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小艾蜜长大了(二合一)
    “呵,我当是谁,”萝拉笑了:“喂,这位同学,你的礼貌去哪儿了?”

    “哦?”

    这次她是一个人过来的,刚下铁轨就想来找王重玩,在米拉米那里知道王重在奇葩社后,风风火火的就过来了,结果本来挺高兴一事儿,刚一进来就看到王重和一个大胸美女聊得很开心的样子,在定睛一看,那大胸奶牛可不正是萝拉那个兽女吗?

    和王重无关,一看到萝拉,就如同水火不容一样,夏尔米永远都忘不了当时那句让她火冒三丈的胸大无脑,敢用这个词来形容她的,天上地下大概也就只有萝拉独一号了。

    “礼貌是对人用的,”夏尔米呵呵一笑:“对野兽也有用吗?兽女?”

    “呵呵,人和兽都分不清,”萝拉笑着瞄了一眼对方越来越雄伟的胸:“有段时间没见,智商还是没涨进啊。”

    看着自己的胸然后说自己智商有问题,这不就是在暗示那个禁句吗!

    夏尔米美目一挑,一团火焰已经在掌上跳动:“有意思!过来之前我还担心这几天会不会太无聊,现在看来应该不会了!”

    萝拉毫不在意站了起来:“彼此彼此!”

    望着两人燃烧的战火,王重觉得在继续留下来肯定要被殃及,夏尔米和萝拉的争斗,整个联邦学院没有不知道的,这个……还是开溜吧……

    第一次用鬼步做这种事儿,王重都觉得有点脸红,刚一出来就现艾蜜莉尔的消息,这丫头自从集训之后一直都很安静,很反常,是应该和她聊聊。

    艾蜜莉尔点了杯卡布奇诺,咬着杯子正在呆,被王重走到她面前都没觉。

    有心事啊。

    王重笑呵呵的搓了搓她脑袋:“谁惹我们家艾蜜莉尔不高兴了?”

    “王重哥,又摸别人脑袋,”艾蜜莉尔又好气又好笑:“长不高的啦!”

    “怎么可能,”王重叫了杯咖啡:“我们艾蜜莉尔今后长大了肯定是个大美女,长腿一米七,妥妥的。”

    “王重哥喜欢长腿的女生吗?”

    “咳咳……这个,是男人都会喜欢的。”

    艾蜜莉尔笑了笑,嘴唇上还浮着层浅浅的咖啡沫:“其实,我已经长大了啦,特别是这次去卡波菲尔之后……王重哥,我是不是真的很弱?”

    “怎么可能,别忘了你可是魂力成长九点四的天才,还有让人羡慕不已的火焰异能呢,”王重笑着说道:“现在就已经很厉害了,以后会更厉害的。”

    “可我觉得自己一点都不厉害,”艾蜜莉尔咬了咬嘴唇:“连撒克逊的第三刺客我都打不过,还要大家来帮忙救援。”

    “吁,那毕竟是东部第三的强队,而且泰米尔也是三年纪的老生,你现在一年纪都还没毕业呢,不用太在意的。”

    “不用安慰我啦王重哥,格莱也是一年纪,可他真的好强。除了他,巴伦成长的度也比我快太多了,团战的时候,巴伦也可以给队伍做很大贡献,可我越来越感觉自己像是个拖后腿的。”

    能感觉得到现在的艾蜜莉尔很认真,不像是找自己牢骚或者自怨自哀的那种样子,她似乎已经有了某种觉悟。

    王重微笑着看着她。

    艾蜜莉尔弱不弱?那得看怎么定位。

    以一个一年纪新生的程度来看,艾蜜莉尔已经很强了,放到任何学院,都绝对是最佳新人的有力角逐者,入学才不到半年就能在队伍中靠实力完全挤掉三年纪刺客考尔比的位置,现在的艾蜜莉尔和上次侥幸战胜考尔比时的她可完全不同了。

    但,如果要以格莱的标准来衡量,如果要以天京战队即将在chF上面对的那些恐怖强敌的程度来看。

    不够,远远不够。

    不要说什么蒂薇兰那一级的恐怖存在,就算只是保罗这一级,都可以轻易血虐她,连撒克逊第三刺客的泰米尔都可以压着她打,这样的实力在chF上显然只能成为拖累团队的存在。

    “我不想拖大家的后腿,真的不想。”艾蜜莉尔抬头看着王重,双眼无比的认真:“王重哥,这半年来,特别是去卡波菲尔这段时间,我学习到很多,我已经和格林校长请过假了,今天下午就回家去!”

