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9章 你和传言不太相符!

      能够看得出来,林羽西绝对是个暴脾气的主。
  
      他对着安保吼了那一嗓子之后,把那个安保给吓得两股战战,止不住的打哆嗦!
  
      “就你这种怂样,还来当安保?”
  
      林羽西没好气的说了一句,然后毫不客气的一脚踹出,狠狠的踹在了对方的小腹上!
  
      这名安保登时便被狠狠的踹翻在地,下巴磕在地上,上下颚重重的撞在了一起,眼冒金星!
  
      什么是嚣张?
  
      和林羽西这种一言不发就撸起袖子先打一场的狠人相比,胡高明那些人着实算不上嚣张了!
  
      甩的太远了!
  
      剩余的几个洗剪吹都有些手足无措了,其中一个人偷偷摸摸的打了个求助电话。
  
      林羽西看到了他在打电话,但是并没有做出任何的阻拦举动。
  
      打电话叫帮手?
  
      没问题!来的人越多越好!
  
      这打电话求助的男人留着一个国内比较少见的莫西干发型,除了中间的一撮头发之外,其余的地方全部剃光,而这仅剩的一撮头发,还被染成了火红色,非常的扎眼。
  
      看到这个男人打完了电话,林羽西便迈步朝他走了过去。
  
      这货看到对方的目标变成了自己,立刻下的浑身哆嗦,本能的往后面退了两步。
  
      林羽西走到他的面前,平平的伸出了一只手,说道:“把手机拿出来。”
  
      “我……”这莫西干男结结巴巴的说道:“我刚刚没给别人……没给别人打电话。”
  
      “手机拿来。”林羽西仍旧是冷声说道。
  
      被林羽西看着,这莫西干有种被野兽盯着的感觉,对方的眸子里弥漫着一股说不出来的杀意,让他浑身上下都有种如坠冰窖的感觉。
  
      “给……”这莫西干哆哆嗦嗦的把他的镶钻手机递给了林羽西。
  
      后者拿过去之后,随手一甩。
  
      只见那手机像是炮弹一样飞出去,重重的撞在了十米开外的柱子上,变成了无数的碎片!
  
      那些镶在手机上的大大小小的钻石,少说也得值个二十几万,全部都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
  
      看到手机被砸碎,这莫西干男登时就愣住了,脑子短路的吼道:“麻痹的,这是老子花大价钱买的手机啊!你特么的说砸就砸了?”
  
      这货也是习惯了嚣张跋扈,平日里出口成脏惯了,结果一时间忘记了面前究竟站着的是个什么样的人物。
  
      莫西干吼完之后才反应了过来,立刻浑身冒汗!
  
      尼玛,这绝对是闯了大祸了!
  
      果不其然,只见林羽西忽然伸出了一只手,抓住了他的后颈,然后猛然往前一拉!
  
      这莫西干当即就往前踉跄了两步,脑门子重重的磕在了地上!额头瞬间便青紫了一大片!
  
      剩余的三个洗剪吹都在原地打着哆嗦呢,没有一个人敢再表达出任何的异议!
  
      苏锐微笑着看着林羽西,上前了一步:“这位大哥,看着面熟,但是忘记怎么称呼了。”
  
      他是真的好像在哪里见过林羽西,但是却想不起来了。
  
      “我现在跟着安将军。”林羽西笑呵呵的说道:“以前我也是首都军区特种大队的,由于年龄的关系,我是在你进入特种部队的前一年退出来的。”
  
      苏锐顿时露出了恍然的神色:“我想起来了,我在部队的宣传栏上见过你的照片!我说怎么这么面熟!你是当年首都军区特种大队立下一等功最多的人!”
  
      林羽西直接说道:“在两年之后,你就成了一等功最多的人了。”
  
      苏锐摇头笑了笑,然后伸出了手,和林羽西握了一握,他感受到了一种惺惺相惜的意味儿。
  
      “我叫林羽西。”林羽西的目光之中露出了佩服的意味:“苏锐,今天我能来接你,真的很荣幸。”
  
      “林哥,千万别这么说。”苏锐说道:“这太见外了。”
  
      “不,这不是见外,是对英雄的尊重。”林羽西一板一眼的说了一句。
  
      苏锐就算是脸皮再厚,现在也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了。
  
      “这些人,你打算怎么处理?”林羽西指了指趴在地上的几个富二代,问道。
  
      “让他们吃个教训就算了,咱们走吧。”苏锐说道。
  
      林羽西则有点微微的愕然:“你不打算将此事追究到底吗?”
  
      “不追究了。”苏锐摇了摇头,说道:“用不着和他们一般见识。”
  
      林羽西笑了起来:“看来,你和传言之中的还是有点不太一样。”
  
      苏锐听了,哑然失笑:“我在传言里面是得有多么的不堪啊?”
  
