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五章 幼娘的心思
夜色,将临五龙镇。
  
  五龙镇的名字,因镇上的那座五龙祠而来,在武当县治下,算得上是一座中等规模的城镇。
  
  人口两千余,也颇为繁华。
  
  杨守文一行人经过十余日长途跋涉,抵达五龙驿的时候,已疲惫不堪。
  
  他倒还好,关键是冯家大妹和小妹两个女娃,着实有些支撑不住。当初杨守文离开剑南道时,大妹和小妹便跟着幼娘一同过来。父母都已故去,使得两个女娃孤苦伶仃。她们很黏着幼娘,而幼娘对她们也非常关爱,始终把两个女娃带在身旁。
  
  杨守文自然不会阻止,只是这一路下来,却不比之前行军时的舒适……
  
  “幼娘,怎么还不去睡?”
  
  夜色已深,五龙驿也格外宁静。
  
  驿站旁边的池塘里,不时传来几声蛙鸣,却给这夜色更增添了几分静谧祥和之气。
  
  杨守文从屋中走出的时候,看到幼娘坐在门廊上发愣。
  
  他走上前,在幼娘身边坐下,不无担心的看着幼娘。
  
  这一段时日,幼娘的表现很怪异,表面上看去似乎是很亲近,可是杨守文却感觉到了一种莫名的疏离感。其实,也不是疏离感,他形容不来,反正是颇有些怪异。
  
  “睡不着。”
  
  “嗯?”
  
  “今夜不知为何,有些心浮气躁。”
  
  幼娘扭头看着杨守文,轻声道:“我说不上原因,只是感觉着,要发生什么事情。”
  
  杨守文眸光一闪,心头随之一动。
  
  幼娘的这种感觉,他也有!
  
  一开始,他还以为是天气炎热的缘故,可现在看来,似乎真的有些古怪了。
  
  “磨勒!”
  
  “在。”
  
  伴随着杨守文一声呼唤,苏摩儿急匆匆跑了过来。
  
  而今的杨守文,虽然卸除了都督军事的职务,但是身份和地位却越发的高了。大家都知道,他即将接掌千骑,统帅禁军,职位虽不是太高,但权力却比之前更大。
  
  所以在他身边,要随时有人听命。
  
  “传我命令,加强驿站守卫。”
  
  苏摩儿心中奇怪,不知道杨守文为何要如此做,但毕竟跟随杨守文大半年时间,他逐渐的养成了令行禁止的习惯。杨守文一声令下之后,苏摩儿立刻领命而去。
  
  “大兄。”
  
  “嗯?”
  
  杨守文转过身,却迎上了幼娘澄净的目光。
  
  他看得出来,幼娘的目光中,包含有太多不同寻常的含义,竟隐隐的让他感到心痛。
  
  “幼娘,怎么了?”
  
  幼娘却笑了,轻声道:“没事,只是想唤大兄一声……大兄,还是和从前一样。”
  
  她的话,让杨守文有些摸不着头脑。
  
  脸上旋即露出了疑惑之色,杨守文伸出手,想要似从前一样的揉动幼娘的脑袋,却被幼娘轻轻一让,躲闪了过去。
  
  “大兄,我困了。”
  
  “哦……那早点休息。”
  
  “大兄,小心点,我总觉得有事情要发生。”
  
  “放心吧,有大兄在,幼娘便好好歇息。”
  
  幼娘答应一声,起身缓缓离去。
  
  月光下,那轻灵的身影,仿佛像一个精灵……
  
  杨守文看着她,心里突然产生出一种古怪的感觉:幼娘要离开他了!
  
  不可能!
  
  幼娘怎么会离开自己?
  
  他们经过千辛万苦,更出生入死才重聚在一起,又怎会分离?反正,杨守文不会同意。
  
  大兄,依旧如从前那般。
  
  可是和从前却已不同……大兄身边,总跟着许多人,再也无法像从前那样,和自己无忧无虑的说笑和玩耍。
  
  千牛卫将军,统领千骑?
  
  幼娘不清楚这究竟是怎样的一个职务,但是却明白,大兄已步入朝堂,无法离开。
  
  她,还是那个虎谷山的野丫头。
  
  哪怕经过三载,始终没有变化。
  
  除了杀人,她再无其他的本领。不会做饭,不会女红,不懂得如何打扫房间,不知道如何照顾大兄。而那个人,却是公主……她为了大兄,不惜抛弃了公主的封号,入道出家。她的爹爹是太子,以后更会是九五之尊,成为皇帝,成为大兄的臂助。
  
  幼娘躲在暗处,看着杨守文返回房间,忽然间流下了眼泪。
  
  “小娘子,我知你爱惜郎君,也知你们感情深厚。
  
  可郎君而今已步入朝堂,得陛下所重,出将入相指日可待。或许郎君不在意这些,但他身后的弘农杨家,还有公主的父母兄长,真的可以容忍你一直跟随他左右吗?
  
  天家无情,如今郎君得天家所重,可行事肆无忌惮。
  
  可是有朝一日失去了天家的恩宠,必将步履艰难……郎君不愿舍弃,可小娘子就愿意看他有那么一天吗?有的时候,小娘子还需知晓进退,才能够保得郎君无碍。”
  
  脑海中,回响起了一个声音,令幼娘更感心痛。
  
  事实上,这些日子以来,这声音便一直萦绕左右,令她无法平静。
  
  但她却知道,一入朝堂深似海……大兄,会一直是那个在虎谷山下爱惜她的大兄吗?
  
  幼娘也不知道……
  
  恍恍惚惚间,庭院中腾起了雾气。
  
  幼娘蜷缩在门廊的角落里,突然间觉察到有一些古怪。
  
  这个时节,哪儿来的雾气?
  
  她呼的站起身,紧走两步,却一阵头晕目眩。
  
  不对劲,有状况。
  
  幼娘想到这里,便要张口呼喊,可是当嘴巴张开之后,却好像发不出声音来……
  
  怎么回事?
  
  她知道自己着了道,忙强撑着后退两步,靠在墙上。
  
  而在这时候,古怪的声浪从四面八方传来,好像把整个庭院都包围了一样。幼娘发现,自己不但无法开口发出声音,甚至连听觉也在那声浪的侵袭之下不断削弱。
  
  她抬起手,从发髻中拔出发簪。
  
  那发簪,其实是一把连鞘的匕首,只有巴掌大小。
  
  随着发簪被取下,幼娘一头乌黑的长发顿时披散下来。她把匕首藏在手心里,正要去找杨守文,却见那庭院大门突然间飞起,重重落在地上,却又没有半点的声息。(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