    “今天?回家?”

    “是的,我毕竟是艾蜜莉尔阿萨辛!”不知怎么,这一刻,艾蜜莉尔忽然懂得了这个姓氏中所蕴含的分量,也理解了家里长辈曾经说过的那些话。

    “当然。”王重笑着说道:“我相信你一定可以成为我们战队、乃至整个东部最出色的刺客!”

    “王重哥真的相信吗?还是只是安慰我?”

    “当然是真的相信。”

    “好!”艾蜜莉尔突然站起身来,走到王重身边:“那咱们做一个约定好吗?”

    “恩?”

    “王重哥你先闭上眼睛!”

    “啊?”王重愣了愣。

    “快嘛,一个大男人怎么磨磨蹭蹭的!”艾蜜莉尔咬了咬嘴唇。

    王重无奈的闭上眼睛,下一刻就赶到右脸被一个湿润柔软的嘴唇亲了一下。

    王重愕然睁开眼来,却见艾蜜莉尔已经一溜烟的跑出咖啡厅,银铃般的笑声远远飘来:“约定好了,如果我真的做到了,左右要对称哦!“

    王重笑着摇摇头,这小丫头……长大了。

    终于到到了马东决胜负的日子了,足足两三个月的准备,成败在此一举,纵然是马东这样的大心脏,内心也是有点紧张的,感觉今儿的风怎么吹怎么冷,情不自禁的就会打个冷颤。

    米拉米穿着一身白色的长裙,小鸟依人的站在他旁边。

    两人的关系在半个月前就已经公开了,米拉米的父母对马东还是比较满意的,双方情况差不多,坦白说米拉米的出身在家族内也不算太好,当然双方只是恋爱,这种事情上还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这次夏尔米能来,米拉米起了很大的作用,她知道这是马东的关键一战,一旦失利,两人之间的关系就要蒙上一层阴影,整个过程米拉米很清楚,马东并没有隐瞒,还别说,以前觉得马东不怎么正经,这次她觉得马东给了她全新的形象,男人平时可以吊儿郎当,但关键时候一定要有骨气。

    “成天不正经的家伙居然也会紧张,”米拉米一边替他整理着衣衫,温柔的说:“没关系的,那么多人都支持我们,一定有机会的。”

    “米米!你说得太好了!实在是太让我感动了!”马东一脸严肃,伸出双手。

    “……你抱就抱,手往哪里放呢?”米拉米的额头一条黑线,要不是大庭广众的,早就一巴掌扇过去了:“亏我刚才还担心你紧张!”

    马东笑嘻嘻的松开,手不抖了,脸也更精神了:“摸摸更健康,也沾点我家米米的好运啊,球神护体,今天绝对大杀四方,要开始了,保持严肃!”

    此时拍卖会场的门口已经开始热闹起来,到来的宾客络绎不绝。

    这次竞争没有什么明确的评判标准,一切以家族长老会和族长的最终决定为准,偏袒肯定不会有,就算是特斯兰家那位舅舅也根本无法左右族长或者长老会的决定,一切都看两边场面上的表现,邀请来的人物分量是否足够就是竞争的第一个环节,人脉关系的宽广对做生意来说至关重要。

    受邀而来的宾客们都手持请帖,里面除了写着受邀人的名字和身份,表面也是大有文章。特斯兰那边出的请帖都是红色表皮,上面的烫金大字显得十分奢华,马东这边看起来就低调了不少,但是请来名匠设计,也是艺术范儿十足,如此一来,虽然没有搞什么分座分次、两条通道,但来访宾客所支持的阵营也是一目了然、泾渭分明。

    最先到来的大多都是马东这边请来的人,天京商界这次是相当给面子的,马东和特斯兰之间的家族竞争,在天京商业圈内部早已不是什么秘密,正如马东当初所预料的那样,老头子在这边经营了几十年的人脉关系多少能挥些作用,但在这其中占据着绝对分量的,还是利益的结合和选择,与其和一个看起来就是猛龙过江的新东家打交道,远不如和已经有着稳固利益以及分配方式的老东家继续合作,尽管现在支持马东意味着失败后也会承担风险,但天京有相当一部分和他们家合作很深,一旦特斯兰上位肯定不会给机会。

