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9节 从天而降
刘备一生颠沛流离少有安宁,对地利、人和素有看重,却对珠玉这种贵重之物没什么研究,见单飞凝神的看着那颗珍珠,刘备困惑道:“这东西……”
  
  “应是……我一个朋友之物。”单飞沉吟道。
  
  捡起地上那颗珍珠的时候,单飞见到那珠子的温润光泽,立即想到白莲花给弦曲的那串珍珠项链。
  
  他擅长考古,对罐鼎珠玉等方面均有敏锐的观察。当初白莲花为拉近和弦曲、弦歌的关系,将价值不菲的手镯、项链送出,边风、亚克西那种人物见状都是眼红心跳,单飞虽未亲手触摸,但望见那玉洁无暇的首饰时,亦留下极深的印象。
  
  这颗珍珠很像那珍珠项链上的一颗。
  
  黄堂在孙尚香离开时,让荆楚刺客将张辽、边风、荀攸等人一网成擒,其中就有葛夫人和她的一双女儿……
  
  有颗珠子落在此地,难道说如仙她们将所有人都藏在这里?
  
  单飞心中微颤,不过知道给刘备解释起来太过麻烦,低声道:“看来如仙她们的确是在附近不远。”
  
  刘备对单飞亦是佩服的五体投地,暗想从一颗珠子就能断定如仙行踪的,也只有单兄弟一人了。
  
  他以为这珠子是单飞和如仙之间的情物,倒不好多问,低声道:“眼下怎么办?她们身为刺客,对自身的所在肯定诸多防范。”
  
  “说不定她们已发现了我们。”
  
  单飞果断道:“事不宜迟,我们就这么去见如仙。”他知晓刘备的意思,暗想若想偷偷潜入恐怕极为困难,眼下十万火急,既然问心无愧,不如堂堂正正的去找如仙就好。
  
  他大踏步向着前方行去,不等十数丈的距离,倏然止步。
  
  一镖正中他的脚前。
  
  若是单飞继续前行,这一镖说不定已射中他的腹部。刘备暗自心惊时,却见单飞反倒沉稳如山,向飞镖射来的方向望去,扬声道:“在下单飞,我知道你们多半知晓我。如今我有急事想见如仙和貂蝉,是关于吕布生死的事情,有劳转告。”
  
  他这时候展现出过硬的心理,不震怒射来的飞镖,甚至对以往的恩怨暂时搁置,他必须要破坏那只无形大手的计划。
  
  暗中那大手是在陷害吕布!?他真正的用意是什么?
  
  前方林间静默片刻,有人冷然道:“站着莫动。”
  
  单飞听出那是女子的声音,随即见有黑影一闪,更向密林深处。回头向天空望去,见不死鸟在远处的天空似有徘徊,单飞心中微动。
  
  刘备低声道:“楚天理若靠蔡瑁前来,恐怕还要一段时间。”
  
  “为什么?”单飞倒有些不解道。
  
  刘备轻叹道:“蔡瑁和为兄不同,为兄对这些地势多有留意,蔡瑁事事靠手下动手,他虽来过此地,但让他真正的寻找,还是有些困难。”
  
  单飞微有庆幸之意。
  
  刘备能抄到蔡瑁之前赶来这里,是因为他事事亲为用心记忆地理,蔡瑁却是坐享其成。楚天理让蔡瑁带路,蔡瑁在死亡威胁下自然不敢多说什么,可他没了亲兵的帮手,能不能找到这里都是未知之数。
  
  胁迫蔡瑁来寻这里,楚天理反倒是舍近取远。
  
  单飞暗自好笑时,就听前方有脚步声传来,随即见一个蒙面女子轻盈走到他的面前,冷然道:“跟我来。”
  
  那女子说完后转身就走,单飞不以她的冷漠为意,和那女子前行数十丈后,见前方有乱石嶙峋突兀。
  
  那蒙面女子径直进入乱石堆,带着单飞、刘备在石堆中左转右绕的前行。
  
  刘备虽知此间地势不差,毕竟以前没有来过这里,见其间别有洞天,往往山重水复间又见景色变换,他没有豁然开朗,反倒感觉很是诡异。
  
  单飞亦是暗自戒备,向刘备使个眼色。他不懂用兵的地势,却看出很多乱石并非天然生成,而像人工堆积在这里。
  
  谁花费气力做这些事情干什么?有机关?
  
  单飞琢磨时,那蒙面女子终于止步,有曼妙的声音从前方一块石上传来,“单飞,不想你我在此又见。”
  
  如仙正端坐在不远处的一方大石上。
  
  天色已暗,她的纤细身影没入淡淡的暗色中,声音亦是轻淡,但言语间的婉转穿透仍然勾人心魄,让人在冷漠中亦感受到她的魅力所在。
  
  单飞无暇欣赏佳人风姿,亦不想客套来耽搁时间,径直道:“吕布在哪里?”
  
