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0节 致命的选择
单飞不能不叹世事难料中又有定数,他没有想到自己比楚天理要先找到如仙,他亦没想到他就算先找到了如仙,还是改变不了楚天理、吕布对决的结果。??
  
  或许这就是命,但这终究是因为人的性格习性难以改变。
  
  楚天理突至,如仙、貂蝉均是惊凛,她们那一刻心中均有丝后悔,意识到单飞说的可能不错。
  
  很多人亦是如此,定要事到临头才会恍然。
  
  不过如仙毕竟多经风雨,面对楚天理的咄咄敌意,很快能放松下来,妩媚笑道:“还不知道阁下高姓大名?”
  
  “交出吕布!”楚天理冷然道。
  
  如仙自幼多经训练,一举一动可说是都在针对男人的弱点。媚术本是她的武器,在她看来,一个女子若是沦落到和男人拼斗决定胜负,那已是落入了下乘。
  
  男女有别。女人嘛,天生弱势,能将弱势化为武器的才是聪明的女人。在许都时,她的一笑一颦不知迷倒了多少纨绔子弟。
  
  她自出道后只有三次失手,一次是面对郭嘉、第二次是勾引单飞。
  
  郭嘉似云、单飞如水。云难留,水难收,看破世间变幻、胸怀宽广的男子,虽会欣赏红尘袖舞,却不会拘泥在笙歌绣楼。
  
  面对楚天理时,如仙意识到这是自己媚术的第三次失手。
  
  楚天理非云非水,却硬的和铁板一样。
  
  “这里没有吕布!”如仙轻蹙眉头,楚楚可怜道:“如仙不知道你……”她话未说完时,花容陡变。
  
  楚天理出手!
  
  他本离如仙还有丈许的距离,但一步间就和如仙到了不过一步的距离,右手抓来。
  
  如仙统领着荆楚刺客组织,除媚术外,自身的功夫着实不差。当初郭嘉束住吕布,若非她出燕剪,说不定吕布已损在郭嘉的剑下。
  
  知晓眼前这男人的心冷似铁,如仙示弱时早就暗中防备,可她亦没想到这个男人说打就打。
  
  脖颈风寒。
  
  如仙在楚天理出招时几乎同时倒飞而出,纤指微垂,燕剪已从袖口到了指尖。娇叱声中,如仙才待反击时,娇躯已凝,玉容苍白若雪般。
  
  刀刃及颈,有寒光若冰!
  
  那一刻有十数黑衣蒙面女子已从暗处冲出,就要援助如仙,但看到眼前的一幕时,却是再动不了半分。
  
  刀是楚天理的刀!
  
  就在如仙抓住袖中的燕剪时,刀锋已停在了她的脖颈上。
  
  单飞眼中闪过骇然。
  
  他在尘世中也算是顶尖的高手,但在楚天理出招时,才现此人的武功实在如羚羊挂角、无迹可求。
  
  楚天理出手一抓,如仙立退时,楚天理背后的大刀如有灵性般闪出落在楚天理的手上。他翻腕间,大刀顺势制住了如仙。
  
  不多一分的气力,不少一毫的距离。
  
  他出手之前就算到了如仙的退却的方位,大刀配合而出,在电光石火间抢先一步力,让如仙根本无从反击。
  
  无论武学、运兵均是一同,只要你料敌先机,抢先一步的击倒对手,那你就是胜者。这道理说来容易,但要做到这点,偶尔偷机或许可行,但能百战无误,实则非宗师的地步难以达成。
  
  “我知道吕布在这里。”楚天理眼中有的只是冷漠的杀机,“单飞都认定的事情,就不会再有错处。”
  
  单飞只能叹气,不知道被人看重是好事还是悲哀。
  
  如仙想笑,却感觉表情都被冻僵。
  
  “我不想杀人,交出吕布,你不会有事。”楚天理冷硬道。
  
  如仙知晓不交的后果。触摸到冰冷的燕剪时,她感觉纤指比兵刃还要寒冷。她难信有人一招就让她就擒,她有心反击,可望见楚天理咄咄的眼眸时,头一次兴起难以匹敌之感。
  
  “好,吕布在这里,我们可以交出吕布。”一人突然道。
  
  如仙秀眸中闪过丝讶异,望向说话的貂蝉。只有她才知道貂蝉对吕布的情感,那本是生死不离的相依、海枯石烂的情感。
  
  貂蝉会交出吕布?
  
  如仙转念间,貂蝉已道;“但我还想问一句,你为何要找吕布?”
  
  楚天理声音更冷,“他杀了我大哥,这个理由是否足够?”
  
  貂蝉和如仙都是愣,单飞一旁提醒道:“吕布这两天一直留在此间的,是不是?”
  
  如仙想起单飞方才所言,对其不再有什么怀疑,蹙眉道:“不错,你也知道他身受重创,那种伤势能活下来已是奇迹……之后他就一直留在此间,那又如何?”
  
  单飞不想放弃道:“楚天理,令兄应是在几个时辰前被人所害。吕布如果一直置身此地,他如何会是杀死令兄的凶手?”
  
