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一十八章:大英雄
    这里的人不知道朱老大的底细,钱谦却是知道的,自然猜想得到朱老大为何想要弛缓青龙,更猜想得到朱老大为何依旧还按兵不动。

    这些人虽是都会用骑枪,甚至这些天跟着朱老大身后攻破了一个个鞑靼的小部族,可谓是威风八面。

    可即使如此,若是去了青龙,面对数万身经百战的蒙古精锐铁骑,不啻是送死罢了。

    朱老大显然是不想带着他们去死,有时他自信于叶春秋一定会解决这个难题,有时却又变得不自信起来,这令朱老大开始离群索居,而恰恰……

    想到这里,钱谦就感觉自己的心肝儿疼,鞑靼的女人,总是这样没有是非的观念啊,我们明明是土匪,是强盗,你们能不能要一点脸?

    偏偏这些女人是奔放的,即便是对待自己的‘仇敌’,也大抵如此,而偏偏,这世上的事总是逃不过‘女人爱俏’这句话,不得不说,朱厚照虽已是皮肤黝黑,却既年轻,又有英姿,在这群人里,五官算是俊秀的,所以无论到了哪里,似乎都会是某些帐篷里的常客。

    若是将这事告诉叶春秋,估计他可能都不信,都是那些鞑靼女人先主动的。

    钱谦永远不会明白,那双眉总是带着一点点愁绪,眼里总是不自觉地流露出一丝忧伤的陛下,怎么就如此受人欢迎,居然还跨过了种族的界限。

    他一边喝闷酒,一边看着远灯火冉冉的帐子。

    帐子里,朱厚照已是和衣起了,铺上有个女人,盖着皮毛酣睡。

    他趿鞋挑灯,坐在胡凳上,拿出了珍藏在身上的舆图,而他的目光很准确地落在了青龙的方向,双目渐渐出神。

    青龙一点消息都没有,而他恨不得插上翅膀去,可是现在的他,历经了磨砺,却早已成了一只小狐狸,他深知钱谦和赵老大这些人的能耐,自然不能带着他们去死,他只能寄望于春秋的运气了。

    “但愿……他顶得住吧,不过……连朕在这里都是风生水起的,春秋没有理由会遇到危险的,哎……”

    这已经不知道是朱厚照第几次幽幽地自言自语了,此时,他带着愁绪,紧了紧身上和着的披风,心情依旧低落。

    事实上,他喜欢这里,喜欢这种对酒当歌的生活,甚至连那本是不争气的隐疾,竟也在这里神奇般的痊愈了,他甚至自觉得自己是从笼中飞出来,好不容易得到了自由的鸟儿,如果可以,他真不愿回去。

    可是,这世上总有那么几根若有若无的线牵扯住了他,想必,这就是人们所说的羁绊吧。

    很多次,当夜深人静的时候,对着圆月,他会想到自己的母后,会想到朱载垚,会想到皇后,想到叶春秋。

    呼……

    像我这样讲义气的人,这个世上已经不多见了吧。

    不知……

    朱厚照忍不住地想:“不知那叶春秋,是否也如我这般……”

    正在思绪飘飞的时候,却不知何时,那睡在帐中的女子却是起了,双手热情地自后环抱住朱厚照,娇滴滴地道:“我的大英雄,叶春秋……快……快……快来,我……我又……”

    哎……

    “来了,来了……”朱厚照一拍额头,露出了几分厌烦。

    有些时候,女人太多,忙不过来,也是一件痛苦的事啊,宫里如此,这关外也是如此。

    …………

    在朵颜部这儿,花当一大清早就接到了不太好的消息。

    从一开始,居然没有碰到大明皇帝,就令花当心里暗道可惜,可是接下来发生的事,更令他火冒三丈了。

    在朵颜诸部附近,出现了许多的败兵,这些败兵穷凶极恶,居然袭击了朵颜部的多处草场。

    其实这很可以理解,三万多铁骑,虽是说全军覆没,却还是有数千上万人趁机逃了出来。

    这些人数百上千的扎堆,在经历了和汉人的战斗后,却再不敢去触碰汉人牧场和青龙,那里对他们来说,可谓是地狱,可是想到冬日就要到来,若是过不了冬,就意味着去死,在死亡和抢劫之间,他们自然选择了后者。

    既然不能招惹汉人,朵颜部终究还是没有火炮和那令人恐惧的地狱之火的,至少大家还只是刀剑的碰撞,箭矢的飞射。

    又恰恰朵颜部还真有一些横财,比如前些年和大明的互市,让他们在草原上,算是相对的富足,再加上此前镇国府给的百万纹银,这个目标虽然及不上青龙,却也完全能吊起许多人的胃口了。

    这些散兵游勇,反而成了朵颜部最大的危害,朵颜部的草场里,许多牧人的营地都被袭击,而且这些惊魂不定的鞑靼人极为凶残,更没有道义可言,一言不合就奔袭,杀进了营地就开始屠戮男人和JIANYIN妇女,便连孩子都不放过。

    这令整个朵颜部焦头烂额,因为对方散过多股,虽然朵颜部已派出人去追击,可是破坏性依旧不小,泰宁部就遭遇了袭击,一夜之间,死了九百多人,其他三三两两,汇总起来竟有数千之多。

    而当青龙的消息传来的时候,却不啻是给花当浇了一盆冷水。

    土谢部袭青龙,三万多铁骑,几乎全军覆没,战死一万多万余,被俘也是七八千之多,这个数目,令花当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寒颤。

    然后……他很快意识到了一个更可怕的问题,朵颜部的草场没了。

    不错,他之所以肯租借草场给镇国府,是因为他一直认为汉人无法在草原上立足,有一天,这些汉人始终在草原上销声匿迹,所以在他心里,自己虽然得了银子,可是这草场,终究还是自己的。

    可是现在看来,却全然不是这么一回事,当他得知镇国新军打败土谢部铁骑的消息后,他终于意识到,这些该死的汉人,不但可以在关外生存,而且还对土谢部进行了吊打。

    没错,是吊打,因为这是一场几乎超出了常规的胜利。

    而从斥候口中的描述来看,这完全是一场花当至今都无法理解的战争。

    (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