  如仙淡然道:“你找他作甚?”她言语虽淡,却隐有敌意。
  
  单飞倒是不出意外,暗想当初在迷宫之下,众人一场厮杀差点尽数葬身地下,如今他蓦地前来,无论哪个都难信他单飞会有善意。
  
  “我有紧要的事情想问他。”单飞见如仙问也不问,终于道:“有人说吕布杀了楚天赐……楚天赐是云梦秘地之人,如今秘地的人正要找吕布复仇。”
  
  如仙娇躯微颤。
  
  一女子突然喝道:“胡说八道!”
  
  单飞扭头望去,就见有个蒙面的窈窕女子从如仙所坐的大石后转出来,那女子冷然道:“吕布没有杀了楚天赐。他……”
  
  “貂蝉。”如仙突然喝止道。
  
  貂蝉收声。
  
  如仙轻淡道:“就算有人找吕布复仇,你急不可待的带个吕布的仇家赶到这里,却不知又是为了什么?”
  
  有鸟声清越。
  
  单飞心中微震,回头透过林荫望去,就见远方天空的不死鸟不再徘徊,径直的向这个方向飘来。
  
  事情错综复杂,他岂是三言两语能够解释清楚?眼见如仙、貂蝉对他都有深切的敌意,单飞还能冷静道:“我来这里,本是想看看吕布的情况。他若不是凶手,我就不想他因此而死。”
  
  刘备缓缓的握拳。
  
  四野微静刹那。
  
  片刻后,如仙忍不住笑了起来,“单飞,我初见你的时候,你不过是个曹府的家奴,我虽知你绝不简单,可真不想你倒是菩萨转世了。”
  
  单飞听出如仙的嘲弄之意,心中略有不悦,还能压住不满道:“你们能先告诉我吕布眼下何在吗?”
  
  “告诉你做什么?”貂蝉冷笑道:“单飞,吕布被孙尚香重伤,你赶到此间刻意卖好,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的算计。”
  
  单飞心中微沉。
  
  他蓦地想起女修重创了吕布,貂蝉却把这笔帐算到孙尚香和他单飞的头上。貂蝉有多喜欢吕布,对他单飞、孙尚香就有多深的敌意。
  
  “我有什么算计?”单飞自己都不知晓,随即心中微动,急问道:“吕布是否还能出手?他一直没有离开过这里?”
  
  貂蝉忍不住叱道:“你终于还是露出了狐狸尾巴,你来这里不就是为了看看吕布的伤势如何,然后再决定斩草除根的?”
  
  单飞暗想女人较真起来,也是几头牛拉不回来的。脸色沉冷,单飞喝道:“貂蝉,我知道你关心吕布,可你若真的关心他,就应该知道,不死鸟不会无故的向这个方向飞来。”
  
  如仙正看着头顶的天空,娇容似改。
  
  貂蝉还是不信道:“你今天就算……”她话未落,突然娇躯震颤。
  
  与此同时,有极为清越的鸟鸣倏然响在众人的头顶。
  
  不死鸟已到了众人所在的密林上空,不再远飞!
  
  如仙、貂蝉同时而惊,她们都算是很有头脑的女子。但不久前她们几乎和单飞拼个你死我活、孙尚香重创了吕布、吕布的死对头刘备又到了此间,这些事情连在一起,让她们实在难信单飞有什么好意。
  
  单飞是来试探吕布的动静,趁伤要命的要对吕布不利!
  
  这个念头在两个女人的脑海中可说是根深蒂固,任凭单飞如何来说,两个女子始终不肯透露吕布的下落。
  
  如仙自然见过不死鸟,但她多在琴鼓山左近望见,知道这鸟儿更像迷宫的护卫,素来少到旁的地方。见不死鸟在天空出现时,她以为不死鸟是偶尔路过,她们又置身林间乱石地阵中,可凭地势防御,倒没有将不死鸟放在心上。
  
  但见不死鸟凝在此间上空再不离去,如仙、貂蝉开始意识到问题的严重。
  
  单飞真的是来通风报信、为了吕布的性命而来?
  
  如仙转念之间才待追问,就听林中有警哨此起彼伏的凄厉吹响,但那警哨不过片刻就停。倏然从石上站起,如仙急声道:“不对,貂蝉你……”
  
  她知道己方传警讯号的规律,听警哨未曾完结就断,知晓有人以极为凌厉迅猛的速度冲来,已方示警之人方要传讯时就已被来人切断。
  
  来人武功极高,高的简直让人难以想像!
  
  但这里是她们在云梦泽中的根据地,乱石阵又经人工布置,变化难揣,常人若入其中,虽未见得像入琴鼓山迷宫那般经年难出,却也不能轻易到了此地。
  
  她们还有时间。
  
  单飞说的不错,是秘地的人找上门来,也只有秘地的人才有这般高强的武功,片刻间不但破了她们的防线,甚至杀了她们的暗哨?
  
  如仙才想借乱石阵稍加阻拦,让貂蝉做些准备时,娇容遽然失色。
  
  林中上方的天空有只苍鹰掠过,厉鸣声中振翅飞远,但在苍鹰远飞之时,有人竟然从鹰背之上纵越而起,破林中的树木而下。
  
  在刺耳的树枝断折声中,一人倏然落在了如仙、貂蝉二人的身前。
  
  刀柄过头,上系红绸。
  
  楚天理从天而落,声音却似从幽冥中传来,“吕布在哪里?交出来!”.
  
  (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