  如仙微有动容。
  
  她听楚天理方才所言,以为是以前的吕布杀了楚天理的大哥,哪想到事情就是在不久前生。
  
  明白问题的关键,如仙立即道:“单飞,吕布这两日的确是在此地!我没有撒谎。”
  
  单飞微松了一口气,“楚天理,我亲眼目睹吕布心脏受创。只要见到吕布后,你亦能明白我为何认为吕布不是凶手。”
  
  楚天理手若磐石。他没有收刀,但刀锋亦没再进一步。
  
  “她们方才就在撒谎说吕布不在此间,你让谁能相信她们如今不是在撒谎?”一人在不远处道。
  
  单飞扭头望去,微皱眉头。
  
  说话的人却是赵思益。
  
  赵思益立在石堆旁,看起来就像石堆的一部分,灰色中带着难言的冷硬。
  
  单飞回忆方才的情形,暗想楚天理是从天而降,警讯却是从他背后的方向出,这么说楚天理、赵思益兵分两路,楚天理乘鹰、赵思益却是硬闯而来。
  
  赵思益瞬间就能破掉荆楚刺客的拦截,本身的功夫绝是不容小窥。
  
  “将吕布交出来,我自有定论。”楚天理终于又道。
  
  如仙还待再说什么,就感觉大刀的锋锐已刺痛她的脖颈。貂蝉见状吸气道:“好,我带你去见吕布,不过,你放了如仙,你抓了我亦是一样。”
  
  貂蝉说话间上前了一步,用意很是明显,她要替代如仙成为楚天理手上的人质。
  
  “怎地,你不敢吗?”貂蝉见楚天理默然,冷笑道。
  
  下一刻的功夫,大刀已架在貂蝉的脖颈之上,楚天理缓缓道:“在我的刀下,你不要耍什么花招,不然你会后悔。”
  
  貂蝉默然片刻,突然道:“如仙,这些年来,承蒙令堂和你的多加照顾。”如仙花容微变之际,就听貂蝉又道:“前方那堆乱石下就是吕布所在。那里有机关,我去开了机关。”
  
  她说话间,缓步向所指的那堆乱石走去。
  
  众人神色各异。
  
  单飞心中知道大有问题,不由叫道:“等等。”见貂蝉、楚天理止步,单飞还能理智道:“楚天理,对于令兄之死,我亦感觉难过,可你知道事有蹊跷的是不是?楚天理,我和你带吕布去见宗主姬归,以姬归的明睿,定能知晓事情的真相。”
  
  楚天理不语。
  
  单飞实在不知这男子究竟在想着什么,急声又道:“貂蝉,只要你交出吕布,我会为他辩解。他没有做过就不应该怕,云梦秘地是个公平的地方。”
  
  貂蝉默立片刻,缓缓点头道:“好。我信你一次。”
  
  单飞心中不喜反沉。
  
  他听貂蝉和如仙的对话,心中就有种不详的预感貂蝉像要和如仙永别一样!
  
  貂蝉关心吕布,她如何会将吕布交出?这女人不信楚天理,也不信他单飞,最少在方才回答的时候,这女人根本没有看他单飞。
  
  单飞难揣女人的心思,但知道女人这般模样的时候,那就意味着她根本没有将你的话放在心上。
  
  女人重视和冷漠时的反应,单飞还很清楚。
  
  貂蝉如此,肯定还有文章!
  
  单飞心中虽然有不详的预料,但再也做不了什么,他拦不住楚天理的刀儿、亦无法左右貂蝉的决定,他能说的都已说了,眼下究竟会变成怎么个结局,他不能想象。
  
  他只盼貂蝉方才说的相信是真心真意,可就算貂蝉交出了吕布,楚天理会信他单飞所言,放吕布一马,和他单飞去见姬归吗?
  
  楚天理会不会心伤兄长之死,径直杀了吕布?
  
  很多人都是这样,要的不是真相,而是情感的宣泄。愤怒的情绪下,就一定要有个泄的通道,无关对错。
  
  单飞不能肯定。
  
  貂蝉已近乱石堆……
  
  楚天理握着大刀的手稳若磐石,披风下的身躯更是和山岳般的凝重。
  
  貂蝉伸手放在石堆上一块微有凸出的乱石上,用力的一扳。
  
  “咯”的轻响,乱石堆霍然向两方分开,露出地下的一个偌大空间。机关很是巧妙,但在楚天理、单飞心中,最关心的不是机关,而是地下究竟是否有吕布暗藏。
  
  单飞悄然上前望去时,神色惊错。
  
  下方有人黑压压的一群人,听到动静时,不由的都向上方望来。
  
  单飞目光微转间,已认出张辽、荀攸、边风一帮人,葛夫人和她的一双女儿,果然也在洞中。
  
  楚天理微有诧异,他看似木讷,实则清醒无比,见到刀下这女人果断代替如仙时,已感觉这女人不会就那么屈服。
  
  他在等着反击,却不想乱石下真的有人。
  
  其中有吕布?
  
  这女人真的会交出吕布?
  
  楚天理心思转念间,手腕蓦地一紧。他生长于云梦秘地内,六感敏锐,更有近似野兽般的本能,在看到地下那些人的时刻,倏然察觉到危机的到来。
  
  猎人的陷阱已开。
  
  貂蝉反击.
  
  ps:求月票,请有能力订阅的书友订阅观看,多谢!.
  
  (未完待续。)8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