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四六章 失魂傀儡
    ♂,

    同伴被杀,其他几名苗人都是惊怒交加,牙甘并不犹疑,咬牙一声怒吼,挥刀再次向巨汉砍去,那巨汉也是嚎叫一声,宛若疯兽,抡起生铁横扫过去,劲风凛冽,牙甘不敢硬接,侧身闪过,“轰”的一声炸响,木片纷飞,巨汉手中的巨大生铁却是狠狠扫在了木墙上,木墙上顿时便被砸出一个巨大的窟窿,整个木屋也是摇动,几乎便要轰塌下来。

    “公子,快走!”齐峰见状,知道再折腾两下,这木屋必然要倒塌。

    齐宁已经是快步出门,虽然他也知道这几名苗人遭遇这洪荒巨兽般的凶汉,凶多吉少,但这事情毕竟与他无关,路见不平一声吼的侠气他也是有的,但这几个苗人行踪古怪,他也无法判断这其中究竟有什么纠葛,毕竟初入蜀中,凡事小心为上,不好轻易插手。

    外面大雨瓢泼,几人出了木屋,只走出几步,猛然间却见得雨幕之中一道白影凌空而下,“噗”的一声,落在几人身前,齐宁几人顿时停步,却是看清楚,那是一根白幡,从天而降,白幡杆插入到地面之中。

    齐宁已经是握住寒刃在手,神情冷峻,风雨声中,只听到一个阴恻恻的声音传来:“招魂幡下,百鬼遵令,越幡者,杀无赦!”

    几人立刻四周寻看,夜雨之中,视线不远,一时间根本不知道说话之人究竟身处何处。

    齐峰皱起眉头,回头低声道:“公子,那家伙好像是不让我们越过前面这白幡!”

    齐宁冷笑道:“就是天王老子在,还能管得了我?藏头露尾,老子就是不吃这一套。”他本不想掺和今晚这事,但是如果有人非要惹到自己头上来,齐宁自然也不会示弱。

    他拨开自己身前齐峰,沉声道:“跟我走。”握刀在前,二话不说,抬步便走,走到白幡边上,冷哼一声,越过白幡,只走出两步,却听得一声刺耳的尖叫声响起,那声音凄厉非常,让人毛骨悚然。

    忽见到从雨幕之中,一道身影正飞奔而来,齐宁皱起眉头,很快就看清楚,来人竟是个身材苗条的女人,披头散发,手中竟然也拖着一把极为宽厚的生铁,虽然比之木屋内凶汉手中生铁要小一些,但与这女人苗条娇弱的身形相比,却是显得异常庞大,那生铁立起来只怕比女人还要高。

    那女人在雨中披头散发,一时间也看不清面孔,可是如此巨大的生铁她能够拿在手中拖动,却也是让齐宁微微变色。

    更让齐宁吃惊的却是这女人的速度,按理来说,如此娇弱的身体,能够拿动这块生铁就已经十分骇人,可是手拿生铁,这女人脚下的速度竟是极快,迎面从漆黑雨幕之中跑过来,两条长腿飞快交错,眨眼之间,已经近在眼前。

    “妈的,是两个,这两个怪物是一起的。”齐宁骂了一声,“齐峰,你们几个小心,这女怪物速度快。”

    之前那凶汉虽然力大无穷,但速度不算太快,完全是依靠蛮力发威,而眼前这个女人,速度明显要快出木屋内那凶汉一大截子,更不容易对付。

    可是齐宁却忽然想到,刚才那出声威胁的声音明显是个男人,应该不会是眼前这个女人所发出来,也便是说,在暗处还另有敌手。

    只是还没来得及多想,那女人已经双手拿住生铁,竟是向齐宁斜劈过来。

    齐宁正要闪躲,身边一道影子抢过去,却是齐峰只怕小侯爷有闪失,已经挺刀迎上前去。

    “不要硬接!”齐宁大叫一声,齐峰手中的大刀已经与那块生铁“呛”的一声重重撞在一起,也几乎同时,齐峰“哎呀”叫了一声,手中的大刀竟然已经脱手而飞,那女人手中生铁又十分迅速地往齐峰头上砸下来,齐宁已经伸手抓住齐峰,将他扯了过去。

    另外两名护卫见状,也都已经挥刀迎上前去。

    齐峰被扯开之后,抬起手,才发现自己的虎口已经被震裂,手腕上流淌着鲜血,他又是惊骇又是羞愧。

    “这两个人不对劲。”齐宁皱眉道:“他们出手都没有套路,形似野兽,这个女人.......,你有没有看她眼睛?”

    齐峰握住虎口,问道:“公子,你瞧出什么了?”

    “我刚瞧这女人的眼睛,双目无光,暗淡无神,就像死人一样。”齐宁神情凝重:“你瞧她看起来速度很快,但是......但是四肢却显得很僵硬,很不自然......!”