      “倒不是不堪,而是纠缠到底,都说你会抓住对方的一点错误,狠狠榨干这错误所能为你带来的价值,否则绝对不会罢休。”林羽西笑呵呵的说道。
  
      苏锐的笑容僵在了脸上。
  
      而林傲雪听了这“传言中”对苏锐的评价,嘴角忽然轻轻翘起,那绝美的面庞之上,忽然多了一份生动的意味。
  
      不得不说,这个“传言”简直就是对苏锐太过贴切的评价了!
  
      当然,林羽西还有一句话没有说呢——传言苏锐是一毛不拔的铁公鸡,现在看来,倒也完全不是这样的嘛。
  
      苏锐本能的揉了一下僵硬的脸,尴尬的说道:“唉,人言可畏,人言可畏啊,我一个正直向上的大好青年形象,完全被这以讹传讹给毁掉了啊。”
  
      “不要脸。”林傲雪轻轻说道。
  
      苏锐听了,权当没听见,可他的脸上已经有了不少条黑线了。
  
      而一旁的林羽西并没有听到林傲雪的话,他微微一笑,爽朗的说道:“是啊,我觉得也是如此,一个为了国家差点献出生命的英雄,怎么可能是个一毛不拔的铁公鸡呢?”
  
      苏锐连连点头称是,不过还顺带着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要是不知道林羽西的性格,还以为他这话是对苏锐的高级黑呢。
  
      “那咱们就走吧,不管这些家伙了。”林羽西在苏锐的耳边说道:“安将军还在外面等着你呢。”
  
      “安将军也来了?”
  
      听了这话,苏锐的眼睛之中出现了微微的意外神色。
  
      曾经的首都军区特战大队负责人,安祥生少将。
  
      在苏锐第一次见到安祥生的时候,他还是个上校,那时候整个首都军区特种部队全部都由他负责,首都军区的特战大队几乎每次都能在全国大比武之中摘得桂冠,这和安祥生的科学训练是完全脱不开关系的。
  
      可是后来,安祥生升了大校之后,便被调到了陆特,现在已经成了少将了。
  
      他在上层并没有任何的关系,能够一步步的走到今天,完全是凭借着自身的实力。
  
      说起来,苏锐和安祥生已经是多年不见了,上次从南宫家的大院门前坐着直升机飞到了陆特总部的时候,安祥生并不在,当然当时也没有见到林羽西。
  
      不过,此时林羽西和苏锐想要离开,还偏偏有人要拦住他们呢。
  
      “你们都给我站住!”一个身穿夹克、领导模样的男人喊道。
  
      他步履匆匆的从通道中走过来,身后跟着两名警察和好几个安保人员,看起来气势汹汹。
  
      “本来想要低调一下,结束了就算了,看起来这次想走都走不成了。”苏锐摇了摇头。
  
      而林羽西的表情则是瞬间就冷了下来。
  
      “你们是什么人?在机场聚众斗殴是什么后果,你们明白吗?”那个领导模样的男人来到现场,看到几个洗剪吹横七竖八的趴在地上直哼哼,地砖之上还有着不少的血迹,眉头登时狠狠的跳了跳!
  
      “谁打的人?”一名警察说道。
  
      其实,林羽西和苏锐是非常显眼的目标,不用问也能看出来,这些洗剪吹就是因为他们二人才会变成这种惨状的,可是,胡高明手底下的几个保镖还被林羽西的人给按在地上动弹不得呢,由于他们人数太多,并且气势十足,这个机场的小领导也不敢轻举妄动。
  
      “我打的。”林羽西本来正要回答,结果苏锐却抢先承认了。
  
      听了这句话,林羽西对苏锐露出了非常佩服的目光,但是他也同样不会认怂,而是迈出了一步:“主要是我动的手。”
  
      “跟我走一趟。”那名警察站在前方,说道。
  
      “跟你走一趟?凭什么?”林羽西很傲然的说道。
  
      他是个铁血的职业军人,性格耿直,见到这些敢欺负苏锐的人,自然是忍无可忍。
  
      “凭什么?就凭你们把人给打伤了!”这名机场领导指着地上的一个安保:“你们严重违反了……”
  
      “违反个屁!正当防卫懂不懂?”
  
      林羽西怒骂了一句:“你们这群混蛋知道个屁!我不知道你们和这群富二代之间是什么关系,我也不想知道其中的猫腻,但是我要说的是,不能只准你的人欺负别人,而别人还不准反抗,是不是?”
  
      事实上,以林羽西的火爆直脾气,要不是看在旁边有两个警察,或许他早就选择动手了。调戏女人、抢先动手的不抓,偏偏抓受害者,这不是扯淡呢吗?
  
      “打了人还要强词夺理,我看看你到了看守所里还会不会继续那么硬气!”这名机场领导看了看趴在地上的黄毛和胡高明,眼皮子再度狠狠的跳了跳。
  
      …………
  
      与此同时,一架飞机在首都机场落地,缓缓的滑行着。  


上一章 下一章