将荆州军尽数斩杀,只想拖住蔡瑁的军马方便赵达等人行事,蔡瑁若是离去……
  
      蔡瑁已向林左行进。
  
      曹军面面相觑,未听主将号令不能退却……
  
      “闪开!”有人高声喝道。
  
      双方望见发话那人,神色居然都带点喜意。
  
      来人却是单飞。
  
      单飞气息稍急,但终于及时赶到,眼见楚天理擒住了蔡瑁就要对曹军大开杀戒时,不忍心无辜的曹军送死,高声命令。
  
      曹军犹豫,有人倒知道单飞在曹营位高权重,就算不知情者,见赵达和单飞商量着说话,亦知道此人份量非轻。
  
      徐晃倒是又惊又喜,纵越到单飞身边,低声道:“单统领……是赵大人的意思?”他和单飞不过一面之缘,但当初在攻克邺城时曾见过单飞的手段,对其很有好感。
  
      “是我自己的意思。”
  
      单飞见徐晃微有皱眉,随即道:“赵大人绝不会反对,他若有责怪,一切后果由我单飞一肩承担!”
  
      徐晃哂然道:“徐某亦不是怕担当责任之人。”他只怕坏了事情,但听单飞这么说,知其已有决定,徐晃略加思索就已道:“撤后!”
  
      曹军回撤闪出了一条道路。
  
      单飞见楚天理就要远走,高声道:“楚天理,我有话要和你说。”
  
      “可我不想听。”楚天理冰冷道:“单飞,我最后警告你,你莫要拦我行事,不然我要杀的就是你!”
  
      单飞微滞。
  
      他倒不是畏惧,而是知道这时候的楚天理如同火药桶般一点就燃,他单飞无论说什么,除了让矛盾激化外再无作用。
  
      眼睁睁的看着楚天理带着蔡瑁远走,单飞暗皱眉头时,刘备悄然走过来低声道:“单兄弟,究竟怎么回事?”
  
      徐晃收斧身后,对刘备的前来装作没有看到。事实上是徐晃、刘备、关羽等人均是彼此熟知,众人疆场交手时各为其主,势难两立的不留情面,但若不到了必须你死我活时,刘备对徐晃素有赞赏,徐晃对刘备、关羽二人亦是以故交相待。
  
      单飞见状倒是心下感慨,暗想这本是一批性格相若的人,怎奈却一定要刀兵相见?
  
      “说来话长。”单飞转念间已有了主意,“刘兄……你要去追蔡瑁?”见刘备点头,单飞道:“我跟你去看看。”
  
      刘备微喜,他知道难奈楚天理这种绝顶高手,却又不能对蔡瑁被擒视而不见,正左右为难时,听单飞这般讲,刘备自然精神振作。
  
      你到底是哪边的?徐晃暗自嘀咕。
  
      望见徐晃的困惑,单飞道:“徐将军,我无暇详谈,不过赵大人应该随后赶到,你和他兵合一处,切记先求自保,莫要对旁人主动挑战。”
  
      旁人?荆州军吗?
  
      徐晃琢磨单飞的用意时,单飞一拉刘备,望着楚天理离去的方向,低声又道:“刘兄,去的人不用许多,这里的荆州兵最好找个地方藏身。”
  
      “云长,你带兵寻地驻扎,我跟单兄弟前往伺机营救蔡将军。”刘备当机立断道。
  
      关羽扬眉道:“大哥,蔡瑁那种人……”他本想说“让蔡瑁死了就好,救什么救?”但望见刘备恳请的神色,关羽终道:“不如大哥你带着人马,我随单兄弟去看看?”他知道楚天理武功高绝,很是担忧刘备、单飞的安危。
  
      “那也不用。”
  
      刘备微笑道:“当初冥数那种地方,我不是和单兄弟亦是平安归来?”到了关羽身边,刘备压低声音道:“徐晃是仁义之士,定会暂听单兄弟的命令。不过赵达两面三刀之人,若他前来指挥施压,二弟不能不防。”
  
      他说完这句话后,知道关羽会明白他的意思,和单飞并肩向楚天理离开的方向追去。那些荆州兵方才逃命的时候不听关羽的号令,但在这种保命的关头,还是信任关羽。至于援救蔡瑁的事情,刘备既然没有委派哪个,众人都是装作忘记,却没有哪个主动请缨去送死。
  
      前方林密,道路多曲。
  
      刘备伊始时只怕耽误了不少时光,追不上楚天理,但见单飞根本不找路上的痕迹,很是自信的前行时,刘备不由道:“单兄弟,你知道……吕布在哪里?”
  
      他虽未如单飞般知晓很多事情,但凭所见所闻如何不知吕布已和刘表搅在一起?心思复杂,刘备说是跟随单飞营救蔡瑁,未尝不是想看看吕布、楚天理之间究竟如何收场。
  
      单飞摇头道:“不知。”
  
      刘备大奇,不等发问时,单飞一指天空道:“你看到那彩云了吗?楚天理此人很是聪明,他知晓在军中擒拿蔡瑁多有阻碍,索性让赵思益命令不死鸟对你等施压,然后趁你等和曹军冲突时趁乱对蔡瑁一举擒之。如今他要去杀吕布,知晓吕布亦有帮手,自然还会利用不死鸟。彩云停时的地方,应该就是吕布的落脚处!”
  
      听到“去杀吕布”几字时,刘备眼皮跳了下,“楚天理有这种本事?”
  
      单飞苦笑道:“只怕这人和完好无缺的吕布交手,胜负亦是五五之数。”知道刘备有很多地方不解,单飞索性在赶路时将来到云梦的大概简单提及。
  
      他着重说了如仙所率的荆楚刺客组织、黄堂、吕布和刘表的瓜葛,对自身的事情不过一带而过。饶是如此,刘备亦是听的惊心动魄,半晌才道:“我在荆州数年,对刘表所知居然还不如单兄弟,实在有愧。”
  
      目光微闪,刘备盯着天空彩云的方向,倏然道:“我已猜到吕布他们藏身何处。单兄弟,要不要……”
  
      单飞微怔,随即道:“好,你来带路。”
  
      刘备并不推搪,带单飞稍转了方向。二人奔行了小半时辰,单飞抬头望去,见不死鸟群反落在二人的身后,但的确是向他们这个方向飘来。
  
      知道单飞会有不解,刘备指向前方的一处高地低声解释道:“我跟随蔡瑁带人深入云梦泽时,曾见其让亲信来过这个方向。蔡瑁当时并未知会我等,我看这里地势略高自有沟壑,其中林木繁密适合藏身,当时本想是好的伏兵所在。如今想来……”
  
      “看不死鸟前来的方向,蔡瑁就要到此,如仙的人手藏身此地,蔡瑁当时是和如仙在联系?”单飞很佩服刘备的老马识途。
  
      刘备点头不等再说什么,就听单飞微“咦”一声,俯身再起的时候,单飞手中已多了颗珍珠,神色微有异样。
  
      .
  
      ps:求月票。(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