    齐峰一震,道:“公子,你是说......你是说她是死人?”

    “死人自然不能动了。”齐宁微微摇头:“我只是觉得.......不错,她好像是迷失了心智,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对......!”齐宁眼睛陡然一亮,“她可能是被人控制了。”

    “控制?”齐峰左右瞧了瞧,忽地明白什么,“公子,刚才那声音......!”

    “这附近还有人,如果我猜的没错,这一男一女两人变得像怪物一样,不是他们自己愿意这样,应该是被人控制。”齐宁微眯着眼睛,“他们的目的是那几个苗人,可是明知我们与此事无干,却还要对我们动手,这是要将所见之人赶尽杀绝啊。”

    齐峰冷笑道:“就怕他们没这个本事。”

    女怪虽然速度甚快,而且手中有生铁巨器,但最大的弱点却正如齐宁所说,她四肢显得颇为僵硬,很难变通,对于侯府的护卫来说,完全可以预料到她接下来出手的方向,所以虽然一时间也难以靠近女怪,但却还是能够将其牵制住。

    猛听得“哗啦啦”一阵响,齐宁回头瞧过去,只见那座木屋已经是崩塌下来,木板纷飞,几名苗人从屋内冲出来,那凶汉却是被埋在了坍塌的木屋之中。

    齐宁这时候却是看清楚,冲出来的苗人还有四人,除了牙甘之外,另一名苗人背着一名伤者,叫依芙的那名苗女手握长刀,最后冲出来,但很快便面对木屋,背对齐宁,盯住那木屋。

    这苗女的背影娉婷挺拔,被大雨打湿的衣衫贴在那婀娜曼妙的身材上,可见她腰细颈直,臀似牝蜂,摇曳生姿,既似白鹤盈秀,又有母豹的优雅敏捷,汉家服饰穿在她的身上非是遮掩,而是野性的延伸与展现,无需显山露水,仅仅冰山一隅,已教人万分期待。

    牙甘瞧见那女怪与齐宁手下两名护卫在缠斗,也不意外,凑近一些,沉声道:“几位汉家兄弟,对头十分厉害,你们现在想走也走不了,要想活命,咱们只能携手对抗。”

    齐宁开门见山问道:“他们到底是什么人?是否被人所控制?”

    牙甘一怔,大是意外,道:“你看出来了?”

    “看来我的猜想没有错。”齐宁叹了口气,“你们的对头看来真不简单,此事与我们毫无干系,只是为了躲一场雨,竟然祸从天降.......!”

    牙甘冷笑一声,道:“你们说自己是来蜀中的生意人,可是无论怎么看,你们都不像商人。”

    “不必多言。”苗女依芙忽然转过身来,“你们是做什么的,我们不关心,我们是做什么的,你们也不必多问,用你们汉家人的话说,大家萍水相逢,不必有太多的瓜葛。不过若想脱险,我们只能联手。”

    齐宁看向依芙,见到这姑娘五官其实也算不上有多精致,但是组合在一起,却绝对是个大美人。

    她衣衫被淋湿,胸前凸挺,胸脯不算很硕大,但却挺拔丰隆,浑圆的乳廓线条起伏柔润,苗女显然没有戴肚兜的习惯,所以紧贴在胸脯上的衣襟,便有两点傲然尖翘,光看便觉得触感无比娇嫩。

    她双肩微宽,显然是因为习武的缘故,然而肩线瘦不露骨,浑圆有致,衬与细细的颈子、细细的锁骨、细细的胳膊,精致可爱之中透着一股结实健美,令人忍不住想恣意蹂躏,一点也不用担心会揉碎了她。

    依芙的臀线浑圆峰起,被雨淋湿的裙子贴在臀上,更显饱满,紧绷绷充满质感,连接到大腿的部分连一丝赘肉也没有,挺翘到教人无法移开双目的程度,侧看仿佛一只曲线惊人的细颈圆瓶,翘臀上几可置物。

    齐宁脑中立时便想到了西门战樱,若论臀部之丰硕挺隆,所见女子之中,还真无一人能够胜过那大屁股妹子,但依芙的丰硕或许距离西门战樱还有一些距离,可是挺翘却不遑多让,比之西门战樱,依芙浑身上下更显出一种难以驯服的野性之美。

    齐宁也不知道苗女的身材都是如此立体,还是依芙只是特例,不过这时候也没有时间和心思却多欣赏这苗女曼妙起伏的身材,只因为这时候众人已经瞧见,从那塌陷的木屋之中,一声嚎叫响起,乱木之中,那铁塔般的凶汉已经站起身来,挥舞手中的生铁,将身边的残木断板俱都扫开,嚎叫声中,一步步从残垣断木之中走出来。

    “他们不知道疼痛。”依芙握紧手中长刀,明显是向齐宁等人提醒:“皮肉之伤他们毫无感觉,必须要砍了他们的首级才能杀死他们。”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