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2章 你们等着!
    白小纯深吸口气,神色露出凝重,这里是星空道极宗的分宗所在,更是长城之内,与通天河东脉截然不同。

    在通天河东脉时,他的感觉虽距离逆河宗遥远,可却并非不可跨越,但在这里,则是完全陌生,没有多少认识的面孔也就罢了,就连熟悉的环境也都改变了。

    “越是在这陌生的地方,就越是要彼此团结在一起!”白小纯严肃的看向宋缺等人,低沉的开口,这一刻,在他的身上,似有一股肃然的气势,正慢慢凝聚出来。

    “宋缺,神道子,陈曼瑶,你们身为我白小纯的护道者,展现出你们力量的时候到了!”白小纯袖子一甩,目中露出精芒。

    “平日里,都是我保护你们,无论是在空城,还是在空域,又或者是在战舟上,现在……该你们在这里,保护我了,我准备……”白小纯正要说出自己的计划,可话语还没等说完,陈曼瑶轻咳一声。

    “小纯,我要走了……”

    “啊?”白小纯张着嘴立刻看向陈曼瑶。

    “不是我不想留下来帮你,而是……你明白原因,我……要回家了。”陈曼瑶深深的看了白小纯一眼,目中露出不舍,还有一些特殊的情绪,半晌之后她深吸口气,欠身一拜。

    “若有缘,还会相见……”她说完,转身一晃,直奔东海城外,速度飞快,刹那远去,白小纯沉默,陈曼瑶的离去,虽有突然,可却没有太多意外,长城外,是她的家,从当初在逆河宗,陈曼瑶要求跟来时,她就说过,她的目的,就是要回家。

    白小纯轻叹一声,看了看宋缺与神算子,正打算继续说出自己的计划时,宋缺在一旁哼了一声,他望着东海城,更是遥望远方的茫茫大地,他的目中慢慢露出了精芒。

    “这里才是最适合我的地方,我宋缺就应该是生活在这种充满了危机,充满了厮杀的区域,只有在一次又一次的生死磨练中,我才可以让自己越来越强大,才有机会,压过白小纯十头以上!”

    “白小纯,我在血溪宗,在逆河宗,在星空道极宗,甚至在战舟上,都不如他……可这一次,我一定要在这里,将他超越,这是我最后一次机会了,我一定要成功!”宋缺内心升起雄心壮志,神色坚定,看都不看白小纯一眼,身体一晃,化作一道长虹轰的一声,直接远去。

    “缺儿……”白小纯睁大了眼,身体微震,眼前的这一幕,让他觉得有些熟悉……此刻有些紧张,连忙看向神算子。

    “神算子,你……”

    “少祖……那个……不是我想要离开,而是我所在的护域堂早有安排,这个……我们十年后再见吧。”神算子有些尴尬,不过他没有说谎,的确是护域堂对他另有安排。

    神算子眨了眨眼,赶紧抱拳,飞速离去……很快的,白小纯的身边,就只剩下了公孙婉儿,她看了看白小纯,轻笑一声,一样远去。

    白小纯傻眼了,他看了看四周,偌大的东海城,却举目无亲,那种孤独的感觉,让白小纯这里顿时生气。

    他不由得想起了自己一行人刚刚到星空道极宗的空城时,宋缺等人将自己抛弃的一幕……

    “你们行啊,翅膀硬了是不是,好啊,有本事,你们以后就别回来找我!”白小纯愤愤,心底郁闷的同时,也不由得燃起了熊熊斗志。

    “我白小纯一定要在这里活的潇潇洒洒,到时候让这些人知道,再次将我抛弃,是他们这一生最大的错误!”白小纯这一次是真的怒了,他生气的是这些人之前没有露出半点风声,让自己没有丝毫准备,他以为经历上一次,在不为己甚之后,作为他的护道者不会再有人抛弃他……

    “吃我的,喝我的,用我的,你们等着!”白小纯一咬牙,看向四周后,又愁眉苦脸起来,正琢磨自己下一步要去何方时,忽然的,远处天空上,本已经离去的一行五六人,似看到了此地孤零零的白小纯,竟改变方向,直奔白小纯而来。