    包括远符百货、永动工业等天京市内知名大企业的当家,乃至一些本地地头蛇家族脑,成批的到来,至少在数量上不能落了下风。

    这次家族将拍卖会改到天京,普通人或许以为只是顺手为之,但马东却能感觉得出来,这代表着家族的一些风向,有可能是家族在天京附近现了什么,也有可能是联邦有什么政治上的动向,但家族想要开天京这一块儿的决心,作为深知家族运营模式的马东已经能感知得很清楚了。

    所以,请来的这些人别看只是小地方小势力,平时在家族高层眼里或许够不上什么分量,但作为在天京本地有着相当大能量的地头蛇,如果家族真想要在天京展,这部分人脉绝对可以给自己增分不少。

    马东和米拉米在门口作为主人家热情的接待着,和这些天京本地的大人物们客套寒碜,热闹的场面顿时把旁边同样也在做着接待工作的特斯兰给比了下去。

    特斯兰是个长得很英俊的年轻人,二十四五岁上下,谈吐不凡、举止有礼,穿着一身干练的黑色西装,头梳理的一丝不苟,时刻保持着面带微笑,给人一种十分精明的家族精英那种感觉,能在众多家族外系子弟中脱颖而出,手握一方外系大权,特斯兰靠的可不仅仅只是一个舅舅,自身硬件也是过硬的,否则十个舅舅都扶不起他来。

    马东这边车水马龙的热闹景象并没有带给他太多的困扰,脸上的笑容依旧,对那边的热闹毫不在意,小喽罗才会先跳出来蹦达,相比起那些,他对米拉米倒是更感兴趣。

    阿波罗家族的身份先就给这个女伴增分不少,更关键的是,这确实是个大美女啊。

    论姿色,米拉米其实并不逊色夏尔米太多,身材也是同样的劲爆火辣,也就是战斗天赋不如夏尔米,毕竟这时代能力和身份也能加分不少,加上平时在学院也老穿些束紧胸口的衣服,还带副大黑框眼镜,以至于一直默默无闻,这时候穿上妖娆的礼裙,光以姿色论,也是个满分级的极品。

    特斯兰鼻子里冷冷的哼了一声,随即看到两人走来,换上一副热情的笑容,亲自迎了上去。

    “那是雷克斯议长?”

    “还有参议院院长克劳夫先生……”

    四周有人低声议论起来。

    马东也注意到了,那是特斯兰亲自迎上去的第一位宾客。

    要说在天京本地谁的势力最大,显然不是自己邀请来的那些企业家和地头蛇似的小家族人物,而是雷克斯议长和克劳夫院长!

    议政厅、参议院,掌控着天京城最大实权的两个部门,其脑在天京范围内的影响力可想而知,自己请来的那一大帮人物看似把控着天京方方面面的资源和力量,但所有这些全部加起来在这两位面前都显得有点不太够看,在议政厅或者参议院中随便放出来的一个决定代表的都是联邦政策,要插手商界甚至动摇整个商界根本,在这两位的眼里不过只是几句话的事儿。

    马东的老子之前也有三番五次的亲自前去邀请这两位大人物,但得到的答复都是有事儿来不了,现在却作为特斯兰邀请来的宾客进入拍卖场,这其中所代表的含义不言自明。

    何止是马东,先前许多打着本地人抱团给阿萨辛家族施压,因此才过来给马东捧场的商界精英们,这时候甚至都开始有点担心了,抛开别的一切不说,在天京这一亩三分地上,和那两位站在不同阵营,真的是有点压力山大,果然不是猛龙不过江,难怪特斯兰那边明知道天京商界在抱团,可事先完全没有任何动作,原来人家是早就已经准备好了釜底抽薪之策。

    仿佛约好了似的,雷克斯议长和克劳夫院长一到,特斯兰的宾客们走马观花一样的接连出现了。

    有点书荒,看的八本书最近更新都有点慢,每天醒来打开手机,五分钟就扫完了,然后就翻完结的老书看,是一个不错的选择。求一张月票,谢谢!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