    “小纯!”随着这一行五六人的到来,赵天骄的声音,从天空传来,白小纯赶紧抬头,一眼就看到了赵天骄以及其身边的陈月姗,除了他们外,还有两男两女,那两个男修,正是之前对白小纯敬畏有加的追随者。

    至于那两个女弟子,白小纯有些陌生,不过想起赵天骄曾经对陈月姗的介绍,觉得这两个女子,十有八九,便是陈月姗那边多年前就来到东海城的闺蜜。

    “赵师兄。”白小纯定睛一看,赶紧高呼。

    “怎么就自己一个人了?你若没事,跟我们一起如何?我们彼此也好有个照应,我打算一路走去,看看这片大地,熟悉一下环境后,去长城外转转。”赵天骄哈哈一笑,落在了白小纯的身边,拍着他的肩膀。

    “我的那些护道者,都被我打发走了,他们有自己的机缘,我不能干扰他们的道路,至于我这里,天大地大,自然要独立去闯荡一番,如此才可心与天平,神与地宽,方能容纳天道。”白小纯轻笑一声,不想让赵天骄等人觉得自己被抛弃了,于是吹嘘起来。

    陈月姗跟着赵天骄来临,笑眯眯的站在那里,打量白小纯时,神色有些嗔怒之意,显然想起了赵天骄和她说的,关于白小纯教他的那些事情。

    至于那两个追随者,此刻也都恭敬的抱拳,对白小纯这里,不敢得罪丝毫,而陈月姗的那两个闺蜜,也都好奇的看向白小纯。

    “白师弟,我们本已走了,可你赵师兄不放心你,要回来看看,我们也打算闯荡一番,可人多毕竟安全不少,你就当帮帮我们,和我们一路吧。”陈月姗微微一笑,声音软软的,很是好听。

    白小纯听着觉得很舒服,赵天骄也笑了笑,不由分说的拉着白小纯,在白小纯似百般无奈下,勉强的同意后,众人化作长虹,从这东海城的半空,向着长城的方向,呼啸而去。

    刚一离开东海城,白小纯对于这里的灵气,倒没有太多的不适,实际上在这个位置,因靠近通天海,灵气还好。

    让白小纯印象最深刻的,是城池外的大地,这里的泥土竟是紫黑色的,看起来很是压抑,似乎在那泥土中,曾埋葬了太多的鲜血,与此同时,整个大地给他的感觉,也都充满了阴森。

    甚至在一些区域里,白小纯还看到了一处又一处深坑,尤其是路过一片湖泊时,他看到了那湖泊的湖水,竟是黑色。

    “我曾听我父亲说过,星空道极宗成立以来,出现过一次长城被攻破的事情,那一次……大量的蛮荒土著杀入此地,使得这长城内的天地,血流成河……”陈月姗望着紫黑色的大地,缓缓开口。

    白小纯吸了口气,觉得很是不安,这里除了大地与白小纯曾经所见不同外,还生长着一些让人触目惊心的植被,比如有长约七八丈的大树,可却没有树叶与树枝,而是长着巨大的人形头颅,目中露出森森寒芒,但凡有路过的一些小兽,往往被它一口吞噬。

    再比如漫天漂浮而过的黑色柳絮,这些柳絮成片飞舞时,赵天骄远远一看,面色立刻大变。

    “绕路,这是血魂虫的卵,一旦碰到身体,会自行钻入,吞噬精血魂魄!只有城池阵法才可抵抗,非我等能撼动!”

    白小纯眉心第三目睁开,一眼看清那根本就不是柳絮,而是一团团其内蕴含了无数密密麻麻虫卵的惊人之物。

    众人都心神震动,立刻展开全速避开,哪怕多绕了数日,总算冲出了虫卵的区域,这一路上,白小纯胆颤心惊,头皮发麻,他还曾看到天空上,有一群乍一看如同骸骨般的骸鸟,散发腐烂的臭味,可却凶残无比,原本是要向着众人发动攻击,可突然的,在下方的地面上,明明空无一物,可却猛的裂开一道缝隙,传出巨大的吸力,直接将那群骸鸟吸入了大半进去后,那裂缝合并,可却传出咔嚓咔嚓的咀嚼声。

    这一切,让白小纯的心,已提起老高,面色始终有一丝苍白。(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shenshuw.com阅读,掌上阅读更方便。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